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占阳: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是亲兄弟

——《新社会主义原理大纲(续一)》(2)

更新时间:2010-06-30 22:59:04
作者: 王占阳 (进入专栏)  

  因而平等问题已经解决了。这种美化资本主义的观点,显然是很不合适的。这种观点即使是在西方社会主义者当中,也是不受欢迎的。马克思剩余价值学说的基本精神,至今依然基本适用。如英国工党政府财政部官员在回答我驻英大使的问题时即曾明确指出:

  “你说的对。我们恰恰是按照马克思劳动价值论办事,超高收入超出了他所创造的必要劳动价值,属于剩余价值,应该拿出来补助穷人,这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剥夺剥夺者’。”[4]

   事实上,西方国家之所以对私营企业普遍实行高额累进税、高额遗产税和特别消费税,并将大部分税款用于提供公共产品(首先是提供社会保障),其前提就是认为少数人占有大量财富是一种不平等现象,就是认为这些财富主要是社会创造的,而不是由它们的所有者自己创造的,因而它们最终也就仍然要为社会所占有。

  这就表明,从发展新式社会主义的角度看,如果认为私营经济已经完全社会主义化了,那么在这个方向上发展新式社会主义经济的重大历史任务就从根本上被取消了。如果认为少数人占有大量财富很公平,那么社会主义“切蛋糕”的权力就被剥夺了。如果认为私营经济很公平,从而任凭两极分化无限制地发展下去(当然,在目前的社会发展阶段上,一定范围的两极分化仍然是不可避免的,也是必要的),那你就等着中国社会的大爆炸吧。如果认为那些“血汗工厂”也是社会主义,那么社会主义的良心也就泯灭了。如果共产党不去代表工人的利益(当然同时也应代表资方的利益,应当逐步实行毛泽东提出的、也是目前国际上通行的“劳资两利”的政策),而是认为工人的工作条件和生活状况理该如此,那么共产党也就不是共产党了。如果认为这种早期资本主义的右倾思想很现代,那就请到西方看一看吧!

  第五,据刚刚出版的《邓小平年谱》,邓小平早在1992年和1993年即已谈到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并提出了从分配制度着手发展社会主义的重大历史任务。他指出:

  “中国发展到一定程度后,一定要考虑分配问题。……如果仅仅是少数人富有,那就会落到资本主义去了。要研究提出分配这个问题和它的意义。到本世纪末就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了。我们的政策应该是既不能鼓励懒汉,又不能造成打‘内仗’。”

  “十二亿人口怎样实现富裕,富裕起来以后财富怎样分配,这都是大问题。题目已经出来了,解决这个问题比解决发展起来的问题还困难。分配的问题大得很。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自然出现。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

  “中国人能干,但是问题也会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随时都会出现新问题。比如刚才讲的分配问题。少部分人获得那么多财富,大多数人没有,这样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出问题。分配不公,会导致两极分化,到一定时候问题就会出来。这个问题要解决。过去我们讲先发展起来。现在看,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不比不发展时少。”[5]

  在这里,邓小平的意思很清楚:一方面,“分配不公,会导致两极分化,到一定时候问题就会出来。”另一方面,“我们讲要防止两极分化,实际上两极分化自然出现。”两极分化已经出现了,所以才有分配不公的问题要解决。一方面,“分配的问题大得很。”这就是说,两极分化已经是一个大问题。另一方面,“如果仅仅是少数人富有,那就会落到资本主义去了。”这就是说,如果整个社会都达到了两极分化的状态,那就是资本主义了;但现在的两极分化还没有发展到这种程度,所以中国还不是资本主义。一方面,我们“要利用各种手段、各种方法、各种方案来解决这些问题。”另一方面,我们又要把它作为“分配问题”来看待,而不是把它作为所有制问题来解决。

  邓小平的这些论述表明,从未来解决分配问题着眼,我们首先就要肯定两极分化的存在,肯定资本主义经济的存在,肯定资本主义剥削的存在,肯定由此产生的分配不公问题的客观存在。如果连这些基本事实都不承认,如果连剩余价值学说都要彻底否定,如果把明摆着的分配不公统统都说成是按生产要素的公平分配,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怎么能够提出和解决客观存在着的重大分配问题呢?如果我们不解决这个问题,那岂不是要走上西方19世纪那种旧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上去了吗?这样的历史道路,西方都不走了,我们为什么还要跟着走?诚然,在目前的社会发展阶段上,早期资本主义的现象仍然是不可避免的,但现在的国际环境和国内环境,难道还允许我们按部就班地重走一遍早期资本主义的社会发展道路吗?难道我们不考虑时代性质的变化,不考虑历史环境的变化,不走时代性质与本国国情相结合的历史道路,而只是一味地重走西方旧资本主义的老路,就能够最终实现中国的现代化吗?

   所以,我们应当明确:现代文明的根本特征,就在于不是放纵资本主义,而是以社会主义限制和规范资本主义;就在于不是单纯地发展资本主义,而是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基础上发展社会主义。我们还应当明确:我国要实现现代化,就必须在越来越大的程度上走上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结合的发展道路,就必须致力于在发展资本主义的基础上发展社会主义。而要做到这—点,我们首先就必须直面资本主义和资本主义剥削的客观存在,就必须对普罗大众有一份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的思想感情,就必须在理论上、政策上和法律上为社会主义的发展预留空间。否则,一味地美化资本主义,否认资本主义剥削的存在,无视普罗大众的饥苦,我们就不配称为社会主义者,我们就会走到邪路上去,我们也就不可能最终实现现代化!

  最后,中国社会发展需要明晰的理论。理论论述能力也是政党的执政能力的核心组成部分。从这一角度看,现在也应当本着与时俱进、求真务实的精神,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实事求是地指出一般私营经济所具有的资本主义性质,阐明发展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经济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时代性质和我国国情的,是有利于人民、有利于社会主义、有利于民族振兴的,阐明具有资本主义性质的经济只是现阶段我国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阐明我国社会发展的总目标并不是发展资本主义,而是要在资本主义发展的基础上发展社会主义,阐明我们现在所能实行的只是与资本主义相结合的新社会主义。

  总之,我们应当实事求是地承认,现代社会主义社会内部也有资本主义的存在与发展。因此,这种社会主义社会并不是马克思、恩格斯所设想的那种社会主义社会,而是以社会主义为主导、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结合的新式社会主义的社会。这种新式社会主义社会的出现既不意味着现代世界已经进入到了资本主义取代社会主义的历史时代,也不意味着这个世界已经进入到了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历史时代,而是从一个方面证明了,我们目前所处的世界历史时代,实际就是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相结合的新时代。

  

  注释:

  [1] 详见本书第九章,第四、五节。

  [2] 毛泽东:《论联合政府》(1945年4月24日),延安《解放日报》,1945年5月2日。这段话是原文。建国后有修改。

  [3]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第83页。

  [4] 转引自吴江著:《社会主义资本主义沟通论》,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57-58页。

  [5] 《邓小平年谱(一九七五— 一九九七)》(下),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版,第1356-1357、1364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579.html
文章来源:中国选举与治理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