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李强:社会结构与社会分层

更新时间:2010-04-22 22:51:45
作者: 李强(清华) (进入专栏)  

  但除了自住房屋以外,如果还有房子拿去出租,那就叫剥削,这在当时是件很可怕的事。那你说大家交房吗?我看了几份当时的有关资料,表明都踊跃交了房。所以你要理解这就是心理二重区域。我看一个资料说,中、小学生在学校里受教育,回去就跟父母们不干了,说爸妈你们说清楚咱们家的房子,到底是公房还是私房。凡是家里有私房的人就觉得特对不起孩子,就觉得说人家都交了,你为什么不交。所以父母就纷纷交房。1956年的私房改造,造成了许多历史遗留问题,不仅是北京市,好几个城市都有这样的问题,就是1956年把房子交了,现在又后悔了,跑到政府去想要回这个房子,这件事不是一个少数,相当大的一批人,现在政府没有办法解决这些问题。1956年把私房拿来以后,交的就是现在的那个房管所。大家去查那个房屋的性质,一般叫经租房。什么叫经租房,就是这个房本来是你们家的,后来经国家去出租了。开始,是给你点利息,后来也不给了,反正就变成国家的了。这件事确实是有点不明不白的。这从法理上说合法吗?严格的说,不合法。土改的时候,确实立法把土地分了。

  大家知道我们的五星红旗有五个星,那四个小星星什么含义?最初设计的时候认为那是四个阶级,其中有一个是代表民族资产阶级,那是共和国建国时候的一个合法阶级。后来就把人东西给抢过来了。严格的说,这件事情做的不是特别合乎法律。大家说那怎么就违法了呢。那你想想毛泽东主席是什么人物,大家说毛泽东主席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我觉得一点不错。后来是个领导人就说是无产阶级革命家,我说你不能随便叫。只有像毛泽东这样的人,真敢把财产分了,才能叫无产阶级革命家,对不对?革命家大家要想想,他按不按法律办事?当然不按法律办事。按法律办事叫革命吗?革命啊,那能合法吗?。

  尼克松和基辛格1972年访华的时候,毛泽东直白地告诉尼克松:我这个人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当时美方翻译没太理解,后来美国国务院公布的文本怎么说的呢?它说毛泽东主席像一个和尚,打着一把雨伞,行走在风雨之中。后来尼克松在海外老说毛泽东说他是一个打着雨伞云游四方的和尚。他就没理解毛泽东是什么意思。毛泽东的行为真的是不按法律办,他搞的文化大革命符合哪条法律?所以他真的打碎了原有的结构。

  打碎阶级结构以后出现了靠什么来维持秩序的问题。文化大革命中,毛泽东根据共产党的理论,让无产阶级的先进代表来当管理者。那时候我们清华大学,就有工宣队进驻,就是工人当领导了。1968年,我们被要求上山下乡,我在东北呆了好多年,在离那个叫珍宝岛的地方很近,叫宝清。我们村里面那时候有一个活动叫忆苦思甜,我们解放后出生的人也忆不出什么苦。那村里真有苦的,有个冯自盛(音),忆着忆着就越忆地位越高。最后,当了副团长,相当于副县长这么一个级别。那就当领导了。当领导以后他就管后勤。你说他一个农民,解放前是吃过不少苦。他管仓库,他觉得仓库里什么东西都好,他就天天从仓库里往他们家搬东西。搬到最后,大家实在不能容忍了,说你再苦你天天把仓库的东西拿你们家,你也不能当这个干部了。后来就把他撤掉了。我的意思说打碎阶级结构以后当时也尝试过各种各样的管理办法,但总的来说你能理解一个打碎阶级结构的社会是比较混乱的。

  邓小平在1979年以后就坚决不允许“坐直升飞机”。王洪文是一个上海的工人,毛泽东把他作为接班人,所以当时党内排名次是毛泽东,王洪文,周恩来,后来是毛泽东不信任王洪文了,又把他撤掉了。邓小平说要有秩序,决不能那样方式提拔人。你要理解那一段时间,中国确实秩序比较混乱,这它和打碎阶级结构有密切的关系。当然,毛泽东打碎阶级结构以后也复制了一套新的秩序,比如说干部制度、户籍制度。户籍制度应该说是在毛泽东时期形成的,它也是维持秩序的一种方法,其实也是分层,实行城乡二元结构。

