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龚群:论道德与利益

更新时间:2011-05-19 20:35:59
作者: 龚群  

  奴隶作为人应具有的正当需求不具有正当合法性,而从社会进步或对人性的一般理解来看,这种所谓的不正当的需求恰恰具有正当性,而且这种正当性最终必然否定那种特定的反历史进步的所谓正当性。

  对于个人利益正当性,还应把它置于个人利益、他人利益、集体利益或社会利益的关系中去理解,从而得出正当与否的判断。在理想的社会条件下,即在消灭了社会基本利益对立的社会条件下,在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社会利益根本一致的前提下,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社会利益不存在着根本性冲突,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和社会利益存在着一种相互促进的辩证关系,集体利益或社会利益是个人利益的社会保障,而个人利益则是集体利益或社会利益得以存在或维系的个体保障。在这个意义上,这种集体一般称为“共同体”,即有着共同追求的社会成员的共同体。在这种前提下,集体利益或社会利益的实现是个人利益实现的机制或前提,因而个人在集体中实现他们对个人利益的追求。另外,个人利益的实现又进一步激发了人们对于共同体的忠诚,对于集体利益或社会利益的维护。因此,在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社会利益没有根本冲突的社会条件下,个人利益的正当性就体现在诸多不同利益的一致性,或从一致性上去理解这种正当性。

  从上面我们的考察可以看到,任何一个社会的道德原则或道德合理性要求,不可能不考虑个人利益,即使是标上“正当”二字。任何一个社会的道德原则或道德合理性要求,如果忽视了人们的个人利益,或者抹杀了人们的个人利益,那就意味着那个社会所提倡的道德本身具有一定的虚假性;因为即使是抹杀者本人也有个人利益需要维持。因此,并非只是个人主义、利己主义讲个人利益,而其他主义的道德原则都不讲个人利益。实际上,其他高尚主义的道德原则即使不以个人利益为中心,也必然要把个人利益作为基本的利益追求部分地纳入道德原则体系之中。

  

  三

  

  我们认为,个人主义者、利己主义者等对待个人利益的态度与集体主义者、民族主义者等对待个人利益的态度的基本分歧不在于他们的理论是否内在包含个人利益,而在于两者之间怎么对待他人利益、集体利益、社会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冲突。我们前面指出,在社会利益遭受到危害的情形下,如在大敌当前,祖国遭受到生存危机,必须牺牲个人利益才可保全国家的利益、民族的利益时,个人不能以自己的利益为重,而应以社会利益、国家利益为重。而从利己主义或极端个人主义的原则出发,就得不出把社会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的结论。因此,真正的分野在于怎样对待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和社会利益的冲突问题,不在于是否包含了个人利益。道德高尚的人在个人利益与社会利益发生冲突时,能够自觉地为了集体利益、社会利益作出自己的牺牲。因此,除了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在利益问题上的对立的理解模式外,也可能有另一种理解模式:即在日常生活中看重个人利益,而在关键时刻,把社会利益置于个人利益之上。因此,这两者是有可能结合起来的。用西方哲学的语言来说,这两者体现的都是社会正义的要求。

  我们不排除在日常生活中可以显示人们的道德高尚。日常生活中同样大量存在着个人利益与他人利益或社会利益发生冲突的可能,人们在多重利益面前,也存在着选择的必要。这种选择也体现了人们的道德精神。同时,在日常生活中,也有着那种主动为他人排忧解难的人,像雷锋、上海厨卫维修工徐虎那样的人。这种人都在一定意义上,为了他人利益而放弃了一定的自我利益。不能因为他们道德高尚而不让他们有应得的合理的个人利益。同时我们也要看到,像他们所做的这一类道德行为,是超责任的道德行为,即超出个人的道德责任之外的行为。就道德对人的行为要求而言,可分为责任要求和超责任要求两类。责任要求的道德行为,包括日常工作职责、个人角色伦理的要求,以及个人的多重关系对于个人的道德要求。比如一个青年人,他有着作为一个学生的责任或岗位责任、朋友的责任以及作为一个家庭成员的责任等。这里需要强调指出的是,这些责任内的道德要求尤其是职责要求,它与个人的利益是息息相关的。在岗位责任上,你不履行相应的责任,你的所得利益就必然受损。多重关系责任如朋友关系、同事关系以及亲属关系等都涉及到个人与他人的利益关系。在这里,这种利益都具有相互性,即回报与利益期望的正当性要求。

