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有德:犹太释经传统及思维方式探究

更新时间:2011-07-17 22:11:40
作者: 傅有德 (进入专栏)  

  该系列的《密德拉什》包含了大量关于弥赛亚的思考,突出了圣堂布道的特点。从这些《密德拉什》中得知,拉比们在讲解《圣经》时,运用了大量的比喻、格言、古代传说和民间故事,这种风格使得它比相对严肃的《密西那》律法书更加引人入胜,更具文学魅力[5](P91)。

  在中世纪,法国特鲁瓦(Troyes)的拉什(Rabbi Shlomo Yitzchaki,1040-1105)是一位杰出的《圣经》诠释学家。他在25岁时就创办了经学院,和学生一起用简洁的语言对《圣经》文本作了详尽的阐述和解释。除了从字义上阐述经文外,拉什在解经时还大量利用了《密德拉什》文献。此外,拉什还对《塔木德》,尤其是对《革玛拉》中拉比的评注、原理和概念作了简明且充分的阐释。拉什的《圣经》和《塔木德》诠释也是犹太教释经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中世纪的释经学家中,值得特别一提的还有出生于西班牙、后来成为埃及宫廷御医的迈蒙尼德(Moses ben Maimon,1135-1204)。他著有《密西纳注疏》、《密西纳托拉》、《迷途指津》、《论戒律》等。《密西纳注疏》是专门评述和阐发《密西纳》的著作,《迷途指津》的目的则是解释《圣经》中的多义词、歧义词和各种比喻的真正含义,使那些在理解《圣经》时陷入迷惑的人“迷途知返,从困惑中解脱出来”。当然,作为亚里士多德主义的哲学家,迈蒙尼德较之其他圣经学者赋予了《圣经》以更多的哲学意蕴。

  其实,犹太教释经著述远不止上述,这里只是举其要者借以勾勒这一传统的主线罢了。犹太教释经传统的一个突出特点是有开始而无终结。大致说来,它肇始于《密西纳》,登峰造极于《塔木德》,其他著作可以说是这一传统的补充和发展。但是,时至今日,犹太教的这一释经传统仍然没有结束,仍有为数不少的拉比或学者从事诠释《圣经》的工作。犹太教的释经传统是开放的,只有开始和不断的丰富、发展和完善,永无休止之日。

  

  二、以实玛利拉比的十三条释经规则

  

  《塔木德》提及的拉比被称为坦拿和阿莫拉,通称为圣哲(sages)。犹太圣哲对于《圣经》的诠释并非随心所欲的主观臆断,而是遵循一定规则的。公元前1世纪,希勒尔在前人的基础上提出了释经七规则。之后,以实玛利(R.Ishmael)发展为13条规则。再后来,以利泽(R.Eliezer b.Yose ha-Gelili)又提出了32条规则。由于以利泽提出的32条属于后塔木德时代的产物,而且不完全是阐释律法性文本的,所以本文暂不论列。此外,希勒尔的7条规则虽然在圣经诠释中发挥过重要的作用,但它们基本上被吸收到以实玛利的13条规则之中了。具体说来,以实玛利之13条规则中的前两条与希勒尔的前两条规则完全相同,以实玛利的第3条相当于希勒尔的第3、4条。以实玛利的第4至第11条包含了希勒尔的第5条,以实玛利的第12条等同于希勒尔的第7条,而以实玛利的第13条则是全新的[6](P24)。下面我们所列举和介绍的是以实玛拉的13条规则,实际上,其中包括了希勒尔的7条规则。

  第1条,由轻及重(Kal V’Komer)。如果用公式表述,即是:如果A具有X,那么,比A更甚(程度更重或者数量更多)的B一定具有X。例如,有经文说:“义人在世上尚且受报应,何况恶人和罪人呢?”(《箴言》11:31)④再如:“如果你与徒步的人同跑,尚且觉得疲倦,怎能跟马赛跑呢?你在平安稳妥之地,尚且跌到,在约旦河边的丛林怎么办呢?”(《耶利米书》12:5)汉语中有“小巫见大巫”的说法,大巫涵盖小巫,故小巫所有者,大巫必然所有。其意思和这条规则颇为接近。

