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飞凌:美国时代能有多长?

更新时间:2010-07-12 14:41:25
作者: 王飞凌 (进入专栏)  

  

  美国会在未来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自己世界第一大国的地位,因为美国对世界的间接影响和控制避免了代价昂贵的直接占领和统治;美元是准世界货币;科技文化等方面的“领头”地位也给了美国巨大的“软力量”。

  但美国若陷入寻求“绝对优势”和“绝对安全”,则可能“过犹不及”。越是强大,美国感觉越不安全。如果对自身力量使用不当,美国完全有可能被自己的追求所压垮。

  美国是一个年轻民族,其成员来自世界各地,他们的活动是人类在政治制度、经济活动、社会生活、文化理念和发明创造各个方面的一个宏大试验。200多年来,在这个试验里上演了许许多多威武雄壮的活剧,取得了举世无双的成就和成功,史家把最近这100年称作“美国时代”。19世纪末,美国成功地扩展成为一个两洋大

  国及世界首富,以“天定命运”为口号的“世界主义”和帝国主义思潮开始把美国领上了世界的政治军事舞台。第二次世界大战则使美国基本抛弃了孤立主义传统。在已经空有其名的大英帝国的直接教唆下,美国开始了对原苏联40多年的冷战。美军因此就一直“名正言顺”地遍布世界。

  原苏联的自我崩溃结束了冷战。美国成了一个大赢家,成了全世界的政治和文化科技中心。美国领导的信息经济的兴起、全球化资本市场和美元准世界货币的地位、以好莱坞为龙头老大的世界性文化娱乐和新闻媒体网的形成、日本等竞争对手的经济低迷、各国亲美精英阶层的出现,使得美国成了一个不是帝国的世界帝国,不是中心的世界中心。拥有最佳装备和训练的美军更成了全球布防、全球作战的无敌军队。按美国国防部2002年的公开说法,如今美军的强大是“史无前例、举世无双”。它的总体作战能力是人类有史以来所仅见。

  

  传统的“大国消亡论”不适用于美国

  

  美国世纪能有多长久?无人能做一个精确判断。不过,和人类历史上的许多大帝国不同,美国很可能会在未来一个相当长的时间里保持自己世界第一政治经济大国的地位;美军也能保持自己“无敌于天下”的优势,这是因为:

  一方面,到目前为止,美国对世界的影响和控制大多是通过认同美国的各国统治精英、国际组织,以及国际资本的力量来间接进行,避免了代价昂贵的直接占领和统治。美国的决策和行政机制仍然比较开放和务实,也还较能纳贤聚才。美国的霸主政策比起历史上典型的帝国主义政策更有弹性,更有“兼容性”,更有效率,也更有理性。当然,如果美国真的为了自身的“安全”问题而放弃兼容并蓄和自由争论,一门心思去实行布什总统的所谓“预防性”进攻战略,追求美国单方面的“绝对安全”和绝对自由,像一个传统大帝国一样去改变整个世界的政治经济秩序,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可能很快就会变得代价非常昂贵而难以为继。

  另一方面,美元已经是准世界货币,各国几乎都在通过对美贸易的常年出超、对美资本的大量输出、对美人才的不断提供和依赖美国垄断的许多科技和文化产品等方式,来补贴和“赞助”美国人的生活方式、科技创造、政治力量和军事预算。据五角大楼自己的数字,美军使用的许多“聪明炸弹”竟有多达70%的部件由外国进口;日本和韩国都对美国驻军提供了大量的直接财政补贴;而一些国家(如日本)专为海湾战争给美国的直接军费付款竟使美军“史无前例”地“赚”了10多亿美元。在这样一种特殊经济结构下,“举世无双”的美军实际上成了一支由全世界各国补贴供养,但由美国一国来指挥使用的高科技、低伤亡军队。这就是美国与历史上过去的世界霸主相比的一个根本性区别。传统的因扩张带来军费枯竭、人力殆尽、经济科技停滞、社会文化僵化而垮台的“大国消亡”论对美国有可能不再适用了。

  最后,在文化观念和经济活动的“全球一体化”趋势和美国对可能竞争对手的各种蓄意打压和牵制下,现在也根本看不到有任何一个国家或集团能真正有决心有能力去挑战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唯一有可能挑战美元地位的欧元也还是在欧洲统一的未定波涛中起伏不稳(北约和欧盟目前不断的“扩大”其实是在不断延缓和破坏欧洲的真正统一)。美国在科技、文化教育、新闻网络和各种娱乐行业里的“领头”地位,也给了美国领导世界的巨大“软力量”。美国在世界许多地方的确有点招人恨,但目前的“反美主义”往往只是对美国一些具体政策的反应,远不构成任何“统一战线”的基础。令人触目惊心的恐怖主义行为并不能形成对美国地位和美国价值观念的真正挑战。恐怖主义造成的破坏和损失难以危及美国的世界地位和力量,不过对美国来说,反恐行为如果不当或者过分,倒真有可能会伤及美国立国和号召世界的根本。

