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嘉璐:动静皆修,释儒圆融

更新时间:2010-09-08 15:38:34
作者: 许嘉璐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四句话包含着非常深刻的哲学的道理,却在某些人眼里被误解为一切都是空的。从宋到明,很多大学者在问:“你吃的饭是不是空的?你这个人是不是空的?”这是没有读懂才会这么说。何谓色?何谓空?“色不异空”是什么意思?“色即是空”又是什么意思?在佛教徒的眼里,一切都是虚妄的。

  第三个误解,信佛全是“为己”。确实,有的人到寺庙里拜佛、烧香的就是很虔诚地为自己的儿孙求福,为自己的婚姻圆满祈福,为自己能考上大学祈福,这么做并不是坏事,但它不能真正代表佛教徒的高尚境界。我们拜佛,是佛的美妙庄严对自己的一种感召,求得心静,想象着佛陀的教导,提升自己的人格,同时,也是为国泰民安祈福。即使老婆婆求的是儿孙的平安那也是美好的事情,如果所有老婆婆都希望儿孙平安,那天下也就平安了嘛!所以,说是为己,是不知道佛教的利他和度他,或者是知道而掩盖,有意这么讲。我想,这都是误解。为什么我说这些,因为和我后面要谈的我们的修学是有关的。

  振兴佛教,既需要社会建设的不断完善,也需要佛教自身的健康发展。所谓社会建设的不断完善,那就是整个社会文化素质的提高,国家有关宗教管理的法律、法规的进一步改善和完善,以及社会信仰对于不同信仰尊重的气魄,近些年来这些方面都有了很快地提高。最近又颁布了宗教场所财务管理条例,各方面都在不断地完善。宗教信仰自由,会得到越来越周密的法律、法规的保护,然而,佛教更需要自身的健康发展,有关佛教建设的问题,我不在这里展开了。我们今天谈的是儒和佛的圆融问题,我跟学诚法师就这一问题进行过多次推心置腹的交谈。消除历史和现实误解至关重要,这是关系到佛教发展的问题,消除误解没有别的良方,也不能靠我到处去说,最重要的是靠出家和在家二众的“信、解、行、证”,来证明今天的佛教已经不是清末、民初或者四十年代的佛教了。那时候国家衰败,佛教也衰败,就是“国运兴则佛教兴”,当国家衰败的时候佛教也衰败了。那时候,缺乏管理,良莠不齐,那是佛教史上一段令人痛心的时日。我们需要行动,用我们二众的言行,用佛教的“信、解、行、证”来破解那些误解。

  《维摩诘所说经》里说:“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国土净”。这几句话是我们常说的,如何理解?我领会“心净则国土净”就是用“信、解、行、证 ”来证明,佛教是高尚信仰中的杰出者,那就要从这里做起。芸芸众生,如果人人都心净了,自然天下太平,和谐相处,不是净了吗!这是一个普遍的想法!但是我想维摩诘菩萨说这话的时候还有另外的含义,大家都读过《维摩诘所说经》吧,他病了,也不知道是真病还是假病,也许他病本身就是一种开示的法门,佛祖派众多的菩萨到他那去看望,很多菩萨不敢去,因为维摩诘居士佛法太高。把他们之间的谈话放到那个语言环境里来想想,实际上是不是还有这样一层含义,就是作为我们菩萨,今天来说就是我们的信众,你的心净了,这个净不是什么都没有,而是干净、纯净,纯净还有什么东西呢?就是佛陀的教导,这里就包含着你不能只自己净,你还要让他人净,也就是人人是一个道场,人人是在弘法。当你的周边,你所在的地方,人人都获得了真正的无上正觉,正气就成为社会的主导,国土就净了。我想我们处在现在的环境,就是后一种理解。

  弘一法师是我们很崇敬的当代的高僧。大师说:“念佛不忘救国,救国不忘念佛。”从前我读的时候理解弘一大师的意思是:自己念着佛,拜读着佛经,但是还想着救国。弘一大师所处的时代正处国运艰难的抗日战争时期。后来我想不对,一心不可二用啊。当我在读观自在菩萨观察世界得出的结论——“色不异空”的时候,还想着战场上的炮火,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因此,我认为弘一大师所说的念佛和救国是融合为一的,他的念佛就是自净其心,自见其性,而且要用这个东西扩散到他周边的出家人和信众当中,这本身就是一个出家人在救国这件事情上能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是不能局限于此,他在寺庙里还给前线抗战的战士募捐,还救助伤病员等等,当时各个寺庙都做了很多这样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栖霞寺,在南京大屠杀时栖霞寺成为难民避难的一个场所。弘一大师在做具体的、直接的救国行动的时侯,也没有忘记念佛,那就是心中有佛,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实现佛陀的教导,我又朝着菩萨位前进了一步,而这一步又不是我追求的,就如孟子所说的这是天爵,不是追求天爵,是我做了之后自然就向前进了。这两个例子说明什么?是在驳斥信佛全是为己,所谓一切皆空,一切是虚妄的,佛教是出世的,这些错误认识。

