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陈家琪:介乎真假分歧之间——兼论时代与人生之心境情调

更新时间:2010-07-14 22:08:36
作者: 陈家琪  

    

  2002年第9期《书屋》上有邓晓芒的一篇文章:《涌动的视野》,是专门批评我的《沉默的视野》的,说是要在“学理的层面”与我做更深入一步的探讨;但他又知道我“一般说来不太愿意对这一层面的问题抱过于严重的态度,这也许是两人性格上的不同使然。”从中可以看出晓芒的为难:看完这本书,明明感到一切“都不对头,一切都颠倒了”,但又感到无从谈起。如果只是“性格上”的不同,则无多少话可说,而且也谈不上“分歧”;如果在“学理上”来一番清理,则又是对方所不大感兴趣的。一个人对这些问题有兴趣,一个人对同样的问题没有多大兴趣,这也不好说成是“分歧”。当然说我对这些问题没有多大兴趣也说不过去:一整本书,如果对这些问题(全与我们的日常生活的态度或方式有关)都不感兴趣,还能有些什么话好说呢?而且这本书明明谈的也就正是这些问题,怎么能说“不大感兴趣”呢?你只能说我对这些问题在你所理解的“学理上”不大感兴趣,或者说不大认真。看来对同样的问题,你在这一方面(比如学理方面)有兴趣,而我却对这同一方面(比如学理方面的问题)不大有兴趣。我的“兴趣”也许表现在一些“非学理”方面;或者说,喜欢以“非学理”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非学理”的方式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方式呢?大约总和某种不大“严重”(严肃)的态度有关。看来问题似乎就集中在“态度上”:在晓芒认为应该认真对待的一些“学理上”的问题,我却表现得没有兴趣,或者说有些马虎,不够认真。这话晓芒没有说,怕说了我不接受,别人也不接受:怎么能说是一个人的“态度”有问题呢?但这是我分析出来的,而且,我觉得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分歧”(不如说成是“不同”更恰当)之所在。晓芒没有指出这一点,除了对我或一般人的“态度”有所顾忌外,也和他与我对哲学的不同理解有关。这种所谓的“不同理解”,恰恰不是一个“学理上”的问题,而是一个“态度”,即“生活或生存态度”上的不同。我在用我的“沉默的视野”展示我的或为我的生活态度作辩护,他在批评我的生活态度,认为不是“沉默的视野”,而是“涌动的视野”,于是就说出了一大通“学理上”的道理。自然,相对于这些“展示”与“论述”,“态度”总是在先的;有了“态度”,才有了相应的“展示”或“论述”。

  作为一种“生活态度”上的不同,体现在理论文章的“行文风格”上,也就有了“严肃”(逻辑)与“不严肃”(非逻辑)之分。晓芒在他的文章中说:“我不知道西方人给了我们什么‘范式’,我只知道在今天国内大部分学术界人士,写起理论文章来仍然不讲逻辑,更像是在写诗(或‘道德文章’)”这也许不是在说我,但至少表明了他与我在感受上的不同:我觉得现在的“理论文章”过于严肃(正经)了,写来写去全没有了个人真实的东西;而之所以“没有”,又在于“有”那样一套“逻辑”的或“专用术语”的“障眼法”作掩护。“晦涩”不一定就深刻。晦涩不晦涩,几乎全在于概念与术语的生僻,而不在有无逻辑;逻辑性越强,文章的可读性也就应该越强;它不但表现在理论文章上,更多的也表现在日常口语的表达习惯上。这与接受不接受西方人给我们的“范式”毫无关系。我不否认,有些人写文章,专注于对某些概念或词句的展开,而在概念与概念之间缺乏逻辑的联系;但这并不能归罪于“写诗”或“道德文章”,它和一个人的思维习惯(偏重于直觉式的跳越还是慎密地铺陈)有关。我国文人的作文,就是直到今天仍可见“八股遗风”,各种文体迅速自成一种格式,然后就是必须以此行文,这在“理论文章”中尤为明显。所以我的基本风格是“跳出”,从一切可能束缚着自己的东西中跳出,这里首先指的就是行文风格和体例划分,其次涉及到对一些个别词句的选择。我总希望能避免那种拉开理论的架式,在这些方面多少总要有一点“与众不同”的东西,有一点打破“界限”的东西,尽管我自己并没有做到或实际上也做得不好。要表达自己的观点,这与要研究一位哲学家一样,总得要在逻辑上理清线索,否则也就讲不清楚;但这种逻辑上的清晰毕竟是第二位的,第一位的是先得有感觉、有欲望、有冲动,也许晓芒所说的“写诗”或“道德文章”,就指的是这种“先有”的东西。我觉得,我们的理论文章,缺就缺这样的欲望或冲动。具体到“西方人”所给与我们的东西,这就看你怎么理解“逻辑”的严肃性了。比如柏拉图与亚里士多德,可以同视为西方哲学的鼻祖,但无论他们二人在哲学观念上的区别有多大,至少,与亚里士多德的“理论文章”比较起来,柏拉图的“对话体”就更像是在写诗;同样,叔本华与黑格尔在写作风格上的差别也一目了然。尼采就更是一个极端了。但你很难说在柏拉图、叔本华、尼采那里就“不讲逻辑”。我很看重这种区别,甚至超过了他们之间在理论上的不同。因为这种区别在我看来也是一种“在先”的东西,先于他们各自的理论形态。此外,我还有一个纯粹只属于个人心理上的毛病,这就是在给学生们讲课或发言时,特别看重逻辑上的清晰与连贯,否则怕别人听不懂;而在写文章时,整个方式就都变了,而且凡讲过的,就不愿意再写,就是写,也追求另外一种隐晦的多义的表达,绝不同于口语上的表达。这里涉及到自己对当面说话与让别人读文章的不同感觉,涉及到自己对口语与文字、说完就完与传给“后世”的不同态度。而骨子里,则是认为那些理论上的文字,是不值得“传给后世”的(说到底,是因为自己也真没有多少属于自己的理论),希望后人能看到的,无非是我们这些人在当下这个时代中生存方式或态度上的困惑与纠缠。所以“学理”上的问题,我只在课堂上讲;别人听了有收获,希望写成文章,我总不写,觉得那些东西“不是自己的”。这也许是一种“心理疾病”,总之摆脱不了。