  

  对绝对优势的追求会不会“过犹不及”

  

  当然,人间世事只有不断的变迁,没有永恒的不变。上述许多维持美国和美军地位的因素一旦大变,则美国和美军的历史地位必然也会有巨变。美军尽管无人能敌,但美国不能靠军队来解决所有的国内和国际问题。

  军事并不能解决国际政治经济里的一些基本问题,如各国人民之间的权利、义务和权力分配,以及各国之间的生存、公平和安全保障;它也无法全面解决各地区的所有矛盾和冲突。就是在美国国内,政府和军队也并不能为所有美国人提供真正的公平和平等,不能绝对保障每个美国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和行动自由。

  中国的一些武侠小说里描写过武艺高强到天下无敌者常常是最后败在自己手中的故事。不断练功者时不时会进入一些虚妄的境地,痴迷于原非武功能及的一些新目标,或者是干脆“练岔了气”,造成不愈的内伤。中国和世界历史上都不乏这样的例子。美国如果陷入寻求“绝对优势”和“绝对安全”的误区,则很可能会“过犹不及”。美军确实是在不断强化自己,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军事力量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美国的内外政策正在深刻地影响许多国家人民的生活;美国的优势和力量也离不开全世界人民的支持甚至“供养”。但目前的世界上并没有一个真正有效的全球政治程序可供各国人民寻求公正感、没有一个全球税收机制来实行各国各族人民之间资源和收入的再分配,也没有一个平和的渠道让人们来发泄各种不满。

  于是无敌于天下的美国进入了一个怪圈:它不断强化自身以追求自己的绝对安全和在国际上的行动自由,导致敌手趋于绝望从而不择手段(包括使用同归于尽的极端手段)来制造恐怖事件以求一搏,造成美国人自己的更不安全和百姓行动的更不自由。于是,一方面手中有着无比的实力,另一方面心中却又有了更进一步的脆弱感和惶恐不安,美国自然甚至必然要再开始新一轮的对绝对安全和行动自由的不计代价的追求。

  

  “野蛮人就是我们自己”

  

  无敌的“世界领袖”美国有可能会在这个怪圈的驱使下,最后干脆尝试去打破现有的国际政治经济制度甚至自己“久经考验”的国内制度与传统,去直接统治和控制整个世界,走上一条历史上各个大帝国都经历过的兴亡之路。换句话说,颇有点讽刺意味的是,美军越是强大,美国在感觉上可能反倒是越不安全。如果对自身力量的使用不当,美国完全有可能自己治住自己的霸主力量,自己被自己的追求所压垮,乃至危及整个美国文明的宏大试验。

  过去人类历史上的大帝国,包括实现了代价昂贵的“大一统”的罗马帝国和中华帝国,在长期停滞僵化之后,垮在外来敌人的最后一击上。所谓“野蛮人终于打进来了”(Barbarians are atthedoor)。不过,人类的文明历史反倒是由此更进一步。在如今“全球化”世界和高科技时代里,能改变美国霸主地位的挑战,可能更主要是来自美国自身内部的机制运作和自己的政策行为,所谓“野蛮人就在我们之间”或者说“野蛮人就是我们自己”(Barbarians are amongourselves or barbarians are ourselves)。

  当年曾经有一部在美国轰动一时的科幻小说叫做《火星人入侵地球》(The War of the Worlds,by H.G.Wells),它描写了一群无敌的火星人用先进的技术和强大的武器装备攻入地球,然后横扫千军,无往不胜。但火星人高度发达和“绝对”洁净卫生的独特生活环境,使得他们久而久之已经失去了体内起码的免疫力和抵抗力。到了到处是细菌的地球上,“无敌”的火星人虽然并没有可以真正与之较量的对手,却很快就被不起眼的小小微生物们从内部打倒了。无敌于天下的美国和美军是不是“火星人”,能不能有足够的免疫力和智慧去控制或避免来自国内外的种种“微生物”,大概只有历史才知道答案。到最终答案揭晓之时,但愿人类文明不仅健康存在,而且还能更进一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792.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