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代兴:灾疫伦理研究的开放视域与方法

更新时间:2010-10-17 15:58:50
作者: 唐代兴 (进入专栏)  

  所累积起来的负面因素最终获得了改变气候的强力。在气候已经发生改变的时代,一切都在随之而改变。因为气候的改变,随之而来的是自然的自我创生活力被扭曲,从而改变着自然界的整体生态状况,比如森林在某些地方止步了,草原开始了消退,土地开始了沙漠化;某些地方出现大频率的降雨,而另一些地方连连干旱;某些地方出现飓风,冰川不幸开始融化,海平面上升,陆地成为湖泊或海洋等等,都与气候的改变直接相关。然而,草原消退,森林消失,山体裸露,江河断流,湖泊干枯,土地沙漠化,等等,又反过来影响气候,促进了气候的进一步改变。自然宇宙、生命世界或者说地球,本来就是一个完整的生命体,它们有其自身的完整生命机体和运动节律,比如,地球拥有只属于自己之整体生命得以健康运行的地质结构,也有其与大尺度的宇宙世界和小尺度的生物圈中所有生物物种进行良性循环的轨道。由于人力的强暴而使它们发生如上两个方面的双重畸变,自然就脱轨而运行。这种脱轨运行的实际体征状态,就是绵绵不绝的自然灾害和各种层出不穷的疾病与瘟疫的流行。

  

  3、超越已有的统合视域

  

  阿尔温.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指出,当工业文明把自己推向极境时,一个新的文明时代必将因此而得到开创,因为我们所忙碌地沉醉的这个现代化的“世界正在从崩溃中迅速地出现新的价值观和社会准则,出现新的技术,新的地理政治关系,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传播交往方式的冲突,需要崭新的思想和推理,新的分类方式和新的观念。我们不能把昨天的陈规惯例,沿袭的传统态度和保守的程式,硬塞到明天世界的胚胎中。”[2]PP43-44然而,托夫勒所没看到的是,这一切新的东西都必须要通过一系列事件来孕育,也需要通过一种方式来展开,更需要通过一种媒介来传递。这个能够孕育新世界的“新的价值观和社会准则、新的技术、新的地理政治关系、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传播交往方式、新的思想和推理、新的分类方式和新的观念”的“一系列事件”,就是频频爆发的灾疫;这个能够全面敞开新世界所需要的“新的价值观和社会准则、新的技术、新的地理政治关系、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传播交往方式、新的思想和推理、新的分类方式和新的观念”的新方式,就是对当代灾疫予以伦理检讨的灾疫伦理学。从根本上讲,频频爆发的当代灾疫事件,事实上构成了区别现代社会和当代社会的一个坐标;对当代灾疫事件及其所引发出来的灾疫式生存方式予以伦理检讨的灾疫伦理学,则事实上构成了重建当代人类生态文明世界所需要的“新的价值观和社会准则、新的技术、新的地理政治关系、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传播交往方式、新的思想和推理、新的分类方式和新的观念”的根本方式。因为灾疫伦理学为这个生态文明世界所需要的“新的价值观和社会准则、新的技术、新的地理政治关系、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传播交往方式、新的思想和推理、新的分类方式和新的观念”的诞生提供了全新的认知视域。这个认知视域不仅表征为整体性,生态化,而且更表征为对整体性和生态化的整合所形成的统合视域。因为,用整体的和生态的眼光来审查灾疫现象,来检讨灾疫问题,来探讨灾疫防治的伦理行动方案,必然要上升到整合之境,形成一种融整体性和生态化于一体的统合视域。

  这种统合视域将人类的智慧传统与当代走向予以了有机的整合,并由此而彻底地改变我们的工业文明认知模式,改变我们的现代主义价值导向系统,改变我们的人类中心主义生存方式和行动方式,改变我们的现代化的发展观。惟有通过这种彻底的改变,完全不同于工业文明的生态文明世界,才得以真正地创建起来,当代人类才可能最终消解其根本性的存在危机。

