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倪梁康:历史现象学的基本问题——胡塞尔《几何学的起源》中的历史哲学思想

更新时间:2010-03-25 09:56:30
作者: 倪梁康 (进入专栏)  

  

  这个说明在胡塞尔1923-1924年 的《第一哲学》讲座中得到更为明确的表达,它涉及胡塞尔对《逻辑研究》中提出的"纯粹逻辑学"观念和在《观念》Ⅰ-Ⅲ卷中提出的"形式存在论"观念的确定理解:"在科学人类的历史意识中,在逻辑学与算术的名称下分开的东西,而且像逻辑学与物理学、或逻辑学与政治学那样分 开很远的东西,其实是十分紧密地联系着的;算术与述谓逻辑(例如三段式)二者作为分支科学被划入一门逻辑学的、而且甚至已经是纯粹分析地理解的逻辑学的完备观念之中。另一方面,在历 史的意识中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东西,如算术和几何学,却必须划分开。几何学需要空间直观,几何学的观念必须追溯到事物性的领域,追溯到空间性的领域。"(Hua Ⅶ,29)

  尤其要注意上 述引文的最后一句。我们在这里只需概述胡塞尔对此问题思考的一个基本结论:算术与数学一样,包括整个在莱布尼茨意义上的普全数学模式(mathesis universalis),都可以被纳入到胡塞尔构想的"纯粹逻辑学"或"形 式存在论"中。但几何学却是一个例外。它不属于纯粹逻辑学或形式存在论。原因在于,几何学的概念如 空间形态、大小、角等等,不是形式范畴,或不属于形式范畴。它们是直观中的因素。如上所述,胡塞尔在1923-1924年 明确地说:"几何学需要空间直观,几何学的观念必须追溯到事物性的领域,追溯到空间性的领域。"(Hua Ⅶ,29)

  按照这个说法,我们在观念和本质方面就至少有两类范畴:一类是形式的,一类是非形式的。前者有对象与概念、事态与命题、实存与真理、一与多、数与序数、整体与部分、 同一与差异,如此等等。后者包括点、线、面、体、空间形态、大小、角,如此等等。

  因此,尽管形式范畴与非形式范畴的密切联系导致胡塞尔从《算术哲学》过渡到《逻辑研究》,并导致他此后在很大程度上对意识体验现象学分析的偏重和对形式存在 论分析的冷落,但这两种范畴之间的根本差异对于他来说从开始时起就是明白无误的。

  如果在这个背景下再来考察他在《算术哲学》一书和《几何学起源》一文中的工作,我们就可以明白,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方案:前者关注的是形式范畴的起源,后者 关注的是另一类范畴的起源,即不是纯粹形式的、而是含有直观因素的范畴的起源;而且我们同时还可以领会,为什么对非形式的范畴的起源分析在《危机》书中会 显得如此要紧。

  

  三、几何学起源分析作为历史研究范例

  

  从早期的《逻辑研究》来看,胡塞尔在不涉及历史意识的情况下也能够讨论"数学基本概念和基本观点的起源问题",因为"起源"在这里无异于对"规律的论证"(LU Ⅱ/1,A 73/B 73),一种不涉及存在内涵的论证,例如自然数的概念完全可以摆脱任何经验直观的成分和后天的归 纳而成立。

  对胡塞尔来说,"真 正的规律性在事实认识的领域中只是一种理想而已,然而它在'纯粹概念性'认识的领域中却能得以实现。在这个领域中包含着纯粹逻辑学的规律,同样也包含纯粹数理模式(Mathesis pura)的规律。这些规律的'起 源',确切地说,证实这些规律的论证不是来自归纳;因此这些规律自身不带有存在性的内涵,这种内涵 总是伴随着各种或然性、包括那些最高的和最有价值的或然性。这些规律所陈述的东西是完全有效的;在绝对的精确性中得到明晰论证的是这些规律本身,而不是某 些带有模糊成分的或然性断言。这样的一个规律是不会作为在某个领域的无数理论可能性中的一个可能性出现的。它是一种独一无二的真理,这个真理排除任何其他 可能性并且在内容上和论证上始终是纯粹的,是一种关于所有事实的明晰可认识的规律性。"(LU Ⅱ/1,A 73/B 73)

