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滕建群:中美核关系三难:威慑、透明与裁军

更新时间:2010-07-18 11:52:39
作者: 滕建群  

  

  [提要]中美关系无疑是当前国际关系中最受瞩目的关系体。而中美核关系是这对关系体中非常特殊、但又时常被提及的敏感话题。美国一直在核威慑、核透明、核裁军问题上紧逼中国,2010年4月发表的《核态势审议》报告30余次提及中国,把中国核力量与俄罗斯相提并论,这代表了美国对华的不安与焦虑,代表不信任。随力量此消彼长,核关系将是未来多年两国不可回避的重要议题。尽管进行了多轮官方和非官方的核战略对话,收效甚微,关键是双方在诸如核威慑、核透明和核裁军等问题上缺乏共识,不在同一层面对话,结果双方均不满意。因此,两国需搞清双方的核关切,保证核关系处在稳定和可靠的状态,这不仅是核问题,且更涉及到两国政治、军事和外交关系。

  

    2007年初,美国前政要基辛格、舒尔茨、佩里和纳恩在《华尔街日报》发表题为“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文章,呼吁各国努力减小对核武器的依赖,阻止核武器扩散到潜在危险分子手中,从根本上消除核武器威胁。这一主张引来国际社会,政府和非政府组织强烈反响。两年后,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美国将实现做无核武器世界“带头大哥”,率先核裁军和确保核安全。又一年过去,奥巴马获诺贝尔和平奖,用他本人的话讲,他什么都没做,只为人们指点了迷津,可见此倡议含金量之高。

  美国政策调整不可避免影响到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2009年9月,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由美国主持的防扩散和核裁军峰会,五个拥核国家悉数宣示各自立场,表示要核裁军和防扩散。2010年4月,美国发表《核态势审议》报告,做出透明和带头姿态;几天后美俄新的削减和限制战略武器条约签署,紧接着奥巴马总统又把46国领导人召集到华盛顿,专门讨论怎么样确保核安全。一时间,停滞多年的国际军控与裁军进程又回到旧有轨道,开始加速前行。在这样背景下,人们更加关注中美核关系:此次广泛的核裁军运动会对中美核关系带来什么样影响?摆在两国面前的难题有三:核威慑、核透明与核裁军。

  

  难题一:核威慑

  

  中美是否存在核威慑关系一直是学术界争议的问题。有学者认为,双方都握有核武器,很长时间里又互为对手,相互威慑是存在的事实。另有学者认为,建国后中国并没核武器,美国也不敢用核武器打击中国,并不是核武器威慑住了美国动核的手脚。如今,双方核力量对比相差悬殊,中国现有核力量根本构不成对美核威慑,即使有,也是非常有限的核威慑。要回答这一问题,我们需要从威慑源头说起。

  (一)关于威慑

  威慑源于久远的军事理论与实践。随着核武器进入有关国家武器库,核威慑应运而生。1960年代以来,美国政府和学界就核威慑进行广泛而深入地讨论,出版大量理论著作和官方文件,把核威慑当成其国家安全政策的重要支柱。在美国《军语》字典里,威慑是“所带来灾难性后果迫使对方不敢轻举妄动”的行为,让对手知道遭报复的后果远远超过他能接受的心理极限。基辛格博士在《选择的必要》一书中写道,威慑有实力、使用武力的意愿及让潜在入侵者知情三要素,缺一不可。任何要素缺失都使威慑失去意义。

  传统核威慑是在强大核武装基础上发出的一种心理信号,让潜在入侵者深知改变任何现实状态举措的收益都不可能比固守现状要多多少。这样,核入侵都将被遏制,从而保证现有核态势继续有利于实施核威慑方。核威慑基于核武器本身所具有大规模杀伤力而确立。冷战期间美苏在核武器数量上的竞赛(1960年代达到最高峰)实际上是这种保持各自杀伤力的比赛,双方均知道如此成千上万的核弹头远远超过把对方毁灭的限度,但双方还是要进行数量上的攀比,其核心思想是保持各自核威慑的有效性,而不单单是把对方杀死,前者是心理较量,是一种意志性对抗;后者是实战应用,带来的是物理性硬毁伤。苏联前领导人斯大林说过,发生在广岛和长崎的事件打破了旧有的力量平衡。苏联必须要马上生产出自己的核武器,它将保证苏联“去掉这一重大障碍(力量失衡)”。他的话击中要害。这也正是俄罗斯如此坚决反对美国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的原因。俄认为,这些系统的部署不论是战时还是和平时期都将削弱俄战略威慑力量,伤害俄威慑力,更进一步讲,威胁到美俄之间稳定的战略关系。如果美国同时握有战略进攻(三位一体核武器)和防御能力(导弹防御系统),那国际社会就会进入不稳定甚至是非常危险时期:美国不但可能打击俄罗斯,而且会在国际事务中有恃无恐,干预和插手国际事务,大行霸权之道。

