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力丹:论针对我国当代舆论特征的媒介引导

更新时间:2010-10-19 20:04:18
作者: 陈力丹 (进入专栏)  

  改善生活就能解决问题,而不注意及时为公众提供能够接受或看得见的精神支柱,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社会混乱。就此,法国政治学家托克维尔(Tocqueville,A)的研究结论值得谨记:当人民忍受沉重的压迫时,并不一定发生革命,相反,当人民的生活水准有所提高、政治压迫变得不那么残酷时,社会革命却有可能发生。“恰恰是在法国经济状况改善最明显的地方,民众的不满达至顶峰。”(理斯曼,1989:56;亨廷顿,1988:51)

  

  提供更多的社会沟通机会,适当聚合舆论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舆论分散化带有必然性,对于活跃社会生活、扩大思想空间是有利的。但舆论若长时间越发分散而很少聚合,同时处于矛盾、情绪化的状态,则对社会稳定造成威胁。

  舆论的分散是由于利益分配、地域经济发展、城乡生活环境、信息接受知觉的等等差异造成的,因而大众媒介着意展示各方为美好生活而奋斗的真实历程、他们的憧憬与忧虑、他们关于外部世界的舆论的深层结构,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造成一种相互的理解,使分散的舆论找到更多的共同点。

  市场经济需要打破原有的平均主义的分配模式,但是社会主义的原则不允许造成超过限度的两极分化。公众几十年来生活于“大锅饭”的体制下,新的经济体制对于利益分配的调整,引起舆论的波动是不可避免的,不同群体利益差距拉大而造成舆论的分散也是自然的,问题在于媒介的引导工作没有跟上,哄炒个别的暴富新闻,使得本来就由于心理错觉产生的“相对剥夺感”得到了扭曲的映证。在这方面,专家的论证和调查数据十分重要,能够起到沟通各方面的作用。例如《人民日报》1995年4月12 日发表的理论文章《试析新时期利益格局变化的几个热点问题》(李培林),就令人信服地说明了实际情况,并谈到“舆论的渲染和民众的猜测”造成的误差。但是这方面的工作还是做得太少。对于确实存在的社会公正问题,媒介不懈的呼吁和对具体问题的揭露则是聚合不同群体舆论的途径,因为人们有了共同的话题,而舆论和谐则正是产生于社会公平形成的内聚力。

  如果将亨廷顿“现代性产生稳定,现代化造成不稳定”的命题用于说明我国不同经济发展地区的舆论,那么经过多年的发展,我国经济发达地区的舆论已经开始进入相对稳定、较为健康的状态;而刚起步不久的次发达地区舆论,则处于最不稳定的时期,即所谓“现代化造成不稳定”。在这种情况下,大众媒介除了需要让社会了解次发达地区的生活和观念外,展示发达地区的新型舆论对于促进其他地区舆论的进步,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例如《人民日报》1994年2月15日和7月12日分别发表的长篇通讯《当代“清明上河图”》、《当代岭南文化的勃兴》(祝华新等),就生动地再现了广东舆论经过市场经济洗礼后的新风貌。这种沟通的意义就如姚俭建和叶敦平所说:“随着社会交往的发展与信息的沟通,包含现代因素的行为人格正对相对传统的行为人格起着某种示范作用。……只要我们充分利用行为人格中的‘势差’,带动落后地区人格的发展,就有可能在一定时期和一定范围内达到相对平衡的发展。”(姚俭建,1994:114)在一定程度上, 城乡之间的沟通也应在这个意义上展开。

  我国较快的城市化进程与市场经济的利益机制形成是同步的,因而造成一种特殊的都市舆论的分散,即群体小型化、舆论利益化、人们之间增加了疏离感。如同当年恩格斯分析伦敦时所说:“所有这些人愈是聚集在一个小小的空间里,每一个人在追逐私人利益时这种可怕的冷淡,这种不近人情的孤僻就愈是使人难堪,愈是可恨。”(恩格斯,2 卷:304)人的天性是拒绝孤独、需要情感的。 近几年各种媒介的报道开始注意邻里关系、社区建设、各类市民的平凡生活,着意于人们之间的理解和互助,这样的引导有利于把人的这种天性解放出来,并多了一些率真和淳朴。1995年末京沪穗深四城市地位意识调查显示,公众认为决定地位高低的主要因素排名,依次是能力、权力、学问、金钱、关系背景,金钱的地位被排到了后面,并非金钱不重要,而是因为多数人不再为钱发愁了。于是,便出现了分析者讲的情况:“越是经济社会往往越呼吁人情味,因为人们不想变成某种‘东西’(李方,1996)。也许,这正是城市舆论重新聚合的契机。

  

  【参考文献】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中文版第2卷,人民出版社1957年版。

  刘崇顺、王铁(1993):《大潮下的情感波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邵道生(1996):《中国社会的困惑》,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亨廷顿(1988):《变革社会中的政治秩序》(1968),华夏出版社译本。

  知非(1996):《中国幼稚卜,中国社会出版社。

  姚俭建、叶敦平(1994):《无形的历史隧道》,上海人民出版社。

  理斯曼、格拉泽、戴尼(1989):《孤独的人群》(1948),辽宁人民出版社译本。

  奥修(1996):《隐藏的和谐》,上海三联书店译本。

  楼静波等(1993):《中国青年大透视》,北京出版社。

  李方(1996):《地位:硬件和软件》, 《南方周末》3月15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6696.html
文章来源:新闻大学 1998 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