  第2条,近似的表述可类比(G’zerah Shavah)。就是说,如果两段经文包含同样的短语、词或词根,那么,这两段文字所讲之律法可比,可相互解释。例如,《士师记》(13:5)和《撤母耳记》(上1:11)都提及“不用剃刀剃头”,即都表示不剃头的男孩属于上帝。再如,经文说:“以色列人要在指定的时间守逾越节,就是本月十四日,黄昏的时候,你们要在指定的时间守这节。”(《民数记》9:2-3)在另外的地方说:“你们应献给我的供物,就是献给我作馨香的火祭的食物,要按着日期献给我。”(《民数记》28:2)这两处经文相似,都提到“指定的日期”或“按着日期”,意思是说:不论逾越节献祭的公羊羔,还是每天敬献的火祭,都要按照规定的日期献上。

  第3条,个别结论的普遍适用(Binyan av mi-katuv ehad and binyan av mi-shenei khetuvim)。就是说,把从个别(一个或两个)明确无误的经文为基础得出的推断运用于所有相似的段落和情况。《出埃及记》(24:8)所说的上帝与摩西撒血立约的仪式也适用于《耶利米书》(31:31-34)所述之立约。又,《利未记》(17:13)说:“有人打猎得了可以吃的禽兽,总要放尽它的血,用土掩盖。”这是一条个别律法。但是,它可以被普遍运用,即在任何情况下以色列人都要“用手掩盖血”,而不能用别的肢体,例如用脚去掩盖。再如,经文说:“你进了你邻居的葡萄园,你可以随意吃饱葡萄,只是不可装在你的器皿里。你进了你邻居的麦田,你可以用手摘麦穗,只是不可在你邻居的麦田里挥动镰刀。”(《申命记》23:24-25)这是一条个别的律法。但是,可以使之普遍化:不只是这里提及的“葡萄”或“麦穗”,其他任何“农作物”,都可以随意吃,但不可据为己有。

  第4条,一般适用于受限的个别(Kelal u-ferat)。假如一条律法是用一般性术语表述的,接着列举的是个别的事例,那么,这条律法只适用于这些事例,而不能推广到更大范围。有经文说:“你要告诉以色列人说:如果你们中间有人把供物献给耶和华,就要从牛群羊群中献家畜为供物。”(《利未记》1:2)尽管“牛群”通常包含非家养的牛,但是,这里所指的那能够用作献祭供物的只是家养的牛,而不包含非家养的牛。

  第5条,从个别到可扩展的一般(Perat u-khelal)。如果个别事例的列举在先,其后提出一般性范畴,那么,所列事例以外的情况应当包含其中。例如,经文说:“任何争讼的案件,无论是为了牛、驴、羊、或任何畜类,……双方的案件就要带到审判官面前。”(《出埃及记》22:9)在这段经文中,先列举个别的畜类,后使用一般的“畜类”范畴,在此情况下,“畜类”是包含了此前所列以外的畜类的(参见Sifra,introd.8)⑤。

  第6条,从个别到一般,再到个别(Kelal u-ferat u-khelal i attah dan ella ke-ein ha-perat),意思是说,你只可以推演出与所列的具体事物相类似的东西。例如,《圣经》说:“你可以用这银子随意买牛羊、清酒和烈酒;你心想要的,都可以买。”(《申命记》14:26)这里没有列举到的东西也可以买,但必须是如所列的食物和饮料之类(参见Sirra,introd.8)。这里所举牛、羊、清酒,都是个别的,但是心中所想的食物和饮料属于一般,实际买时则又回到个别的东西。

  第7条,一般与个别相辅相成(Kelal she-hu zarikh li-ferat u-ferat she-hu zarikh li-khela)。即依靠一般和个别一起列举实例,二者互相需要。例如,《申命记》(15:19)说:“你的牛群羊群中所生,是头生雄性的,你都要把他分别为圣归给耶和华你的神。”在这段经文中,某个头生雄性的(个别)包含在所有头生雄性的(一般)之中,二者结合,互为需要,相辅相成。再如,“在以色列人中,你要把所有头生的都分别为圣归我;无论是人还是牲畜,凡是头生的都是我的”(《出埃及记》13:2)。个别头生的人或畜与“凡是头生的”也属于个别与一般相互需要的情况。

