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潘采夫:抢祖宗的政治游戏

更新时间:2010-05-16 21:25:31
作者: 潘采夫  

  

  新版电视剧《三国》正在播出,成为一时热点话题,人们为尊刘抑曹还是尊曹抑刘、为某段剧情是否符合历史、为关羽要不要赤红脸争得不亦乐乎,历史学家、剧作家也跟着出来吆喝,把高希希导演乐得语无伦次,“欢迎老师们对《三国》说三道四!”。

  老百姓对四大名著的感情真没的说,一门“红学”能成为上下通吃的显学,易中天讲三国讲成百家讲坛王牌栏目,西游记的团队管理学可以风靡商界,而每一次名著翻拍电视剧,也都能让观众趋之若鹜,甚至举国如狂,成为几十年不衰的经典,可见四大名著在国人心里的地位。

  由于历史原因,《金瓶梅》可能不属于四大名著,但它地位之独特,影响之深远,实不下于任何一部名著,很早就有人将它归入“四大奇书”。近年来,随着淫风日盛,《金瓶梅》以它的“天生丽质难自弃”,已有跃然四大名著之上的野心,而西门庆,隐然有成为一个时代的文化符号的潜质。

  这不,近些日子,三个地方政府就为西门庆打了起来,山东阳谷县、山东临清县、安徽黄山市,引爆了两省三地的西门庆故里之争,成为这个文化盛世“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阳谷县本来就有武松和武大郎,可能地方官觉得,卖炊饼和打老虎太小儿科,不如西门庆当官开店泡美眉更能体现时代风采,更能拉动地方GDP,所以很有魄力地把《金瓶梅》纳入了当地的“十一五规划”,要求“做大做强《水浒传》、《金瓶梅》历史巨著利用文章”。推动“水浒传?金瓶梅文化旅游区建设项目”,该项目占地25亩,总投资5600万元。不少年前,阳谷县政府就投资几千万兴建了狮子楼旅游城,听说城里旖旎风光不下原著,不知有没有葡萄架之类的道具。

  与阳谷同处一省的临清地方长官胸襟更加博大,他们提出打造以《水浒传》、《金瓶梅》、《老残游记》、《三言二拍》等为代表的名著文化,把城市定位为“《金瓶梅》故乡和运河名城”。他们的“金瓶梅文化旅游区”项目,占地8公顷。我心里有些嘀咕,这八公顷的地,快赶上北京的大观园了,西门庆得多能折腾,才能让这八顷地不闲着呢?

  西门庆是山东人,这应该没有疑问,但安徽黄山市徽州区突然横插一缸,花两千万打造西门庆故里,非说西门庆是安徽人,而且是徽商代表。这让山东人民相当接受不了,所以,两省三地为一个西门大官人死磕了起来,还得上级领导出面调停。

  其实在西门庆之前,李白故里之争更加热闹,而且还把争夺战打到国外去了。湖北安陆在央视打出了“李白故里,华夏诗城”的宣传语,结果把四川江油惹急了,声明书、律师函组合出击,抬出邓小平题写的“李白故里”当大旗,还把官司打到了国家工商总局。甘肃天水也声称,他们那里才是真正的李白故里,三方赤膊上阵,架掐得斯文扫地。也许觉得“内战”还不够热闹,吉尔吉斯斯坦官方宣布,李白的出生地碎叶城,旧时他们境内的托克马克城,他们准备建一个纪念塑像。至此,李白之争从两军对垒、三国争雄、三英战吕布升级成了“国际大战”,李白他老人家如果看到自己成了金饽饽,不知会不会苦笑一声。

  这两个事件,只是抢祖宗大戏里的小个案,这样的大戏正在祖国各地上演。历史和名著里的人物,仿佛都成了文化英雄,成为拯救地方经济、提升地方形象的救世良药。曹操墓在安阳的发掘,引发了河南、河北、安徽三省的曹操之争;诸葛亮更早,河北襄樊与河南南阳为抢诸葛亮招数用尽,一直争到语文课本的注释权;对于炎黄二帝的争夺,更是遍地烽烟,多省出击,最终以河南新郑投入大、祭拜规格高而胜出一筹。一时间,六亿神州尽舜尧,遍地英雄下夕烟,老祖宗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成了孝子贤孙们争相供养的对象。

  架打得热闹,文章做得十足,其实争抢祖宗的原因并不复杂,幕后的主角与推手都是地方政府。经过孔子热、国学热的熏陶之后,地方长官已经将文化牌打得心应手,文化搭台经济唱戏,或文化打牌政绩唱戏。上面提出文化复兴,地方就高唱文化兴省、文化兴市,打文化牌靓丽有内涵,环保又低碳,人造景点一年动工两年完毕,投资大见效快,易炒作好宣传,不会错过升迁的档期,不会引发群体性事件,地方官何乐而不为呢?

  抢祖宗、建遗址、搞祭拜,已经成为官员捞政绩谋升官的几大法宝。利益驱动之下,人造景点成风、虚假文化泛滥,就成了各地的一大景观。如此看来,所谓文化唱戏、文化复兴、文化申遗,往往会变异为一轮官场的分肥游戏,历史名人争抢风,也多沦为官场急功近利,弄虚造假的一个缩影。

  这股造景风潮,看似尊崇传统文化,实质是对文化传统的大破坏,著名学者李零在《传统为什么这样红》一文中说,“现在的中国,文物古迹大破坏,超过历史上的任何时期,不能怪五四,不能赖文革。中国的地方官、旅游部门、施工单位,考古文博单位,都有责任。”

  再说回西门庆,对西门庆的抢夺,淋漓地刻画出了时代的嘴脸和面目。西门庆在金瓶梅中曾说:“咱闻那佛祖西天,也只不过要黄金铺地;阴司十殿,也要些楮镪营求。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使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这个泼皮无赖的妄语,其实也是一些时代的真实写照。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702.html
文章来源:财经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