  佛教是充实的,尽管我读的是儒家的书,对佛教误解的人物中有我非常崇敬的,也可以称为大师的人物,在中国儒学史上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当我看到他们对佛教这些误解的时候,我很为这些古人惋惜,他们没有真正了解佛教。中国的佛教徒,我们人人坚守自己的信仰,人人修学,不仅仅是于个人,于自己的家庭,于我们周边的人群、社区,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都有好处,而且我认为具有世界性的意义。对这问题谈三点。

  1.当前三界险恶,“贪、嗔、痴、慢、疑”已经成为世界性的流行病。SARS不可怕,禽流感不可怕,猪流感不可怕,艾滋病也不可怕……当然落到个人身上还是可怕的(众笑),我是说这些东西都是“贪、嗔、痴、慢、疑”所带来的恶果,这些是病而不是根。病根是另外一种流行病,就是“贪、嗔、痴、慢、疑”。何以疗之?唯有拯救人心!佛教是干什么的?就是拯救人心的。

  2.不同文明的世界对话已经成为一种国际潮流。三天前100多个发展中国家在马尼拉召开一个会议——不结盟运动会议,这个会议做了一个重要的决议就是加强世界不同文明对话,积极提倡、呼吁世界不同的文明要展开对话,在这个100多个国家里,有佛教国家,有基督教国家,有天主教国家,有伊斯兰教国家,有婆罗门教国家,还有部落宗教(也就是原始崇拜)……这些首脑能坐在一起签署这样一个宣言,就说明他们的对话是成功的。哪里对话不成功?什么样的对话不成功?那就是西方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他们所代表的西方文化和东方文化,他们(西方国家)不公开的呼应,更不用说提倡不同文明的对话。他们也对话,是用另外一种方式对话——精确制导的导弹,一对就化了。在这样一个发展中国家和众多的有识之士提倡的不同文明对话中,佛教应该成为对话的重要一方。

  正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和学诚法师一起努力了多年。学诚法师代表佛教出访参加对话就是具体行动,但是总在国外对话也不行,而且我们佛教常常不是主角,而是列席代表。基于这一原因,我现在就和有关方面合作,要在山东孔子的出生地——尼山打造一个“尼山世界文明对话”,一个文明的论坛,争取打造成为一个固定的论坛,成为一个世界著名的论坛。西班牙、新加坡、美国论坛是轮流的,我们这儿是固定的。今年9月25号将举行第一次对话,当前迫切需要的对话是儒家和基督教对话。目前,我们已初步确定,明年在北京举行“尼山论坛”之“北京论坛”,由我和学诚法师联手,儒、释合作,由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来承办“佛教与基督教的对话”。我们来做主人。我既然在这里讲了“佛教应该成为世界不同文明对话的重要一方”,就要有所行动,不能光说不练。我们知、解后就要有行,这就是我们的行。

  3.佛教早已经成为国际性的宗教。在世界佛教论坛上,有法国和尚、有美国和尚,其实早就有南传佛教十几个国家;国内还有藏传佛教和北传佛教,就是汉传佛教。它本就是一个国际性的宗教,通过各国佛教信众的众善奉行,可以扩大影响,可以结交更多的国际朋友。这不就是有世界意义么?要知道基督教和天主教早就在中国落地,始终就没有扎下根。基督教在中国真正开始传播所谓的福音,真正的落地,不过是一百年多一点而已,而且它们是随着炮火来的。我们佛教在传播的时候从来没有使用过武力,我们是用佛道结法缘,交朋友。我想佛教一贯奉行的这一准则,符合今天的社会潮流,正符合世界人们的需求。我相信,随着佛教国际化的进一步扩大,我们为世界做的贡献也会越来越大。

  

  二、怎么修学?