  这种整体性和生态化的统合视域之所以能在如上面对当代人类予以彻底地改变,首先是在于这种统合视域给我们打开了一个全新的存在世界:世界是一个动态生成的整体,在这个整体中,人是世界性的存在者,生命是世界性的存在者,事物是世界性的存在者。个体的人、具体的生命、实在的事物,是自然宇宙和生命世界的微观尺度;自然宇宙、生命世界,是人、生命、事物的宏观尺度。此二者互为参照,互为尺度,世界才成立,才存在,才焕发无穷的生意。因而,作为世界性存在者的人、生命、事物,无论是在其宏观尺度上还是在其微观尺度上,他们都具有同等的价值。这个价值就是其存在价值。在这个充满无穷生意和创造着无穷生意的世界里,无论是宏观尺度的自然宇宙、生命世界,还是微观尺度的单个人、具体生命、实在事物,只有他们存在了,只有当他们获得了同等重要的存在价值,他们才可分别产生其各有特色或各有差异的使用价值。更具体地讲,作为世界性存在者的人、生命、事物,他们首先是目的,然后才成为手段。作为目的,他们是为自己而存在;作为手段,他们为他者而存在,或者他们为世界而存在。然而,无论是人,还是生命,或者是事物,只有当他们以自身为目的并获得目的性存在价值时,他们才可以此创造出手段价值,为世界或他者的存在而提供使用价值。

  更重要的是,这种统合视域为我们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生存世界:世界是一个整体生成的进程,在这个生成进程中,个体与整体、现实与潜在、历史与未来、甚至有与无等等,都共享一个生态场,都在一个生态场中相互敞开、相互生变、相互消长。从来没有静止,从来没有孤立,从来没有绝对的对立、永远的敌对、殊死的斗争。人、生命、事物、自然宇宙、生命世界,无论是在宏观尺度上还是在微观尺度上,都是共在互存、共生互生的。因为,人、生命、事物、自然宇宙、生命世界之间,在其存在的根与本上,均有其原始关联性,均有其亲生命的本质规定性。

  这种统合视域落实在灾疫伦理研究上,则可概括为:以人、生命、事物为微观尺度和以自然宇宙、生命世界为宏观尺度的世界,它始终是以整体的方式而运动,并以整体的方式而生变。这种整体性决定了人类改造地球状貌、改变自然环境的同时,自然、地球最终也要反过来改变人类的存在状貌和生存环境。因而,人类社会面对频频爆发的当代灾疫,探求防治的根本之道,也只能从整体出发,并遵循层累的生变规律,从根与本上用功,最终才能缓解和消解其灾疫危机,彻底地改变其灾疫式的存在境况和生存方式。

  

  二、灾疫伦理研究的基本方法

  

  以整体性和生态化为基本内容的统合视野,蕴含了一种新的方法,这种即生态化综合方法。

  当代哲学追问的基本思维方法和思想方法,即生态地、综合地看待世界关注人。所谓思维方法和思想方法的生态化是指以社会历史学和物种生态学的眼光来看待世界和人,看待人的现实世界和生存;所谓思维方法和思想方法的综合化是指以宇宙目然学和人类文化学的眼光来打量世界和人、打量人和世界的生存和生活。对宇宙自然学一人类文化学和社会历史学一物种生态学的整体把握,就是新的综合,又称生态化综合。[3]P340

  简单地讲,生态化综合方法就是指生态地和整体地看待世界和生命、看待人的存在和世界的存在,并整体地和生态地去生存的思维视野、思想境界、价值取向和行动原则。[4]P219

  

  1、生态化综合的本体论意蕴

  

  生态化综合方法强调自然、社会、生命、人是一个具体化的存在整体、生存整体和精神整体;并且,生态化综合方法还揭示自然、社会、生命、人,始终是未完成、待完成的,是动态生成的,是共生互生的。简单地讲,生态化综合方法强调认知视域的场域性和动态生成性。生态化综合方法所蕴含的认知视域的场域性是指其认知视域的全景视塔化,或者说生态场化。生态化综合方法所蕴含的这种生态场化视域,在不同的认知维度上呈现出不同的视域融合:从人类主体性角度看,生态化综合方法体现为人的心灵视域与文化视域的融合;从人类与自然的动态生成关系角度看,生态化综合方法展开了生命视域、地球视域、宇宙视域的融合;从人类与自然之动态生成的历史进程角度看,生态化综合方法则体现为认知的当下视域、瞻前视域、后设视域的融合。在生态化综合方法所蕴含的认知视域的动态生成性,则来源于人的认知本身:人的认知本身是未完成和待生成的,并且是伴随着认知行为活动进程本身而变化不息的。人的认知本身的动态生成性,来源于两个因素的激励:一是所认知的对象、事物本身处于未完成、待完成的动态生成变化之中;二是作为认识主体的人的心灵、情感、思想、精神等等处于未完成、待完成的动态生成变化之中。

