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褚静涛:美国与二二八事件

更新时间:2010-07-15 21:54:33
作者: 褚静涛  

  以为"台湾人的地位尚未决定"、"台湾人的国籍需要美国人的同意"。

  台胞对长官公署的政治措施由不满到痛恨的事实,并非自绝于中国。个别台籍精英说:"为谋台湾人的福利,为谋整个民族将来的繁荣,我们的国籍问题,是决定于我们自身,是由六百五十万台湾人民的总民意来决定。"记者直觉:"今日台湾危机四伏,岌岌可危,是随时可能发生骚乱或暴动的。"[19]

  2月26日,美国正式要求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其所提的托管协定草案,而予该国以单独管理前日本委任统治地的权利。[20]美国拟托管琉球等岛屿。3月1日,消息传到岛内。

  

  三、台北领事馆插手二二八事件

  

  1947年2月27日,因专卖局警员在台北市取缔小贩,引发冲突。次日,民众请愿示威,发展成大规模的官民冲突。陈仪要用司法手段解决,未能立即浇灭台胞的怒火。由于军备不足,军械仓库多缺足够警卫兵力,原本无武器的群众获夺武器弹药,形成武装对决之势。

  二二七缉私血案引爆了台湾接收与重建的政治地雷。一直想分享权力的台籍精英终于登场,利用政府的施政危机,提出明确的政治诉求,成立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组织群众,提出处理大纲三十二条,旨在"台人治台,高度自治",要求长官公署接受他们的要求。

  二二八事件的领导人为各地的士绅。台籍日军退伍兵成为攻打军政机关的主力。这群有过实战经验,为数在万人以上的退伍军人,在台中、虎尾机场等战斗中展现了较强的战斗力,尤其是海南岛归台退伍军人冲杀在前。

  台籍精英在追求台湾政治改革的过程中,不但要向南京国民政府争取台湾的治理权,更进一步,要求摆脱南京国民政府的统治。1947年3月初,南部某闻人以极富有煽动性的语调广播:"自人类的历史,割去支那,于人类毫无损失。"在全世界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人发表过比这一篇话更强烈的排华思想。[21]

  3月1日,出现署名"台湾六百五十万人民的陈嘉庚"之标语,又有"台湾独立"、"打死中国人"等标语。[22]2日,有人以实现"民主政治的台湾"及"自治的台湾"为号召,煽动各大中学生继续扩大运动。台大急进分子召集台大、延平学院、师范学院等校学生数百人,举行大会,张贴标语,拥护独立。[23]

  美国通讯社的电讯称"台胞现已伤亡三千人"。3日,中央社指出,此讯绝对不确。据记者自可靠方面探悉,台胞伤亡不足百人。美国通讯社又称"台人请求美领馆保护"。此事亦非事实。据悉,1日下午5时,曾有外省人数人逃入美领事馆,台人遂将该馆包围,美方立用电话请求公署领回外省人,因治安不宁,公署于4小时后将他们领回。关于此次事件,美方亦未要求公署派兵保护,仅称"倘公署禁止外省人再入该馆,即可不致再遭台人包围。"[24]

  3日下午4时,台北市处委会派林宗贤、林传克、吕伯雄、骆水源、李万居,赴美领事馆请拍电。[25]同日,台大学生8人,向美国领事馆请求声援,称台湾人不堪中国人的压迫,乃有此种独立运动,要求借用枪弹。[26]4日下午2时召开的处委会上,有人提出"联合国托管台湾",还有复员军属喊出"台湾独立"的口号。"民主同盟"连日散发宣言传单,希望"台湾国际共管"。[27]

  美国一直想染指台湾。光复初期,美国即把台湾视为其海空军基地。二二八事件发生后,美国驻台北领事馆找到了介入的机会,策划台独活动。

  据美国外交文件,3日,美国驻台北领事馆接获一份致马歇尔将军请愿书,其中有141人代表,807人签名,彼等在结论中表示"改革(台湾)省政府的最快途径端赖联合国接管台湾,并且切断与中国之政经关系,假以适当年限迄台湾完全独立为止。"[28]美国至今未公布请愿书。3日下午4时,台北市处委会曾派林宗贤、林传克、吕伯雄、骆水源、李万居,赴美领事馆请拍电,此举是否就是递交请愿书,或请愿书为台北领事馆伪造,不得而知,尚有待材料的进一步验证。

