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彭国甫:一个县委书记关于关于加强村级治理的调查与思考

更新时间:2011-06-22 14:14:42
作者: 彭国甫  

  

  如果说:“郡县治,则天下治;郡县安,则天下安。”那么,进一步讲,就是村(社区)治,则郡县治;村(社区)安,则郡县安。加强村级治理,是做 好新时期群众工作、巩固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确保农村长治久安的一项基础工程。为进一步加强和创新村级治理,最近,笔者在湖南省岳阳县进行了调研,调研发现这项工作成效显著,但任务仍然艰巨。

  

  一、岳阳县村级治理的主要做法和成效

  

  岳阳县共辖20个乡镇590个村(社区),共有农村基层党组织857个,农村党员21169名,村干部1741人。

  

  1.坚固“主心骨”,农村党组织的核心领导作用有效发挥

  

  岳阳县委高度重视村党组织建设,切实履行党要管党职能,每年召开一次县委常委会,专题研究村(社区)党建工作。2009年县委出台《关于进一步加强村干部队伍建设的意见》,从村干部选拔任用、教育培养、管理约束、激励保障等方面作出了明确具体的规定,县财政每年补贴1000多万用于保障和提高村干部待遇。村干部待遇改善后,一批有知识、有本领的农村能人被吸引到村干部队伍中来,一些过去不愿意当村干部的能人也愿意当村干部了。一批优秀的村干部成 为了党风政风的形象员、经济发展的领头员、矛盾纠纷的调处员、法律政策的宣传员、农村技术的推广员,有效发挥了农村党组织的核心领导作用。

  

  2.建强“主力军”,农村党员干部的综合素质明显提升

  

  实施“素质提升工程”,扎实开展村干部教育培训,举办村干部农村治保、计生、会计等业务培训班,对农村党支部书记进行系统培训,提高村干部管理水平;有计划分批组织农村党支部书记外出考察学习,三年来共有64名农村党支部书记分别在江苏省华西村、山东省南山村等地学习。实施“一村一名大学生”计划,从2008年起,先后选聘34名大学生“村官”充实到村组。县委组织部每年举办4期入党积极分子培训班,其中两期重点培训农村党员。

  

  3.夯实“主阵地”,村级组织的管理行为进一步规范

  

  一是稳步推进村民自治。成立民主理财小组、财务监督小组、综治委员会、调解委员会等村级自治组织,切实加强了村民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自我约束。二是深入开展“两清理一规范”。从2010年3月开始,集中半年时间,在全县590个村(社区)全面开展清理村级财务、清理违纪违法事件、规范村级管理的“两清理一规范”活动。共清查出涉及贪污、挪用、多报、虚报冒领、违规开支、漏收、截留套取惠农支农政策资金等问题的村38个,资金总额达 460078元,排查出问题多、群众意见大的村级组织34个,清查出不称职、不合格的村干部17人,改组村级班子23个,撤换村支部书记8人,赢得了群众 的普遍赞誉。三是加强农村综合治理。坚决彻底打击涉黑涉恶、涉毒涉赌等违法犯罪行为,先后铲除涉黑涉恶团伙13个,抓捕骨干成员139人,18名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领导干部和公安干警被移交纪检、司法部门依法处理,赢得了广大干部群众的衷心拥护。岳阳县社会治安状况及干部队伍形象公众评测在全省排名 由2009年5月份的第117位跃升到2010年10月份的第7位,前进110个位次。

  

  4.激活“主动力”,村级组织的正常运转得到保证

  

  一是落实村级运转经费,全县590个村(社区)运转经费依照岳县发〔2009〕12号文件要求,达到了村均4万元标准,村干部工资大幅度增加, 人均达到7200元/年。二是落实离任村干部补助,符合条件的村主职干部补助由每月35元提高到65元。部分乡镇对任职多年的其他离任村干部也给予了适当 补助。三是落实村主职干部政治待遇,近三年来,41名农村党支部书记被评为全县优秀农村党支部书记,4名村主职干部被录用为国家公务员。四是落实村级办公场所,全县新建和在建263个村级活动场所,2011年,计划再建90个村级活动场所,全县70%以上的村和社区修建了办公用房。

  

  5.畅通“主渠道”,党群干群联系更加密切

  

