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史啸虎:再谈人民币的升值问题——兼论中国的汇率制度改革

更新时间:2010-03-26 12:04:46
作者: 史啸虎 (进入专栏)  

  把头埋进沙堆回避了。

  时下,随着中国劳工权益意识的觉醒和低人权发展模式的逐步瓦解,中国的劳动力成本也开始逐步上扬,导致出口商品的价格成本也逐步走高。为了维持出口(其实净出口在拉动中国经济方面早已是负值,也早已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一大包袱了),我国的出口退税规模也只能逐步扩大,现在已经到了国家财政不堪重负的极限了。更重要的是,这种制度还在很大程度上掩饰了出口商品的真实价格和人民币的真实币值,给国际上造成了一种强烈的中国外贸顺差过大而人民币必须升值的假象。各种迹象都表明,现在的确是到了反思和改革这类我们长期以来实行的曾经在历史上起过一段时间好作用但同时也产生了大量后遗症的经贸政策和制度的时候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现有的人民币紧盯美元的汇率制度是与出口退税制度一脉相承的,或者说都是在所谓维稳思路下用以配套的一系列保守的经济政策的产物。它与出口退税制度一样也是造成人民币需要升值假象的一个原因所在。因此,我们在改革出口退税制度的同时也需要对现有的人民币汇率制度加以改革。但是,与改革相对简单的出口退税制度不同(出口退税制度的改革可以先行递减退税比例,再给出一个完全退出时间表,同时出台一系列相关的产业促进政策,以逐步淘汰那些落后的和过剩的生产能力,加快实现中国产业结构的调整与升级换代),人民币汇率制度的改革就要复杂得多,所面临的风险当然也巨大得多。

  首先,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必须在一个汇率相对稳定的条件下并在一个相对适当的时间内进行。也就是说,目前或在一段不能太短的时期内,人民币决不能升值,更不能一次性地大幅度升值。因为退税制度的改革完全可以逐步体现出口商品的真实成本并逐步显露出人民币的真实币值来的。改革退税制度的一个显而易见的结果是,出口将逐步减少,我国的贸易逆差也会逐步加大。这样再配套以妥善的汇率制度的改革,人民币的真实币值将一目了然。所以,如果这个时候再人为地升值人民币则不仅会继续掩盖人民币的本来币值,而且还会使中国开始出现的贸易逆差雪上加霜。因此,我们必须通过各种努力有效地抵御和化解人民币升值的国际和国内压力,给汇率制度改革的推行留下一定的时间空间。但这个时间不能太短,也不能太长。到底如何拿捏呢?我说不准,还是见仁见智吧。

  其次,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必须要与扩大内需等带根本性的制度改革配套进行,不能偏废。这里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我们不能再像过去那样去掩饰或回避经济发展中的那些棘手的问题,如扩大内需、缩小贫富差距等。我们应该在包括今年在内的今后两年以及“十二五”规划中详细列明每年居民消费率的上升和上升到多少百分比,基尼系数的降低和降低到多少比例,并公开声明在“十二五”末将我国的上述指标分别提高到70%以上和0.35以下。这些指标都应该加以细化并将其作为考核各地政府施政能力和成就的重要指标。为此,我们必须以壮士断腕的决心,不顾或粉碎既得利益集团的抵制和反对,推行土地集体所有制改革,实行地权归农,让土地这个最大的生产要素在中国实现民有化、资本化和市场化,从而从根本上扭转中国内需持续萎缩的局面,让我国从此走上以内需为主的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为了与此相配套,我们还需要同时调整和改革现有的早已不合理的财政分灶吃饭制度和财政指出转移制度以及现有的一系列不合理的制度,如土地管理制度、户籍制度、社保制度、教育与医疗卫生制度和合作社制度等所有不利于扩大内需的那些陈旧而错误的制度。笔者曾在前年中央编译出版社出版的《农村改革的反思》一书中对此有过详细的分析。请读者自行参阅,这里不再赘述。

  还有,我们要大力发展和培育国内的资本市场以适应浮动汇率制度推行后的经济发展需要。我们应该在相关立法先行的基础上逐步放开民间借贷市场,鼓励民间和合作社金融机构的发展,减少现有的国有银行体系的贷款扩张冲动,降低金融风险。而且,我们还应该将发展国内的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上,以满足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中国国内资本市场的发育与成熟将有效缓解时下的高储蓄率困局和楼市困局。可以说,中国在微观制度层面的问题如果不设法改革、放开和搞活的话,其在宏观制度层面的改革也肯定将成为一句空话。

