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有德:犹太释经传统及思维方式探究

更新时间:2011-07-17 22:11:40
作者: 傅有德 (进入专栏)  

  另外的经文则说从天上听到上帝的声音(《申命记》4:36)。两处经文相左,在此情况下,可取第三处经文即《出埃及记》(20:19)的意思:上帝携诸天降临西奈山说话(参见Sifra 1:7)⑥。

  

  三、余论

  

  中国人做学问素有“我注六经”与“六经注我”之别。前者的前提是认为经文本身具有客观的、一成不变的含义,注经的目的是力求把它揭示出来,其态度是作者围绕经文转。后者对于文本采取的是“为我所用”的态度,即利用已有的文献为自己的思想寻求佐证,是借助现成的文本为作者的思想服务。大致说来,前者可谓学者对于文本的态度,后者可谓思想家对于文本的态度。但是,实际上,这两种态度有时是很难分开的。同一个作者有时可能以“我注六经”为目的,而在另外的时候则采取“六经注我”的态度。综观拉比文献中犹太圣哲们的态度,可以概括为:“六经注我”与“我注六经”并存,有时前者为主,后者辅之,有时则相反。但是,若从整体和本质上看,“六经注我”是主导性的,经文的含义往往取决于圣哲们的解释,成文的《托拉》是服务于口传的《托拉》的。正如著名犹太学者苟登伯格(Robert Goldenburg)所说:“除非拉比权威规定什么是律法,就根本不存在真正的律法,也没有什么关于上帝意志的有用陈述。例如,《圣经》命令以色列人遵守安息日,而《塔木德》用了两大章的篇幅,多达260个双面对开的页码,详尽地阐释如何在事实上遵守安息日。……圣哲集体,而不是另外别人,决定着《托拉》的意义。《托拉》不再挂在‘天上’,即使是天上的赐予者也不再干预对于它的解释、应用和范围的扩展。”[6](P5)可以说,拉比的基本态度是释经而不唯经。

  拉比犹太教的文献表明,尽管犹太教的基础和前提是对上帝的信仰,但是,犹太圣哲在诠释《摩西五经》的经文时却采取了理性的逻辑思维。这里所谓的逻辑思维,主要是指符合形式逻辑的思维。从形式逻辑来看,以实玛利之13条规则的第1条和此后涉及个别与一般关系的第4至第11条规则,都明确说明(如第1条)或包含了一般概念或范畴涵盖个别事物的意思,尽管有的规则是为了表明一些特殊情况,例如第9条和第11条。可见,犹太圣哲对于概念的外延和内涵是有清楚认识的。其中,有的规则是为了解决经文中出现的矛盾的,例如第13条。由此可知,圣哲们对于逻辑学的矛盾律也是有所认识的。概言之,尽管犹太人没有发明类似亚里士多德形式逻辑那样的体系,但是,圣哲们在解释《圣经》时却自觉地遵循了逻辑的规则。由此可见,希腊哲学对于犹太拉比及其释经传统是有影响的。

  犹太圣哲运用理性对经文作逻辑的分析和诠释,其目的不是为了建立一个概念的体系,也不是为了从个别的事例中发现一般性的原理,而是为了解决具体的问题,即为了合理地解释某段具体的经文或引发出指导实际生活的律法或道德训诫。在阐述13条释经规则的时候,我们都列举了每条规则相应的具体经文。犹太圣哲的具体思维不仅体现在上述释经规则的目的上,而且贯穿在全部的拉比文献——《塔木德》、《密德拉什》以及《密西纳补》——之中。圣哲们提出的问题是具体的,回答也是具体的,援引的根据也是具体的。例如,《密西纳》第一部开宗明义提出一个具体问题,即晚间什么时刻背诵“经训”;圣哲们对于问题的回答也是具体的,例如以利泽拉比回答说“直到一更天结束”,不止一个拉比说“直到午夜”,拉班迦玛列则说“可以到黎明”。夏迈学派认为,晚上诵读“经训”应该“躺着”,早上诵读是则应该“站立”,因为《申命记》(6:7)说:“或躺下,或起来的时候。”希勒尔学派则说,每个人都可按照自己的方式背诵,因为经上也说:“无论你坐在家里,或行在路上。”(《申命记》6:7)犹太圣哲的这种思维方式或可叫做“具体思维”,它是与“抽象思维”对立的。这也就是说,犹太教的拉比们是反对抽象思维的。尽管有人会说,犹太圣哲提出7条或13条释经规则,本身就表明他们是在进行抽象。虽然这样的反驳不是毫无道理,但是,从他们的释经规则的目的以及《塔木德》文本看来,圣哲们没有从个别事例抽象出一般的概念和原理,然后又离开具体的事例而在概念的范围内作抽象的分析和推论。圣哲们本身不是哲学家,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诠释经文,为了解决犹太人社会和家庭实际生活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因此,不尚抽象,提倡具体思维,也可以看作是犹太圣哲们的思维方式之一。