  一是广泛深入开展“三问三帮”民心恳谈活动,促使干部走家串户察民情听民意解民忧。从2009年8月份开始,在全县组织开展“问情于民、问需于 民、问计于民,帮扶一个困难户、帮助一个意见户、帮带一个致富户”的“三问三帮”民心恳谈活动,全体县级领导、县直副科以上干部、乡镇机关干部和政法系统干警佩戴“干群连心卡”进村入户。全县干部共走访农户19.2万户,开展恳谈活动23.6万多场次,结对帮扶5160户,送去慰问金229万余元,落实帮 扶项目203个,一批关乎民生福祉的问题纷纷得以解决。二是创新民意表达渠道,解决人民群众合理诉求。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网上舆情监测研判机制、热点焦点事件网上快速反应机制和网络事件责任追究机制,要求县乡领导干部提高“执网力”,各单位主职领导干部把关注网络舆情、“上网交心下网服务”、“网上问 题网下解决”作为一种工作常态。开展县、乡镇、村“书记大接访”活动,切实化解基层矛盾、解决基层问题。整合优化资源,将乡镇便民服务中心建设纳入整体规划,完善基础设施,构建公开、便民、廉洁、高效的便民服务体系,最大限度地为群众服务。三是建立民情调查机制,把人民群众的满意度作为评价标尺。设立县民 调中心,每月随机抽取1150个座机用户电话号码(城关地区200个,其他各乡镇50个),通过向群众开展电话调查了解社情民意、治安状况、政法系统干警 和党政干部形象,并备案登记,每月排名,定期通报;各乡镇以村(社区)为单位随机抽取座机用户电话号码开展民调工作,以此评价乡镇干部、村干部和派出所干警形象,了解群众诉求和村级治安状况。

  

  6.掌握“主导权”,村级组织的评价机制逐步健全

  

  县委、县政府出台《关于推行村(居委会)、社区治理绩效评估的意见(试行)》,将村级工作划分为组织建设、计划生育、维护稳定、公共事业、农业农经五大共性指标,并根据各村的实际情况,设置特色创优个性指标,采取指标考核、领导评议、公众评议、督查核实的评估方式,对村级工作进行绩效评估。各乡 镇根据《意见》出台方案,探索村级绩效评估方式方法,有效推动了各项工作的落实。

  

  二、目前村级治理中存在的主要问题

  

  1.乡镇党委、政府的事权与人权、财权很不对称,职能难以发挥

  

  一是对村级管理责大权小。乡镇“七站八所”中职能强的部门都被收归上级管理,事关农村经济社会发展的资源、项目、资金的管理权、支配权分散在县直有关职能部门,一些项目资金基本上由这些部门直接安排到了村组,乡镇政府没有应有的“人、财、物”等方面的权力,责权不对等的乡镇党委、政府难以对村组 实施有效管理,久而久之群众自然产生了“政治上不靠你,没有事情不理你,有了事情要找你,解决不了就骂你”的疏离心态和逆反心理。

   二是与村级组织的工作关系没有理顺。有的乡镇党委政府对村级事务插手干预、大包大揽,事无巨细一竿子插到底,实际上“架空”了村级组织。有的乡镇认为村级管理应以自治为主,是村民自己的事,在村级管理上不作为。有的村级组织受家族宗族、黑恶势力、不法分子等的影响和操纵,成为某些小团体的利益代 言人,不服从乡镇领导,甚至公开践踏法律法规,致使村级组织乱作为。

  三是对村级的监管考核不严格。乡镇对村级的目标管理考评中,往往有考核、没标准,对干得好的没推手,对干得差的没抓手。对村级事务的考核凭印象、凭感觉,不能客观评价村级组织的工作实绩,村级治理的好坏难以界定。

  

  2.村干部队伍的素质与要求很不适应,职责难以落实

  

  从年龄结构看,岳阳县1741名村干部中,35岁以下的80人,仅占4.6%;35-50岁的1169人,占67.2%;51-60岁的436 人,占25%;60岁以上的56人,占3.2%。从文化水平上看,初中及以下学历953人,占54.7%;高中及中专学历759人,占43.6%;大专及 以上学历29人,仅占1.7%。由于年龄偏大,文化偏低,整体素质不高,职责难以落实。其原因主要表现在四个方面:

  一是能人不愿意干。素质较高能力较强的年轻人喜欢外出创业,觉得当村干部经济上划不来,一年只有7-8千块钱;政治上没前途,当个村支书就到顶了。

   二是庸人不愿意放。一些年龄大、水平低的人觉得到家当个村干部,大大小小也是个官,多多少少也有几千块钱,呆在村里当干部比外出打工强;一旦当上了村干部,即使干得不好,群众不满意,也怕丢面子赖着不下台。