  

  第一点,修学有序。就是佛经上所说的“次第”,但是我所说的序,并不是严格的时间的线性的这个序,而是不同的人心路,“心”开悟之序。人的善根不同,有上根的、有中根的、有钝根的。不同的人,我想顺序,实际上是有不同的。师父们常给大家讲的戒定慧、闻思修、信解行证。这是一个逻辑的排序,你只有虔诚地守戒,你才能够在适当做成的时候,才能够定,定中才生慧。声闻之教是需要的,更重要的是修。你要知道怎么修,你应该怎么去做,这是要有逻辑的。但是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切入点。我在这里谈一点自己的体会,这是我在读佛经和儒家经典的时候,我自己的一点体验。我比不上大家,比不上出家人,每天有固定的时间修行,过堂、做功课和坐禅。但是行住坐卧莫非佛法,我在行住坐卧中来体会。严格地说,我最初并不是从佛经上得到一点体验的,我是在做当中体会的,但是这不够,还要回过头来再读佛经。在读佛经的时候,我自己认为,豁然开朗、升华了,原来我所做的有些不符合佛法,有些恰好和佛法吻合。时间次第不一样,但是逻辑的次序是这样的。

  这里我也强调,戒是重要的。佛圆寂之后徒弟们没有老师了,他留下遗言,以戒为师,这句话流传至今。我不用佛陀这句话,而是用《楞严经》中的一句话,“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生慧,是则名为三无漏学。”无论出家还是在家都要受戒。但是,人非圣人,孰能无过。有的时候,有点犯了戒法,那怎么办?忏悔。

  声闻也是重要的,《华严经》上说“若因精进,其闻思修,则名为智。”

  信是重要的。你光哇啦哇啦在那儿读,你心中没有信仰,没有一种心的皈依,只有仪式上的皈依,那是不行的。我打比方,无信就像那通往一个美妙境界的门,有门而不入!怎么能得到正信呢?有闻、有思、有修行等等,也就是师父所开示的修学次第上的东西都要有。在这里慢慢培养自己虔诚的信仰,我认为无论说了多少,关键的问题是你要发心,其中很重要是见性!

  何谓见性呢?平时我们没有这个思考,所以静下来想想,到底你心里追求的是什么?没有高尚追求的人可以醒悟,我过的有什么意思呀?早上起来擦把脸,老婆给准备好了一杯牛奶,咕咚咕咚喝完了,哒哒哒哒下楼,开着汽车呜呜呜呜到了写字楼,噔噔噔噔来到办公室,刷卡,坐在计算机前面哗哗哗哗,午饭连楼都不用下,就在自己的小椅子上吃外卖盒饭,吃完弄瓶矿泉水一喝,接着继续敲电脑。晚上快下班时,老板说:“咱们的活很急,大家都加班。”一加班加到十点,累得全身都瘫了,开着宝马车回到家,孩子也睡了。一见面老婆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别提了,加班!嗯呀,不说了,不说了。”咕咚!倒在那睡着了。第二天又是如此地重复生活。让他想一想,我奔的是什么呀?长此以往,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我的价值在哪里?就在别墅么?就在存折上的钱不断加零么?一部车不够买两部,两部不够买三部,三部不够买十部,开都开不过来,年检都忘了。这时候他如果不满足了,觉得空了,好了他开始见性了。原来人除了物质外,更高尚的是精神,这就是见性。

  怎么去修这个精神?你或者学佛,或者学儒,或者学道,都会引导你向上的。关键是发心,发心就能见性,见性则成佛。发什么心呢?发菩提心。行是学之果,学的时候要有行动。我知道龙泉寺的居士们都有行动,常年都有很好的善行。行即是修的果,同时又是修的途径和表现。行很关键,行什么呢?不外乎“慈悲喜舍”四无量心!喜,要给自己的亲人、周边的人带来喜悦,喜也是一种舍。舍,你可以有捐献,帮助我们龙泉寺这个道场修得好一点,可以避风雨,但是更重要的像《金刚经》上所说的,法师才走入上位,那就是度人。

  第二点,皈依有宗。中国的七宗,一个禅宗到后来又一花五叶,它出现是有因的,我们不是讲因缘吗?这因是什么呢?不同的大师对佛法思考的角度不同,不同的时代,社会有不同的需求。每一个宗都有自己的本经,《妙法莲华经》是天台宗的重要的经典。净土的本经是《阿弥陀佛经》等。本经不同,法门也不一样。佛说八万四千法门是因人、因地而异所定,八万四千法门说的就是一个法,不同人、不同场合他就用不同的方式、方法引导,不同的开示,慢慢就形成宗了。佛陀灭度几百年后的印度,佛教本身就是宗,也是宗很多,但是它目标是一样,视缘起而定。在中国,突出缘起性空的三相宗,万法为师,天台就一念三千,讲止观,止观兼修,这些都是法门的不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5872.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