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许耀桐:民主集中制在中国的认识与发展过程

更新时间:2010-09-07 20:42:26
作者: 许耀桐 (进入专栏)  

  

  摘 要:民主集中制作为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的组织原则和制度,是民主制和集中制的相统一和相结合,表现为既有民主又有集中的过程。民主集中制从苏联传入中国之后,至今已有了近90年的历史。从历史研究的角度考察,民主集中制已经先后经历了三个认识发展阶段。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民主集中制以集中制为主;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民主集中制则应转向民主制。进入改革开放时期以来,应进一步确立民主集中制的实质是民主制,推动党内民主发展。

  关键词:民主集中制;认识与发展;中国共产党

  

  民主集中制,是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国家政权贯彻实行的组织原则和制度。民主集中制由列宁和他所领导的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创用。它从苏联传入中国之后,至今已有了近90年的历史。在90年中,中国共产党对民主集中制的内涵规定的认识,经历了曲折、复杂的发展过程,即新民主主义时期、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和改革开放时期三个阶段。研究民主集中制在中国的认识与发展的过程,对于我们更好地掌握和运用民主集中制,有着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和实践价值。

  

    一

  

  从1921年到1949年,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这一时期,当中国共产党在成立之初时,就把民主集中制确立为党的组织原则和制度。党的创始者对列宁提出的民主集中制原则,是有着基本了解的。陈独秀在提交给中共一大讨论的党纲中就明确提出,“共产党应该是民主集权制”[①]。这里的“民主集权制”,即是指民主集中制。中共一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纲领》明文规定,“我党采取苏维埃的形式”[②],所谓苏维埃形式,就是鲜明地体现民主集中制思想的组织形式。中共二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加入第三国际决议案》宣布,中国共产党完全承认第三国际的加入条件,即“加入共产国际的党,应该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的原则建立起来的。”[③]这是在党的代表大会通过的文件上,首次确认民主集中制这一原则。1927年6月党的五届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修正章程决案》明确规定“党部的指导原则为民主集中制”[④],自此后,党召开了六大、七大,在每次大会制定的或修改的党章中,都对民主集中制有所阐述,其间不时则有重大的理论认识发展和制度上的改进丰富。

  具体地说,1928年党的六大通过的党章在第三章“党的组织系统”中,专门规定了“组织原则:中国共产党与共产国际的其他支部一样,组织原则为民主集中制”。并规定了民主集中制的三条根本内容:一是下级和上级党部均由党员选举产生;二是各级党部向党员定期做报告;第三,下级党部一定承认服从上级党部的决议。1945年党的七大通过的党章,在总纲部分写道:“中国共产党是按民主集中制组织起来的,是以自觉的、一切党员都要履行的纪律联结起来的统一的战斗组织。”“在党内不容许有离开党的纲领和党章的行为,不能容许有破坏党纪、向党闹独立性、小组织活动及阳奉阴违的两面行为。中国共产党必须经常注意清除自己队伍中破坏党的纲领和党章、党纪而不能改正的人出党。”[⑤]关于民主集中制的具体规定,七大党章在第二章“党的组织机构”中,专门写了一条:“党的组织机构,是按民主集中制建设起来的。民主的集中制,即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在集中领导下的民主”,并提出四个基本条件:“(一)党的各级领导机关由选举制产生。(二)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向选举自己的党组织做报告。(三)党员个人服从所属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

  从上级组织,部分组织统一服从中央。(四)严格地遵守党纪和无条件地遵守决议。”[⑥]

  以上党的七大制定的党章对民主集中制的理解和条文规定,显然受到苏共党章中对于民主集中制解释和条文规定的深刻影响。1934年苏联共产党第十七次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章对民主集中制明确作出了四个方面的规定:“(一)党的一切领导机关,由最低的到最高的,都由选举产生;(二)党的机关向自己党的组织定期作工作报告;(三)严格遵守党的纪律和少数服从多数;(四)下级机关绝对服从上级机关的决议。”[⑦]对照苏共十七大党章就不难看到,苏共关于民主集中制的条文规定给中共七大党章留下了多么明显的烙印。当然,中共对民主集中制也有创新之处,这就是给民主集中制作了一个定义:民主集中制是“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在集中领导下的民主”。完整地论述了民主集中制是一个过程,即要经历“民主→集中”和“集中→民主”的过程。这样的过程将循环往复而无穷。根据民主集中制中包含着民主和集中两大部分的分析,大体上说,这四条规定的前两条体现了民主的内涵,后两条体现了集中的内涵。

