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孙立平:黑砖窑,穷人祸害穷人

更新时间:2010-07-03 23:30:42
作者: 孙立平 (进入专栏)  

  

   1 黑砖窑事件的真正问题何在?

  

  非常高兴有机会把对黑砖窑事件的一些思考向各位做一个汇报。今天我想谈三个问题。第一,黑窑奴工与底层生存生态的恶化。

  首先我们也许需要有一个判断,就是这次披露出来的黑窑奴工,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现象。这个事情被披露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人们的反思也正在进行,在很多反思当中,人们经常会提到这样的分析思路,比如说资本对劳工的压迫、官商勾结等等。

  从我个人的看法来说,我不太同意这样的一些分析思路。为什么呢?我们大家可以去找找看,这里面有什么像样的资本吗?没有!无论是包工头还是黑窑主,其实都算不上拥有像样资本的人。这当中有没有像样的权力呢?也没有。被揭露出来的王斌斌,因为他父亲是党支部书记、县人大代表,所以人们很容易想到这当中是有权力的背景,但正如在那里进行过深入采访的记者说的,其实开一个窑,不一定需要有一个当党支部书记的父亲,往往是缴个几百块钱,就可以把窑场办起来。

  我们应该把黑窑奴工现象看做什么呢?我个人的看法,黑砖窑和黑砖窑当中的奴工现象所表明的是一种典型的穷人祸害穷人、弱者欺凌弱者的现象。

  我们可以从几个方面来看。首先,披露出来的最典型的那个窑是在山西曹生村,这个村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偏僻村落,调查人员不得不换乘越野车才得以成行。从很多披露出来的黑砖窑来看,这些黑砖窑基本坐落在偏僻、落后、穷困的地区,尤其是山区。也就是说,黑砖窑往往是存在于我们国家那些最贫瘠的土地上。

  接着,我们可以算一下这些砖窑中的经济账。砖窑的经营方式一般是山西一个本地人出土地、出设备,承担税费,打点上下的关系,然后他把这个窑包给一个外来的包工头。在作为典型的王斌斌的窑中,一年的时间里生产了三百万块砖。记者说,这是当地经营得比较好的砖窑了,一般的砖窑一年也就是百八十万块砖。然后包工头把这些砖以3分6的价格卖给窑主,窑主9分钱左右卖出去。这个包工头把人骗过来,让他们像奴隶一样劳动,六条狼狗、几个打手看着。这三百万块砖窑主收过去,总共给了11万块钱。但这不是包工头全部的利润,因为这些劳工如果第二天还能够劳动的话,最起码也要能够吃饱,就算每天吃窝头、白菜,一人三十天就得150块钱,三十个劳工一年就是五六万。不用给工资,光是吃的成本,伙食费的成本就得去掉一半。还要养六条狼狗,还得养几个打手,还有其他经营的费用,最后可能就剩下四五万块钱。大家想象一下,即使这个包工头是一个活雷锋,一分钱也不要,这四五万块钱全部给劳工,三十多个劳工分,每个人能够分多少呢?一个人一年连两千块钱也不到,一个月只有一百多块钱。窑主呢?一般情况下,窑主的收入和包工头差不多,也就是说大部分的窑主,一年的收入也就一两万块钱。我算这个经济账,想说明的是什么呢?这是和我们正常的经济社会生活已经非常不一样的一种另类的存在。我们也可以将其称之为非制度化生存。

  刚才说了,我不太同意用劳资关系去解释这件事,甚至不太同意用官商勾结来解释,这不是要完全否认劳资关系或官商勾结现象的存在。事实上,行贿受贿、买通、打点等都是存在的,但是我们要想一想,一年也就一两万块钱的利润,能够勾出什么样的官商勾结出来呢?拿什么去勾?弄不出一个像样的官商勾结出来。

  我们还可以再仔细看看这个事件当中所涉及到的各方。实际上这个包工头一年前也还只是一个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的人,窑主其实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农民,而那些被骗来的窑工,实际是比他们更弱的弱者,老人、小孩、智障者等等。

  这样的一个状况,让我们会有一种很深的感触。马克思说资本来到世间就是追逐利润,如果有50%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100%的利润就会违反各种法律,有300%的利润甚至会冒被绞死的危险。但是在这个事件中能够看到像样的资本吗?看不到!

  就是为了这一两万块钱就要伤天害理、谋财害命、剥夺人身自由,非打即骂,甚至残害生命,所有这一切就是在追逐这一两万块钱的过程中发生的,或者说就是为了追逐这一两万块钱而发生的。

  这给我们呈现的可能是过去没有怎么接触到,甚至在我们惯常的思维里很难放进去的现实。这样一种现实,刚才我说了,它本质上是一种穷人祸害穷人、弱者欺凌弱者的现象。  

  

  2 为什么会出现穷人祸害穷人的现象?