  胡塞尔在这里讨论的纯粹规律,即纯粹数理模式的根据,构成所有事实认识 的规律成立的前提。它们不必依赖于心理活动的事实,而心理活动却必须符合这些规律。胡塞尔在《逻辑研究》第一版中已经对心理主义问题做了充分的反驳,因此 在第二版前言中他认为:"我觉得没有必要再用新的批评,更没有必要用反批评来加重有关心理主义的争 论,这些批评不可能再提出任何新思想了。"(LUI,B XIII)在《内时间意识现象学》中,胡塞尔也可以继续说,"关于经验发生的问题对 我们来说是无关紧要的,我们的兴趣在于体验的对象意义和实项内涵。"(Hua X,373)

  如果说在纯粹观念的起源方面上还有未解决的问题,那么这些问题应当更多地在于非形式范 畴的起源方面,例如在几何学观念的起源方面。因为几何学的规律并不属于纯粹数理模式的类型,它们需要以经验直观为出发点,那么它们与心理活动的关系是怎样 的呢?这是胡塞尔早期没有处理而在后期撰写《危机》期间必须面对的一个问题。

  胡塞尔1936年撰写的《几何学的越源》一文便是对这些问题的系统探讨。正如他在《逻辑研究》中对数 学、逻辑观念"起源"的考察并不仅仅在于论 证这些概念,而是要论证一般的普全数理模式、论证纯粹分析学一样,他在这里的意图也不仅仅在于论证几何学观念的起源,而是确信,通过对几何学起源的范例研 究,一般历史的意义最终可以得到根本的领悟:"我们的这些考察必然会引向最深刻的意义问题、科学的 问题和一般科学史的问题,甚至会引向一般的世界史的问题;因此我们的与伽利略的几何学有关的问题与说明就获得一种范例的意义"。(Hua Ⅵ,365)

  据此可以说,胡塞尔在早期和后期所"忠 诚"面对的问题,(14)虽然都是起源问 题,但研究这个问题的动机与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从所有迹象来看,他早期研究起源问题,是想找到逻辑学的基础;他后期研究起源问题,是想找到历史学的基 础。前一个尝试的初步结果表达在《算术哲学》中,后来遭到胡塞尔自己的否定,但后来以纯粹逻辑学或超越论逻辑学的方式在《逻辑研究》中得到肯定的落实。而 后一个尝试的结果最后在《危机》(Hua Ⅵ)和相关的文稿(Hua XXIX)中,尤其是在《几何学的起源》的文章中得到比较系统的阐述。

  事实上,逻辑学和历史学之间的本质差异已经暗示,对它们的起源的寻找很可能带有完全不同的旨向。逻辑学讨论的是稳定不变的结构,历史学讨论的是生成变化的过 程;逻辑学要把握的东西是超时间的,历史学要把握的东西是时间性的;逻辑学追寻普适,历史学总是与个体打交道,如此等等。接下来,这两个研究最终得出的结 果也各不相同:早期的研究最终导致胡塞尔的反心理主义立场,而后期的研究所验证的是胡塞尔此后一贯持有的反历史主义立场。

  从这些情况看,胡塞尔早、后期对算术和几何起源的讨论,似乎只是巧合。但是深究起来,其中还是 有一条内在线索贯穿首尾。具体说来,胡塞尔之所以寻找它们的起源,旨向既有不同的地方,也有相同的地方。相同的地方在于,他在早、后期都想要弄清:观念在 何种意义上是有起源、发生和发展的,易言之,观念在何种意义上是有历史的。

  

  四、结 语:观念的历史与历史的本质

  

  对几何学形态起源的回溯,与对算术概念起源的回溯一 样,都始终保持在观念对象的范围内(Hua Ⅵ,366), 但这种观念对象又是一种不同于算术概念那样的纯粹形式的东西,而是特别的观念对象:"这种观念对象 正是作为'几何学的'对象,决不是某种心理 上实在的东西,尽管它确实来源于心理的东西。"(Hua Ⅵ,370)也正因为如此,我们说,几何学是有传统的,而且本身就是一个传统。人类文化便是由无数的此类传统构成。 理解了几何学传统的由来,也就可以理解人类文化传统的一个重要成分。对这种类型的观念对象的发生研究,远比纯粹分析学的纯先天观念对象研究来得困难,当然 也更有意义。如索科罗夫斯基所说,"理性和现实的规则不可能在一个先于一切经验的先天中找到,而只 能通过对经验本身的探究被发现,亦即通过现象学分析以确定:一个被给予的存在区域必须具有怎样的意向相关项的构造才是合乎理性的、在理性上可设定的"。(15)