  三是公认的人干不上。有的地方,“书记不如族长,村长不如家长”,凭借家族势力、帮派势力甚至涉黑涉恶势力当选村干部的现象仍然不同程度地存在。有的村,村支书、村主任分别定点在某姓某族产生。

   四是年轻人进不来。有的村支书故意不发展党员,如有的村近10年没有发展一名党员和后备干部。有的村干部则让自己的子女或其亲属接替自己的职务,以至造成村里大权长期唯我独尊的局面,党支部变成了家庭支部,极少数村干部凭借基层政权形成了家族势力,横行乡里,为所欲为。

  

  3.村民自治基础薄弱,治理水平难以提高

  

  一是民主意识淡薄。不少村民认为村里的事是村干部的事,对村级治理不闻不问,不冷不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对于民主选举缺乏热情,谁给我好处我就投谁的票;对于“一事一议”的会议,给钱就参加,不给钱就不参加,即使参加,不管合不合理,只要我出钱就反对,以至于“一事一议”普遍存在“会难开、事难议、款难筹”的问题。

  二是思想道德滑坡。经济发展了,生活改善了,文化水平提高了,感情却没有过去纯朴了,思想却没有过去纯正了。金钱至上、利益刚化、我行我素越来越严重,礼貌待人、相互帮助、尊老爱幼、爱护公共财物越来越少,理想教育、道德教育、法制教育、文化卫生教育越来越难。

  三是法律约束偏软。对村里不太严重的违法犯罪行为,难以及时有效给予法律制裁;对于以强欺弱,谩骂侮辱等行为,尚无有效的制裁办法。绳之以法吧,程度不够;道歉吧,不道歉也没办法;赔偿吧,不赔偿也无奈。这些不痛不痒的调处往往使得强势者屡犯屡赢,弱势者万般无奈。

  

  4.村级运转经费不足,工作难以有效开展

  

  一是集体经济薄弱。有相当一部分村没有集体经济收入,有的村级组织运转困难。2010年,全县590个村(社区)集体经济收入总额2791万元(年报数),平均每个村不到5万元。

  二是村级运转经费不足。各村减少了村干部人数,并且村级经费也通过财政转移支付得到了一定弥补,但全县村级可支配收入仅4386万元,其中包括村级转移支付资金1594万元。

  三是村级负债比较普遍。尽管近年来县乡两级拿出强有力措施,有效化解了大量债务,但村级债务依然比较沉重。全县590个村(社区)几乎村村都有负债,负债面近100%,村均负债59.8万元,人均负债577元。

  

  三、解决村级治理突出问题的对策建议

  

  1.构建和完善多元治理的主体体系

  

  一是切实加强县委、县政府对村级治理的领导。要加大对村级治理的宏观管理,深入分析研究和解决村级治理中存在的突出问题,积极探索村级治理的新途径。发挥县一级在统筹城乡发展中的核心作用,把加强村级治理作为推进城乡一体化的重要举措,把中央、省、市关于农村的各项政策部署落实到基层,增强村级治理的活力。县一级要进一步改革创新管理体制,按事权统一的原则,积极稳妥向乡镇下放权力。

  二是切实履行乡镇党委政府在村级治理中的重要职责。扩大乡镇党委、政府在村级治理中的资源整合权、管理权、支配权。乡镇党委、政府要进一步加强领导,强化责任,加大对村级事务管理的监督和指导;要进一步加强乡镇和村级组织的上下联动,整合有效资源,形成工作合力;要进一步加强村务乡监管;要进一 步加强宣传引导,扩大民主,广泛吸引村民自觉参与到村级事务中来,提升乡镇在村级治理中的驾驭能力。

  三是进一步理顺村党支部和村民委员会的关系。村党支部是村级领导核心,要加强宏观管理,协调好村级组织及各方面的利益关系,处理好各种复杂矛盾,推动村级经济社会科学发展。村民委员会在村党支部的领导下,以管理村级事务为抓手,组织村民进行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服务、自我监督。村党支部和 村民委员会要将基层组织建设、社会治安综合治理、计划生育、安全生产、生态环境保护、惠农政策落实等作为村级治理的重要内容,(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1526.html
文章来源:三农中国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