  

  我们现在需要去考虑一个问题,就是这样的现象为什么会发生?为什么会存在?我觉得在这样一种穷人祸害穷人、弱者欺凌弱者现象背后的,是近些年来我们这个社会当中底层的生存生态不断恶化。这多少有一点像监狱里一样,你在一个资源非常匮乏的场所,哪怕为了比别人的地位稍稍高那么一点点,甚至在监狱里你哪怕仅仅是为了自己不被欺负,你就得去欺负别人。

  在这个事件中有一个被判了死刑的打手,叫赵延兵。当然他打死人罪大恶极、罪有应得。但是这是什么样的人呢?他是为了一个很高的报酬去打人的吗?不是。他过去也是这样一个奴工,他过去也被打,那个包工头用气筒打他的脑袋,为了自己不被打,他成为打手,打死了人,连一点报酬也没有,仅仅是为了自己不挨打。在那个黑砖窑当中,有个智障孩子,因为干活慢了,被赵延兵一铁锹拍在脑袋上,过了两天死了,然后就埋了。就这样的一个打手,连一点报酬也没有。

  其实这样的现象,不仅仅在黑砖窑当中存在,大家想一想,就是在我们广东发生的事情,前几年被打死的孙志刚,孙志刚被谁打死的呢?也是被同是天涯沦落人的被收容的人打死的。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现象背后,实际上是一群人生存的生态。

  黑砖窑把这样一种生存生态用一种极端的方式表现出来了,但是在我们现实的生活当中,可以说,下层生存生态的恶化现象远不是个别的,只不过没有这么极端,而是用比较温和的方式表现出来而已。前一段时间曾经发生一个事情,在华北的某油田,出现一场突击离婚事件,有几百对夫妻几天之内全都办理了离婚手续,互相打招呼,我们原来都是问“吃了吗?”现在都变成“离了吗?”为什么突击离婚呢?因为当时油田出了一份文件,凡是过去买断工龄的,也就是有偿解除劳动关系的,如果是处于离婚状态,就可以得到一个再就业的机会,能得到多少工资呢?432元一个月。这些夫妻为什么要离婚呢?突击离婚就是为了想通过这个来换得每个月四百多块钱的饭碗。最后假戏真做的也有。这件事看起来好像比黑砖窑温和得多,我们心理也容易接受得多,但是本质上它是一回事。一个婚姻的破裂,它对应的是432块钱月收入的一份工作,那边是伤天害理、谋财害命,对应的可能是一两万块钱的收入。这样的东西能够画等号,是一个正常的现象吗?

  在这里,它体现的是一个生存生态在不断恶化的底层当中荒谬而残酷的逻辑,无论为432块钱的月工资收入而离婚也好,还是为了一两万块钱谋财害命、伤天害理也好,体现的都是这样一个荒谬而残酷的逻辑。而在这样一种逻辑、这样一种生态当中,我们还会看到一个我们可以说从感情上很难接受的现实,什么样的一种现实呢?就是底层的堕落,或者我把它叫做底层的沦陷。

  过去我们多少年革命传统教育,给我们这样的一个印象,在一个不合理的社会当中,一端是一群富人,很有钱,但是道德败坏,在另外一端是更多的穷人,很穷,但是勤劳朴实。但是这样的一种印象,我觉得通过黑砖窑事件被打破了,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仅仅是一种勤劳、朴实的贫困吗?或者说我们更进一步地问,这个时候的底层、这个时候的贫困者,所呈现的仅仅是一个勤劳、朴实的形象吗?不是。这个罪恶,或者说这种突破了底线的罪恶,它的参与者、制造者是穷人和底层的一部分。

  鲁迅先生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强者愤怒抽刀向更强者、弱者愤怒抽刀向更弱者”。

  实际上我们从黑砖窑事件当中可以看到,弱者对弱者的残害、弱者对弱者的祸害,可能会达到一种更残忍的地步,因为他没有资源。这很容易让人想到一部电影《盲井》,这部电影描写了几个矿工,其中一个叫宋金明,一个叫唐朝阳,这几个人表面上看起来也是煤矿里挖煤的矿工,但是真正干的不是挖煤,而是把别人骗来,说:“这个地方挖煤很赚钱,跟我们一起来挖煤吧”,骗来之后就找机会把他们害死,再制造一个事故的现场,冒充死者的家属向矿主要抚恤金、要赔偿。这两个人每害死一个人大约能得到两三万块钱的收入,两个人一平分,然后寄到贫困的家乡供孩子读书、供家庭糊口。

