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清华:海德格尔对亚里士多德实践智慧(Phronesis)的存在论诠释

更新时间:2011-04-02 08:04:57
作者: 朱清华  

  

  海德格尔在早期对亚里士多德思想有着独到的解读。他早期最重要的著作《存在与时间》可以说是对亚里士多德进行存在论诠释的结果。他将亚里士多德的一些概念进行存在论层次上的提升,使之成为他的基础存在论的核心概念。其中他对亚里士多德的实践智慧(phronesis)的诠释构成了他的基础存在论的基础。本文就海德格尔对实践智慧进行存在论诠释的几个方面进行说明。

  

  一 实践智慧作为揭示真理(aletheuein)的根本方式

  

  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六卷中,亚里士多德提出,灵魂有五种通过肯定和否定揭示真理(aletheuein)的方式,分别是技艺(Techne)、科学(Episteme)、实践智慧(Phronesis)、智慧(Sophia)和理智(Nous)(NE,1139b14)。在亚里士多德看来,灵魂认识事物既非通过单纯的一种方式,也非出于同样的原则,而是根据事物自身的不同特性,从不同的途径揭示其中的真理。他提出的五种揭示真理的方式就是针对不同的事物的不同的认识方式。亚里士多德关于认识的这个观点显然和现代的认识论的思维方式有很大差别。认识论往往以一种数学上运算和推理的精确为真理最终的和唯一的标准,并认为这样的一条原则对任何事物都适用。[1]而在亚里士多德那儿,人们必须根据所打交道的对象的不同特性而采取不同的揭示真理的方式,如果不分青红皂白把一个原则和标准运用在所有领域,在他看来显然是非常不明智的举动。亚里士多德明确地说,在研究中不能对所有的事物都要求同样的精确度,必须根据它们的自然来揭示它们,"事实是首要的,是始点。" (NE,1098b3)事实自身要求人们以不同的方式并按照不同的标准对它们进行研究,揭示出真理。

  亚里士多德提出的灵魂的五种不同的揭示真理的方式和事实自身的差异相对应,他认为,"由于在知识上,认识者与被认识者有某种相似,那么,相应于不同的认识对象,必然有灵魂的不同的部分。" (NE,1139a8) 古希腊人认为有两种类型的存在者,始点不变的存在者和始点变化的存在者。相应于这两种存在者,灵魂也有两种不同的揭示它们的方式,对于始点不变的存在者,灵魂进行认识的方式是科学的(epistemonikon)方式,对于始点变化的存在者,揭示真理的方式是筹划的(logistikon)方式。"科学的"方式包括了科学和智慧两种形式,"筹划的"方式包括技艺和实践智慧两种形式。科学和智慧所研究的是不可改变的事物,称之为科学理性;技艺和实践理性处理的是可以改变的事物,它们属于筹划的理性。

  在这几种揭示真理的方式中,实践智慧有着特别的地位,因为实践智慧对人的实践行动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中亚里士多德对它进行了着重强调。"有实践智慧的人看来是那种有能力很好地审思对自己好的和有利的事情的人--不是很好地审思部分的善和利益,比如说健康、强壮,而是对好的生活普遍地好的和有利的东西。" (NE,1140a24)首先有实践智慧的人能够分辨,什么是真正的好的,什么是对人不好的事物,而且他能够就当下的情况很好地筹划,以使行动达到最好的结果。实践智慧是使人"以正当的方式,在恰当的时间达到正确的目标"的禀赋。(NE,1142b28)这种禀赋在人的行动中有广泛的作用,从个人的到家庭事务乃至国家治理,都需要实践智慧才能最好地处理各种情况,达到最好的结果。在个别事情上处理得当,为达到某个目标而能很好地筹划的人,人称他有实践智慧;而像伯利克里一样运筹帷幄,使城邦富强,也是因为他有实践智慧。它虽然和技艺一样,对象都是可以变化的事物,但是,实践智慧是比技艺更加根本的揭示真理的方式。技艺是生产制作中的理性,它的目的是产品。而产品是为了另外的使用的目的而存在。所以技艺活动本身并不是最终目的。另外,产品在技艺之外存在的,当一个产品完成的时候,技艺就没有什么用处了。而实践智慧的目的是好的行动自身,也就是说,人的实践行动自身就是最终的目的。实践智慧的对象是人的实践行动,实践智慧自始至终都在行动中作为指导性的原则而存在,"从始点(arche),从我想做什么,从我去行为的决定,直到达到完成的行为自身,实践智慧都内在地属于行为。在行动每一步中,实践智慧都是共同构成的。"[2]好的行动自身自始至终都离不开实践智慧。另外,判断哪一种揭示真理的方式最为根本,就要看它是否揭示了始点。实践智慧是人的实践行动中揭示真理的方式,人的实践行动的始点和目标都是人生活的善,是好的行动自身。实践智慧揭示出了行动的始点和目标。而技艺不能揭示始点。在科学的揭示方式中,科学也不能揭示其始点,而智慧虽然能够揭示始点,却不指导人的实践行动。所以,实践智慧是人的生活中揭示真理的更根本的方式。

