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国全:重视反面教员的作用——王明研究心得

更新时间:2011-03-02 23:49:35
作者: 周国全  

  同时报中央一份。中央收到这个提议后,感到其中有许多重要问题没有提出,为补救其错误,另起草了《中共中央致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电》,提了8条意见。王明收到中央电文以后,不但不送交国民党,反而拖到国民党代表大会闭幕的4月1日才给中央复电说:你们所写的东西既不能也来不及送国民党,望你们在任何地方不能发表你们所写的第二个建议书,否则对党内党外都会发生重大的不良政治影响。王明不但不执行中央的决定,反而要中央服从他。

  1938年5月26日到6月3日,毛泽东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作了《论持久战》的讲演,批驳了“亡国论”、“速胜论”,指出抗日战争是持久战,最后的胜利是中国的。这是中国共产党关于抗日战争的战略方针和战略战术的一个重要文献,对于认识抗日战争的特点和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有着重要的意义。中央要求在《新华日报》上刊登。王明借口文章太长不予登载。中央提出分期刊登,他仍不同意。《群众》周刊也未刊载,只出了个单行本。

  王明另搞一套闹独立的事实很多,举不胜举。为什么王明会闹独立呢?最主要的,是他以共产国际的钦差大臣自居,妄自尊大,突出自己,根本不把中共中央放在眼里。

  

  四,对错误要承认、要改正,绝不能坚特错误

  

  人,没有不犯错误的。在工作中,由于各种不同因素的影响,难免有不成熟甚至错误的地方。因此,人生的每时每刻,都应把认识错误、改正错误当作重要课题。一个共产党员,一个追求进步的人,一旦发现错误,就应立即改正。如果自己没有发现,就要欢迎别人批评帮助,然后认真作自我批评,并在实践中纠正。这才是我们应采取的正确态度。王明从不认真认错改错,这也是他悲剧人生的一个根本原因。

  王明很少承认自己的错误。即使他在同志们的批评帮助下,承认一些错误,也是敷衍的,企图赶快过关,并不准备认真改正。环境一变,他就马上给自己翻案。他对待整风运动的态度就是这样。1941年5月19日,毛泽东在延安干部会议上作了《改造我们的学习》的报告,延安整风运动由此进入一个新的阶段。9月10日到10月22日,中央政治局召开扩大会议,讨论党的历史特别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历史问题,确认在土地革命战争后期,王明、博古等人领导的党中央所犯的“左”倾错误是“路线错误”,一些受王明影响而犯过错误的同志作了自我批评,并表示坚决改正。以后的实践证明,许多同志表现很好,为革命和建设作出了重大贡献,成为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受到党和人民的爱戴和尊敬。唯独王明千方百计地推卸责任,拒不承认错误。

  这年9月10日,为帮助王明认识错误,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言,详细分析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及其根源,指出过去我们的党很长时期为主观主义所统治,“立三路线”和苏维埃运动后期的“左”倾机会主义都是主观主义。针对毛泽东的批评,王明9月12日在会上发言。他不但没有作自我批评,反而说“四中全会的政治路线也是正确的”,他早在苏联的时候就反对博古的错误,博古是“苏维埃后期最主要的错误负责者”,把自己的责任推到博古身上。

  10月初,毛泽东曾和任弼时等与王明谈话,帮助他认识在历史上的错误,王明不但不接受批评,反而在10月8日召开的中央书记处会议上,进一步阐述了他错误的政治主张。他说:我们与国民党的关系弄得更好些是有必要的,而且是可能的;现在中央军与地方实力派同我们关系都不好,我们应与地方实力派关系弄得更好些;在军事摩擦中对地方实力派消灭过分,对地主搞得太过火,这是妨碍统一战线的。他还说,毛泽东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中国革命要完成反帝反封建的任务,我认为在目前统一战线时期,要把反帝反封建加以区别,含混并举是不妥的。他还说,中国革命的政权是各阶级联合的政权,毛著《新民主主义论》中只说工农、小资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联合的政权,只说要联合中产阶级,未说要联合大资产阶级。在《新民主主义论》说到经济政策时,说不要大地主大资产阶级,这是缺点。会议结束时,毛泽东说:准备在政治局会议上讨论王明提出的政治问题。王提议检查中央政治路线,我们要提前讨论一次。王明一听要提前讨论政治路线问题,就突然于10月12日宣布有病,不能参加会议。从此,王明就因病长期没有参加中央的会议和整风运动。

  1945年,在党的七大召开前夕,毛泽东把六届七中全会准备讨论通过的《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草案送给王明看,并连续派人做他的工作,劝他反省自己的错误。4月20日,在中共中央扩大的六届七中全会讨论并通过《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同一天,王明写信表示赞同这一决议,并高度赞扬毛泽东及毛泽东思想的正确与功绩,检查了自己在土地革命时期的错误。这封长信,是王明一生中对所犯错误所作的一次比较系统的检查。但是,王明后来在《中共五十年》一书中说这次检讨是被迫的,并不是真心真意的。

  1949年3月,解放战争即将胜利,为筹建新中国,中共中央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召开了七届二中全会。王明作为中央委员出席了会议,并在会上作了两次发言。在3月10日的会上,他在大家的批评下检讨了自己的错误,但对一些问题进行了反驳或解释。在会上他口头承认愿意再写检讨,会后也多次表示认错。可是他却以种种借口一拖再拖,虽经中央领导人谈话要求、中央作决定催促,他总是推三阻四,直到他1956年1月30日再到莫斯科治病也没写。

  王明在苏联治病之余,开始写诗歌和回忆录。后来随着中苏关系恶化,他明显地站到了苏联领导人一边,适应苏联当时的政治需要,写了许多反对和攻击毛泽东的文章。“文化大革命”爆发后,他以评论“文化大革命”的形式,歪曲党的历史,攻击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并把他多年写的文章编成《中共五十年》一书出版。他还写了许多诗,出版了《王明诗歌选集》。在他的书、文、诗中,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歪曲事实,极力丑化党,攻击毛泽东,美化自己。1974年3月23日,他为《中共五十年》一书写了《作者的话》,4天以后的3月27日病逝于莫斯科,被安葬于新圣母公墓。

  王明的一生经历曲折复杂,从中可以看到许多值得注意的经验教训。但是,现在还有人要学王明的照抄照搬,要全盘西化;还有人不守纪律,不听中央招呼,在公开出版的报刊上发表与宪法、党章、党的决定不协调的文章。在这种情况下,认真发挥王明这个反面教员的教育作用,汲取其教训,对党的建设,对个人修养都是有益的。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911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