  认知视域的场域化和动态生成性,恰恰展示了生态化综合方法的本体论意蕴。

  本体论(Ontology)这个词源自希腊文logos (理论)和ont(是,或存在),17世纪的学者们创造了拉丁语 ontologia一词,它意指形而上学的分支,即理性神学、理性宇宙学和理性心理学。后来将此概念定位为是关于“是”的一般理论,其主要关心“什么是‘是’或什么存在?”,即“什么样的事物在第一意义上存在?”以及“不同种类的‘是’如何互相联系?”[5]P708概括地讲,本体论是关于“存在”的理论,即事物在“第一意义上的存在”和“第一意义上存在”的事物之间“如何相互联系”的存在。这个“第一意义上的存在”是指事物的原初存在,即事物的本原性存在;这个在“第一意义上存在的事物之间如何相互联系的存在”是指本原性存在的事物之间是以什么样的关联方式而存在的。因而,“本体”问题实质上涉及到两个方面:一是事物的本原问题;二是事物的生成问题,将此拓展开去而从宏观上看,本体论即是世界本原论和宇宙生成论,或曰,世界本原论和宇宙生成论是“存在”论的两个方面:所谓“世界本原论”,指探讨使世界成为世界的那个最原初的实体何以产生的;所谓“宇宙生成论”,是指那个最原初的实体是如何自生的,并且又是怎样生成世界万物的。世界本原论与宇宙生成论之间的关系是源与流、体与用的关系:世界本原论是源、体;宇宙生成论是流与用。

  世界本原论和宇宙生成论是人类哲学的基本问题,哲学的诞生,就是从这两个问题开始的;哲学的发展,也是围绕这两个问题而展开的。在人类哲学传统中,对这两个问题的探讨往往以具体的实在为出发点,并由此形成一种局部动力学思想。但生态化综合方法所彰显出来的本体论意蕴,却不是具体的事物,而是动态整体的生态场:生态场是世界的原发存在、原初实体,是世界的本原,是宇宙生成的母体和最终动力。所以,整体生成整体,并且整体生成具体,具体也生成整体。从这个角度审视,生态化综合方法所蕴含的本体论意蕴之本质内容,恰恰是其动力学原理,即整体动力学与局部动力学的整合原理,这一原理揭示了整体与具体、个别与全体之间的共生与互生本性:宇宙生成论,就是整体与具体、个别与全体之间的共生与互生性。因而,以生态场为本原、以共生与互生为敞开方式的宇宙生成论思想,自然孕育诞生出生态逻辑,生成出整体动力学与局部动力学相整合的生态辩证法,它的具体思维-认知模式,是主客相融、天地人神一体的动态整体的思维-认知模型;它的具体操作方法,就是生态整体的统合直觉方法。比如,按照局部动力学的本原论思想来解释事物的生成,往往是由某物生出某物;按照局部动力学的方法来解释生命的诞生,是某个雄性的生命与某个雌性的生命的交媾孕育的产物。但是,如果以整体动力学与局部动力学相整合的方法来解释事物的生成或生命的诞生,则既是物物相生的体现,也是世界整体与物物相律动的成果。比如一个新生命的孕育诞生,则不完全是父精母血的成果,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能解释两种生命现象:一是不能解释同是父母所生的儿女,其身高、体形、肤色以及个性、气质、禀赋、聪愚等等,为何可以完全不相同或存在的着很大的差异和区别;二是不能解释哪怕是双胞胎,即或形体、长相相同,也会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个体生命,其在个性、气质、禀赋、聪愚、兴趣、爱好、追求等等方面完全不相同。因而任何一对男女的任何一次合欢行为,都是一次完全不同的生命狂欢行为,它既涉及到特定的体力、精力、兴奋狂欢程度的差异,更渗透了特定的宇宙时空节律、融进了特定时空节律中的宇宙能量和阴阳之气,以及种族、家族的血脉搏动、文化的承传因子与变革的特定朝向等等。

  生态化综合方法所蕴含的场化本体论意蕴,为灾疫伦理学检讨灾疫问题、探索灾疫防治之道提供了一种融整体与具体、个别与全体于一体的哲学方法。进入这种融合视域,运用这种哲学方法来审查当代灾疫及其防治,就会发现,频频爆发、首尾相连的当代灾疫事件,涉及的是一个整体与具体的互动过程,这个具体就是人类一次次征服和改造自然世界的绵绵行动,这个整体包括地质结构、地球整体、生物圈整体、自然宇宙整体、生命世界整体。(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6630.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