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彼得·戈登:从零时奋起

——《哈贝马斯的思想传记》简评

更新时间:2011-04-11 08:54:24
作者: 彼得·戈登   吴万伟    

  即现代性必须放弃对形而上学规范的所有求助,按照纯粹内在论的方式确立其原则,除了理性讨论的程序外再不涉及更加实质性的内容。对此,人们可能有不同意见。

  在哈贝马斯的哲学训练早期,他得出的结论是批判性推理将不得不抛弃从历史和社会中获得的虚幻形而上学以便理直气壮地进入“后形而上学”时代。当然,这种观点有很多源头和派别,但如果不了解其背后的哲学动机,我们就会感受到很大的压力,必须去理解哈贝马斯为什么投入这么多的精力来探索理性和民主。这个观点是哈贝马斯对从康德到法兰克福学派初期的现代哲学传统的优劣进行深入思考后得出的。

  更进一步的灵感来自完全不同的、更加矛盾的源头:马丁·海德格尔(Martin Heidegger)。海氏的著作激发了年轻的哈贝马斯,但也让他的早年遭遇第一次巨大的幻灭。当海德格尔在1953年编辑《形而上学导论》准备出版时,哈贝马斯认识到这个老哲学家甚至不愿意解释他赞美国家社会主义的“内在真理和伟大”的臭名昭著的战前文章。海德格尔对这种言论的政治意义的明显冷漠对哈贝马斯来说是“令人崩溃的惊天发现”(斯佩克特)。不过,这并没有促使哈贝马斯整体抛弃他从海德格尔著作中学到的东西。只有在人们吸收了海德格尔的教训---形而上学已经不再可能的情况下,在形而上学崩溃后开发理性类别的努力似乎才具有必要性。哈贝马斯在1981年成熟时期在两卷本的《交往行为理论》中提出的所谓“交往理性”模式看起来是一个尝试,在抗拒海德格尔的非理性主义和反现代主义结论的同时,为现代民主提供一个后形而上学的理性概念。

  这样更深刻的主题---为哈贝马斯的哲学根基提供营养的主题和论证模式----在斯佩克特的书中很少得到关注,这或许因为作者不希望详细探讨没有即刻政治意义的事。把哈贝马斯描述为对战后欧洲民主的前景保持高度敏感的哲学家当然是对的,斯佩克特揭示的内容将极大丰富我们理解哈贝马斯动机的方式,但把哈贝马斯的哲学著作当作时代的政治地震图显然存在着简单化的风险。在本书的一个发人深省的时刻,我们突然遭遇令人回想起《安妮·霍尔》(Annie Hall)的著名情景的纠纷,在摄像机前伍迪·艾伦(Woody Allen)猛地一拉马歇尔·麦克卢汉(Marshall McLuhan):斯佩克特提供了一个(非常可信的)解释,他把哈贝马斯1980年的一次演说中的内容称为“模式化的”政治论述,但这个哲学家在私人信函中反对斯佩克特的解读:哈贝马斯写到“不,我认为把理论观点直接对应政党的政治立场是不可能的。”

  公正地说,斯佩克特记录了这个反对意见,但他的立场没有退缩:“在没有其他替代性解释的情况下,这样解释似乎并无不妥。”斯佩克特的解释或许可信,但他的坚持仍然令人费解。为什么非要把哈贝马斯的哲学演讲看作模式化的政治论述呢?从这种发现中能得到什么?为什么要把哲学家的思想以这样直接的方式和当今政治事件绑在一起呢?哲学家哈贝马斯和公共知识分子哈贝马斯或许难以分割,但也许有更微妙的方式来建立两者之间的联系,无需把哲学著作变成通俗易懂的白话,好像就是为了解释公共人物的言行。虽然如此,本书内容丰富,令人大开眼界。斯佩克特是研究思想问题的技巧娴熟的历史学家,他敏感而准确地施展了自己的才华,让哈贝马斯的著作具有了多样的回声。在他的指引下,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哈贝马斯作为当今时代最伟大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的成长之路。

  译自:Up from Zero Hour by Peter Gordon(http://www.tnr.com/book/review/zero-hour-jurgen-habermas?page=0,1)

  本文评论的书:Habermas, An Intellectual Biography,by Mathew Specter,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4 pp., $24.75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889.html
文章来源:正来学堂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