  第8条,如果一般规则中的个别事例出于特殊原因而被除外,那么,一般原则所包含的所有个别事例也都可以例外(Davar she-hayah bi-khelal ve-yaza min ha-kelal lelammed lo lelammed al azmo yaza ella lelammed al ha-kelal kullo yaza)。例如:“无论男女,是交鬼的或是行法术的,必要把他们处死,要用石头打他们。”(《利未记》20:27)在犹太教中,禁行巫术、算命是一条一般性戒律,包含了所有利用鬼神行巫术和占卜的事例。犯此禁令的刑法是用石头打死,此项惩罚适用于所有违反这条一般性禁令所涵盖的情况(《塔木德》之《法院》67b)。关于禁止占卜、算命、用法术和邪术、念咒、行巫、问鬼之类,在《申命记》(18:10-14)有更详细的列举。

  第9条,在具体对待一般性法则所包含的某些个别情况时,如果已被描述详实,则宜宽不宜严(Davar she-hayah bi-khelal ve-yaza liton to’an ehad she-hu khe-inyano yaza lehakel ve-lo lehahmir)。例如,《利未记》(13:18-21)列举了人在皮肉生疮之后病情变化的各种情况,指出什么情况为洁净,什么情况为不洁净,以及《利未记》(13:24-28)关于肌肉发炎引发麻风病的情况,都讲述得十分具体、详细,这些情况都隶属于《利未记》(13:1-17)所述关于皮肤病的一般性范畴。因此,关于“第二周”(患病者被隔离七天,等祭司观察后再隔离七天,见《利未记》13:4-6以及13:10)的一般性规则,在这里就不适用了(参见Sirra 1:2)。

  第10条,在具体对待一般性法则的个别情况时,如果已被描述详实但与一般性法则所涵盖的具体事例不同,那么,则可以既宽又严(Davar she-hayah bi-khelal ve-yaza liton to’an aher she-lo khe-inyano yaza lehakel-lehahmir)。例如,关于人的毛发和胡须受到感染的律法,在《利未记》(13:29-37)得到了详述,但是不同于关于皮肤病的一般性律法所包含的情况,那么,对于一般性律法所提及的白毛患者要宽,即可以宣布为洁净(13:4);对于个别事例中提及的黄毛患者要严,即认定为不洁净(13:30)。前者为宽,后者为严。宽严皆可适用(参见Sifra 1:3)。

  第11条,在一般性规则所含个别事例被作为特殊情况对待时,除非经文有明确规定,否则,一般性规则所述之细节也适用于此个别事例(Davar she-hayah bi-khelal ve-yaza lidon ba-davar he-hadash i attah yakhol lehahaziro li-khelalo ad she-yahazirennu ha-katuv li-khelalo be-ferush)。例如,《利未记》(14:14)规定:麻风病人献赎愆祭时要把血涂在右耳垂、右手的大拇指和右脚的大拇指上。这样,关于赎愆祭一般性律法所规定的赎愆祭的“血要泼在祭坛的四周”(《利未记》7:1-2),就不适用了。

  第12条,根据语境或从同一段经文中包含的推理中推演经文的含义(Davar ha-lamed me-inyano ve-davar ha-lamed mi-sofo)。从语境推断经文意思的例子如下:“摩西十诫”有“不可偷盗”一条(《出埃及记》20:13),犯此罪者当受死刑,因为在同一段经文中也规定了“不可杀人,不可奸淫”,犯者皆要被处死(参见《塔木德》之Mekh.,Ba-Hodesh,8,5)。从经文推理再推演出意思的例子是:“我让麻风病传染到了赐给你们作产业的迦南地的房屋。”(《利未记》14:34,译文与汉语《圣经》略有差异)这里的房屋只指用石头、木头、灰泥建造的房屋,因为这些材料在之后的经文(14:45)中提到了(参见Sifra,introd.1:6)。

  第13条,两条经文矛盾时,依第3条经文为依据作决断(Shenei khetuvim ha-makhhishim zeh et zeh ad she-yavo ha-katuv ha-shelishi ve-yakhri’a beineihe)。例如:有一处经文说,上帝降临在西奈山顶(《出埃及记》19:20),(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2261.html
文章来源:《文史哲》2007年6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