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宇宽:派系斗争推动学术净化

更新时间:2010-06-17 15:50:42
作者: 郭宇宽 (进入专栏)  

  

  汪晖教授抄袭,成了一桩沸反盈天的学界公案,大概是近年来比较让人瞩目的一次一次学术打假事件。

  尽管汪晖对于这样关乎自己学术信誉的指责,始终高挂免战牌,拒不出来回应,有一种“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我自拿之”的爱理不理的态度,这更加让一些人感到痛心和气愤。但他的一些圈内哥们和粉丝,却显然非常焦虑。网上能看到一些人以颇激烈的言辞,来挺汪比如“王彬彬所在的南京大学曝出过不少学术丑闻,而中国学术腐败之现状也是众所周知。王彬彬耳闻目睹了多少,又感到了怎样的心灰意冷,他必将学者丑态揪之而后快的心意有多迫切,都是可以想象的。不过这一揪可不得了,揪出的是学术界、思想界之“大腕”汪晖,而在王彬彬看来,这位在学术界有着至高声望的大腕儿,他的‘第一桶金’得来的多么容易,但又是多么拙劣呀!”类似的言论在乌有之乡一类的网站和汪晖粉丝的论坛上更加集中。

  在所有挺汪的文章中,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笔者没有看到一个真名真姓的文章,敢拍着胸脯说“汪晖没有抄袭”。最多只是含糊其辞地试图岔开话题,汪晖那叫学术不规范;二是,所有这些文章,都把矛头指向,说对汪晖的批评,不善意,不宽容,所以是党同伐异的派系斗争。

  这些文章让我感到喜悦的是,这些挺汪的文章,事实上承认,在中国存在这么一个圈子,或者叫派别,不管是否把他们冠名为“中国新左派”,至少这些人是趣味相投和紧密团结的人群,而汪晖是他们旗帜性的人物。

  至于为什么有些人看不惯这个圈子,对中国问题所持的立场,那是另一个问题,不在这里讨论。

  汪晖这次被揭发学术抄袭一事,他越是不回应,别人就越有理由打破沙锅问到底,而且在我看来,根本不用考虑是不是“善意”和“宽容”。学术抄袭就好像官场腐败,这就好像有一个人贪污,意外败露,你只有两个出路,要么认罪谢罪,要么不承认,为自己澄清。虽然学术界没有“双规”这一说,但汪晖这么理直气壮的不回应,实在也是匪夷所思。而且他的粉丝们的逻辑是,别人对汪晖的批评是不善意的,不宽容的,别人的态度,怎么就能作为汪晖在自己抄袭事件上的理直气壮的理由呢。

  一个人不能以贪污的人还很多,作为我自己贪污合理的借口,别人抓你,就是“不善意”,“不宽容”。何况人家就算有意找碴,只要这个证据确凿,也没问题。更典型的例子,就像尼克松在水门事件中被牵连了,有政治作弊嫌疑,本来这事儿,确实不是没有可能掩盖过去,尼克松也确实能力很强,受到相当多美国人民群众的爱戴,可人家民主党抓住机会,大做文章,不依不饶,最后硬把一个民选总统给拉下马为止,人家可比汪晖地位高多了。据说毛泽东当年一听说,美国总统居然就给弹劾下台了,在他的政治哲学里马上就反应,“是有人要整他”,很大程度上毛泽东说得没错。但就是美国政坛上,两党派,相互没完没了的整来整去,最后对整个政治生态起到了净化作用。

  同样道理,汪晖的粉丝们,如果认为汪晖这个的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的教授被揭发抄袭是学术界的派系斗争,是自由主义对新左派的围剿。

  那这些汪晖的粉丝们,最明智的方式,就是反戈一击,也来找王彬彬的纰漏,同时也可以放手去挑他们认为是自由主义代表人物的任何学者的纰漏。越不善意越好,越不宽容越好,只抓实事,不问动机。当然底线是摆事实,讲道理,不要像文化大革命那样,讲不过就动拳头,用“武器的批判代替批判的武器”。

  学术无派,千奇百怪,什么时候学术圈搞得大家的一团和气,作揖打躬,基本上就烂掉了。学术界多有几个阵营,相互挑毛病,学术才能进步,学术才能走向规范。

  期待着,王彬彬、林毓生、郑也夫、贺卫方等学者对汪晖的“不宽容”,“不善意”被发扬光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4338.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