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褚静涛:美国与二二八事件

更新时间:2010-07-15 21:54:33
作者: 褚静涛  

  

  内容摘要:经珍珠港事件的重创,美国开始重视台湾的战略地位,并有托管台湾的设想,遭到中国人民的反对。经中国政府的力争,《开罗宣言》承诺台湾属于中国,美国支持中国在日本战败后收复台湾,但想获取台湾的军事设防权。战后台湾接收与重建步履艰难,美方觉得有机可乘,散布台湾地位未定,要等到对日和约签订的流言。二二八事件爆发后,美国驻台北领事馆策动部分台籍士绅请愿,要求联合国托管,图谋台湾脱离中国版图。美方的舆论夸大二二八事件的规模与死伤人数,揭露国民党政权的残暴,为染指台湾制造依据。中央情报局支持廖氏兄弟请愿,操纵台独活动。

  

  二二八事件对战后台湾社会发生重大而深远的影响。美国驻台北领事馆在事件中推波助澜,操纵台湾脱离中国版图的活动,惜未引起大陆学术界的关注。为此,笔者查阅了大量档案资料,试图弄清美国与二二八事件的关系,探讨台独活动的起源。

  

  一、《开罗宣言》的法律约束力

  

  1941年12月,日本空军从台湾的基地发起进攻,轰炸菲律宾美军。节节败退中的美军高层终于认识到台湾在西太平洋巨大的战略价值,攻克台湾成为盟军的目标。

  对于盟军占领台湾后如何处置,美军有三种意见:"台湾可独立和自治;归还中国;设立一临时联军托管制,在托管期间,台湾人民可准备举行公民投票,决定他们的最后政治命运"。[1]

  1942年美国陆军部(G-2)做出一机密的台湾岛战略测量,1943年陆军部所属的空军和海军部也开始制定轰炸目标和时间表,1944年和1945年初海军部制定12套相当完备的民政手册,打算作为登陆台湾后,军政府人员行动的准则。军部最关心台湾的中立化,设法把台湾变成美军基地,进攻日本本土。[2]美军拟取得中国同意,"美国单独军政管理台湾,一直到日本投降和战后总解决为止。顶多我们只可答允象征性的中国参予。"[3]

  美国著名的幸福、生活、时代三大杂志的编辑人,共同组织一个关于战后和平方案问题研究的委员会,于1942年8月刊发《太平洋的关系》。11月4至6日,重庆《中央日报》连续译载该文。其"第四章"提议战后在太平洋建立一条防御地带,主张成立一个国际委员会,共管有关这条防御线内一切据点:"我们提议,以一向点缀着横越太平洋商务航线的岛群为基地,建造一个新的凌驾一切防御体制。由夏威夷向西,我们计划一连串强大据点--英勇的中途岛和威克岛、关岛,那些由日本代管统治而将来应由我们占领的岛屿--琉球和小笠原群岛,一直到台湾--全线最适当的停泊站,同时也是联合国空中舰队最强大的西部终点。......在台湾方面,中国的利益显然是占优势的,而且这种利益,在任何国际行政机构中应有其代表权。国际行政当局应接收所有日本财产,尤其是台湾银行的财产。为了尊重中国的优越利益,台湾应该划在中国关税和金融系统之中,但是因为联合国需要以它为一大根据地,所以把它划为中国领土的一部,似乎不妥......由于台湾的国际地位性质,在任何可以预见的未来时日中,它的居民不可以要求独立主权,也不投票加入中华民国。联合国必须当心,为了国际安全起见,不使台湾岛上居民受到任何自由的限制。"[4]美国学术界设想战后由联合国共管台湾,来维护美国在太平洋的军事战略地位。

  中国人民对此坚决反对。为了确保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的安全与利益,在台湾主权属于中国的前提下,美国设想谋取台湾的军事设防权。美高层拟向蒋介石提出,"总统特别感兴趣于你的清楚观点,在辽东半岛和台湾的军事基地十分重要,具有同等的价值,其海空军力量应长期避免重新武装。"[5]罗斯福认为该要求太露,从草稿中删去。为争取中国坚持抗战,1943年2月,罗斯福总统向国民政府驻美大使魏道明表示:"日寇所有岛屿,除其本国外,均应就同盟国警备立场支配之,台湾当然归还中国,将来太平洋警备权自应以中、美为主体,在南太平洋由澳洲及新西兰辅助。"[6]美国政府的立场是台湾主权归属中国,而台湾的军事防务由中美负责,而中国没有强大的海空军,实际上应由美国来负责台湾的军事防务。

