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唐代兴:当代灾疫频发之多元成因的伦理学检讨(上)

更新时间:2010-10-13 11:57:12
作者: 唐代兴 (进入专栏)  

  

  摘 要:当代灾疫频频爆发的直接原因,是生物多样性丧失,导致气候的改变; 气候不断改变的最终结果,是生态链条的损裂和地质结构的畸变。然而,自近代以来,推动自然生态的这种种畸异裂变的重要原因,却是人类强力。首先,人口无度生产制造出不堪重负的地球压力;其次,无限膨胀的物质幸福论欲望,指向自然而掏空大地,推动地质结构加速裂变,指向社会而无止境地生产和消费,制造出全球污染。人类这一双重行动指向的社会推动力,恰恰是政治经济和科学技术的合谋:前者以刚性市场规则和集权生存模式来引导人类开辟对自然的剥夺主义和征战主义道路;后者以惟科技主义方式激励导向人类合法违背自然,开创出惟经济增长模式。近代以来的人类之所以如此执着地疯狂,是因其根深蒂固的人类中心论传统。这一传统的现代展开,即是无限度的科学理性哲学信念,将此哲学信念化为普遍生存方式和共同行动追求的根本力量,是以科技知识和技能为主题的现代实利主义教育。

  

  关键词:生态链条 地质裂变 科技主义导向、科学理性哲学 实利主义 惟物质主义教育模式

  

  在现代,灭绝人类生存不是天灾,而是人灾,这已经是昭然的事实。不,毋宁说科学能够发挥的力量变得如此巨大,以至不可能有不包含人灾因素的天灾。

   -----池田大佐、阿.汤因比《展望21世纪》

  

  在过去,灾疫都属于自然现象,它与人力没有多少关联性。但自19世纪以来,技术的快速进步与发展,人类按照自己的意愿来设计和改造自然的步伐大大加快,灾疫开始摆脱了纯粹的自然性状而日益获得了人力因素。由于人力征服自然界的强暴力量不断强化,形成频频爆发的灾疫在当代社会开始出现全球化特征,整个世界开始变成了一个持续不断的灾疫世界,人类生活开始了灾疫化,并且灾疫性生存方式也正在形成。因而,在灾疫频频爆发的当代世界,要对灾疫予以卓有成效的防治,需要伦理学的参与,对当代灾疫的形成之因予以深度审查。

  

  一、当代灾疫频发的自然成因

  

  当代灾疫的形成之因应该是多维度的,但其首先要原因却是自然。自然即指宇宙和地球,这就是由天及地而生成出的广阔世界。自然既是一个生命存在整体,也是一个生命运动过程,根据世界共在互存、共生互生法则,其任何一个因素的改变,都会使它自身的运行发生变化。因而,对形成当代灾疫频频爆发的自然之因的探讨,只能择其主要者。

  

  1、生物多样性丧失

  

  当我们迈入21世纪时,可以说人类正面临着这个星球上史无前例的环境问题的挑战。主要由于人类的活动,地球生命面临着自6500万年前恐龙时代以来最大规模的生物灭绝问题。有人估计,如今每天约有100种生物灭绝,并且这一速度在随后几十年里还会再翻番。[1](P5-6)

  贾丁斯并非耸人听闻。生物多样性锐减少,大量物种灭绝,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旅鸽、北美野牛和蓝鲸。

  旅鸽(Ectopistes migratorius)曾经是世界上最常见的一种鸟类。在一百多年前,生活在美国土地上的旅鸽多达五十亿只。由于人们因食用而大量捕杀和砍伐森林,这个庞大的鸟族于1914年因辛辛那提Cincinnati)动物园里仅存的一只名叫玛莎(Martha)的旅鸽死亡而宣告灭绝了。北美野牛的命运也如此。在欧洲殖民者未到美洲之前,从墨西哥到加拿大之间的大平原上生活着野牛约有1、25亿之多,它们与美洲土著人保持的那种良好的生态平衡,却被欧洲殖民者狂捕滥杀打破了,到1892年,最后幸存的野牛群只有大约85头,被圈入美国黄石国家公元避难。蓝鲸是世界上最大的动物,20世纪初,大西洋有蓝鲸约20万只,但到本世纪末,却只剩下几百只。由于蓝鲸出生率相当低,该物种已不足以延续生存了。

