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路橛子的内心独白

更新时间:2004-09-01 14:03:27
作者: 潘采夫  

  

  我是一根马路橛子,不不,其实我是一个交警,那是小杂碎们给我起的外号,但我承认这个比喻很天才,每天在路口站桩蹲马步,确实像一根埋在地里的橛子。前几日听到一个好消息,大连市颁布了决定,那里的交警不用再给领导的车敬礼了,而且警车政府车违章也得罚款了!消息一出,报纸上无知小儿们一片欢呼,奔走相告,以为橛子们的春天来到了。

  

  真不知道你们在那傻乐呵什么,看见橛子兄弟有谁高兴了吗?“不用给领导敬礼”,不就像从前皇上说了一句:“爱卿免礼平身”,那还是皇上的打工仔,至于激动得鼻涕四溢?说警车闯红灯要罚双倍,就更没谱了,你想想看,我能罚我们局长吗?你想让我到再就业中心做交通协管员啊?再说了,人家说正在执行任务,让歹徒跑了谁负责?我还不是麻爪放行嘛。所以说呢,警车过的时候,该敬礼的时候还得敬,这样领导对咱印象好啊:看小伙子多懂礼貌,有眼色,知道领导坐哪个车;警察闯红灯的时候,能放一定要放,宁可错放一千,不可错抓一个,也许那一个就能决定一根橛子的命运啊。

  

  别急别急,我就知道你们得骂我,骂我变色龙,马屁虫,我都愉快地承认了。小说《变色龙》看过吧,狗咬了人,警察要抓走,有人说可能是将军家的狗,又说不是,搞得俄国警察一会抓一会放的,最后将军家的厨子把狗给领走了。你们都觉得可笑都骂那个警察是吧,可我看了哭得差点背过气去,这也是小人物的悲惨命运啊,而且这完全就是在描写可怜的兄弟我。马路上车就是人家里的狗,而且车比狗更仗人势。马路上的一景你们经常看到吧?我逮着一违章的,人家司机马上掏出大哥大,干吗?搬兵找人,找到同是交警的,我就咬住牙不放,找到一个队的兄弟,我再豁出脸面顶住,但是人家啪又把电话打到队长局长那里,你说你放是不放?局长会在电话里表扬你几句,但我要真不放那后果可就得自负了。于是我只好这么抓了放,像不像那俄国警察?伤自尊哪!

  

  那还是打电话搬兵的呢,还给你句话儿,有的人家不打电话,车牌在那挂着呢,甲A是哪的?甲A02是哪的?京A800是哪的?京OA是哪的?四个6是谁的?(如果黑龙江那妇女知道6666的宝马是谁的车,哪里会搭上一条命!)001到002是谁的?这些我总得知道吧?这是有深刻教训的,我生瓜蛋子刚上岗那会儿,啪把人家给拦住了,人家把钥匙往你手里一撂,,说首长很忙,让你们队长亲自把钥匙送回去,这钥匙就像个小地雷,你说吓人不?队长剜我那一眼至今都忘不掉,谁好意思总给队长惹麻烦?知道某某局吗?人家专门有一个交通处,就是专门帮那些车铲麻烦的,谁一扣他们的车人家处长就拍桌子,咱是政府的打工仔,跟政府别这劲干吗?

  

  有这么多车不能扣不能罚,但是我们还有罚款任务,所以只好拿便宜车、出租车、货车开刀,所以在老百姓那落了个欺软怕硬的名声,得了个马路橛子的外号,丢失了民心。这也是小人物的悲哀,我们橛子打交道的是车,其实面对的是车后面的人,是人后面的权;只要有特权存在,就会有享受特权的人,更会有横冲直撞的车,这简直就是一定的。那什么时候才能不怕他们呢?我也不知道,得等到这个社会不讲人情和权力的时候吧。

  

  所以啊,管你叫我老油条也好,马路橛子也好,反正俺局长的车过的时候,我还会自觉地举起手来,献上敬礼,用坚毅的目光望着首长,像电影里面的战士那样说:“请首长放心,人在阵地在!”

  

  来源:2004-8《杂文选刊》

  

  亲身经历:北京真牛——“特权车”居然是大多数

  

  年初某一天晚高峰,我开车从北京金融街上西二环,由于路口通行不畅,有几辆车借道非机动车道右转弯。路口的交警只是回头看看,并没有干涉,心想可能是高峰时间交警特别开恩吧。于是跟着前边的一辆普桑也上了非机动车道,身后还跟了好几辆其他车辆。普桑从容不迫地按着喇叭提示着过往的路人走了,正当我也要转弯时,交警却横眉怒目地把我拦了下来。

  

  “驾照!”警察很不屑地看这我。

  

  我老老实实地交出驾照。

  

  “为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吧。两分两百块。”说着,警察开始摆弄哪个手中的小POS机。

  

  “前边的车不是都过去了吗?您怎么没管呀?”我有些不甘心。

  

  警察显然不想搭理我,没开口,只是不耐烦地示意我交出牡丹卡。

  

  我有些被这种蔑视激怒了,收回了刚要交出的牡丹卡放在兜里。

  

  警察似乎有些惊诧,刚要发作,忽然被我堵在后面的车不耐烦地按起了喇叭,声音很大,而且持续不断。这会轮到我惊讶了,谁这么大胆,违反了交规还敢向警察按喇叭?!

