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傅剑锋:实习生怎样学会刑讯逼供?

更新时间:2010-03-22 16:40:14
作者: 傅剑锋  

  

  “他为什么打,为什么他能打成,为什么打成了还不被揭露?”这不是哪个网民对刑讯逼供现象的责难,而是最高人民检察院的副检察长姜建初在今年两会小组讨论上的追问。

  由此可见,中国司法高层对如何诊治刑讯逼供这一“司法之病”,其心态是多么焦急与迫切。

  姜建初给出的诊治手段是严查司法人员的渎职。但我认为,刑讯的毒果如果不追本溯源,是万难剪除的。不要说权力在手、压力在身的警察,就是在警局里的实习生,都可能成为刑讯逼供的帮凶。

  这并非是推演或戏说,而是一位参与了刑讯逼供的大学师弟告诉我的亲身经历。我的这位师弟与我同出于一所知名政法院校,其时在国内某大城市的警局刑警队实习。

  在第一次饭局时,他告诉我,在实习时看到一些警察刑讯逼供嫌疑人,他非常看不惯,甚至反感到不想实习了。因为这和他在大学里学的程序正义、无罪推定、刑法的人道化等法治理念是完全相悖的。

  几个月后,在第二次饭局时,他却开始津津乐道地讲起刑讯逼供的刺激所在。带他的警察告诉他,那些犯罪分子都很坏很狡猾,不打几下根本不可能老实交代。所以他就跟着其他警察打了嫌疑人几拳。后来,他学其他警察,把一些嫌疑人用黑袋子一套,就拳脚相加,没想到颇有快感。几个星期后,他居然发现自己对打人已经有了瘾,“有几天不打人,拳头就发痒”。他还像没事一样告诉我:“现在,我喜欢上了更刺激的审讯,那就是用牙签伺候那些不听话的嫌疑人,一根根往他们手里扎。”

  他在讲述这些时,戴着一副黑边眼镜,书卷气十足,看起来和几个月前还痛批刑讯的师弟并无两致。但我却不寒而栗,仿如看到恶灵附体。

  我没有想到,一个接受了严格法学训练的学子,竟可以如此快地被有病的环境与氛围所同化。一个原本善良的人,其内心的兽性竟可以如此快地被诱发,甚至发展到“上瘾”的地步。

  记得在我大学毕业的前一年,一名师兄在重庆市北碚区公安分局实习时,就因参与刑讯逼供把一个关在里面的老头给打死了。当时我非常震惊与不解,无法理解一个实习生何以要去同流合污。但多年后耳闻了那名师弟的经历后,我终于能直观地意识到,人的善念、道德和知识训练是多么脆弱,是多么容易被外部的环境与制度力量所摧毁、所改变、所驱使。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504.html
文章来源:《南方周末》网站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