  据科学家估计,近代以来物种灭绝速度比自然灭绝速度快1000倍。2003年,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官员表示,近年来在世界范围内每年至少有6万个生物物种灭绝。国际鸟类联盟在其所发表的《2004年世界鸟类状况》报告中指出,全球鸟类有1/8濒临灭绝。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所发布的《2007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中称,全球目前有16306种动植物面临灭绝危机,比2006年增加了188种,占所评估全部物种的近40%。 该联盟科学家在世界范围内调查了4万种动植物,占全球已知物种的12%。根据此次调查统计,1/3的两栖动物、1/4的哺乳动物、1/8的鸟类和70%的植物被列入“极危”(CR)、“濒危”(EN)、“易危”(VU)三个级别。

  物种灭绝,既可能是自然现象,也可能是人力作为的结果。生物学爱爱德华.O.威尔逊(Edward.O.Wilson)估计:在自然界,发生的与人类行为无关的“本底”灭绝率,大约是每几年一个物种。[2](P261)根据据联合国有关报告显示,自工业革命以来,全球已进入最大规模的物种灭绝时代,在这正在经历的最大规模物种灭绝运动中,人类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在《2007受威胁物种红色名录》中指出,地球生物圈如果没有人类的干扰,在过去平均大约每100年才有90种脊椎动物灭绝,平均每27年才有一种高等植物灭绝。然而,由于人类的干扰,导致了如动物学家威尔逊所断言的那样:每年有7、7万种物种灭绝,每小时不会低于3种。因为“人类活动在雨林方面,仅是减少面积就使物种灭绝增加了1000倍到10000倍。显而易见,我们正处在地质史上一次灭绝发作的进程中。”[3](P105)

  物种加速灭绝,导致地球上的生物多样性丧失。生物多样性丧失,是灾疫频频爆发的重要原因。灾疫爆发,所危及的首先且最终是生命。但灾疫频频爆发的最重要之因却是生命在这个世界上的迅速消失。在自然世界里,一个生命的过程与另一个生命的过程之间始终是相互依赖的,正是这种相互依赖性才形成了地球上的生命系统与非生命性的环境系统之间的内在联系,才促进了其相互的协调发展。当某种因素导致生物多样性丧失时,地球上的生命系统与非生命性的环境系统之间的内在稳定性遭到破坏,由此出现灾变或疫变。

  

  2、气候改变着一切

  

  全球变暖象征着大量的可以想象得到的改变:通过改变我们这颗行星上的温度,我们无情地影响了它的动植物的分布体系,影响了它的降雨。气候物理学显示,距人类最远的南北极也即将发生最极端的改变。[4](P13)

  自然界气候的改变,改变着一切,并改变了一切。在这里,不需要讲更多的道理和科学规律,只要回顾和体味我们所经历和正在经历的生活,就会发现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几乎已经没有了分明的四季:春夏秋冬,正以无序的方式展开。

  气候由气温决定,气温的形成与变化有许多因素,但其中有三个因素是至为重要的。

  一是地球温度。地球温度是形成或改变气温的基本因素。地球温度基本上是由地球辐射平衡决定的。在一年的时间里,地球对太阳辐射的吸收与气候系统向外的地球红外辐射接近抵销,气候达至稳定态。但在臭氧层变稀的状况下,太阳辐射增强,与气候系统向外的地球红外辐射之间形成非平衡状态,地球温度就会升高,从而影响气温,改变气候。美国斯坦福大学施奈德教授在《地球:我们输不起的实验室》中指出,在过去一百年间,全球表面温度经历了一种整体的上升趋势,其根本的推动因素是大气和地球表面性质[3](P79)

  二是水蒸气。水蒸气是影响大气和地球表面性质变化的重要因素之一,因为它是自然中最丰富的微量气体,它吸收大部分红外光谱的地球辐射,是地球对太阳辐射的吸收与气候系统向外的地球红外辐射之间否能接近或达到动态平衡水平的重要指标。而水蒸气的变化却受制于太阳营力[3](P63),因为太阳营力的热量不仅构成了大气循环的驱动力,而且首先成为水蒸气循环的动力因素。

