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章剑锋:四川震后两年:NGO与政府开始“蜜月”

更新时间:2010-05-14 19:32:32
作者: 章剑锋  

  在上一次的考察中,受到众星捧月一般礼遇的翟雁曾向地方官建议,双方之间应该签署一项备忘录,以表明“我们是两个平等的主体,志愿者是代表友成来跟你合作并独立开展社会服务的,不是政府体系的人力资源补充”。

  “我们的驿站现在就是政府的一个雇员,说白了就是给政府打工的,跟政府的合作,基本上属于被完全吸纳,都乱套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但唐荣提出异议,“我们不单要符合友成的要求,还要符合政府的要求。政府要求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得做什么……我们立足绵竹,本来就是要按照绵竹的需要去发展。”

  唐荣等人目前除了帮助绵竹开展灾后重建项目,还担负起为地方招商引资的任务。地方希望充分利用一些NGO的人脉资源,引进投资资金。此外,在去年他还应团市委邀请参加了整顿在绵志愿者及组织的文件起草。

  据他介绍,当时初步打算由团市委牵头、政府一些执法部门及他本人共同参与组建一支志愿者督察队,执行硬性清理任务。后考虑到可能引起NGO团体之间相互残杀,督察队没有成立,改由各接收单位视情况自行劝退。

  “我的目的也是希望让志愿服务在绵竹得到良性发展,团委把我的意见参考进去,对他们来说也是必要的,”唐说,“确实是劝退了一些连自己生活都没着落的志愿者。”

  在这种合作中,官方的强势几乎是不言而喻的。4月初,友成基金会在成都举行一个定向捐助四川地区各志愿者驿站工作用车的活动,邀请了一批志愿者和地方官出席。因为程序变化,临时改变了彭州市一位政府官员登台亮相的安排。这激恼了对方,此人当即拂袖而去。基金会的相关负责人不得不专赴彭州,向其致歉。

  必须接受官方引导与规管,这是NGO开展工作的前提。像友成基金会这样的组织,目前是无法在各地建立分支机构的,只能以驿站的形式挂靠在地方政府部门,否则便落不了地。

  就现有情况来看,官方对于NGO的接纳并非无底线,有一些方面不能碰触。比如乐施会,虽然在巴中开展工作,官方也深知他们有教会背景,但官员们告诉本刊记者,双方的合作仅限于项目本身,其他一概不谈,外事办对于这方面也是有纪律的。而他们之所以敢接纳这种组织,是国务院扶贫办推荐,通过官方层面下来的。

  曾在巴中市民政局担任局长职务的张敏对本刊记者说,巴中扶贫办将扮演好主管部门的职能,只要他们不走出“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禁区,官方会为他们创造一个好的环境,“我们是指导不指挥,放手不放任。”

  在此情况下,与官方合作的NGO有可能沦为“二政府”,友成方面也承认了这一点。在与官员们座谈时,翟雁严厉批评了他们驿站的志愿者们只知一味坐在办公室里,不下到基层去发现需求。

  相比之下,像乐施会这样背景不殊的组织,要比友成超脱一些。在南江县的扶持贫困村重建项目,乐施会负责规划、项目管理和重建资金的落实,这种项目会分几个阶段由地方自行推进,每完成一个阶段,乐施会就派人前来视察,根据完成情况分阶段拨付资金,然后离开,并不长驻。张敏和他们几乎就没有什么亲密接触。

  “我们有个长远的可持续性发展的考虑。重建是短期行为,脱贫是长期目标。当重建告一段落,会有一个长远策略,未来将把重建和脱贫结合起来。”乐施会成都办公室的负责人翟凡说,“乐施会是做项目的,项目的可持性,更是机构发展的可持续性。”

  在四川调研一圈,翟雁发现,NGO只有在基层找到核心项目,并通过项目化的方式运作,才能避免被强势政府吞并。但对于他们的驿站来说,目前仍没有建立起这样的机制。

  “我们的驿站是没有根儿的,你说你的服务对象是社区群众和农民,你就让我看一看,没有!再看看那些NGO,我说我要看看你们的工作,他们马上就能拿出来。志愿者是跟着项目走的。”

  这个观点已被罗世鸿及其团队证实。罗世鸿之前是遵道镇政府社会资源协调办公室的志愿者召集人之一。这个办公室由友成、万科等社会组织与遵道镇政府合作设立,后由于内讧而分裂。一年前,当本刊记者在成都见到罗世鸿等人,他们正为去留问题发愁。然而在离开遵道后,因为找到新的项目,他们甚至辗转进入北川,驻扎一年之久。今年3月份项目完成才撤离。玉树地震发生后,罗世鸿等人又转往青海,准备协助当地的机构做一些联合行动与信息平台的建设。

  “我们这一小群人,能发现事情,找到事情,”罗世鸿说,这也正是他们能够坚持做下去的一个原因,“我们清楚做社区服务是灾区任何地方和老百姓都需要的,虽然过程中也是折腾来折腾去,但这个项目方向从来没有动摇过。”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643.html
文章来源:《南风窗》2010年第10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