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翟振明:视觉中心与外在对象的自返同一性

更新时间:2010-05-19 09:19:52
作者: 翟振明 (进入专栏)  

  他把头蒙起来了,你不知他是在你左边还是右边,但他和你一样在被子另一端伸出一双脚。你光看那四支脚,很有可能不敢肯定哪两只脚是你自己的,哪两只脚是你哥的。但你意图动一下你的脚,看看哪只脚响应你的意念,一般情况下,你就不再疑惑了,你此时诉诸判据1)。但如果碰巧你哥也同时做了同样的动作,那你就会更加疑惑了,一个意念怎么会导致两只脚同时动呢?到底哪只脚是我的?于是,判据1)失效。那么你诉诸判据2),但在特殊情况下,按1)的情形类推,我们知道判据2)也有可能失效。你最后还得掀开被子看看,依靠判据3),才弄清楚哪双脚是自己的。

  那么,我们就要格外仔细地分析判据3)了。由第一部分的分析我们得知,通过视觉对空间的性状做出的判断是对空间本身性状的体认,是绝对正确的。因此,视觉中的零距离,就是零距离本身,而不是对零距离的指示或测量。内感觉,是绝对的空间零点(“我”)内部发生的事件,所以最多只会有关于空间广延的某种信息,而不可能会有空间广延。然而,“零距离点”即为你的眼睛的所在点。你如何断定眼睛是你的?又回到1)和2)吗?不行,唯一的根据是:距离的“零”。眼睛与什么之间的距离为零?与你。你是什么?当然不能说是视场中的躯体,因为判断这个躯体是否属于你,依靠的正是对眼睛与你的距离为零的确认。你就是原初空间点的绝对同一性,你就是零,零就是你的对象性无歧义绝对认同的唯一支点,支点之外只有对象的杂多,以及杂多与你的不同程度的关联。

  这样,设想你看到一组躯体随着你的意念做着一模一样的动作,你感觉手掌刺痛时看见这一组躯体的手都被针扎,你怎样确定哪个身体是你自己的呢?当然,你看不到眼睛的那个躯体就是你的,因为你的眼睛与你距离为零。但是,眼睛只与它自己距离为零。那么,你就是你的眼睛么?当然不是。并且,眼睛完全有可能以镜面呈现出的样子与你建立空间关系,而不与你距离为零。瞎子阿炳根本就没有眼睛,但只要你去听听二胡曲《二泉映月》,就会断定,曾经有过一个与眼睛无甚关系的阿炳。失去眼睛,并不比失去一只鼻子多失去一丁点自我人格的同一性。

  沿着这样的思路,我们讨论的就再也不是作为空间对象的躯体意义上的身体了,而是梅隆-庞蒂在其《知觉现象学》中讨论的具有本体论多义性的场域性的心灵-身体了。在此处再引入时间性,我们便可以进入到心灵哲学的纵深之中,探索身心关系的奥秘。但在本文中我们不得不先放弃这条思路,而先看看视觉中的空间点的同一性的确认,如何引向我们对无所不包的“太一”的确认。

  

  三、逻辑同一律与视觉的归多为一

  

  同一性,作为形式逻辑的A≡A,在广延的对象世界中的无歧义的对应,必定是由“多”聚集而成的“一”,因为“多”是客体概念的内在要求。那么,什么情况下,客体之“多”才能聚集成绝对的“一”呢?有两种情况:1)在某个无穷小的空间点有无穷多的质料单位相互之间的距离为零;2)无所不包的宇宙之“太一”,亦即无穷多的质料在绝对统一的广延中被囊括。

  这里,我们先考察第一种,那就要回到我们以上讨论过的绝对空间点的自返同一性的思路。实际上,刚才讨论的两指尖相互触碰时视觉对空间点同一性的绝对确认,只是此处的第一种聚集的要点片断。两个指尖的“两”,与任何多于一的“多”并无实质上的区别。指尖首次相互触碰时,触碰点趋于无穷小,而在这个无穷小点聚集的可以是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以至无穷多个无穷小的指尖。

  这种聚“多”为“一”,只有在广延性的视觉空间中才能发生,而在触碰时产生的内感觉(平时所说的“触觉”)的场域中是不会发生的,这已经为我们对触碰过程的分析所阐明。限于篇幅,我们没能将对其它感觉(听觉、嗅觉、味觉等)进行分析得到的结果在此展开,但结论是简单的,那就是,除了视觉,其它感觉都没有在广延中聚多为一的功能。

  不过,我们还不明白,第二种聚多为一,即宇宙的“太一”,是如何可能的呢?这种化绝对的“多”为绝对的“一”的综合,与任意空间点的自返同一,有什么必然联系呢?

