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马勇:甲午战败与中国精英阶层的激进与困厄

更新时间:2011-01-09 17:56:13
作者: 马勇 (进入专栏)  
适得其反,光绪帝并不是像康有为所期望的那样圣明与果敢。因此,中国的未来与发展虽然迟早必将遵循康有为等指出的道路,但在当时似乎条件尚不具备,中国最近期的发展尚需另外谋求一种变通的方案,既不能也无法退回到旧有的轨道,也不可能沿着康有为的指点继续前进。

   后来的事实也刚好证明了这一点,康有为的政治改革仅仅闹腾了一百天,便激起了强烈的社会动荡和社会心理的普遍不满,西太后只需举手之劳便将百日维新全案推翻,中国似乎又回复到旧有的轨道上去了。

   这种回复当然只是一种假象,它的意义除中国传统体制下的权力之争外,还不足以表明西太后与光绪帝之间有着本质上的差异。说到底,他们都是清王朝利益的最高代表者,在涉及清王朝根本利益的问题上,他们实际上都是一丘之貉。不过,我们这里暂且无意分析西太后与光绪帝之间的区别,也不拟现在探讨康有为倡导的维新运动之所以失败的根本原因。我们现在最感兴趣的是,在康有为提出并竭力鼓吹他们的政治改革方案的时候,中国人并不是举国一致的赞同,相反,许多人(其实也可以说是“先进的中国人”)曾提出一些反对或修正方案,然而,或许这些反对或修正方案的提出者只是少数,或不从属于时代的主流,因而他们的建议与主张并不被真正地重视与采纳,而事后又恰恰证明他们的建议与主张并不完全都错,其中也不乏闪光的东西。这种教训既是十九世纪末年的中国政治遗产,也是进入二十世纪后中国不断一错再错的深层原因之一。

   在几乎与康有为提出激烈的政治改革方案的同时,开明官僚张之洞曾经提出一个折衷方案。张之洞认为,当时的中国确实已经到了不变不可的地步。“虽孔孟复生,岂有议变法之非哉。”据他的判断,国人对中国必须变法而方能自强的道路选择已达成基本共识,顽固的反对虽说对变法事业仍有极大的威胁,但其理论似乎已不值得一驳,“今之排斥变法者,大率三等:一为泥古之迂儒。泥古之弊易知也。一为苟安之俗吏。盖以变法必劳思,必集费,必择人,必任事,其余昏惰偷安徇情巧取之私计皆有不便,故借书生泥之谈,以文其猾吏苟安之智,此其隐情也。至问以中法之学术治理则皆废弛欺饰而一无所为。所谓守旧岂足信哉!又一为苟求之谈士。”[22]由此可见,张之洞不仅无意与康有为为敌,反对变法,而且在一定意义上说,他也是十九世纪末年中国变法改革思潮的积极推动者。

   张之洞确曾力主改革变法,并身体力行,不仅提出一整套向西方学习的废科举、改学制、开矿藏、修铁路、讲求农工商学、发展近代工业的计划与主张,而且在自己的权限范围内做出许多颇有实效的贡献。正如有的研究者所公正指出的那样,张之洞“施展浑身解数,殚智竭能地举办了一系列洋务新政:创办实业,倡言商战、训练新军、兴革文教……从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诸方面进行了一系列近代化改革,造成了一种耸动中外视听的格局,……在他的经济活动中,不管其主观动机如何,客观上却把握了形成新的生产力这个方面,将引进的先进设备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取得经济效益的生产能力,从而奠定了可以触摸的物质基础,成为近代中国社会进步的一点表现。……张之洞的经济活动顺应了时代的需要,符合中国人民求强求富的抉择,迎合了世人亟图从这五角六张、七颠八倒的危机中解脱出来的愿望。”[23]这些活动具有重要的进步意义。

   然而,张之洞并不是一个彻底的改革派,他虽然像康有为一样,竭力主张中国应该通过变法以谋富强,但对变法的理解与主张却又与康有为有极其显著的差别。一方面,他认为,改革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不可能期望在一夜之间发生巨大的变化和进步,它不仅需要几代人持之以恒的努力和埋头苦干,更需要人们认准方向的锲而不舍的精神。他在总结十九世纪中叶以来的改革教训时指出;“近年仿行西方而无效者,亦诚有之,然其故有四:一、人顾其私,故止为身谋而无进境,制造各局出洋各员是也:此人之病,非法之病也;一、爱惜经费,故左支右绌而不能精,船政是也:此时之病,非法之病也;一、朝无定论,故旋作旋辍而无成效,学生出洋,京员游历是也:此浮言之病,非法之病也;一、有器无人,未学工师而购机,未学舰将而购舰,海军各制造局是也:此先后失序之病,非法之病也。乃局外游谈不推原于国是之不定,用人之不精,责任之不专,经济之不充,讲求之不力,而吹求责效,较之见弹求鸮炙,见卵求时夜,殆有甚焉,学堂甫造而责其成材,矿山未开而责其获利,事无定衡,人无定志,事急则无事不举,事缓则无事不废,一埋一搰,岂有成功哉!”[24]应该承认,张之洞的这种反省确实触及中国问题的根本症结之所在,如果十九世纪中叶以来的中国改革不存在这几个方面的问题,那么中国的现状肯定要比已有的情况好得多。

