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张英进:西方国际电影节与中国电影

——在上海交通大学的演讲

更新时间:2004-09-10 11:19:54
作者: 张英进  

  尽管两代影人的美学追求大相径庭,第五代和第六代导演都一度被指责是“为国际电影节拍片”。时至1999年,张艺谋仿佛已忘记过去人们对他的批评,反而指责第六代导演对海外资金的依赖。按张艺谋所言,第六代过多考虑实际问题,由于电影审查的困境,他们需要资金,需要国际电影节的奖项。但是,张艺谋当年不正是这样走向世界的吗?而他近年类似《英雄》(2002)大片的制作也不乏海外的,甚至好莱坞的资金支持。

  

  张艺谋指出的其实是艺术影片的普遍的困境。以近年的台湾电影为例,即使没有台湾当局的电影审查问题,台湾艺术电影仍依靠国际电影节的奖项作为自己的生存理由之一。每年政府的电影辅导金支持10来部故事片的生产,而每年的国际电影节奖使政府在完全没有电影票房的情况下有理由继续投资艺术片生产。由于票房缘故,许多台湾艺术导演早已放弃岛内市场。杨德昌的《一一》(2000)在欧美市场放映反响甚好,许多知名影评人和学者称其为该年度世界十佳影片之一,可杨本人坚持该片不在台湾公映,甚至不参加金马奖和台北电影节的竞赛。侯孝贤近期的多数影片资金来源于日本。同样,焦雄屏也与法国合资,拍摄了王小帅执导的《十七岁的单车》(2001),及其它“中国城市”(台北,香港,北京)系列中的影片,在国际电影节成绩斐然,尽管这些影片在台湾并不叫座。

  

  在全球化的今天,中国电影面临的不仅是“中国走向世界”的问题,而且同时也是“世界走进中国”的局面。每年好莱坞大片进口配额的增加,外资合资影院的兴起等皆为国际资本强势登陆的表现,而西方国际电影节则通过选片和颁奖“神秘地”影响了新老导演在意识形态和艺术风格方面的取向。既然国内暂时还没有艺术影片的市场,拍一部国际获奖的片子是新导演一举成名的重要途径。

  

  我们这里讨论的是西方电影节神话的背后的运作及其影响。要消除这神话目前为时尚早,但几件事情仍值得注意。第一,某部电影获奖并不一定意味这部电影代表了某一国家和民族,“民族寓言”只是一种解读文本的方式,而不是电影的全部含义。第二,某部电影获奖只代表电影节评审团当年推选的最佳表现,并不代表某种一成不变的美学标准,而且意识形态的因素经常会影响评审结果。第三,国际电影节又是艺术片在海外商业发行的主要渠道,而这渠道对流通的商品有相当单一的政治、艺术趣味取向。这意味着艺术与商业在国际电影节里有着不可避免的共谋关系,这也说明为什么有时我们不难在重商业的好莱坞和重艺术的西方电影节之间发现种种惊人的相似之处。第四,国际电影节奖仍是确定导演新人或独特导演风格的最佳途径之一,因此,“为电影节拍片”很难成为指责新导演的理由。重要的是导演本人应该意识到西方电影节神化背后的种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明确自己获奖后进入的种种政治、商业与艺术的利益冲突。

  

  神话无疑是迷人的,但神话背后的运作更应使人们有清醒的认识。这不仅对导演而言,也对媒体、观众和电影研究者而言。除了得知什么影片在电影节获奖外,我们更应探讨为什么获奖。我们应该既面对西方电影节的神话,又不妨思考神话背后的政治、美学和商业因素。

  

  思想者小传

  

  张英进1987年获衣阿华大学硕士学位,1992年获斯坦福大学比较文学博士学位。现任美国圣地亚哥加州大学中国研究中心主任,国际教育委员会主席,文学系比较文学、文化研究、电影批评教授、博导。学术兴趣包括中国文学和比较文学、中国电影(含港台)、亚洲电影、电影工业、视觉文化、城市研究、文化史等。在海外已出版《现代中国文学和电影中的城市:空间、时间和性别的构造》等6本英文书籍。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130.html
文章来源:解放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