  6日,美国驻中国大使司徒雷登致电国务卿(四六八号):"以下是台北三月三日上午十时第三十四号电:'第二节:台湾人强烈希望作为中国国民,但相信如果当前政府采取军事手段,或不能满足从三月十日起要讨论的政府改革之要求,他们将抗拒政府。他们将以不同程度抗拒所有由大陆上强加于台湾的非代表性权威政府。重大的经济脱序将难免,负责任的各部门担心继续不稳定会引来共产主义。台湾人强调美国人因为开罗会议而产生的责任,并宣布有意诸请美国帮助,寻求在主权正式移交中国之前,由联合国介入管理。全岛性的负责团体正准备正式的请愿,并告知领事馆。所收到之一份请愿是致马歇尔(国务卿)。在盟国最高统帅部属下临时接管的可能性获公开讨论。在严肃考虑后,领事馆认定唯一实际的解决办法是美国自己立即介入,或代表联合国介入,以阻止政府军队一旦在台北被放纵的屠杀之灾难,而军队之获放手行事,在三月三日看来是立即的可能。美国的声望很高,而台湾人深切希望美国介入,他们相信在目前日本享有法律主权地位的情况下,向南京交涉及联合国直接干预是合理之举。如此,政府可能在大陆上情况困难之际,藉此机会解脱严重和持续的军事负担。中国可以确保在台湾回复到一个台湾人享有大幅权利的负责任之中国政府时,有中国参加的联合国临时政府会中止。台湾人假设联合国的控制,还是以美国人为主。他们经常表明渴望民主的政治训练,也期望最后台湾政府由台湾人自己组成,在中央政府代表台湾。非如此,在台湾发生内战是最可能的替代局面。'"[29]

  1945年10月台湾光复并未解决台湾主权,台湾的归属要等到对日和约签订等等这些"台湾地位未定"论调,都是美方散布的,进而影响台籍士绅。台北领事馆为干涉中国内政,不惜将自己的论点强加在台籍士绅身上,请求美国政府出兵干涉,企图将台湾据为已有。台北领事馆实是二二八期间台独活动的幕后操纵者。

  6日,司徒雷登致电国务卿电(四六九号):"以下是台北领事馆来电:'三月五日下午九时,第三十七号电:(1)全岛情势迅速演变,包括不断报导从福建来之增援军队即将到达,及高级官员之眷属秘密撤退等,强烈显示如果没有临时编码之协助,我们将无法提供适度的背景资料。如果所预期之危机发生,那时会很迅速,因此考虑在尚可能之际,宜撤出领事馆眷属。建议大使馆派美国飞机送密码员及必要之无线电装备(特别是美国新闻处在今天所发明码电报所提及的发电机)和邮件来台。飞机在回程将撤出眷属及带走给大使馆的重要报告。在台湾的联合国救济及重建总署代表建议撤出其大部份人员。(2)目前领事馆所预期的可能危险,不是来自台湾人,而是来自嫉妒美国人在民众间受欢迎的粗鲁与不友善之政府军队。因涉及政治层面,请大使馆考虑建议在领事馆派驻少数武装之美军,对来自任何一方的不幸意外,当有防范作用。......'以下是大使馆回覆的训令:'大使馆对三月五日第三十七号电已予慎重考虑,并提请中国最高当局立即注意对领事馆及美国国民提供完全之保障的必要,并提及你要求地方当局保护领事馆之举,在相当延宕后才有回应。在此关键时刻你应特别小心,避免任何显示对目前争纷之是非曲直有偏见,或以任何形式介入争纷。你也应了解在此情势下美国政府官员必须只寄望现有之当局,其责任在对你提供适当保护。大使馆赞同你立即撤退领事馆眷属的意向,并准备安排专机作为撤离之用。不过,请在二十四小时内重新估评情势,并告知大使馆是否仍希望派专机,在评估时请注意届时其他美国人及外国国民也可能要求搭同一架飞机离去,以致造成相当的渲染。'"[30]

  7日,台北领事馆致电司徒雷登:"以今天之情势,并没有必要撤退非必要之人员。派飞机的请求是基于一旦全面战斗爆发时,机场可能无法使用,这在当时是一种明显的可能,如果现正取得武器,顽强难以控制的台湾青年团体,仿效台湾人在全岛其他地方的成功事例,猛然造成危机的话,这种可能仍存在。不过,政府接受人民的要求(见第四十号电)使这种可能发展较小,或者如果发生,也可能使战斗地方化,只限于外省人逐渐集中,或政府军队驻留之地。有关对未来撤退的可能性与适当性,也视中央政府是否有意派增援部队而定,此问题大使馆或愿进行查证。"[31]

  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见蒋介石,告台湾局势危急,并转台湾省政治建设协会的呼吁,请不要对台用兵。7日晚,蒋介石致电陈仪:"据美使馆接其台湾领事来电,称请美使即派飞机到台湾接其眷属离台,以为今后台湾形势恐更恶化云。美使以此息告余,一面缓派飞机,一面发(?)电,问其领事究竟如何云,又接台湾政治建设促进会由外国领馆转余一电,其间有谈勿派兵来台,否则情势必更严重云。余置之不理。此必(?)反动分子在外国领馆制造恐怖所演成。近情如何?"[32]

