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任羽中:“未名湖是个海洋”

更新时间:2001-04-12 11:14:00
作者: 任羽中  

  

  所谓的“北大”到底是什么?说不清楚。在鲁迅先生笔下,“北大”是个孤独的斗士,于黑暗中愤怒的呐喊,全不惧飞来的暗箭;张中行老所描绘的“北大”则仿佛魏晋时的名士,自由散漫,放旷任性;到了孔庆东老师的《47楼207》里边,“北大”一会儿痴得吓人,一会儿又痞得如王朔,反正好玩到极点,引得天下少男少女尽开颜。

  

  不过这些极致的经典据说都已是广陵散式的明日黄花,好些人大呼“北大死了”――但是我不信。我所见所闻朝夕相处相濡以沫的“北大”依然要让真正的“北大人”爱到刻骨铭心。我们依然可以在湖光塔影之中把酒临风,纵情高歌,依然可以穿上拖鞋“啪啪啪”的跑到三角地去看墨迹淋漓的海报,依然可以徜徉于燕南园如画的景致中追忆曾居于此间的大师们。在这里,“怪才”永远位居于“天才”之上,读书的种子一届一届的延续,民主与科学的精神已经浸透了每一寸土地。

  

  诚然,今天的北大已经没有了蔡元培时代的独尊地位,已经很难“振臂一呼,应者云集”了,可它“常为新”的气质仍在,它依然是我们这个古老民族走向现代化的最有力的精神发动机;今天的北大似乎告别了激情的岁月,但这里发出的呐喊之声仍振聋发聩,而超越激情的理性同样值得宝贵;今天的北大肯定称不上“大师云集”了,旧日的盛况只能让人叹为观止,但北大学者的风采还是让人神往,而陈平原先生、阎步克先生、陈来先生这样的青年才俊日益成熟,他们治学的气象甚至比前辈更宏大,他们所代表的北大未来的学术成就也不可限量;今天的北大也订下了一大套的校规校纪,但可以写包票的是:课堂上“来者不拒,去者不追”的风气还在,师生之交相问难教学相长的佳话还层出不穷……“北大”绝没有死,“北大”的精魂是不死的。

  

  “未名湖是个海洋”――这是诗人写下的句子,我想了解北大的人都会从“北大”两个字里读出“海”的意象来。它就是一片海洋,包纳百川,无边无际。它是蔚蓝色的,因而每一个受它哺育滋养的儿子也都流着蔚蓝色的血液――这是贵族的血液,是“精神贵族”的血液。我们把我们的声音和思想,把我们的青春和热情,甚至把我们的生命都溶入这海洋之中,这是我们一生最大的幸福与光荣!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81.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