  为协商反法西斯作战,在罗斯福总统及邱吉尔首相的邀请下,1943年11月,蒋介石赴开罗参加中美英三国首脑会议。美方在筹划开罗会议时,罗斯福总统提出"中国要台湾和澎湖列岛"。霍普金斯认为,"台湾将是一个重要的军事基地,蒋介石会乐于将基地使用权给予美国"。罗斯福指出,"蒋介石不同意给予任何永久使用权,因此,美国不可能长期拥有台湾的军事基地使用权。"[7]美国试图支持中国收复台湾,来换取拥有台湾的军事设防权。

  11月23日,开罗会议召开,中美英三国就政治问题展开磋商。27日,蒋介石委员长与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邱吉尔在开罗联合发表《对日作战之目的与决心之公报》,也就是通称的《开罗宣言》,明确宣示:"三国之宗旨,在剥夺日本自从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后在太平洋上所夺得或占领之一切岛屿。在使日本所窃取于中国之领土,例如东北四省、台湾、澎湖群岛等,归还中华民国。"[8]

  蒋介石为稳妥起见,"对罗邱说,先给史达林看一看,再来发表。以后他们送把给史达林看,史达林于一小时内,即回复赞成,这是很圆满的结果"。[9]12月3日,《开罗宣言》正式发表。

  开罗会议结束后,罗斯福、邱吉尔飞赴德黑兰会晤斯大林。就战后太平洋地区的安全,美方代表霍普金斯提出,"美国在太平洋建立军事基地并不困难,即使在这些国家独立后,美国仍考虑建立海空军基地。菲律宾的基地不是由联合国来控制,而是由美国控制。台湾将归还中国,但美国打算获得那里的海空军基地使用权。"[10]

  在中国很难直接以武力收复台湾的情况下,一旦盟军率先攻占台湾,中国能否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难以保证。通过《开罗宣言》,中国政府征得美国与英国的支持,以宣言的方式向全世界确认台湾原属中国领土及日本强占的非正义性,表达了美英两国对台澎归还中国、恢复中国对台澎主权的庄严承诺,是处理台湾问题的重要国际法依据,从而避免了台湾归属的国际化,而台湾的军事设防权很可能先由盟军代管。

  1945年5月,美国国务院指示驻苏大使哈里曼在同苏方的说帖中关于保证承认中国为太平洋大国项下,特别提出"《开罗宣言》关于台湾及澎湖列岛归还中国,以及对日战争结束时在该岛确立中国主权之规定应得到充分肯定"。[11]7月,在柏林会议上,美英与苏联就战后若干问题交换看法。苏联表示,支持《开罗宣言》之"满洲、台湾和澎湖列岛将归还中国","苏联政府在台湾无直接利益,并不反对其归还中国"。[12]26日,美、英、中三国发表《促令日本投降之波茨坦公告》,宣布"开罗宣言之条件必将实施,而日本之主权必将限于本州、北海道、九州、四国及吾人所决定其他小岛之内"。[13]这一公告不仅将包括台澎归还中国之内容的《开罗宣言》正式列为日本无条件投降所须遵守的规定之一,还由于其后不久苏联的加入,使该公告成为四强的共同保证,对四国都有约束力。

  

  二、台湾光复与美国态度的变化

  

  1945年10月25日上午10时,在台北市公会堂(今中山堂)举行中国战区台湾省受降典礼。美国军事代表顾德里上校、柏克上校、和礼上校等,以及台湾人民代表林献堂、陈炘、杜聪明、林茂生等三十余人,新闻记者李万居、叶明勋等十余人参加。[14]

  台湾光复包括接受日军投降和中国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两个方面。陈仪以台湾省警备总司令接收台湾日军投降,是奉联合国中国战区总司令蒋介石之令,承接台湾的军事设防权,实际上分担了盟军原先设想的直接军事占领任务。同时,陈仪又是中华民国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长官,接收台湾、澎湖列岛的领土、人民、治权、军政设施及资产,这是日本侵占台湾后中国人民从未放弃的使命,对于中国人民而言,是收复失地。从《开罗宣言》和《波茨坦公告》的法律约束力看,此举又属恢复行使主权。

  至此,日本将甲午战争后从中国窃据的台湾、澎湖列岛交还中国的法律手续完成。陈仪昭告中外:"本人奉中国陆军总司令何转奉中国战区最高统帅蒋之命令,为台湾受降主管。此次受降典礼,经于中华民国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五日上午十时,在台北市中山堂举行,均已顺利完成。从今天起,台湾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权之下,这种具有历史意义的事实,本人特报告给中国全体同胞,及全世界周知。现在台湾业已光复,我们应该感谢历来为光复台湾而牺牲的革命先烈,及此次抗战的将士,并应感谢协助我们光复台湾的同盟国家,而尤应该教我们衷心铭谢不忘的,是创导中国国民革命运动的国父孙先生,及继承国父遗志完成革命大业的蒋主席。"[15]台湾终于回归祖国,洗却了中华民族在甲午战争所遭受的奇耻大辱,是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最大收获之一。