  这一时期,毛泽东在解释民主集中制时,还明确地认为,民主集中制中的民主和集中这两大部分,就是民主制与集中制的相统一。在党的方面,毛泽东指出:“要党有力量,依靠实行党的民主集中制去发动全党的积极性。在反动和内战时期.集中制表现得多一些。在新时期,集中制应该密切联系于民主制。用民主制的实行,发挥全党的积极性。”[⑧]在政府方面,毛泽东指出:“政府一定要有全中国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人民也—定要能够自由地去支持政府,和有一切机会去影响政府的政策。这就是民主制的意义。另一方面,行政权力的集中化是必要的;当人民要求的政策一经通过民意机关而交付与自己选举的政府的时候,即由政府去执行,只要执行时不违背曾经民意通过的方针,其执行必能顺利无阻。这就是集中制的意义。只有采取民主集中制,政府的力量才特别强大”。[⑨]至于民主制和集中制的内在关系,显然应该主要强调集中制的方面,即侧重于集中和纪律的方面。毛泽东对民主集中制作这样的理解,也与苏联有关。苏联在解释民主集中制时就明确指出:“苏联共产党党章中明文规定的民主集中制,把布尔什维克的集中制和民主制不可分割地统一起来。”[⑩]可见,苏联明确地把民主集中制解读为民主制和集中制两个部分的相加和结合,并把集中制置于民主制之前。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由于中国共产党处于国民党反动的白色恐怖之下和内战的武装斗争环境中,没有民主活动的条件,实行民主集中制而主要强调其中的集中制,这是必要的、无可厚非的。不过,毛泽东也指出,随着情况的变化,党的民主集中制要由集中制转向民主制,将更多地实行民主制。

  

    二

  

  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及1956年社会主义制度基本建立后,中国进入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国共产党对民主集中制的认识,也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1956年9月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对民主集中制中作出了新的阐释。中共八大在党章总纲中规定,“中国共产党的组织原则是民主集中制。这就是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党必须采取有效的办法发扬党内民主,鼓励一切党员、党的基层组织和地方组织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加强上下级之间的生动活泼的联系。”[11]这个规定与七大党章把民主集中制完全侧重于集中制,侧重于集中和纪律方面已有所不同,它首先把民主集中制侧重于民主方面和民主制,并且把七大党章中“集中领导下的民主”,改成为“集中指导下的民主”,从而把集中与民主之间由领导关系变为指导关系,这个论述一直沿用到现在。

  党的八大还把民主集中制原则,分为民主原则和集中原则两种,全面解释了民主和集中的含义及相互关系。在第二章“党的组织机构和组织制度”中,又具体规定了民主集中制的六个基本条件:“(一)党的各级领导机关都由选举产生。(二)党的最高领导机关是全国代表大会,在地方范围内是地方各级代表大会。全国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代表大会选举中央委员会和地方各级委员会,这些委员会向代表大会负责并且报告工作。(三)党的各级领导机关必须经常听取下级组织和党员群众的意见,研究他们的经验,及时地解决他们的问题。(四)党的下级组织必须定期向上级组织报告工作。下级组织的工作中应当由上级组织决定的问题,必须及时向上级请求指示。(五)党的各级组织实行集体领导和个人负责相结合的原则,任何重大问题都由集体决定,同时使个人充分发挥应有的作用。(六)党的决议必须无条件地执行,党员个人必须服从党的组织,少数必须服从多数,下级组织必须服从上级组织,全国的各个组织必须统一服从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12]从而把苏联传统的四条解说,扩展为六条。大体上说,这六条规定的前三条体现了民主的内涵,后三条体现了集中的内涵。