  中国同样对华盛顿的导弹防御计划给予高度关注,认为“全球导弹防御计划有损于战略平衡和稳定,有害于国际与地区安全,对国际裁军进程带来负面影响”。2009年8月12日,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在日内瓦指出,国际社会应该放弃追求绝对战略优势的想法,在导弹防御的发展上保持克制,因为这些系统将打破全球战略力量平衡。

  从根本上讲,核威慑具有国内性和国际性两层含义:国内性主要表现在核国家把核武器的拥有当成是维系国家安全的重要支柱之一,国家安全命系核武器和由此派生出来的核威慑。国际性主要表现在大国,特别是在核武器国家间战略关系的稳定与否。从这个角度看,中美两国尽管在核力量上相差悬殊,核作战方针和核部署态势不尽相同,但双方目前条件下存在着相互威慑的核关系。多年来,人们在问:一旦台海出现危机,另一核大国卷入其中,中国会不会动用核武器?命题本身就有错,中国不可能向台湾发动核战争。但不容忽略的是,中国的核武器对拥有核武器国家的介入是有威慑意义的,至少可保证台海冲突始终被控制在常规交战状态,而不会由台海危机演化成两个有核武器国家的全面战争。

  (二)对核威慑的认识

  核武器无疑是20世纪留给本世纪的重要军事遗产。中美对核武器和核威慑的认识都很敏感。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在延安时期就注意到这种大规模杀性武器给战争和人类社会带来的影响。毛泽东在战略层面用“纸老虎”形容核武器,但在战术层面他从未忽略这种武器的威力。美国全面论述核武器和核武器的理论到了1960年代前后得以完善定型。

  上世纪50年代,中国开始走发展核力量之路,动因就是第一代领导人看好这种武器的威慑力。期间,中国数次遭受到核国家威胁和讹诈。但发展核力量的思想仅限于慑止任何国家对中国发动的核打击。中国古代“以战止战”军事理论、马列主义战争观中只有武器才能消灭武器思想及1950-1960年代中国所处国内外安全环境,使第一代领导人意识到不拥有核武器就会受帝国主义的核讹诈甚至核打击。中国第一代领导人并不喜欢“威慑”一词。在他们看来,“威慑”一直与帝国主义的讹诈与侵略相关联。

  20世纪80年代中期,“威慑”才进入中国学术界和官方出版物中。邓小平同志多次提到“威慑”。他指出,“战略武器,威慑力量,吓唬点人,绝不能先打就是,但我有了就可以起作用。”根据考证,“威慑”进入中国官方出版物是1988年,中央“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指出,“应重视军事的威慑作用”;提高“武装力量的实战能力和总体威慑能力”:“通过探索应用,形成中国特定的威慑”。但这一时期,中国仍认为“威慑”与中国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相违背。1995年发表的军控白皮书指出,“中国政府历来反对核讹诈和核威慑政策。”1996年,中国在联大第51届大会上提出五点核裁军主张,其中一点就是“核大国放弃核威慑政策”。

  到1990年代后期,中国关于核威慑的态度发生明显变化。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指出,中国“发展战略核武器,不是为了进攻,而是为了防御……这种防御的本身是由于我们有了这种力量后对具有核武器的国家是一种很大的威慑,使他们不敢随便乱动。”此后,官方和学界开始使用“核威慑”。2002年,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的国防》白皮书,指出“中国保持精干有效的核反击力量,是为了遏制他国对中国可能的核攻击,任何此种行为都将导致中国的报复性核反击。中国核武器的数量一直维持在较低水平,其规模、结构组成和发展与中国的积极防御军事战略方针相一致。”在此后发表的白皮书中,中国反复强调这种以核避战思想,“这一方针注重遏制战争的爆发。根据国家发展战略的需要,人民解放军灵活运用各种军事手段,同政治、经济、外交等斗争密切配合,改善中国的战略环境,减少不安全、不稳定因素,努力遏制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的爆发,使国家建设免遭战争的冲击。中国始终奉行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政策,对发展核武器采取极为克制的态度。中国从不参加核军备竞赛,也从不在国外部署核武器。中国保持有限的核反击力量,是为了遏制他国对中国可能的核攻击。”白皮书又指出,第二炮兵是中国实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主要担负遏制他国对中国使用核武器、遂行核反击和常规导弹精确打任务。”今天尽管中国在许多时候仍喜欢用“防御”一词来表述抗击包括核打击在内的任何威胁到中国国家安全的行为,但“威慑”已广泛为官方和学术机构所应用。词语变化并不代表中国对核威慑思想认识的变化,更多的是中国近年来愿意与国际接轨,使用西方的话语体系来表达自己旧有思想。

