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熊丙奇:“真维斯楼”这个冠名到底有多扯

更新时间:2011-05-25 13:36:22
作者: 熊丙奇  

  

  “清华真是没钱了,教学楼起这样的名字。”5月23日,清华第四教学楼被命名为“真维斯楼”,这在学生中间引起了争议。有学生说,“感觉太扯了。”对此,清华大学校方称,该楼除了这个新名字,“第四教学楼”的名称也同时保留。

  近年来,凡遇大学学院冠名、教学楼图书馆冠名,都会遭遇争议。质疑者认为,此举太过商业化,败坏大学精神。

  其实,大学学院与建筑物冠捐赠企业名或人名,与大学精神并无多大关系。反过来,这种做法,倒有助于大学精神的推行。大学精神的本质是独立,而一所大学要获得独立的办学空间,财政独立性是至关重要的,这对于公立大学来说更是如此。举目各国大学,都在想办法拓宽学校办学资源,增加自筹经费在整体办学经费中的比重,摆脱办学过于倚重国家投资和学生学费的情况。其中的一种做法,就是让渡出学院和楼宇的冠名权,由此获得不菲的捐赠投入。

  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麻省理工学院斯隆(Sloan)商学院,是以捐赠者A lfred P.Sloan命名,其捐赠资金为五百万美元;沃顿商学院以费城企业家约瑟夫沃顿(JosephW harton)命名;牛津大学赛义德(Said)商学院,以捐赠者沙特阿拉伯亿万富翁瓦菲支·赛义德命名。

  对于大学学院或楼宇冠上捐赠企业名、人名,从感情上,师生们有些无法接受,觉得这是把学校给“卖了”,这是可以理解的;不少人还担心,学校获得捐赠之后,办学将会受到捐赠者的影响。基于这些原因,就是在国外,学院或楼宇冠名也饱受争议,比如,牛津大学赛义德(Said)商学院的冠名,当初就遭到学校教授们的强烈反对,当然,他们反对的不仅有冠名,还有牛津大学进行工商教育———教授们认为,“有着古老传统的牛津大学应该远离沾满铜臭味的工商教育。”但后来这一学院还是在教授的反对声中成立了,而出乎意料的是,这所冠上捐赠者姓名的商学院,很快就出类拔萃,早在2004年《金融时报》全球商学院排行榜中,赛义德商学院名列26位,而其投资回报率(V alueonM oney)一项高居榜首。

  从国外大学的实例分析,只要有合理的学校管理制度,一切以办好学校为出发点,接受捐赠并冠名,并不会让大学办学就沾上铜臭气,走向世俗。这一制度就是现代大学制度。在这一制度中,获得的捐赠全部用于学校办学,捐赠者获得的回报也就是冠名权而已,而就是作为学院理事会(或董事会)的理事(或董事),也无权干涉具体的教育事务和学术事务,因为这些事务的决策权掌握在教授们手中。

  我国大学接受捐赠,在冠名做法上已与国际接轨,然而,在学校管理制度建设方面却严重滞后。捐赠冠名有怎样的决策程序?获得的捐赠开支到了哪里?学校与捐赠者之间有无交易?捐赠者对办学会否施加影响?对于师生与社会公众的担忧,大学难以做出回答。事实上,由于现代大学制度缺失,我国大学的精神已经迷失,办学的功利化和世俗化倾向明显,教育和学术已异化为牟利的工具,在这种情况下,再看到学校以冠名换捐赠,是会有强烈的不满情绪的。

  所以,对于我国大学来说,以捐赠者冠名学院和楼宇,“扯”还是“不扯”,不在于这一行为本身,而在于大学有无符合现代大学特征的基本管理制度。没有这一基本制度,大学的很多事情都“扯”不清———在今天的大学中,如果说“扯”,比捐赠冠名“扯”得多的事太多了:世界一流大学中,哪所大学有行政级别?有哪所大学的教授们争相应聘当科长、处长?又有哪所学校一年请客吃饭的费用就是几千万?等等等等。

  清华大学此次冠名获得的捐赠,有多少用于教学、有多少用于科研,还有多少进到了餐桌,或者个人的腰包,这是眼下更需要“扯清”的事。其实,这些事情扯清楚了,此类问题,也就不会在大学里“一扯再扯”。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09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