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仇子明:眼睛、热血与信仰——寄语记者节

更新时间:2010-11-09 20:57:15
作者: 仇子明  

  

  拿起笔,我们一起在白纸上画画。画下一只大大的眼睛,好吗?

  我画下一只明媚的笑眼,她在为世上的光明与美好而欣慰;我画下一只圆睁着的怒眼,她在为天下的为富不仁而愤懑;我画下一只梨花带雨的朦胧泪眼,她为穷人的卑微而黯然神伤。

  我们是世界的眼睛。

  我还想画下一扇虚掩的窗户,推开窗户,我想,我可以看见青山绿水,阳光洒满芳草地,那里有莺雀细语,歌唱着人世间的真诚与善良;推开窗户,我想,我可以看见大漠落日,雄浑的山谷间,翱翔着展翅的神鹰,飞越高山,飞越深谷,为世人带去一份信仰,一颗坚守的种子;推开窗户,我想,我可以看见雾中的都市丛林,那里有车水马龙,熙熙攘攘地人群,他们往哪儿去,他们从哪儿来,我不知道,世界,因人类而繁华、而鲜艳、而生动。

  我想去和他们说话,问他们从哪儿来,问他们到哪儿去,我想知道他们每个人的喜怒哀乐,我想知道,他们会画下一只怎样的眼睛,他们的眼睛里望见的是怎样的世界,世界有怎样的颜色。

  我想激发天上的雷鸣闪电,轰破世上的一切黑暗与肮脏,于是,我选择做天上的云。我不是独行,因为天上的云是连绵的。

  总有一些奇怪的大鸟,想将一片云穿透,如同一把尖刀插入我的胸膛,然后,鲜血淋漓。可是,我说了,云儿是连绵的,穿透了一片云,连绵的云依然连绵。所以,这些鸟们看云,总是有时候很远,有时候很近。

  我想做火把上的燃油,点亮山洞里的光明世界,让洞穴人看见自己的影子,然后走出洞穴,让世界听见他们的声音。我只是燃油,我的兄弟是火把上的木棒,也是握住火把的有力大手。

  总有一些气体,如同二氧化碳,总不愿火把点亮光明,他们希望山洞里的世界永远是黑暗的。他们以二氧化碳的名义挤压氧气。

  可是我说了,哪怕燃烧只一瞬,洞穴就有光明,洞穴人就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看见了路,就看见了外面的世界。被二氧化碳剥夺了氧气的洞穴,再也不适合他们生存,他们会选择走出洞穴,哪怕是爬着出去,他们也追寻着新鲜的空气。

  这是一个光明与美好的时代,我们为此坚守。天黑了,终究还是会亮的,不必等到旭日东升。因为,天空黑暗到一度程度,星辰就会熠熠生辉,尔后,东方既白。

  我们讴歌着世上的一切光明与美好,以热血为名义,以信仰为坚守。拿起手上的画笔,我愿意画下一只炯炯有神的眼睛,注视着整个世界。我们一起来画下这只眼睛,好吗?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7154.html
文章来源:经济观察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