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朱刚:理念化、生活世界与先验生活

——试论胡塞尔的"理念谱系学"

更新时间:2010-05-25 23:51:53
作者: 朱刚  

  

  摘要:理念真的就是那最终的本原与根据吗?是那超出于历史之外、生活之外却衡量、裁判着历史与生活的最终尺度吗?未必!至少胡塞尔就如此认为。在胡塞尔看来,理念不仅不是那最终的本原与根据,相反,在它之前倒有一条长长的谱系。它首先是某种精神活动--理念化--的构造成就。进而,这种理念化也并不是"凭空"发生,它倒必须在生活世界的基础上才有可能。而生活世界也并不因此就是最终的本原与根据,虽然许多人这样认为。毋宁说,在胡塞尔看来,生活世界也仍然是某种构造成就:即先验生活的构造成就。因此最终,先验生活才是胡塞尔所追溯到的最后本原。某种程度上,胡塞尔后期的生活世界现象学就是这种对于理念之谱系的层层追溯。本文即是对这一"理念谱系学"的初步探讨。

  

  引言 理念如何产生?--问题的提出

  

  自柏拉图提出理念以来,理念在西方哲学乃至整个西方文明中就一直是一个基本的、而且是至关重要的概念。它是永恒真理的所在地,是科学的基础,[1]在今天更是各式普遍主义论说及其权力诉求的前提。因此,谁掌握了理念,谁就拥有了真理与权力。而理念何以能具有如此重要的地位?这首先是因为,理念一直被认为是始终保持着自身同一的客观自在之物,不受任何时间变易的影响。[2]但更重要的是因为,自柏拉图以来理念就被认为是最终的"本原"和"根据",是衡量芸芸万物之真假、善恶、美丑以及完善与否最终尺度。

  然而问题在于,理念真的就是那最终的本原与根据吗?是那超出于历史之外、生活之外却衡量、裁判着历史与生活的最终尺度吗?未必!至少胡塞尔就如此认为。在胡塞尔看来,理念不仅不是那最终的本原与根据,相反,在它之前倒有一条长长的谱系。它首先是某种精神活动--理念化--的构造成就。进而,这种理念化也并不是"凭空"发生,它倒必须在生活世界的基础上才有可能。而生活世界也并不因此就是最终的本原与根据,虽然许多人这样认为。毋宁说,在胡塞尔看来,生活世界也仍然是某种构造成就:即先验生活的构造成就。因此最终,先验生活才是胡塞尔所追溯到的最后本原。某种程度上,胡塞尔后期的生活世界现象学就是这种对于理念之谱系的层层追溯。本文即是对这一"理念谱系学"[3]的初步探讨。

  

  一、在直观的世界中没有理念

  

  但在正式进入对理念谱系学的讨论之前,我们先要随胡塞尔一道澄清一下围绕着理念一词所存在的"令人不安的种种歧义",并借此表明,本文所说的理念并不直接存在于直观的周围世界之中,因而需要一种特殊的精神活动才能把它们创造出来。

  据胡塞尔在《观念I》中的分析,哲学上的"理念"(Idee)一词至少有两种容易混淆的含义:一是作为"本质的一般概念"的理念,这是形态学意义上的本质,比如花朵的"红色本身"、它的"椭圆形"等等。二是作为康德意义上的极限概念的理念,比如"理念的"点、"理念的"面、"理念的"颜色种类等。这个意义上的理念作为极限概念是自身同一的,并且因此是可以精确确定的。为了区别这两种不同意义上的理念,胡塞尔在《观念I》中(包括在其以后的著作中)"使用在术语系统中未被使用过的一个外来词'Eidos'(艾多斯)和德文词'Wesen'(本质)"来表达"本质的一般概念",而把理念(Idee)一词仍保留给康德意义上的极限概念。[4]

  在这两种理念之中,胡塞尔认为,作为形态学本质的艾多斯,比如花朵的"红色本身"作为这朵花的这个红所属的那个本质区域,已经例示在这个具体的红之中了,因此是可以通过本质直观或"直接的观念化(Ideation)" [5]而被直接地把握和体验到的。而且,这种观念化的把握和体验能够在感性直观的基础上通过注意力的转向或想像变更得到完成。换言之,艾多斯作为感性性质所属的"本质区域"是直接存在于直观的生活世界之中的,是直接可见的。相反,胡塞尔认为,作为极限概念的理念("如'理念的'点、理念的面、空间构形或在'理念'颜色物体中的'理念'颜色种类"),却无法在直观的周围世界中被直接地把握到,即使是通过观念化[6]或者想像变更。为什么?因为我们在"按照我们的有身体的个人的存在方式"生存于其中的那个世界中,"并没有发现任何几何学的理念的东西,没有发现几何学的空间,数学的时间以及它们的任何形态。"[7]所以:

  "在直观的周围世界中,我们通过将视线抽象地指向纯粹时间空间形态,就体验到'物体'--这不是几何学上的理念的物体,而正是我们实际体验到的这个物体,它具有实际体验到的内容。不论我们在想像中怎样随意地改变这些物体,我们如此得到的自由的、在某种意义上是'理念的'可能性,绝不是几何学上的理念的可能性,绝不是能在理念空间中画出的'纯粹的'几何学图形--'纯粹的'立体,'纯粹的'直线,'纯粹的'面,'纯粹的'图形,以及在'纯粹的'图形中发生的运动和变形。"[8]

  几何学的、数学的理念是如此,同样,其他类似的极限意义上的理念--无论是"作为有关世界的科学之理念的相关物的无限的真的世界之理念",还是"真实的和真正的个别的个人生活之理念,以及真正的共同体的理念,最后是真正的文明之理念,以及属于该文明的'伦理的'理念"[9]--所有这些康德意义上的理念,也都如此,即并不直接存在于直观的周围世界中。然而问题是,我们却具有它们,并且以它们为基础建立了各式各样的理念科学。于是问题就在于:我们究竟是如何具有它们的?或者说,它们如何产生?其谱系何在?

  对于这个问题,传统西方哲学的主要看法要么是唯名论的,要么是实在论的。前者从根本上否认理念的客观存在,因而也就取消了理念从何而来的问题。而后者虽然认为理念是客观存在之物,不否认理念的真实性与实在性,但又往往认为理念是超出于时间之外的永恒之物,它们既没有发生也没有消亡,一直就在那里,等着我们去认识。如此自然也就不存在理念从何而来的问题。除此之外,中世纪神学乃至一些受其影响的哲学家(如笛卡尔)虽不否认理念的客观存在,但却把理念以及一切的永恒真理都归于上帝的创造,而对于上帝如何以及为何创造理念这样的问题,显然是作为有限者的人类无法想象也不该追问的。与所有这些看法不同,胡塞尔一方面认为,理念并不是单纯的记号,而是有其客观存在;但另一方面又认为,这种客观存在又并不是从来如此、无生无灭的,相反,它有其自身的起源或谱系,只是这谱系并不在上帝那里,而恰恰就在人自身的主观性及其成就之中:这就是人的理念化活动以及构成基础的生活世界。

  

  二、从理念化到生活世界--理念的谱系

  

  胡塞尔在于《逻辑研究》第二版中比较一般的本质(艾多斯)与极限意义上的理念之不同时,曾明确指出,理念作为极限概念恰恰是通过一种特殊的"理念化"才产生出来的。他写道:"在直观被给予性上通过直接的观念化(Ideation)而把握到的本质是'不精确的'本质,它们不能混同于'精确的'本质,后者是在康德意义上的理念,它们(如'理念的'点、理念的面、空间构形或在'理念'颜色物体中的'理念'颜色种类)是通过一种特殊的'理念化'(Idealisierung)而产生出来的"。[10]这种"特殊的'理念化'"之特殊之处就在于:作为创造理念的活动,它并不是一种直观活动,不仅不是感知或想像意义上的感性直观活动,甚至也不是"观念化"意义上的本质直观活动。在胡塞尔看来,它本质上是一种"'纯粹思想'的理念实践"。[11]正是这种"纯粹思想"的"理念实践"创造出了直观的生活世界中并不存在的"理念"。在此意义上,这种"理念化"与在直观世界中直接把握艾多斯的"观念化"(Ideation)有严格区别,用德里达的话说就是:它们"一个在创造中构造对象,另一个在直观中规定对象。"[12]

  然而问题在于,这种理念化活动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活动?它如何可能?它能"凭空"发生吗?当然不能。在胡塞尔看来,或更准确地说,在后期的胡塞尔看来,这种理念化活动恰恰是在生活世界的基础上才得以可能的。然而这一点在哲学史上似乎始终没有被注意到,包括在以理念为基础开创近代精确科学传统的伽利略那里。对此胡塞尔写道:"他(伽利略--引者按)没有感到需要深入研究理念化的成就最初是以什么方式发生的(即它是如何在前几何学的感性世界的基础上和它的实用技术的基础上发生的),没有感到需要专心致志地研究数学的必真的自明性的起源问题。"[13]胡塞尔这里所说的"前几何学的感性世界"和"它的实用技术"正属于生活世界。正是这一生活世界构成了理念化活动的"基础"。

