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吴飞:家庭伦理与自由秩序

更新时间:2010-10-20 23:17:21
作者: 吴飞(北京大学) (进入专栏)  
官员贪污成风、鱼肉百姓,知识分子争相以特立独行、破坏秩序相标榜,以自由的名义腐蚀着自由的真正根基。

   既要平等,又要幸福,既要自由,又要秩序,这是可能的吗?越来越小的家庭中的矛盾反而越来越复杂。现代中国摧毁了祠堂,瓦解了宗族,夷平了祖坟,但无法取消家庭,反而还要依赖家庭。中国的家庭革命并没有为自己甩掉一个沉重的礼教包袱,反而给自己提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

   中国式的难题使我们不得不再次求助于现代西方的经验。正如康德所说,启蒙的状态是成熟运用自己理性的状态。现代家庭不应该是冷冰冰的、充满不幸和矛盾的家庭,而是不必有强硬的等级制度,就能够和谐,不需要僵死的家法,子女就可以尊重老人,不需要法律的介入,夫妻之间就不会斤斤计较的状态。我们离这个状态还差得很远,甚至不知道怎样才能走到这个状态,因为我们的时代只是一个“启蒙运动的时代”,还不是一个“启蒙了的时代”。

   我们前面已经看到,霍布斯和洛克一方面假定了抽象的平等,另一方面又深知现实中必然的不平等,否则就不会有国家的存在。现代社会在高扬人的自由平等的时候,又人为地设置了制度上的很多不平等。众所周知,在自由平等理念得到空前张扬的现代西方,国家对社会的全面控制也达到了极致。由各种公司、单位、机关构成的现代社会组织把现代人分割到无数的小格子当中。每个单位都承担着不同的社会功能,无论其社会地位还是给成员的待遇,相互之间都不可能平等;而在每个单位当中,要做到令行禁止,必然存在一定的等级秩序。大锅饭式的平等最多只是每个锅之内的平等,其代价却是锅与锅之间的极度不平等。一个现代人与本单位之内的人不可能平等,与外单位的人相比也必然有差距,那他在哪里能实现平等呢?但我们谁都不会因为现实中的这种不平等而否认现代人人格价值的平等,甚至恰恰是这种现实的不平等塑造着人格价值的平等理念。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求家庭中的绝对平等呢?难道在单位和社会上无法实现的平等,就会在家庭中实现吗?绝对的平等必然使父母无法教育子女,也必然使夫妻之间无法和睦地过日子,任何形式的家庭伦理终将无法实现。与社会中的平等一样,家庭中的平等也只应该是抽象意义上的价值平等,而不是对长幼秩序和家庭分工的取消。爷爷与孙子之间人格价值的平等,绝不意味着爷爷与孙子必须拥有一样多的财产,做完全相等的工作,得到完全一样的照顾。父母当慈,子女当孝,友于兄弟,夫唱妇随,才可能使每个人得到其人格的充分实现,成为一个自由而且幸福的人。而家庭中的公正如能实现,它同样将成为社会和国家的公正模式,成为中国法律得以顺畅运作的文化保障。现代中国只有在建立了新的礼制秩序之后,才能够真正保障每个个体的尊严和人格价值,才能够在根本上实现中国式的法制与正义,也才能形成一个成熟的自由中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6737.html
文章来源:《文化纵横》2009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