  限于客观环境和主观力量,国民政府对台湾接收十分仓促,陈仪勉为其难,力图使被战争破坏了的台湾起死回生。他建立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下简称"长官公署")。由于战争的创伤及社会的急遽转型,台湾重建面临着巨大困难。行政效率低下,出现贪污腐败的现象,引起广大民众强烈不满。长官公署制度有助于战后台湾的接收与重建。问题在于,大陆籍官僚垄断了台湾省的主要权力,使得台籍精英参政无门,严重挫伤了他们建设家乡的积极性,视长官公署为"新总督府"。台籍精英参选各级民意代表,议论时政,指责大陆籍官僚的窳政。陈仪接收日产,建立起庞大的公营经济体系,效率不彰,统制政策束缚了台湾民营企业的发展。陈仪虽竭力保持台湾金融货币系统的独立性,台币仍然大幅贬值,通货膨胀,物价飞涨。原材料缺乏,大批日籍技术人员的迅速撤离,导致工厂普遍开工不足,失业问题严重。

  1946年春,美国驻台记者牛顿(William Newton)目睹台湾乱象,对长官公署痛加抨击:"(一)台湾之中国行政当局充满腐败散漫气象,毫无从政之能力。(二)重庆政府委派前往台湾之大小官员均竭尽其吸收贪图能力,现台湾全岛之血液几一滴无余。例如米食价格竟较战时高至十倍,其原因不外官方以二元之值向耕农强迫征购,而后以十八元之价售出。煤炭以二百元强迫购买,而以一千元售出,糖类及其他亦然。(三)劫掠恫吓没收及其他不顾人民权利之事件层出不穷,例如抢劫行人手表宝饰之行为。(四)岛上时常发现打倒主席(按台湾主席)之口号及标语。(五)台民台记者称美国对待日本较台湾为仁慈,何以对日本仅使用原子弹,对台湾竟使用华军也。" [16]

  4月6日,密勒氏评论报载《混乱中的台湾》:"自从台湾接收后,近六个月来在陈仪将军治理下,行政公署对政府及该署本身的功绩,可说是极少甚或可以说是没有。台湾是由坏的境地走向更坏的境地了。"该文指责陈仪"无能与腐败"。[17]

  1946年春,美国驻华大使馆在台北设立了领事馆,由台湾通柯乔治出任副总领事。美军曾准备攻克台湾,因日本突然宣布投降而放弃,改由中国军队接收日军投降,但仍希望获取台湾的军事设防权。为了试探台籍士绅的态度,中央情报局在台湾搞了一个民意测验,称台籍士绅希望台湾归到美国,第二选择是留在日本,最后才是回到中国。

  战后台湾接收与重建步履艰难。在生活重压下的民众情绪恐慌,容易为流言左右。台湾谣言四起。"美国与苏联正在交战,或即将交战,美国即将在台湾展开大规模军事行动,而在台湾的政府正秘密准备在岛上的军事行动。中国政府已经把台湾卖给美国,以易取大笔贷款作为军事用途。......最离谱的说法称,蒋介石在十月间到台湾,秘密会晤麦克阿瑟,台湾就在那时被安排卖给美国,使蒋介石取得大笔用来对共产党作战所需的费用。"[18]政府与人民之间有着相当严重的隔膜,只有蕴藏着不满心理的民众才会被似是而非的言论煽动。谣言透露出台湾社会的不安。

  关于台湾的地位,美英仍有歧议。1947年1月11日,外交部长王世杰复函台湾国大代表:"黄代表国书请转全体台湾国大代表勋鉴。上年十二月廿日大函敬悉;所称在日本南洋各地台胞,常被本国外交官及当地政府歧视一节,查自台湾光复后,本部即电饬驻外各领使馆,将台胞视同华侨,一律加以保护,并照会各该驻在国政府,台胞自三十四年十二月廿五日起,一律恢复中国国籍,前得英方答覆称,于对日和约未签订前,将台胞视同友邦人民待遇,美国政府对台侨正式恢复中国国籍,亦未完全同意,正在交涉中。"消息传到台湾,这使忧心爱国的台胞大为惊讶,(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865.html
文章来源:《近代中国、东亚与世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7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