  在亚里士多德揭示真理(aletheia)的各种方式的描述中,海德格尔看到了人实际性的存在方式。他认为,亚里士多德对各种揭示真理的方式的探讨首先是一种存在论的探索,但这种存在论的探索恰恰不是从一种哲学研究产生出来的,而是来自此在自然的活动方式。[3]亚里士多德从实际的生活中发现了揭示真理的不同方式,并在源始的生活现象上进行存在论的探讨,而不是相反。这是海德格尔对亚里士多德提供的揭示真理的诸方式强烈关注的基础原因。海德格尔认为,所谓认识真理的方式,是指揭示出存在者作为这种存在者,并拥有揭示的结果的路径。[4]揭示真理就是揭示出存在者的真实的存在(on hos alethes)。真理必须首先从这个根源上来理解。这显然不是仅仅指做出一个正确有效的判断,而是使存在者在它的存在方式(hos)中被揭示出来。海德格尔的对真理的理解显然更加贴近亚里士多德对事物及其真理的素朴的描述,而有别于那种以绝对的客观和精确为标准的认识方式。亚里士多德看到了事物有不同的存在方式,相应地,人的灵魂揭示真理的方式也不同,所以知识(gnosis)或者说真理也有不同的标准和尺度。在海德格尔看来,这等于说,我们知道有不同的存在者,它们有自己特别的存在方式,那么与这种存在方式相应的揭示真理的方式也不应相同,必须根据存在者的各自不同的存在方式揭示出关于它们的真理。

  在亚里士多德几种灵魂揭示真理的方式中,海德格尔尤其强调实践智慧,他的基础存在论对实践智慧进行了存在论的解释,使得它成为对此在的本真存在最重要的构成部分,也是关于此在的本己存在的真理揭示的首要方式。海德格尔强调指出,希腊语"真理"一词a-letheia的前缀a-具有否定意义,a-是去除,letheia是遮蔽,Aletheuein(揭示真理)意即揭开,去掉遮蔽(Aufdeckendsein),所以揭示真理的过程就是去除遮蔽的过程。他认为,在希腊,世界一般地被看作是首先处于被遮蔽状态,认识世界就是将世界从遮蔽和覆盖中带出来。在海德格尔看来[5],希腊人以剥夺的方式定义真理(a-letheia)并非偶然,因为人在日常中被无知遮蔽,也被各种意见和信念所遮蔽。事物的可能性不是简单给出的,而是需要人去将这个可能性揭示出来,即,去解蔽,去揭示出存在者的这个存在状态,并且保存其真实性,这是需要人承担的一项任务。[6]所以他说,解蔽是此在这种存在者的存在方式[7],人的存在是解蔽着的存在。在海德格尔看来,亚里士多德说"灵魂揭示真理(aletheuei he psyche)"(NE, 1139b15)指示出了此在作为解蔽的存在的源始现象,这句话无异于是说,只要存在者被遭遇,真理就是存在者的特征。[8]这也就是说,揭示真理是此在的一项特别的任务。海德格尔这样说,他当然不是指,每个自然人都以追求真理为个人目标。这种理解就又暗含着把"真理"当成了日常的符合论的真理和命题真理。