  同日20时30分,陈仪致电蒋介石:"此次事件有美国人参与,反动分子时与美领事馆往来,美领事已发表种种无理由的反对政府言论,反动分子目前最大诡计是使台湾兵力愈单薄愈好。职三次广播对暴动事件从宽处置,对政治问题,省府切实容纳本省人,县市长可民选,多数人民均甚满意。但反动分子又造谣言,谓台人既毁击杀伤外省人很多,政府必不会如此宽大,此种广播队系一时欺骗,又谓政府正在调兵,将大肆屠杀,台民不以之抵抗,将无噍类。又谓须将国军军械放弃,反动分子想借此谣言,煽动人民,使人民由猜疑而恐惧,要求政府勿派兵,一面却随时抢夺军火枪械。自二月廿八日以来,因警局仓库等守卫力太单,被劫枪枝已不少。台湾目前情形表面似系政治问题,实际反动分子正在利用政府武力单薄之时机,加紧准备实力,一有机会随时暴发,造成恐怖局面。如无强大武力镇压制裁,事变之演成未可逆料,仍乞照前电所请,除第廿一师全部开来外,至少再加派一旅来台。至美国大使馆方面,请其通知台湾领事,为顾及国际信誉,勿为台湾反动分子所惑。"[33]台湾局势混乱,长官公署无力弹压,美国驻台北领事馆干预,使情况更为复杂。陈仪的退让无济于事。

  8日,美国香港总领事馆某华籍情报员(俗称曾博士)捏造一个"台湾民主联盟"的组织,向联合国组织通电:"我们有自治政府和直接接受联合国组织监督的权利"。美国报纸立即把这个消息加以渲染,称"台湾人向联合国请愿托管。"[34]

  9日,国军21师的增援部队陆续在基隆登陆,控制交通要道,台北再次戒严。省处委会的领导人对大陆政治不了解,对何谓戒严不知道,对自己提出的政治诉求所造成的后果不清楚。既然陈仪不接受他们的要求,便回家休息,一如日据时期的抗议活动。有过大陆经验的人早已躲藏起来,暂避风头。

  军警秘密捕杀台籍精英。被杀的民意代表有:制宪国大代表张七郎,省参议员、制宪国代林连宗,国民参政员林茂生,省参议员王添灯,基隆市副参议长杨元丁,台北市参议员黄朝生、李仁贵、陈屋、徐春卿,嘉义市参议员潘木枝、卢炳钦、陈澄波、柯麟,高雄市参议员黄赐、王石定、许秋粽,屏东市副参议长叶秋木,台南县参议员黄妈典等。

  以各地处委会台籍士绅的言行,大多数人构不成颠覆政府罪,他们也不认为犯下杀头之罪。警总立即采取行动,不经法律程序,将他们请走,秘密处死,不留任何文字记录,很可能害怕他们被美国中央情况局利用,参与台湾独立,或向联合国要求托管台湾。

  这仅是笔者的推测。据何汉文回忆:《生活杂志》登载爱金生一篇台湾通讯说:"台湾人亟于求得独立,接受美国的保护。"因此,当时美国借口护侨,把许多军舰集中到基隆、高雄附近,陆战队准备随时登陆。当时美帝国主义想把台湾乘机从蒋帮手中抢过去的阴谋,已经成了公开的事实。在这种情势下,白崇禧向蒋介石提出采取暗加镇压,明施"宽大"的两手政策。经蒋介石批准。[35]这或许可以佐证笔者的推测。考虑到回忆录受现实环境左右,姑妄存之,但是,笔者不认为此举需白崇禧建议。

  3月18日,蒋经国致电蒋介石:"新(原文如此,应为'亲')美派--林茂生、廖文毅与副领事Kerr,请美供给枪枝及Money,美允Money,Cal. Daw来, Kerr调有关。......独立派--新华民主国10/3成立,总统、军司令官未定,国旗已(陈松坚警务省长)。决定八日夜暴动,七日夜有二名学生被捕,搜出密件,有准备,国军倘迟一日,不可收拾(亦幸天雨)。......奉主席命,来宣慰,除C.P.外,一概不追究,只是幼稚行为。"[36]

  当时廖文毅留居上海。林茂生在事件之初,被推举为向美领事馆请愿的代表。3月9日,美国驻华大使馆军事参赞F.G. Daw上校自南京来台。(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865.html
文章来源:《近代中国、东亚与世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年7月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