  分析到这里人们肯定会问,你说了这么多,那我们究竟应该怎样改革我国的人民币汇率制度呢?这个问题国内政学两界已有不少人已在研究了,而且回答起来的确非常复杂,不是几句话就可以讲清楚的。但我认为,有一点则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必须要将现有的紧盯美元的汇率制度改革成为一种有干预的浮动汇率制度。由于本文篇幅有限,这里我只想简单说一下自己对实行这种全新汇率制度的可行性及优缺点的看法。

  所谓有干预的浮动汇率制度,就是一种在保留中央政府干预权力下的可以容纳较大汇率变化的具备较大弹性的汇率制度。这种制度不再将人民币与美元或与其它什么货币挂钩,央行今后也不再宣布人民币兑各种货币汇率的平价,但其可以随时根据国内经济的需要去干预汇率的走势。这样做虽然理论上无限扩大了汇率变动的空间,但在实际操作上却完全可以使人民币汇率保持一个相对的稳定。这是因为我国目前拥有着巨额的外汇储备,而保持较高的外汇储备水平也是在中国实行这种有干预的浮动汇率制度的一个有效保证和必备条件。从这个角度说,目前的确是中国改革紧盯美元汇率制度为有干预的浮动汇率制度的最佳时机。我们千万不能再错过了!

  我还认为,这种有干预的浮动汇率制度应该是一种比较成熟有效的汇率制度。除了可以有效地减少或消除国际上对中国汇率制度的指责和诟病外,这个制度还有一个非常值得指出的好处,即在这个制度下,人民币汇率走向(指币值是升还是降),将始终处于一个模糊状态,不再明确可期,再加上中央政府手里持有的巨额外汇储备的威慑作用,该制度的实行完全可以让那些多年来一直因趋利可期而冲击中国金融秩序并带来很多资本市场乱象的的国际热钱,也就是所谓国际投机资本,摸不着头脑,找不到北,从而让它们无所适从,彻底失去投机方向。可以预想,实行这种新的汇率制度后,由于除掉了一大块数以千亿美元国际热钱的冲击和捣乱,中国的股市和楼市也将有可能通过以上所说的那些配套的带根本性的制度改革而逐步地走向平稳的也是更加合理的符合中国国民消费水平的健康发展道路。

  当然,实行这个浮动汇率制度并非都是优点和好处,就没有弱点或缺陷了。我认为至少还有两点需要决策者加以注意。一是在实行初期,倘其他的配套性制度改革没有跟上,或者我们依然不愿意改革那些制度,中国的内需也仍然扩大不了,而对外贸易则因为劳动力成本的不断上扬,会始终处于一个不断加快萎缩的状态而得不到改善。这种态势积累下去必将逼迫中央政府不得不使用外汇储备去频繁地干预汇率,使得人民币汇率走向从模糊变得清晰,从难期变成可期,而国际投机性资本则可乘机兴风作浪,推波助澜,久而久之,这个浮动汇率制度的风险也就很大了。再下去,这个制度再好也会因后继乏力非失败不可。因此,我们必须在推行汇率制度改革的同时,下决心改革那些阻碍我国内需扩大的那些不合理的制度,决不能让土地出让金等短期的既得利益遮蔽决策者的双眼,再后退回到原有的那个旧制度体系中去。倘如此,大危机也就离我国不远了。

  因此我必须说,实行该汇率制度还存有另一个弱点,也是最不能让人们放心的地方,那就是我们的中央政府及中央金融管理机构是否有敢担风险的改革决心以及是否拥有足够的决策和管理水平以应对和驾驭新汇率制度下的那些从未遇到过的不可知的汇率变化。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我之所以有此担心,是因为我们很多官员,特别是某些大权在握的官员,已经在长时期保守的维稳发展指导思想的熏陶和制约下,早已丧失了为国为民敢担风险、敢说真话和锐意改革的坚强的政治信念,官僚化倾向愈益严重,只知道维持现状,在政策制定上也只会头疼医头,脚疼医脚,不愿意探索创新,更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从而错过了很多次在中国推行政治和经济体制改革的机会,也使得眼下中国,无论是政治、经济,还是社会领域,均无不存有种种的不合理制度,且迟迟不改,致使这些制度矛盾重重,盘根错节,几乎积重难返矣!

  但不管如何,面对重重困难和内外压力,中国的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也已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我要说,我们现在所能做的也是唯一可做的就是:改革,改革,再改革!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594.html
文章来源:爱思想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