  第二个大实验:恢复结构的实验

  这是邓小平做的实验。仔细想想,邓小平改革以后做了什么,他不过就是恢复了原来那个结构。邓小平在农村做的一件事就是分田。很简单一个道理,从前田是归公社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几个农民把田地分了,然后逐渐传到全国去,邓小平他们也支持。于是农民就把地分了,这就叫作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其实分田这件事情很简单,50年代就分过田。后来在困难时期,大家知道毛泽东和刘少奇的一个重大分歧就是刘少奇搞“三自一包”。刘少奇就认为你没粮食了,那你就把田分给农民自己种,农民只要知道是给自己干活,那他就绝对好好干。说不清这是给谁干活的,那这活表面上像干,但实际没干。在恢复结构的这段时间里,我使用了一个概念叫“社会记忆”。这一点体现出中国和前苏联的不同。大家知道,苏联所谓社会主义革命如果从1917年算起的话它是70多年了,它原来社会的一套彻底没有了。中国严格的说,它的社会主义实验只有20多年。1956年以前资本家还很多,私营企业还是很普遍的,然后1966年到1976年文化大革命基本结束,接着就开始改革了。邓小平请荣毅仁这些大资本家再出来的时候,这些人还活着。改革最初有个概念叫老个体户,什么叫老个体户呢?1956年时人家就是做个体的,现在又重操旧业。所以我觉得中国的打碎阶级结构的实验实际上时间很短。到1979年以后它开始恢复结构。为什么能够恢复?我觉得就是因为人们的社会记忆没有忘却,改革这30年来好大一部分都是社会记忆。你比如说老的京戏怎么又重新恢复了?那都没忘啊,词和曲都会的。所以你要理解,包括比如四书五经又开始变得热起来了,于丹又红起来了,实际上它的这套道德价值观念中断的时间不算长,它打碎的时间并不是很长。在一定程度上它还有可能恢复原有的结构。恢复结构这段时间的实验,我曾经有过一些总结。首先就是说我们特别特殊地把财产均等化的一个分配制度。现在所有数据都能证明,毛泽东时期他做的这个财产均等化的试验实际上证明财富分配的均等程度是平均多了。我们用一种方法来测算吧,我不知道大家熟悉不熟悉,用基尼系数来测。基尼系数实际上是个统计学家叫Gini的这么一个人,他用经济学上的洛伦茨曲线来算人们的差异性程度的这么一个指标。算的结果证明,毛泽东时期中国如果把城乡合在一起的基尼系数大概是0.3的样子。这个系数最小为0,最大为1。0就是绝对平等,1就是绝对不平等。当然1是不可能出现的。如果出现1,那就是说所有财富都归国王一个人,从第二个人开始,一分钱都没有。王后也不给一分钱,一口饭也不给。所以是不可能的。毛泽东时期的基尼系数,如果城乡合计是0.3左右,如果单算城市是0.16,这是世界银行在1979做的一个数据,均等化很强。0.16,做研究的人知道,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个地区。这是怎么弄的呢?就是用票证来分,你真的不得不承认它分的很均等,票证太多了,买什么东西都是均等地分。所以你得承认这套体系组织太强大了。当然不是他一个人,有周恩来帮着他。当时也有一点腐败但不严重。假设是今天来分,乱了。那干部肯定都拿走了谁还给你分呢?当时毛泽东他用他那套理念来教育大家,然后大家真的就均分了。改革以后,我有篇文章分析,就是中国怎么恢复到原来体制的,毛泽东创造的体系,财产均等化程度很强。改革以后,中国又变成贫富差距很大的国家。我们测的基尼系数目前一般大概认为是0.5的水平。大家对这0.3与0.5可能不太理解。0.5的水平在世界上应该说算比较高的。0.3是比较低的。一般认为基尼系数如果低于0.4就属于中低不平等程度。基尼系数如果高于0.4那属于高不平等程度。我们从1994年以后就进入高不平等程度国家。到现在我们属于比较高的了。因为全世界基尼系数最高的国家也就0.61~0.62的样子。我看世界银行数据,像塞拉利昂、巴西、危地马拉等南美洲、非洲的一些国家,他们基尼系数最大的前十位最高也就是0.6稍多一点。从来没见过0.7的。我估计财富分布还是有天理的,就是如果你一口饭不给人家你还能统治吗?像巴西我看过一个材料,说巴西在城市里办了很多的食品服务中心,我理解就跟我们从前说的粥棚差不多,大概就这意思。我们还没到那个程度,但是全世界各个国家相比,我们现在排的是比较前面,但没有进入最前面,我们是0.5。所以说毛泽东做的财产均等化的实验,实际上以失败告终了。因为邓小平说了“让一部分人先富”,除了邓小平我没见过世界上有第二个领导人敢说这句话的。你想想美国总统敢说吗?当然不敢说了。大家知道,美国是不是一部分人先富,那是肯定的。但他一定得说自由平等博爱,他绝不敢说一部分人先富。我们得承认邓小平胆子大。这是很伤人的,凭什么一部分人先富?八十年代初就在争论,谁是这一部分人?现在还在争论。我记得当时胡耀邦在世的时候,胡耀邦说那我们干部不能当这一部分人。他挺正直的,说干部不能当。但这东西不是谁要当不要当的,财富的分布,特别是推进市场化以后,不是你指挥棒能决定的。不是你说谁就是谁。从这个角度来看,改革以后我们这样一个恢复结构的实验产生的结果表现的是财富的不均等化比较突出。那么当然就要探讨一个问题了,就是合理不合理,公正不公正。这是核心问题。