  也许对大多数从事哲学研究的人来说,他们都没有把哲学理解为一种生活或生存上的态度;就是这样理解了,也觉得“不好传授”——而这,又是我们这些在大学里已经教授了二十几年哲学的人都知道的。哪怕哲学就是一种生活态度,人应该有怎样一种态度?这更是一个我们谁都心知肚明的浅显问题。不仅我们知道,几千年来的中国的每一个读书人都知道。那么,我的“不抱过于严重的态度”是否在“态度上”就先是一种“有意而为之”的“反叛”呢?晓芒通过对我的批评,终于使这一点“显露”了出来。如果不是几十年的朋友,是不会在“学理态度”后面感受到“生活态度”上的不同的。对于这种不同,其实他早就感受到了的,因为我在我的书里并没有说我对学理这一层面的问题没有兴趣;而且他用的是“家琪一般说来”这样的话,说明他基于的是对我这个人而不仅仅限于对我这本书的了解。感受到了而没有说,说明他有顾虑,或者说正是这种顾虑遮蔽了他的双眼,使他没有或不忍心把“学理上”的“严肃与否”作为一种生活态度上的不同来加以分析。而探讨哲学真正说来只是为了讨得一种生活或生存的态度。当一个人觉得另一个人的话“不大对劲”时,这其间的“不对劲”可能真的涉及到不同的“生活态度”,而一个人所说的那些话事实上都与他“在先”的生活态度有关。这“有关”的一面可能以“学理”的面目表现出来,也可能以对“学理”的面目“故意”“不感兴趣”的“态度”表现出来(这里的“故意”二字,说明了其实是自己与自己“故意”过不去)。这是我在写到这里时觉得应该挑明的一个问题。当然,“学理”的面目与“生活”的态度不是无关,而是混合在一起:有些人就是以“学理”的面目生活着,有些人则不同。这种不同,就如现实生活与对现实生活的解释是不同的一样。而所谓的“分歧”,更多则是一种介乎“学理”与“态度”、“如是”与“追问”、“坚定”与“彷徨”之间的“分歧”。

  谁的“视野”中都既有“沉默”的一面,也有“涌动”的一面;不管海德格尔说没说“存在”的“隐——显二重性”,我们谁都知道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哪怕看同一个东西,我看到的是“沉默”的一面,晓芒看到的是“涌动”的一面,这也没有多少话可争。但晓芒为什么要专门批评我呢?因为他发现这已不仅仅是他与我的问题。我们两个人在“生活态度”上的不同,已经变成了一个具有时代“倾向性”的问题。所以他才不仅批评我,还要把我与王朔等人拉扯到一起,与“绝对怀疑主义”,与“呕吐”后在生活价值上的“无所依附”联系在一起。