  

  四、从无穷小的一到无穷大的“太一”

  

  空间点自返同一性的确立,同时也就是广延中的任意点的绝对无差别性的确立。一个绝对的空间点,在纯粹的广延中是没有位置的。在纯粹的广延中,没有以质料为基础的参照系,任何一个空间点都与任何所谓“其它”的空间点毫无差别。

  当然,我们此处要讨论的是质料的聚集。有了质料的聚集,是否就给广延本身的不同部分带来了差别呢?并不如此。严格的论证,这里暂且略去,但我们可以用一个浅显的例子来帮助我们的理解。一本厚书,放在桌子上。现在,你把它从桌面挪到了书架上。问题是,这本书的广延是留在了桌面上,还是跟着书本上了书架?都不是,因为作为质料之聚集的厚书并不独自拥有一具广延,所以它既不能留下、也不能带走广延。广延是自在的,并且是任何对象聚集的前提条件。因而,逻辑同一律A≡A要有客体对应,就必须预设广延的先在性。

  于是,综上所述,我们得到以下两条推论:(1)广延中的任一点与所谓的其它点没有任何差别;(2)任何质料的聚集必以广延的绝对性为先决条件。

  当你的知性要确定一个具有自返同一性的对象的任何性质之前,问一问这个对象“在哪里”,是天然地合法的。但是,当你问到一个绝对的空间点“在哪里”和整个宇宙“在哪里”的时候,你就预设了广延之外的广延、广延之外的广延的广延……,以至无穷。所以,任何一个绝对空间点哪里都不在,整个宇宙也是哪里都不在。

  只是,如果有任何东西的自返同一性A≡A成立,任一空间点的同一性必先成立。但是,由于任一空间点和任何所谓“其它”的空间点是无差别的,对任一空间点的同一性的确立也就是对所有空间点的同一性的确立。结果是令人吃惊的,那就是,在这里,“一”与“多”是绝对的同一,无穷小与无穷大也绝对同一。刚才说的“两个”哪里都不在的绝对同一,其实就只是一个。这里既不需要经验的证据,也不需要逻辑的推理。这样,我们就理解,一辈子被关在密室里的人与职业旅行家之间,就对宇宙大全的“太一”的把握上讲,并没有区别。尽管任何人只对宇宙大全的微不足道的部分有过直接的感知,但每个理性健全的人都对宇宙大全之“太一”有直接的断定。

  在无穷大与无穷小之间有无穷多的对象,对于这些对象,自返同一性只是思想强加的,只是概念化思维的要求。任何对象,其貌似的自返同一性都是任意设定的。你眼前的电脑,作为广延中的对象,你就不知道到底要在哪个边界与他物分开。键盘、电缆线、插头、插座,是不是电脑的一部分?随你自己决定,如果你确实需要决定的话。再者,换了大部分软件的电脑,是否还是原来的电脑?这里的A≡A,即使撇开历时变化的因素,也找不到确切的对应。

  由此看来,外在对象的确定的同一性,只在无穷小的空间点与无穷大的“太一”那里可以找到。并且,指尖之间的绝对空间点的自返同一的确定,就是无所不包的宇宙的“太一”之确定。这种确定,完全基于视觉对广延距离的无中介的“亲知”,此“亲知”,与其说是认知,还不如说是体知。如果说,“指尖之间的无穷小就是宇宙‘太一’的无穷大”这个说法是个悖论,那么这全是视觉在对象世界中寻找A≡A的逻辑同一律的客观对应时惹的祸。这种康德式的二律背反,2是以视觉为中心的知性对外在对象的自返同一性进行必要的确立时不可逃脱的境况。并且,只要你想对外在对象世界的事态做出描述和判断,你就必然要诉诸A≡A的逻辑同一律,这样,视觉中心主义就是不可避免的。所以,并不像某些后现代思想家认为的那样,视觉中心主义只是某种文化传统的偏见。

  当然,如果你撇开外在客体的对象性,像伯格森那样转向对精神世界的内省,时间性就取代空间性成为基本的要素。这也许不是对另一种不同事物的认知,而是像斯宾诺莎认为的那样,是对同一事物的不同样态(modification)的探讨3。但是,无论如何,你如果在此处还有意寻求另一种同一性、即自我人格的同一性的话,那么,就像我曾经论证过的那样4,以空间为框架的外在同一性的确立就无关宏旨了。如果此时你还坚持以视觉为中心,你就会陷入不可救药的混乱,落得个竹篮打水徒劳无功。

  

  注释:

  1 本文原发于《哲学研究》2006年9月号。

  2 见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

  3 见斯宾诺莎《伦理学》。

  4 见翟振明“虚拟实在与自然实在的本体论对等性”,《哲学研究》2001年第6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751.html
文章来源:《哲学研究》2006年9月号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