  在分析这些问题的时候我提出过好多理论。90年代后期到新世纪以来,我管它叫“阶级结构定性化”。80年代,阶级流动率很高,一个人说我想致富,绝对有机会。1992年以前都不能说有大富翁。真的富翁是邓小平1992年南巡以后产生的。最大的财产是来源于土地、矿产、国有企业这些大资源。这些资源如果分掉的话,那极大的财产集团就产生了,实际上是分这些东西产生的。80年代,万元户就了不起了。你想想万元户,现在上大学一年都得交一万。所以直到80年代的时候没有什么大的财产集团产生。大的财产集团都是到90年代才出现。90年代以后我们发现这样一个现象,80年代社会流动率比较高,穷人真的可能变富,有好多个案都证明。我们当时有一次把中国私营企业(当然可能不是很准)前100名请到北京来,那是1994或1995年的事,发现有很多就是农民。他们为什么突然就变得暴富了呢?主要是产权不清楚。怎么致富呢?我觉得特简单,有一个广西人,那时候包荒山,他就把山包了。结果他突然发现这山上有矿,那这矿是谁的说不清楚,当时有个口号叫带领大家致富,就是不管怎么样反正咱就采矿、开矿,就把这矿挖出来开始卖了,越卖越多,那时候发现的是大理石,他就买了切割机,跟切豆腐一样,切成片。城市建设需要,就大量往城里运,这样逐渐的有了150辆卡车,迅速就暴富了,好几个亿的财产了。那你这个山是谁的?矿是谁的?在改革初期就说不清楚嘛。人家包了那就是人家的。另外人家可不光是自己一个人富,他带领全村富裕啊,大家都去采矿。他很有财产,但别人也赚了些钱。这段时间是第一个阶段,可以说社会没有形成阶级结构,很乱的。到了90年代我们就逐渐立法,在座的说“我再去包一座山!”,今天没有这个机会了。你去看那法规说的越来越细,财产权越来越清楚。2007年3月份我们颁布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

  经过一个比较乱的时期,到现在,阶级的界限逐渐形成了。80年代姜文演过一个电影叫《本命年》:从大牢里放出一个人,没工作,谁也不愿意要他。街道有人劝他,你扯个照吧,就是说你办个个体买卖吧。那个时候真没什么规定,反正只要你自己创业,做个什么事情就做起来了。今天应该说这套规范越来越严格,那叫注册资本。你说我办个房地产公司,得有一两千万注册资本,如果没有你就办不了。我们发现阶级的界限形成,阶级的流动率降低,阶级的生活方式形成等等,这套东西在都在这个阶段形成了。我们管它叫恢复结构时期。当然还有好多好多特征,我就不去细讲这些特征了。这是第二个实验。这段分析,我也提出过一些想法和观点,我写过《中国社会的四个利益集团》、《丁字形社会结构》等文章,这些文章在网上都能看到,大家可以去网上看一看。

  第二个实验是回答这样一个问题:谁得到了什么。毛泽东说地主不能有土地,把它分给农民。农民得到了土地。邓小平说应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那谁是那一部分人呢?我们知道在欧美的学界中国研究变的非常热,我不知道大家熟悉不熟悉。就是说过去关于我们中国的研究在西方叫Regional study——区域研究,不是他们的学术主流,但最近你看国外的经济学杂志、社会学杂志,中国研究不仅仅是一个区域性的研究,它会把它作为一个主题的问题提出来。我想这是因为中国目前的这场实验是具有世界意义的一个实验,(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3180.html
文章来源:三味书屋博客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