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周其仁:驾驭不确定性

更新时间:2010-10-21 10:40:49
作者: 周其仁  

  

  加入WTO以后,企业之间比什么?比的是谁的适应能力强。企业的研究要超越公共运算部分,从不确定性的角度来研究WTO的问题,增加对不确定性部分的注意力。研究规则变化后自己的策略,以及直接和间接对手的策略。真正能把企业做好的是艺术性的部分,是不确定性部分。

  加入WTO和新经济对企业决策到底会带来怎样的影响?我认为,WTO和新经济,要求企业有更强的适应能力,尤其是驾驭不确定性的能力。

  

  商业世界里已经发生的事,严格说不会重复发生

  

  正如哲学家说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商业世界里已经发生过的事件,严格地说,不会重复发生。为什么好的商学院都搞案例研究,而不太像经济学那样讲授原理,试图把知识变成很确定的东西?因为商业世界里确实没多少确定性的东西。个案研究的好处就是让人举一反三。

  以消费市场为例。现在的消费市场,消费者的消费有很大的不确定因素,消费者将买什么,没有办法用经验概率来推断。当人均国民所得很低时,大家必须把很多的资源用来买食品,以满足最基本的热量要求,这时的经济形态比较确定。消费者离开低收入水平越远,消费的不确定性表现得就越显著;市场规模越大,这个不确定性也越大,很难知晓千百万人分散决策形成的潮流最终往哪里走。很多大的厂商做广告,就是想影响消费者的决策过程。但这只是试图影响,其影响的效果如何,取决于竞争对手,甚至有时还取决于竞争对手的动向。如电视机生产厂家一般不把电脑生产厂家看成它的对手,但从消费者来说,购买电脑的购买力可能就会从购买彩电的购买力当中转移而来。那种认为只有同行竞争的思维模式是有问题的,现实是所有不相干的行业都在竞争。信息社会,知识的可分享性使得一瞬间可以造出无数的竞争对手来。这是不确定性的一个根源,能够感觉并把握潮流,这是不得了的学问。

  

  不确定性是经验概率无法对付的

  

  奈特认为,市场经济的本质特点不是风险而是其不确定性。所谓风险是一件事情未来是否发生不完全知道,但有一个或然率。人们可以根据这个事件过去发生的概率,大体推断出其未来发生的频率。奈特把这样的事件定义为风险事件。按照他的定义,风险事件是经验概率可以对付的:设一个保险系数就行了。保险机制、保险生意做的就是某一事件未来实际发生频率与所估算频率之间的差额,即对事件未来的可能性,根据经验概率估算一个值,然后收取一个保费。什么叫不确定性?就是经验概率没有办法对付的。

  中国决定走向市场经济,就使我们越来越靠近市场的不确定性,这是市场经济的特点。我们过去的教育和计划经济的传统,使得很多人希望生活在确定性的事件中,但这不是市场经济的特性。WTO所谓降低市场准入,就是大大增加市场过程当中的不确定性。

  

  企业家不是做公共运算的人

  

  什么叫企业家?有一种定义:企业家就是做出决策性判断的人。决策性判断不是公共运算。所谓公共运算是把数据拿来,什么人来算结果都是一样的。公共运算很重要,我们办大学、办中学、办小学,一个重要方面是,通过教育提高人们的公共运算能力。但是,人类的活动,尤其是企业的活动,在面对未来时,总会有一块东西事先不完全晓得。公共运算可以请幕僚做,可以请专业顾问公司做,可以请专家集团做,但最后报告送上来,总还会有一个未知的东西。那就是,今天所采取的行动,将有若干个可能的结果,到底是哪一种,今天不完全晓得,但企业家必须做出选择。这个过程被有些理论家称为决策性判断。这是企业家最重要的职能。

  市场经济,特别是目前这种面临加入WTO和新经济挑战的市场经济,事先无法完全搞清楚的这块东西相当大。真正的挑战是在这个方面。具备决策性判断能力的人,在人群中的分布是不均衡的。每个人都有一点企业家才能,但是其大小、储量差别很大。那么,如何使具备企业家才能的人被挑上来并愿意好好干?这要由产权制度来解决。世界上给人的能力定价,无非是这几个东西:第一叫做工资加福利;第二是利润的分享,不仅在成本里边起作用,在利润里边也有一部分;第三是利润分享权的长期化,即拥有股权;第四是长期化的利润分享本身能流通。

  

  把企业做好的艺术

  

  WTO与新经济一起到中国来,确实给中国带来很大的机遇。新经济的潜在影响现在才刚刚开始,对有准备的企业家来讲是作出决策判断的最好机会。从发展趋势来看,中国人应该有信心。过去20年,开放越大的领域,中国人的成绩就越好。竞争范围不扩大,我们的能力是上不去的。中国的体育为什么成绩好,体育是最早加入了“WTO”的,比赛规则与全世界一样。

  研究WTO,其实重点不是研究入世以后中国的市场一定会怎样,其实没有人知道,没有能力知道。专家知道的只是WTO的游戏规则,他们可以解释清楚新的比赛规则,什么叫输,什么叫赢,什么该挨罚。就像篮球比赛规则调整后,下一场世界篮球锦标赛是什么结果?谁是冠军,谁是亚军?不知道。加入WTO以后,游戏规则变了,各方的游戏规则都在调整。如何在这种调整中找到自己的位置,要看各国各企业在新的游戏规则面前的反应能力。当然外国公司也面临挑战,我们有自己的本土价值、文明历史、行为规范,外国公司也要接受挑战,要学习,要本土化。

  加入WTO以后,企业之间比什么?比的是谁的适应能力强。这也是企业研究加入WTO的重点所在。企业的研究要超越公共运算部分,从不确定性的角度来研究WTO的问题,增加对不确定性部分的注意力。研究规则变化后自己的策略,以及直接和间接对手的策略。真正能把企业做好的是艺术性的部分,是不确定性部分。这里可以出奇制胜,这里可以产生新的激动人心的故事。

  

  2000年4月19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6763.html
文章来源:周其仁著作《真实世界的经济学》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