  《盲井》当中的情形也好,黑砖窑事件当中的情形也好,都是在底层生存生态不断恶化的背景下发生的。这个事情我觉得在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在生存生态不断恶化的情况下,底层不断堕落的过程。人们通常假定当社会在堕落时,造就了一批为富不仁的富人,而穷人还保持了勤劳、朴实的本色,但是可能事实并不是这样,从某种意义来说在社会堕落的时候,穷人也会随之而发生堕落,而他们堕落的过程甚至超过了整个社会的堕落。为什么?因为他手里没有资源去抵御这个堕落的过程。所以这样我们在感情上非常困难地要去面对一句话,那就是人们经常所说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们感情上可能很难接受这句话,而且不能说可怜之人就一定有可恨之处,但是可怜之人当中有部分人有可恨之处,这应当说是一种不能否认的现实。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会遇到诸如此类的现象,一个老头、老太太被车撞了,肇事的车跑了,另一个开车的人送老头到医院里,然后就被赖是他撞的,不但不感恩,而且是恩将仇报,这不是一个堕落的过程吗?但是你去想,事情是这么简单吗?其实他根本没有资源去抵御这个堕落的过程。你想他被车撞了,断了一条腿,手术需要一万五,肇事的车跑了,抓不到人这一万五就得自己承担,而这对他来说可能是灭顶之灾。然后一看救他的这个人,开的还是不错的车,长得白白胖胖的,看起来还比较有钱,算了你就好人做到底,再多出一万五吧,这个事情就发生了。

  可是人们在这个时候会感受到更深的悲哀,对于贫困,人们觉得给你一种同情还过得去。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你贫困,可能身上还有不少的毛病,人们连点同情都不愿意给你,大家不觉得这是更深的悲哀吗?事实是,不公正的秩序不仅使你成为穷人,而且要使你成为一个堕落的穷人。结果是,大家觉得做好事要小心,弱者能够得到的帮助就会越来越少。类似的事情很多,去年有一部电影叫《落叶归根》,根据真实的故事改编的,讲的是一个打工者死了,一块出去打工的人把他的尸体不远千里背回家乡。为什么要背尸?他说我们过去是邻居啊,家里的风俗是落叶要归根啊,所以千里迢迢把这个老乡的尸体背回去,结果是什么呢?大家对他充满了猜疑,死者的家属后来都不跟他说话了。

  对此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穷人跟穷人之间可以互相信任吗?穷人和穷人之间会互相关心吗?这是黑砖窑引起我们深思的地方。这是我要谈的第一个问题,我们如何看待黑砖窑事件。  

  

  3 “经济难民”是如何被造就的?

  

  今天的第二个问题,我想谈谈黑砖窑事件发生的背景。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有两个过程是值得重视的,一个是贫富分化的过程,一个是社会结构定型的过程。在分析黑砖窑事件时,在日本任教的季卫东教授用了一个词,他把这些窑工看做是“经济难民”。为什么叫经济难民呢?就是因为他只要还是在他出生和长大的那块土地上,他就几乎已经没有生存的空间了。这已经是几亿农民一个共同的说法,就是靠种地已经不能挣钱了,农业已经不能够成为一个盈利性的产业,所以他把这些人称作经济难民。

  而这种生存生态的恶化,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生的。

  但是和这样的一个背景能够形成鲜明对照的,是我们这个社会近些年来发生的另外一个过程,我们把它叫做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分配的过程。这个过程集中发生在最近这三五年的时间里。这样的一个财富分配的过程,有人可能没有明确地意识到,但是你观察一下你的周围,你马上会觉得世界变了。

  “百万富翁”这个词大家都知道。突然之间,大家前后左右看看,包括在座的,四十岁以上的,三十五岁以上的,现在还有哪个不是百万富翁?在广州你有一个七八十平方米、一百来平方米的房子,这不就七八十万了吗?再加上家里的破破烂烂,不就一百万了吗?突然之间,前后左右你发现都是百万富翁。虽然你看起来不像,但是你的东西真的快值百万了。在这个现象背后的,是一个与刚才所说的为了一两万块钱就伤天害理、谋财害命形成了对照的财富分配过程。这两年的财富,是以上百万为单位来分配的。

  比如说,两年前你有一百万,你买了一百万的房子,现在这房子值二百万,就算给你分了一百万。去年你有一百万,买了一百万的股票,(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631.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