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丘慧芬:基本人权和西方民主

——记亚洲年会和汪晖的一场辩论

更新时间:2010-07-05 12:15:25
作者: 丘慧芬  

  不但窄化了儒学在宋代为它本身开展出的理学历史脉络,尤甚者,更让他提出用儒学思想中的道德批判来化解「现代性的危机」,流为空洞的形式。尽管我们知道儒学的抗议传统,无法改变专制的基本政体,但是,它建立的道统生命,自有其终极的超越价值,不是权宜的妥协之道可以解构替代的。

  为了进一步厘清我如何从中国历史的脉络来谈论专制与民主的问题,我再次引用上文提到PamalaCrossley那本书中的一些重要资料,以资佐证。Crossley书中,涉及清朝和当代中国政府人员与经费数目的部份,特别标明,清朝政府官员数目从未超过二万三千人,现中国政府人员却已近一千一百万人。即以领土疆域论,二者没有大的落差,当代中国的行政人员,比起清朝来,却多出四百三十五倍;以人口论,现比晚清,却只多出三倍。换一个角度来看,也就是说,当代中国人民和政府之间的空间距离,比起晚清时期,要缩小了大约一百五十倍。这个数据,再次说明,为什么我会对于今天中国民间组织的存活空间,并不乐观。

  

  基本人权是现代文明存否的标志

  接着,我也强调,西方民主有危机,是大家都已经知道的事实。然而,当我每次批评西方,特别是美国民主的时候,却总是会想到,李文和在一九九九年,被中情局指控偷窃国家核子武器机密资料的案件。经过美国政府调查之后,法院撤销了五十八项指控他的罪名,他本人也承认不当处理机密资料的惟一罪名。有趣的是,出狱之后,他仍然说美国是他的国家,要继续做美国的公民。此外,我也看到一个非裔美国人的奥巴马,因为他的族群,不断努力的去改变他们备受歧视的身份地位,才能使后来的他,有机会被选为美国总统。不管这个美国民主有多大的危机,从法治之下基本人权受到保障的这个角度来看,这个制度必定是有一些长处和优点吧!

  当天与汪晖的对话,就在这样的互动回应中划上句点。然而,不论汪晖如何看待西方民主,他恐怕不应该忘记,他所推崇的社会民主,也是一种「西方」的民主。近年来,研究当代中国社会个人化现象有重要贡献的阎云翔,在他二○○九年的新书中,也清楚的指出,西欧的社会福利国家,早就将法治与人权,视为生活中的理所当然。他书中的理论概念,明显受到两位当代德国知名学者Ulrich Beck and Elisabeth Beck-Gemsheim的影响。因为这两位学者是研究当代西方现代性危机的专家,又是生活在有社会民主的德国,让我引用他们二○○二年英文书中的一点看法来结束这篇文章。在讨论化解西方现代性危机的时候,这两位学者毫不犹疑的断言,宪政民主法治与基本人权,是保障现代公民社会的终极基础。对他们来说,人类的现代「文明是会继续,或是会终结」,最后必也「将取决于基本人权是得到发展,或是受到毁灭」。

  

  注:文章略有删改。

    

  (丘慧芬: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学系副教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649.html
文章来源:共识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