  我们可以把德性行为分为两类:一类是责任内的行为,一类是责任外的行为,而责任外的行为,一般可称之为美德的行为①。这两类行为都可称之为德性行为。一般而言,对人的日常生活的道德要求,责任内的道德要求是应当的要求。而超责任的伦理要求,则不是对一般人而言,甚至对一般人不构成一种要求,如果让所有人都放弃休息日去为他人服务,这对于多数人而言,肯定是不可能的,而且社会也不应提倡。这里不仅是作为个人不可能,就社会而言,也不可能。因为如果所有人都在休息日出去为他人服务,服务的对象和场所无疑超饱和了。对于我们的论题而言,即使是超责任的美德行为,其行为者也应有他的利益(如他必须先有生存条件,同时他在公共场所不计报酬地为他人服务,也应当得到他人的尊重),而且他为了生存,必须维护这种个人的利益。至少在这个意义上,道德与利益并不是相悖的,利益恰恰是道德行为者的行为前提。

  总之,道德与利益并非是不相关的,而是内在相关的。应当看到,当我们把道德一般看成是与利益追求无关,甚至是以牺牲为前提的时候,人们就把道德的特殊要求(美德要求)当成普通要求,而认为道德的普遍性在于利益与道德的分离,这无疑对道德与利益的关系作了十分有害的理解,导致人们认为道德与利益相分离,或通过对道德高尚与利益关系的错误解读,而推行一种对道德和利益的有害分割。这种有害的割裂,造成了社会历史上的假大空盛行、高调空言假话盛行,造就了一批又一批的伪君子、伪道学。在这样的道德风气下,道德的天空无比壮观,而道德的大地则布满了语言的巨人,行动的侏儒。在这样的道德生活中,表面上看确实很好,但实际上则是一种社会的假象、道德的假象。因此,要使道德真正能够健康的良性的发展,就必须正确理解道德与利益的关系,尤其正确理解道德理想、道德崇高与利益之间的关系。否则,我们仍将会陷入迷茫之中。

  从中国字源学的意义上,我们发现,先秦文字的“德”与“得”字是可以互训的。“德”“得”相通是中国古代的“德”这一概念的内在规定。“德”“得”相通,也就是得字即为德之字,反过来说也一样。“德”有获得、占有之意。从西周开始,对于“德”,开始从获得和占有转向人的获取方式或获取行为的意义。许慎的解释是“外得于人,内得于己。”(《说文解字》)换言之,“德”是两种得,得于他人和得于自己。那么,怎么理解这个“外得于人,内得于己”呢?段玉裁注为:“内得于己,谓身心所自得也;外得于人,谓惠泽使人得之也。”内得于己,指的是所得无愧于内心,或由于内心修养而有所得。不过,段玉裁的注解与“德”的原意有一定距离,得应是自得,而不使他人得之。那么,如何看待外得于人呢?这里的外得于人是指获得他人的肯定、信任或者赞许,或者是因惠泽于人,使人感到高兴,因而自己从他人的状况中得到一种道德的满足。

  中国伦理思想中的德得相通比伦理意义上的道德与利益的一般关系的认识更为丰富。可以说,中国传统伦理思想在源头上就意识到了德与得的内在一致或内在相通,意识到了道德与利益的内在必然关系。把有德者的利益放在重要位置上来,重新确立“德”即“得”也;有“德”,即应当有“得”的社会氛围。而所谓“得”,也应当是道德之得,即通过正当合法的手段所得,即反对一切以不道德的手段来谋取自己利益的行为。因而在道德上确立一个坚持什么、反对什么的界限。这种双向互通机制,把道德与利益内在地联系起来,是道德建设的重要方面。

  

  【注释】

  ①现在有些国内学者把我们称之为“德性”的都称之为美德。应当看到,如果从中国伦理学看,这两个概念应当是有区别的。前者可把一切符合道德的品质行为称之为德性行为,而后者则是道德要求相对较高的行为。因此,“美德”概念的应用范围相对比较窄,但前者可以涵盖后者。我们所说的“中华传统美德”,无疑是指传统德性中那些比较优秀的德性,如爱国精神、大公无私精神等等。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M].2版.第1卷.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0809.html
文章来源:《教学与研究》2008年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