   另一方面,张之洞强调,任何改革都是一个循序前进的过程,企图超越社会发展的实际阶段而进行激烈、深层的变动,不仅不可能得到改革的预想目的,反而势必引起社会的不安与动荡,取得与主观愿望相背离的客观效果。他说:“今欲强中国存中学,则不得不讲西学。然不先以中学固其根底,端其识趣,则强者为乱首,弱者为人奴,其祸更烈于不通西学者矣。”[25]很显然,张之洞在这里的真实用意并不在于反对西学的合理性以及对中国的有用性,他的意思只是说,当中国的社会发展尚不足以全盘承受西方的伦理观念、文化成就与政治制度时,超前的借鉴西方模式改革中国固有的制度尤其是伦理纲常并不可能取得什么好的效果。

   张之洞的警告当然只是一种智者的冷静思索,事实上后来中国的发展几乎一而再,再而三地无视张之洞的警告而进行超前的实验与改革。结果,中国旧有的基础虽然遭到极大的破坏,但新的基础毕竟一时建立不起来,中国只好在张之洞最不愿意见到的局面中支撑、飘摇。如果当时人能够稍微用心想一想张之洞的“不同意见”,而不是因其意见不合,嗤之以鼻,将张之洞的意见置于不容讨论之地,恐怕中国也不至于总在激进的理念指导下一再寻求根本解决和彻底解决。在过了将近一个世纪的今天,我们应该承认中国问题的真解决不在于是否能为中国提出一个彻底的更新方案,恰好相反,它的正确选择可能有待于中国人净化那种强烈的焦灼意识和使命感,以从容的心态面对外部世界,也以从容的心态正视中国的弱点以及与世界的差距,然后埋头苦干,中国的局面终有一天将彻底改观,中国终将坦然地步入世界民族之林。

   即使以政治体制而言,我们当然不会承认清朝的政治体制是举世无比的良好制度,更不会反对中国应该借鉴、引进和吸收外国先进政治体制中合乎我用的东西。问题在于,中国旧有的政治体制不是任何个人的主观构想,它在本质上从属于中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状况,如果人们过分无视社会发展的这一客观规律,人为地移植外来新体制,那么,它的后果便必然与人们的善良愿望相反。近现代中国的一系列巨变,已为我们提供难以计数、值得玩味、值得记取的教训。

  

   注释:

  

   [1][美]A•W•恒慕义主编《清代名人传略》中第140页,青海人民出版社,1990年。

  

   [2]参见丁名楠等:《帝国主义侵华史》第1卷第319页,人民出版社,1987年。

  

   [3][法]A•施阿兰:《使华记[1893-1897]》第12页,商务印书馆,1989年。

  

   [4]康有为:《上清帝第三书》,《康有为政论集》[汤志钧编]第140页,中华书局,1981年。

  

   [5]梁启超:《变法通议》,《饮冰室合集》文集之一第8页,中华书局,1989年。

  

   [6]谭嗣同:《仁学自叙》,《谭嗣同全集》第290页,中华书局,1981年。

  

   [7]《照译前美国副领事毕德格在日本东京与外务省人员议论中东军务节略》,《李鸿章全集》第3卷第174-175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

  

   [8]康有为:《上清帝第三书》,《康有为政论集》第139页。

  

   [9]严复:《论世变之亟》,《严复集》第1册第1页,中华书局,1986年。

  

   [10]《照译前美国副领事毕德格在日本东京与外务省人员议论中东军务节略》,《李鸿章全集》第3卷第175-176页。

  

   [11]《袁忠节公遗墨》,甲午七月二十三日致袁敬孙函。

  

   [12]参见董守义《恭亲王奕?大传》,辽宁人民出版社,1989年。

  

   [13]金梁:《四朝佚闻》。见《戊戌变法》第4册第221页,神州国光社,1953年。

  

   [14]《窦纳乐致英国外交大臣信》附件二,《由申赴港途中与康有为谈话的备忘录》。见《戊戌变法》第3册第536页。

  

   [15]徐勤:《南海先生四上书杂记》。转引自汤志均《戊戌变法史》第122页,人民出版社,1984年。

  

   [16]费行简:《慈禧传信录》。见《戊戌变法》第1册第464页。

  

   [17]恽毓鼎:《崇陵传信录》。见《戊戌变法》第1册第475页。

  

   [18]康有为:《上清帝第二书》,《康有为政论集》第115-135页。

  

   [19]康有为:《上清帝第七书》,《康有为政论集》第218页。

  

   [20]汤志钧:《戊戌变法史》第316页。

  

   [21]康有为:《上清帝第七书》,《康有为政论集》第221页。

  

   [22]张之洞:《劝学篇•变法》,《张文襄公全集》第4册第576页,中国书店,1990年。

  

   [23]陈钧:《儒家心态与近代追求--张之洞经济思想论析》第1-2页,湖北人民出版社,1990年。

  

   [24][25]张之洞:《劝学篇》,《张文襄公全集》第4册第576页、559页。

  

   本文原载:《战略与管理》1994年第6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liwei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826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