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俞吾金:历史主义与当代意识

——俞吾金教授在上海大学的讲演

更新时间:2010-11-09 09:04:05
作者: 俞吾金  

  对这些与当代人生命攸关的历史实事,当代人却抱着普遍的厌倦情绪,甚至厌倦到最好把所有这些历史实事统统从自己的记忆中赶出去。比如,对于当代中国人来说,1958年的"大跃进"就是值得加以认真反思的历史实事。众所周知,"大跃进"乃是小资产阶级狂热性和唯意志主义的典型表现形式,当时提出的口号"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不是做不到,而是想不到"等等都是明证。遗憾的是,由于反思的缺席,这种狂热和唯意志主义一再重现。

  在我看来,之所以出现对历史实事普遍的厌倦情绪,主要是由以下两方面原因造成的:一方面,相关部门还没有深切意识到历史实事对当代中国人生存、发展的重要意义。这些历史实事牵扯到一些复杂的人事关系,大家都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另一方面,在市场经济负面因素的引导下,票房价值高于一切,成了检验一切的标准。于是,迎合受众的低级趣味的历史泡沫便大受青睐,反之,与当代人的生存活动密切相关的历史实事却被边缘化了,甚至被推入到硫酸池中,化作一缕轻烟。然而,往事并不如烟。

  

  三、当代意识

  

  摆脱历史主义的思维方法,确立当代意识,是当代中国人的理论自觉。

  何谓"当代意识"?在我看来,当代意识就是当代人通过对自己置身于其中的现实生活的深入反思,把握了与当代现实生活本质相切合的价值观念,并自觉地把这样的价值观念作为立场和出发点运用到历史研究中去。即使是当代历史学家,也不会自然而然地具有当代意识,哪怕他天天在谈论当代的事情,也不等于他拥有了当代意识。

  当代意识乃是一种自觉的反思性的意识,正是一般以实证科学家自居的历史学家们所匮乏的。"我在思维"与"我意识到我在思维",完全是两回事。"我在思维",是我把某事作为自己思考的对象,而"我意识到我在思维"则是我把"我在思维"作为自己思考的对象。

  如前所述,历史主义的口号是:"不懂得过去,就无法理解现在。"乍看起来,这个口号是很有道理的,因为现在正是从过去演化而来的。但细加分析,就会发现,这个口号实际上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从古代到当代,唯一活着的世代是当代人,而当代人永远不可能回到"纯粹的过去",他至多只能回到"当代人理解的过去",简言之,回到"现在的过去",而无法回到真正意义上的过去。

  与历史主义的口号相反,当代意识的表现形式是:"不懂得现在,就无法理解过去。"既然只有当代人是活着的,那么我们就应该明白,当代人之所以去研究历史,并不是出于"思古之幽情",而是出于当代人现实生活的需要。而既然现实生活的需要是当代人研究历史的根本出发点,那么,道理不言自明,只有懂得现在的历史学家,才能真正理解过去,才能在以往的历史资料中找到合适的主题和相关的题材。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告诉我们:"人体解剖对于猴体解剖是一把钥匙。"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意大利历史学家克罗奇指出:"一切真正的历史都是当代史。"实际上,马克思和克罗齐都启示我们,不懂得现在,就无法理解过去。

  那么,当代意识所要把握的"与当代现实生活本质相切合的价值观念"究竟是什么呢?我们知道,当代中国社会正处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正在追求现代化。这些实事正是当代现实生活的本质,与这一本质相切合的价值观念则是:珍惜生命、尊重人格、追求自由、倡导民主、维护平等、强调公正等等。当一个历史学家自觉确立当代意识,并与这些价值观念保持一致时,他回过头去看历史资料,历史资料便以崭新方式呈现在眼前,他也很容易找到合适的主题和题材。

  现在的历史剧、历史小说、影视连续剧之所以常常受到批评,因为大部分编导和作者缺乏当代意识。一旦他们不能以上述价值观念作为创作活动的根本出发点,他们的作品就会陷入价值迷乱的状态,并自觉或不自觉地把一些早已过时的价值观念,如王权至上、等级秩序、男尊女卑、江湖义气等等理解为自己推崇的价值观念。这样一来,他们的作品不但不能促进现代化和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反而充当了这一发展的消极台柱。尽管《夜宴》、《无极》、《英雄》、《投名状》这样的影视作品获得了较高票房价值,但蕴含在这些历史题材作品中的价值观念对现代化建设和市场经济的健康发展来说又有什么积极意义呢?

  值得指出的是,在所有历史题材作品中,某些以维护社会公正作为主导性价值观念的作品,如《包青天》、《海瑞》、《神断狄仁杰》等等,客观上对今天的市场经济和现代化发展是有积极意义的,因为在当代中国人的现实生活中,社会公正既是最重要的价值观念,也是最敏感的社会神经。所以,这些作品都具有很高收视率。这里提到"收视率"也不能单从票房价值角度看问题,而首先要从受众普遍关注这样的主题角度来看问题。这些作品对当代中国人的现实生活的发展有意义,但并不等于说,这些作品的作者和编导都已具备自觉的当代意识。事实上,夹杂在这些作品中的许多错误观念,如王权崇拜、清官意识、为民做主、男尊女卑等等,也是随处可见。何况,这类作品也像其他历史题材的作品一样,加进去诸如性、暴力、好勇斗狠等等配料,以致在受众心理上造成这样的印象,即包公没有展昭就无法断案,狄仁杰没有李元芳也无法破案,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保不住。对侠士、武功和力量的过分倚重,给受众造成了这样的印象,即社会公正只能通过超法律的"江湖力量"来维护。这就大大冲淡了这些影视作品原来主题的严肃性和感染力。

  综上所述,摆脱历史主义的思维方法,确立当代意识,不仅是历史研究者,也是当代中国人的理论自觉。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7129.html
文章来源:《文汇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