  三是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是影响大气和地球表面性质变化的又一重要因素,因为它也是主要的微量气体。它对地球温度和气候的影响,主要取决于它们在大气中的浓度以及这些浓度的变化速率。概言之,水蒸气的循环畅通程度、速度和二氧化碳在大气中所形成的浓度、速率,改变着地球温度,并从而改变了气候。然而,水蒸气循环状况的改变和二氧化碳浓度和速率的改变,并不完全是自然因素,而是融进了许多人力因素,比如土地的利用、树林和森林的砍伐、地表水土的流失等等,都直接影响到了水蒸气的循环。“由于树林具有可将水分吸至土壤深处的根部的功能,森林地区比不毛之地要蒸发更多的水分。树叶通过微小的气孔呼吸CO2、O2及水蒸气。树叶的气孔张开时吸进光合作用所需之CO2,然后呼吸出水分和O2。植物的蒸腾作用是大气圈水分的一个重要供给来源,森林砍伐伴随着大规模的焚烧,烟雾将会改变温度、降雨量和云的多少。”由于砍伐森林,使土壤和草地裸露,“由于裸露的土壤或草地相对森林而言,其蒸腾作用减弱,这又使更多的水得以流失。其结果可以导致下游的洪水灾害,特别是当有足够多的土壤被侵蚀而使水土流失急剧增加时,更是如此。”[3](P70)更重要的是,工业化进程加速增加了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和速率。政府间气候变化专家小组(IPCC)几百个专家在1995年经过广泛的研究、讨论和争论后谨慎地断定:“现在已经可以说发现了一个真正的气候变化,并且至少它的某些方面可以归之于人类活动。.......然而,综合的证据显示人类对气候有着可辨别的影响。”[3](P90)该报告最后总结道:“未来不可预料的、大而快速的气候系统变化(像过去曾经发生的那样)就其性质而言是难以预测的。这意味着未来的气候变化还可能会导致形成‘意料之外的事情 ’”[3](P92)发生,因为“赤道-两级温度差异的任何变化都将导致区域气候发生改变,.......然而.......我们发现在南半球的赤道-两级差异出现了逆转。如果这种情形持续数十年,就会在本世纪内引起不可预言的气候情况,或者因此导致气候向新的平衡进行调整。换句话说,我们对自然的影响越快越厉害,出现意料之外事情的可能性就越大。”([3](P92)当然,“如果我们选择某种政策来放慢人类活动影响大气圈的速率,气候系统就会较少受到干扰。”[3](P93)

  

  3、世界生态链条损裂

  

  我们已经改变了大气,一直是我们正在使天气发生着改变,由于天气的改变,我们已经使地球上的每一个景点都变为人工的和虚假的。我们使自然丧失了它固有的独立性,这使自然在根本上失去它的了这一意义。自然的独立性是它的意义,如果失去了这一意义,一切都将不复存在。[4](P55)

  气候的改变,首先改变的大气气温和地表温度,从而产生出温室效应。

  气候的改变,也改变了地球结构和存在状态,其最突出的变化就是冰川后退,海水轻微而缓慢上升,海平面不断扩张,陆地一点点在消隐、缩小。地球生物圈的生存空间一天天变窄。

  气候的气候,更改变了降雨,包括降雨的方式、降雨过程和降雨的范围、频度。“我们已经改变了大气,而改变了的大气终将使天气发生改变。气温和降雨将不再是完全意义上的纯粹自然力量的活动,将部分地成为我们的习惯、我们的经济、我们的生活方式的产物。”[4](P43)

  由于这一系列的改变,整个自然界的生态链条被迫扭曲、破损或断裂。

  首先,自然的生态运动要有秩序地敞开,需要阳光、水、空气的协调。

  空气乃因自然自身律动而弥漫与充盈,并且无所不在。空气始终朝着由热向冷、由密向疏方向流动,地球上的一切生物,当然包括人,都必须遵循其流动方向。阳光乃太阳这颗巨大恒星运行所散发的热能。太阳以其内部的热核聚变,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并以电磁波形式不断地向外辐射,地球上的一切生物、植物、微生物都从它那里吸收热能与光照。太阳热能决定着气候冷暖度,也决定着水的潮气与蒸发相循环的运行速度。水连接起天与地、宇宙与生命的共生与互生链条:水以太阳提供的能量为天然动力,在大气圈(云、雨)―岩石圈(土壤)―生物圈(动物、植物、微生物)―水圈(地表水、地下水)之间循环生成。地表水、土壤中的水分和生物体中的水分受到阳光照射,温度升高,由液态水变成水蒸汽散发到大气中,水蒸汽在高空冷却后凝结为小水滴变成云,水滴增大到空气托不住时,就变成雨落回地面,这是水在大气圈中的收支平衡过程。

  今天,由空气、阳光、水三者协调营运的自然生态链条,却被用现代科技武装起来的人类行为所扭曲甚至断裂。因为人类通过对地球化石燃料资源的全面开发和深度运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6565.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