  党的八大提出了“在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那么,怎样理解“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的科学内涵呢?时任中共中央副秘书长的宋任穷同志在八大的大会发言中,对此作出了很好的解释。他说:“在问题尚未决定以前,允许自由发表意见,进行辩论;但在问题已经多数决定和上级批准以后,就需要完全服从,坚决执行。”[13]这就说明,民主和集中是实行党内民主集中制的两个过程,民主的过程是充分发扬民主,广泛听取意见;集中的过程则是对民主议论商讨进行表决的集中,即少数服从多数作出的决定,这种集中乃是体现民主的权威。因而,正确分析民主集中制的两个方面,需要强调民主是贯穿两个过程的重点。由于大家对“民主基础上的集中”一般来说没有什么歧义,而需要着重解释的就是什么是“集中指导下的民主”?“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只能合理地解释为,就是用已经形成的某个决议或决定,约束一些人有违合理集中的所谓自由的、绝对的“民主行动”。当然,就是已经形成的某个决议或决定,也不是不可更改的,如有不同意见和看法,可在下一次进行商议,通过又一次的“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形成新的决议或决定。新的决议或决定通过后,仍然同样地具有约束违规行动的功能。党的民主集中制的运作,就是如此地循环往复,不断向前发展。

  党的八大对民主集中制作出的科学解释和倡导的向着民主的方面和民主制的转型,以及逐渐开展的党内民主实践,显示了民主集中制正确的发展趋势。可惜的是,随着不久后1957年开展的反右斗争扩大化,这一趋势被打断了,而在1959年庐山会议上把彭德怀等同志打成反党集团后,向着民主的方面和民主制转型,实行党内民主就更难以实现了。民主集中制实际上仍然以集中和集中制为主,而鲜有民主和民主制。由于民主集中制受到破坏,导致1966年发生了“文化大革命”。1969年召开的党的九大和1973年召开的党的十大,因为受到“文化大革命”的干扰破坏,党内生活极不正常,所以九大、十大党章在总纲中根本没有及提民主集中制,在第二章“党的组织原则”中仅规定:“党的组织原则是民主集中制”,具体条文也只是重申了“四个服从”的集中。

  总结新中国成立后,从建设社会主义时期的开始到“文化大革命”的结束中国共产党实行民主集中制的经验教训,邓小平曾经透彻地说道,“民主集中制执行得不好,党是可以变质的,国家也是可以变质的,社会主义也是可以变质的。干部可以变质,个人也可以变质。”[14]“在过去一个相当长的时间内,民主集中制没有真正实行,离开民主讲集中.民主太少。”[15] 一句话,党的八大以后党所实行的民主集中制,事实上等同于集中制。这就说明,我们在认识和实践民主集中制问题上走了很大的弯路,背离了它的基本要求和精神实质。

  

    三

  

  1977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大,是在结束了“文化大革命”后不久召开的,虽然还有“左”的东西影响党的建设,但出现了新的转机,在党章总纲中又恢复了民主集中制的内容,沿用了八大的提法。但在第二章“党的组织制度”中,只是提了“党是按照民主集中制组织起来的”,以及“四个服从”,而没有具体说明民主集中制的具体原则和要求。十一大党章没有具体阐述民主集中制,但在叶剑英同志作的《关于修改党的章程的报告》中,比较详细地说明了民主集中制的具体内容,基本上恢复了八大的内容和要求。

  1978年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真正标志着中国进入了改革开放新时期。三中全会决定:“健全党的民主集中制,健全党规党法,严肃党纪。”并且指出,“当前这个时期特别需要强调民主”。在进入改革开放新时期不久后召开的第一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是1982年的十二大。十二大党章把民主集中制表述为:“在高度民主基础上实行高度集中”,这里没有强调在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只强调了民主,这对当时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拨乱反正,把民主集中制重点转向民主和民主制,有着十分积极的意义。1987年党的十三大通过的《中国共产党章程部分修正案》,(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5847.html
文章来源:《新视野》2010年第4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