  何谓"生活世界"?自胡塞尔提出这个课题之后,有关讨论可说已是汗牛塞栋。这里我们不想重复这些讨论,仅想就其与理念的关系指出以下两点:第一,它是理念诞生的基础、前提,为理念的诞生准备了"原材料"。第二,因此,它是理念之意义或可理解性的源泉,因而也是所有科学之意义的源泉,科学必须回溯到生活世界才能得到理解。[14]

  在此我们先讨论第一点,即它如何为理念的产生即理念化提供基础。仍以作为几何学对象的理念为例。胡塞尔在其后期"几何学起源"的手稿中,详细描述了创建理念的理念化是如何在生活世界的基础上一步步发生的。根据德里达的总结,这一过程可以概括如下:

  1,这个前几何学的生活世界是根据不精确的时间和空间而整理的事物的世界;

  2,这些事物应该具有"物体性"。这种物体性是对事物性一般的特殊规定;

  3,这些物体必然具有空间形态、运动形态和"变形的过程";

  4,材料的性质(颜色、重量、硬度等等)通过一种补充性的本质规定而必然与前几何学的时空形态"相关"。

  5,根据日常生活中实践的必然性,某些形态和某些变形过程能够被感知、修正并逐步得到完善,例如笔直的线条、光滑的平面等等。[15]

  "于是",德里达总结说,"我们先天地知道,在这一文化领域(这一领域已经被提供给'那位尚不知道几何学但可以被设想为几何学的发明者的哲学家了')中,事物、物体、前精确的时空性、模糊的形态学类型......以及想像变更的可能性等等,都必定已经存在于那里了。"[16]换言之,生活世界已经准备好了"原材料",只待一种特殊的活动对这些原材料进行锻造、加工,以便从中涅槃出一种全新的事物:客观的、自身同一的理念。

  这种特殊的活动就是理念化。需要强调的是,生活世界与理念化在理念的产生过程中所承担的角色并不相同:生活世界为理念的产生提供了基础和原材料,但这种基础和原材料本身并不能自动地产生出理念,必待理念化活动然后才能把理念创造出来。所以真正构成几何学理念之直接起源的,正是这种理念化活动,这种"最早的创造活动":

  "很显然,几何学肯定也是从一种最早的获得物,最早的创造活动中生成的。......这种意义本身在有所成就的活动(Leisten)当中有其起源:首先是作为计划(Vorhabe),然后是在成功的实行之中。"[17]

  这种创造出理念的理念化活动有时也被胡塞尔称为一种"独特的理性活动":

  "逻辑概念恰好不是从朴素而直观的东西得来的概念;它是通过独特的理性活动,通过理念的形成(Ideebildung)、精确的概念的形成而产生的,例如,通过那样一种理念化,这种理念化与经验上模糊的直线、弯曲相反,产生出几何学上的直线,几何学上的圆。"[18]

  总之,无论是作为几何学对象的理念,还是作为逻辑概念的理念,抑或其他类型的理念,它们的直接起源都是理念化活动,而生活世界则构成了这种理念化得以可能的基础。就此而言,几何学起源的问题具有自己的"封闭性",它并不去追问感性形态的观念对象的起源,虽然后者"先于几何学并制约着几何学,但它并不混同于几何学本身的起源,也不混同于与之相关的一切可能性的起源。"[19]

  然而,究竟该如何描述这一作为理念之起源的理念化活动本身呢?德里达说,在胡塞尔那里缺少对这样一种创建行为的具体描述,而且这并不让人惊讶,也不让人失望,因为胡塞尔已经给出了"几何学起源的条件",即"前科学的文化世界"(亦即"生活世界")和"哲学家"。不过,虽然缺乏具体的描述,德里达也承认,"在[胡塞尔的]一些暗示性的话......中,开创性活动的意义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达"。[20]比如胡塞尔的下面这段话:

  "这些有限的形态作为由实践而产生的、并想使之逐步完善的形态,很显然,只是作为新式实践的基础,而由这种新式实践产生出一些名称相似的构成物。(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897.html
文章来源:中国现象学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