  这是一个晓芒在许多地方都反复谈到过的问题,比如“渴望堕落”式的“痞”,表现为王朔式的“为所欲为的话语试验”、“词语游戏”等等。问题在于这些方面的问题并不是在“学理上”就可以说清楚的,或者说,并不是学理上的问题。他不会与王朔等人去争辩“学理”上的是非,但与我会,因为这些“分歧”是明显存在着的,而且他相信我能听懂他的意思。比如晓芒强调的是启蒙话语,突出的是要从价值论转向知识论,在知识的基础上重新建立本体论、逻辑学;而我对此则有更多的“怀疑”(不惜走到绝对怀疑或怀疑一切的地步),想“从西方人所给与我们的‘范式’中走出,使事物有它自身的被给与方式”。晓芒并不认为西方人给了我们什么思想的“范式”(也许他觉得真正说来还给得远远不够),最重要的还是要把主体与客体区分开来,只有在区分主客的基础上,才能使词语从“情感需要和道德诉求中独立出来”,也只有在此基础上,才有可能在对词语现象的“重新体验”中“使其意义再生”;而要区分主客,就必须强调人的“自我意识”,“看来,‘主体性’至今仍是一个我们绕不过去的坎”。具体到“文革”,我认为“文革”体现为一种特定的知识形态或观念系统对我们的统治与支配;晓芒则说,揭穿“文革话语”所披着的“客观真理”的“外衣”是必要的,但“文革话语”的“要害”不在其“知识论”而在其“价值论”(即所谓的“左”);它对我们的毒害不在我们的“过分反思”而在“不准反思”,所以这本《沉默的视野》在“理论上的最大的混淆”,就在于把“价值论”与“知识论”这两种“不同的视野混为一谈了”。概括起来,晓芒这篇文章的几个至关重要的“主题词”就是“知识论与价值论的区分”、“主体与客体的区分”、“不知真相和被真想所诱惑的区分”。

  应该说,在这些问题上,晓芒抓得很准,同时,他也知道,抓得很准并不意味着就能说服我,我自有我的另一番道理。既然如此,还辩论什么呢?为什么还要写文章呢?看来人写文章,大半不是为了说服别人,而是为了表白自己,是为了说给“第三者”看的。他想用“学理上”的“道理”说服“第三者”。我却没有这样的“动机”。我的《沉默的视野》不想说服任何人,所以也就在“学理上”不抱“过于严重的态度”。不想说服任何人又为什么要写?也是一种“表白”,表白自己的困惑、彷徨与人生价值上的无所依附。晓芒似乎并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哪怕私下交谈时有,写起文章来就没有了,因为那些“无所依附”的东西无法纳入“道理”之中。所以一个“表白”是“讲理”的,另一个是“不讲理”的。我不讲“理”,是不讲关于如何理解赫拉克利特以及蒙田、卢梭、休谟、康德这些“启蒙大师”的“理”;我知道(晓芒也知道)我这本《沉默的视野》不是一本讲这些“理”的书,他批评我,也并不在意我们在这些“理”上的分歧有多么大(尽管他以这些人为例说明理性主义与怀疑论并非不可相容);如果我们想展开我们在这些问题上的“分歧”,那这些“分歧”就是“假分歧”。“假分歧”不是“没分歧”。比如你对康德了解得更全面,我却更能体会到卢梭思想中的矛盾,但这种“分歧”无关紧要,也是我们都不必在意的,因为毕竟离我们“远”了一点。我们谁都没有“认真”到这一地步:因为对一个叫迈蒙尼德的人不了解或不感兴趣就大动肝火。相比较而言,在如何看待“文革”上,我们的“分歧”就要“真”一些,至少要比在如何理解卢梭或康德上的“分歧”要“真”一些。再进一步,如果我们就当前国内学界的“自由主义”、“保守主义”、“新左派”、“民族主义”展开辩论,那这种“分歧”就会更“真”;如果离我们更近一点,讨论一下依然正在进行的“美伊战争”或刚刚过去的“抗击非典”,那么其间的“分歧”也就非常真实可信了。可惜我们并没有围绕着后面这些问题展开过讨论。令人感到惊讶的,就在于越切近、越面临、越属于生活中的问题,我们也许竟可能越没有分歧。这是我猜测的,但我估计晓芒也许会同意。这就是说,在一些可能存在“真分歧”的问题上,我们反而没有“分歧”(大致而言),而在另一些“假的”或“半真半假”的所谓“学理上”的问题上,我们反倒有一些貌似“分歧”的不同。这一现象本身就值得我们思考,而且它也说明了我们在什么意义上是真正的“朋友”。(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831.html
文章来源:学术中华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