  

  警察回头看了看,后面的一辆黑色的奔驰越野车的副座窗户里探出一个戴着墨镜的女子,对着我们大声地喊着“让一边去,怎么停这儿呀,真讨厌!”

  

  听到那女人的斥责,我更是惊讶,心想谁人这么大胆,没准警察一怒之下放了我去惩罚那辆不知天高地后的奔驰。没想到刚要对我发作的警察立即显得很懊恼和无奈,没好气地对我说,你赶快靠边,别影响别人。

  

  听了这话我更加愤怒了,大家都是违反了交规,凭什么只处罚我,还要给别人让路呢,这人什么来历?气愤之下,我干脆息了火,下了车,并锁好,站到了路边,看后面这个猖狂的女人和警察怎么办。

  

  警察怒道“怎么着呀?想干吗?”

  

  “你想干什么?你为什么只处罚我,还要我给他们让路,说不清楚我跟你没完!”我怒不可遏地突然厉声喝道。连路边的行人都开始停下来围观了。这时那辆奔驰越野车里的两个人叫骂得更凶了,而且说了许多脏话。警察还在我身边唠叨着,但是我一概不予理睬。看到这种僵局,一个交通协管员赶忙上来拉圆场,劝我和警察配合工作。我断然拒绝,并告诉他,如果警察不跟我说清楚为什么处罚我,而还让我给后面的车让行,我今天就不走了。交通协管员听完,把我拉到以边低声告诉我说,警察不能处罚后面的车辆,那都是特权车,而只有我是社会车辆。我回头看看,果然不错,紧跟着我的是一辆挂“甲B-002”牌照的黑色奥迪,再后就是那辆骂人的奔驰,居然没有车牌,只是在在前风当玻璃后面放着一块红色的“警备”牌子。再往后是一辆挂“京O-A”的公安部的奥迪,紧跟着一辆挂着“WJO1”的武警白色捷达,排在队尾的是一辆挂“WJ06-消”的白色宝马X5,因为看见堵车正在往后倒车想返回到机动车道上。

  

  原来在这一行6、7辆违章车中只有我是社会车辆,所以警察才威风凛凛地让我停车罚款,而剩下的6辆没有一个是警察敢管的,并且还在奔驰车主的漫骂声中维护特权车的利益,说实话,他也怪可怜的,我相信他的内心也不是滋味。

  

  在僵持中后面挂“甲B”牌照的奥迪终于耐不住性子,打开了电子警笛,声音当然比普通警车的警笛要“特权”得多,而且还用非常高档的扩音器喊到“前边的车赶快让开。”这时候警察有些着急了,让我马上把车移开,否则就叫拖车。我依旧没有理他。最终在交通协管员的一再调和下,警察答应只罚5元和一分。

  

  当我终于开动汽车以后,那辆没有牌照的奔驰怒不可遏地开到我的车旁边,和我并排而行了几十米,副座上的女人探出头恶狠狠地指着我骂了很久。

  

  我其实并不在意别人骂我什么,那是些没有教养的人,在任何地方都可能碰到。但是整个事情让我非常难过。两个问题让我实在难以接受:

  

  第一,在国外只有开着警灯的消防车、国家救护中心(120)的救护车和警车是特权车,其他车辆应该予以避让,但是从没见过军车、武警、“警备”牌照等等各路权利机关的车都如此肆无忌惮地行使着本来不属于他们的特权。这些车不但视法律如儿戏,而且数量众多,到处都是,在这一行违规的6、7辆车中竟然只有我一辆是“社会车辆”。我在国外考的驾照,并且开了十几年的车,只在公路上见过两辆挂着政府牌照的公车,其中一辆是军牌轿车,但是它们都不是特权车。我有两个外国同学家里有人开公车上下班,一个是我的一名同学的父亲,空军准将,在他们的空军司令部上班;另一个是另一位同学的叔叔,某省警察局长。两个人都没有司机,开的车都是本国生产的中档轿车,也就相当于捷达和帕萨特之间。

  

  这样又引起我第二个问题,为什么特权车都是好车?为什么有那么多的奥迪?武警消防部队要宝马X5干什么?而那辆只挂“警备”红牌子的无牌照奔驰越野车里骂人的女人在给什么人做“警备”?为国家办事,花纳税人的钱,开这么好的车干什么?有那么多人有病没钱看,有那么多人的孩子不能上学,我们的政府为什么要开这么高级的轿车?

  

  作者不详,来源于网络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400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