  求异思维和平行逻辑也是显而易见的。圣哲们在提出问题后并不拘泥于某一个答案和评论,而总是提出另外不同的意见,其他的圣哲也都各抒己见,而且往往据理力争。在《塔木德》中,可以说没有一个问题只有一种回答,一种意见。更有甚者,在《塔木德》中,不仅对于同一个问题有多种不同的答案,而且都可以为真,都具有律法的效力。就圣哲们从不满足已经给出的答案,总是想方设法寻求不同的回答而言,可以说他们实行的是一种求异的思维方式;就其平等论争,承认各种意见的价值而言,是一种多元的思维方式,有学者称之为“平行逻辑”。这种求异思维和平行逻辑不仅反映了犹太人勇于探求的精神、多元的思维,而且表现出对于不同意见的包容心态,对于论战对手的平等态度和彼此间的相互尊重。

  尤其值得人们注意的是,拉比犹太教的圣哲们诠释经典的方式对于犹太人的思维方式产生了极大影响。圣经时代以后,《塔木德》是犹太人的法典和生活指南。以学习和研究《塔木德》为宗旨的经学院大批存在,使《塔木德》的传统得以继承和光大。在家庭内部,犹太人儿童在父亲的指导下学习《塔木德》;在安息日,犹太成年人和孩子们在圣堂一起学习《塔木德》;不论男女老幼,人们在实际生活中履行《塔木德》的律法。在漫长的岁月里,经过无休止的灌输和潜移默化的浸润,《塔木德》和其他典籍体现的拉比的思维方式逐渐化为犹太人的基本思维方式,而这样的思维方式又表现在他们的学习、工作和日常生活中。常言说:“两个犹太人,三种意见。”他们习惯于提问题,勇于论争,善于发表不同意见,善于引经据典,鞭辟入里地从事学术和科学探究。如果在学习和生活中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而没有论争,没有不同的答案、观点以及不同的根据,对于犹太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自古至今,犹太民族英才辈出,智者如林,以致世人无不称道犹太人卓尔不凡的智慧。从上面的阐述和分析,我们即可发现,犹太人之所以特别有智慧,其主要根源在于拉比犹太教的释经传统,在于《塔木德》中形成的独特的思维方式,在于它已经成为犹太人的主导思维方式。

  

  【注释】

  ①此前,犹太人也曾经历过散居,例如公元前586年,犹大国陷落,国民多被掠往巴比伦,史称“巴比伦”之囚。48年之后,波斯统治下的巴比伦犹太人被允许回到巴勒斯坦,在耶路撒冷重建了圣殿,恢复了政治自治和犹太教生活。在此后的很长时期内,巴比伦和巴勒斯坦一直是犹太人最集中的地方,也是犹太教的两个中心。公元70年后开始的散居,其人口分布之广泛,历史之久远,都是史无前例的。

  ②坦拿是阿拉姆语tanna(复数形式是tannaim)的音译,指的是公元初年到200年《密西纳》成书前的犹太教口传律法学者。《密西纳》提及275位坦拿的名字,其中希勒尔和夏迈是两派坦拿的首领;对《密西纳》进行评注的拉比被称为阿莫拉(Amora,复数为amoraim),生活于200至500年间,我们可在《革玛拉》中见到1250位阿莫拉的名字。坦拿和阿莫拉是拉比犹太教形成时期的著名拉比,均被称为圣哲(sage)。

  ③《托拉》指《圣经》中的律法书《摩西五经》,是成文律法;又指《密西纳》,即口传《托拉》。《密西纳》和《革玛拉》合成的《塔木德》也都称为口传《托拉》。成文《托拉》与口传《托拉》合在一起构成完整的《托拉》。又,Mishnah多译为《密西纳》。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的张平教授近译为《秘释经》,意为《圣经》之后犹太教的又一经典,既别于《圣经》,又与之有联系,似可取。这里仍然沿用习惯译法。

  ④本文汉译《圣经》引文皆引自环球圣经公会2001年新译本《圣经》,如有例外,则另行文说明。

  ⑤Sirra是对《圣经·利未记》作律法性诠释的著作,属于拉比文献《密德拉什》。由于该作品在《巴勒斯坦塔木德》和《巴比伦塔木德》中经常被圣哲们所引用,所以可以反映《塔木德》中圣哲们的释经方法。

  ⑥这里所述以实玛利的13条释经规则乃根据《犹太大百科全书》(Encyclopedia Judaics)和《犹太教百科全书》(The Encyclopedia of Judaism)之“诠释学”条目和H.L.Stack & G..Stemberger,Introduction to Talmud and Midrash,(Fortress Press,1992)第19-24页整理而成的。

  【参考文献】

  [1][以色列]阿丁·施坦泽兹.阿伯特——犹太智慧书[M].张平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

  [2][英]罗伯特·M·塞尔茨.犹太的思想[M].赵立行,冯玮译.上海:三联书店,1994.

  [3]Jacob Neusner,Introduction to The Mishna:A New Translation,Yale University Press 1988,p.xv.

  [4]Jacob Neusner,Introduction to Rabbinic Literature,New York,1994,p.129-130.

  [5]傅有德.犹太教[A].张志刚.宗教研究指要[C].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5.

  [6]Preface of The Talmud:Selected Writings,Paulist Press,New York,1989,p.5.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261.html
文章来源:《文史哲》2007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