  这也是胡塞尔相信几何学 起源的讨论会具有"一种范例的意义"的主要 原因,这是指对理解整个人类文化传统而言的范例性意义。

  虽然几何学的观念是"纯粹发生在其发明者的主观之中的,而且本原地存在的意义及其整个内容,可以说也只存在于他的精神领域之中, 但是几何学上的存在,并不是心理上的存在;它并不是像个人的东西在个人的意识领域中那样的存在;它是对'每 一个人'(对于现实的和可能的几何学家或那些懂得几何学的人)都 客观地存在着的东西的那样的存在"(Hua Ⅵ,365)。

  但这种生于主观心理的东西如何会变为"客 观的"观念呢?所谓"客观",首先是指对所有共同体成员都有效的,"作为这同一个 对所有人都共同的构成物而被意识到的"(Hua Ⅵ,371), 而进一步是指"自在存在的","即使没有任何人明见地时间观念对象,它们也仍然存在"(Hua Ⅵ,371)。

  对于观念构成物如何从主观 的变为交互主体有效的,再直向客观的、自在存在的过程,胡塞尔借助于"创造"、"曾在"、"滞留"、"同感"、"共同体"、"同一性"、"语言"、"积 淀"、"主动"、"被动"等 概念做了清晰而细致的描述(参见Hua Ⅵ,370-372)。这里对此不再重复。

  我们只需留意最终的结果,几何学已经成为客观的。或被视为客观的,至少是在上述第一种意义上是客观的。这个客观是指:"毕 达哥拉斯定理、甚至全部几何学,只存在一次,不管它怎样经常地被表达,甚至也不管它以何种语言被表达。它在欧几理德'原 本的语言'中和在所有'译本'中,都是同一的东西;不管它怎样经常被感性地表达出来,从原本的谈话和记载,到无数的口头表达或文字的以及其 他的资料证据,在每一种语言中它仍然是同一的。"(Hua Ⅵ,369)

  倘若只是如此,那么我们所谈论的构成物的历史就仅仅是一个无历史的观念构成物的历史显 现过程,即是说,我们谈论的历史是观念显现的历史,而非观念本身的历史。但事实上,胡塞尔所说的起源,是观念显现的起源,也是观念本身的起源。因为几何学 的历史,与其他的观念对象的历史一样,是原初的意义构造和增长的意义积淀的历史,是"意义流传增殖 的统一过程","由于意义是建立在意义之上 的,较早的意义就在有效性方面将某种东西传给较后的意义,它甚至以某种方式加入到较后的意义中;因此,在精神构造物中,没有任何构造成分是独立的,因此也 没有任何构造成分能够直接地被激活"(Hua Ⅵ,373)。

  在这个意义上,观念构成物或观念对象的确有一个产生和发展的过程,有一个原本词义上的历史, 即各个层次的聚合、积淀:Ge-schichte。这里可以继续以几何学为例,它已经远远不止是欧 几理德时代的那个形态了,但它仍然是同一个东西。这有些类似于一个个体的人的生长过程,例如苏格拉底,从小到大,变化诸多,但却具有自我的同一性。当然, 观念构成物的历史毕竟不同于个体自我的历史,其中差异,自不待言。应当说,观念对象及其历史的演绎乃是处在所有经验显现、历史事实背后的东西,但它却并不 因此而就一定是形而上的,因为它可以通过本质直观或观念直观的方式被把握到。就像所有横向的本质结构可以被本质直观把握到一样,纵向的本质结构也是可以被 本质直观到的。或许我们可以在这里谈论横向的本质直观和纵向的本质直观。

  尽管胡塞 尔本人似乎尚未使用"纵向本质直观"的概 念,但它在"哲学作为严格的科学"一文中已 经呼之欲出。他通过对狄尔泰经验主义趋向的批评而指出:"一门还是经验的精神科学既不能对某个提出 客观有效性要求的东西提出反对的论证,也不能对它提出赞成的论证。如果将这种旨在经验理解的经验观点换成现象学的本质观点,那么事情自然就会是两样的。"(Hua XXV,326)他深信:"与对自然的深入相比,向普遍精神生活的深入甚至为哲学家提供了一个更原初、因此也就更基本的研究材料。因为, 作为一种本质学的现象学之王国从个体精神出发很快便伸展到整个普遍精神的领域;并且,如果狄尔泰以如此鲜明的方式确认,心理物理的心理学不是那门可以作为'精神科学之基础'而起作用的心理学,那么我要说,唯 有现象学的本质学才能够为一门精神哲学提供论证。"(Hua XXV,328)这里所说的"现象学的本质学",显然不仅仅包含横向的本质直观,(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56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