  中国只对着有核武器国家和准备使用核武器对付中国的对手,目的就是使任何对中国实施核打击的国家相信,核打击只能招来中国核报复。从一开始,中国核能力是一种避战和维系和平的艺术和手段。中国认为,威慑一直在确保国家安全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特别是在避免运用核武器的战争方面更是不可缺少。中国政府宣布,中国的核战略从属并服务于国家核政策和军事战略。其根本的目标就是保证国家不受其他国家对中国使用或威胁使用核武器。

  和中国比,美国对核威慑的定义鲜明而多变。1991年冷战结束前夕,美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写道,“威慑任何能威胁到美国及其盟国安全的入侵行为,一旦失败,击退或打败军事进攻,并以有利于美国及其盟国的条件结束冲突。”报告认为,“《限制和削弱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的签署会强化威慑的作用,对苏联军事力量的了解和其未来的预测保证了美国军事现代化能得以前行。然而,即使有了条约,苏联的核能力仍是清晰可见的。”在美国人眼里,以核武器威慑苏联仍将是美国保证其国家安全的重要手段。其实,真正在冷战期间谈得上威慑的国家只有美苏。

  随着苏联解体,美国对“核威慑”进行了重新界定。2002年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写道:“传统意义的核威慑无法用于对付那些公开宣称战术不加节制的恐怖分子。”“历史告诉我们威慑会失败,经验告诉我们有些敌手不可能被威慑。美国必须和将要保持其打败任何敌手的能力,不论这些敌手是国家还是非国家行为体,他们别想把其意志强加给美国、盟国和朋友身上。”2006年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认为,“安全可靠的核力量将继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美国正发展新‘三位一体’力量来强化威慑能力,它们由进攻性打击系统(核常兼备能力)、积极和消极防御系统(包括导弹防御系统)和具有反应能力的基础设施组成,这些系统还得益于强化型指挥、控制、计划和情报系统的集成。”从以上表述,我们看到,美国重新把“威慑”扩展到常规领域,主要特点是核常兼备、攻防一体和多能。美国准备在全球任何地方打击敌手,“绝不可能仅依靠威慑来让那些恐怖分子留在港湾中”。至此,美国的核威慑从“一药治百病”变成应对流氓国家、恐怖网络和有相当实力竞争者“量身定做”。

  奥巴马要打造无核武器世界,但美国并没放弃核威慑。2010年1月,基辛格等四位元老《华尔街日报》发文,告诉人们“如何保持美国的核威慑”,强调要加大相关核实验室投资,确保核武器现代化。美国必须“走上两条并行道,一条是通过保持美国的威慑来减少核危险,另一条是通过军控和国际合作来防止扩散”。5月发表的《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反复强调威慑,把目光放在了国际合作应付国际危机和冲突。为达到这一目的,美国将重新强调威慑,它不单单包括军事手段,还包括外交行动。新战略报告强调对地区威慑的重要性,指出“美国将强化地区威慑态势,如通过分阶段和灵活变化的导弹防御计划等,其目的就是要让地区性敌手明白通过获取新的进攻性军事能力它们得不到任何便宜。”和小布什政府比,奥巴马更加强调综合运用美国的国家力量来实现对主要大国和地区国家的威慑。

  不可否认,中美在核威慑的认识和应用上有着相似之处:两国都看重核武器和由此衍生的核威慑战,核威慑是避战手段,而不是目的。然而,两国也有本质不同:(1)美国要威慑的目标是所有被认为是敌对的国家,而中国仅是潜在的有核武器国家。(2)美国核威慑分多层次,(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898.html
文章来源:《领导者》总第34期(2010年6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