  真理是在此在的生存中展现出来的,真理的揭示也是通过去除遮蔽而赢获的。而对此在的本己存在的揭示对人的生存尤其关键。这个揭示真理的过程可以说是本己"自我"和"常人"的斗争。和近代以来认识论传统对人或自我的描述不同,在海德格尔那里,所谓"我"--人的此在是存在于一个境域中的,而不是孤立的一个"自我"。此在向来都是"在-世界-中-存在"和共其他人存在的"共在","世界"构成了此在的存在境域,行动取决于周围的环境、时间、地点、其他的此在,等等。此在的行动是在对周围世界意蕴领会的基础上,做出选择和决定而发生。在海德格尔看来,实际上,此在通常不做决定,而把决定权委于常人。因为此在通常处于一种庸庸碌碌的"常人"状态,"此在作为日常共处的存在,就处于他人可以号令的范围之中。不是他自己存在;他人从它身上把存在拿去了。他人高兴怎样,就怎样拥有此在这各种日常的存在可能性。"[9]这就是说,此在通常在世界中迷失自己,被常人的生存方式所遮蔽,不承担起决定自己的存在的任务,而任由他人调拨自己。所以,通常此在的行为都是依据常人的方式而决定。在海德格尔看来,此在的这种存在方式是"非本真"的。此在要脱离这种由常人支配的生存的非本真状态,就要自己勇于做出选择和决定,承担起自己的存在,实现此在本真的生存。而通过实践智慧现象,海德格尔看到了此在本真生存的可能性。

  

  二 实践智慧作为良知

  

  那么,在海德格尔的基础存在论中,实践智慧体现为此在生存的哪个环节以及它如何实现此在的本真生存呢?海德格尔认为,它就是良知,通过倾听良知的呼声,此在做出决断。

  在亚里士多德看来,人的行动都是经由审思决定的,人通过审思进行决定,审思和决定的好坏决定了行动的善恶。并非所有的审思都是好的审思(euboulia),只有实践智慧是好的审思,它是一种恰当的逻各斯或言语(orthos logos)。好的审思的标志是,它自身以善作为目标,而且,不但有好的目标,它在行动中实施的每一步都是好的,其中首要的是,把握住了行动的好的时机。[10]其他的审思可能有一个好的目标,但是中间过程是不好的,这样的审思也不能算是好的审思。实践智慧在这两个方面都是好的,所以它是好的审思。它只存在于"好人"--有实践智慧的人身上。在这种审思活动中,被审思的不是科学活动也不是制作活动,而只是此在的实践行动,审思的是如何恰当地采取行动,如何达到行动的善和生活的善。

  首先,实践智慧这种揭示真理的方式要达到的目标不是某个存在者。这显然不同于技艺。技艺所指导的制作活动的目的是产品,而实践智慧指导的实践行动的目标则不是任何产品或者现成在手的结果,亚里士多德提出,在实践行动中,"好的行动(eupraxis)自身就是目的。(NE, 1140b6)" 海德格尔认为,由亚里士多德对实践智慧的描述可以发现,实践智慧的目标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不是要获得某个东西,而是要达到行动自身的某种状态和方式(Wie),就是行动自身的eu(好)。[11]这种善不同于技艺达到的善,亚里士多德说这两种活动的目的区别在于,"制作的目的在自身之外,而行动的目的却不在自身之外。" (NE, 1140b6)同时,实践智慧要达到的目标是人自身的整体的善,是"eu zoe holos(好的生活整体)",这是一种终结目标。亚里士多德说,"有实践智慧的人看来是那种有能力很好地审思对自己善的和有利的事情的人-不是很好地审思部分的善和利益,比如说健康、强壮,而是普遍地对好的生活善的和有利的东西。" (NE, 1140a24)在生产制作活动中,人的活动就是作品的蓝图或者说型相(eidos)。但产品这种外在于生产制作的目标不是人实践活动的最终目标,产品还要用于别的活动。而实践智慧的目标就是好的实践行动自身,所以具有终极性。不但人的社会交往行动是以实践智慧指向的这个目标为目的,亚里士多德说,生产制作活动最终也是以实践智慧的目标为指引。(NE,1139a)所以实践智慧揭示出来的目标是人实践活动的最终目的。这种目标是最高的,因为它以自身为最终目标(hou heneka,Worumwillen)。

  海德格尔认为,亚里士多德所描述的实践智慧和人的生存活动紧密相连,是一种使存在真正得以保持的秉性(hexis)。在基础存在论中,亚里士多德所谓的那种"整体的好的生活"所指的就是此在恰当的存在方式整体[12],因此,实践智慧所审思的就是此在本真的存在。实践智慧就是对人和生活的存在的展示,是对实际性的存在的意义决定性的阐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735.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现象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