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王岳川:大众狂欢的网络与电视文化

更新时间:2010-03-14 16:46:37
作者: 王岳川 (进入专栏)  

  但它比工业社会而言更强调的是文化差异问题,而不是生产力同一的问题;强调的是GDP达到人均三千美金以上的精神走向问题,而不是人均GDP一千美金的现代性单纯物质化问题。后现代在艺术方面引进了媒体、高科技,因此可能会产生一种基本形式的超越,或者说是形式大于内容,这方面需要人文工作者警惕人文价值的缺失。后现代是一个圆桌会议时代,是一个没有中心、注重边缘、注重弱势声音的时代,可以让不同的声音发言。当然,也可能是真正的有价值的中心的声音变得不重要,比如人文知识分子价值情怀遭到消解,需要人文知识分子坚守自己的人文情怀,在电视媒体批判中注入自己的价值立场判断。

  其七,关于学界争论人文知识分子常在电视上露面,究竟是知识分子利用了电视的讲坛,还是电视挟持了知识分子问题。这类看法在国外同样常见。人文知识分子的命运和言说总是和传播媒体紧密相关,如果西方知识分子不能够具有活字印刷纸张书籍,那么他们是不可能战胜中世纪贵族所读的羊皮《圣经》的;如果现代知识分子不用报纸、刊物、电台和电视作为传播思想的平台,现代民主和自由就不会迅速到来。海德格尔、伽达默尔、哈贝马斯、德里达等都曾充分利用电视和电台来传播自己的思想。如果说电视挟持了知识分子,只是说那些没有思想的知识分子,一味的为电视说话而歌功颂德,丧失自己独立的思想和判断,失去了自己批判的立场和前沿身份,才是被挟持的。

  其八,电视批评面的“事情本身”时的文化立场。严格地说,电视批评不存在正常不正常的问题,而存在深刻与不深刻的问题。在狭义的不正常的概念范围内,可能是世俗性的文化,没有受到一种文化批评的考量。需要人文知识分子批评的价值立场。电视文化批判就是要把电视提升到文化建设中来,电视媒体这种文化功能的获得,一方面有赖于当代批评理论促进电视文化价值重建,另一方面有赖于电视人自身的文化自觉和文化精神的寻绎。

  毋庸讳言,人文知识分子如何面对媒体的问题的不可忽略。学术精英如何在大众文化之间形成良性互动与诱导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今天很多人中现代性的毒太深,现代性是一种线性发展观,由前现代到现代再到后现代。越是往后就是越前沿的,越是靠前就越落后越失败。但是前现代价值以及知识积累是否在线性的现代时间中失效了呢,中国的屈原、李白、曹雪芹是否就在今天的网络文学中失去了意义呢?我不这样看。我提出另外一个评判标准,在过去现在未来横轴这种“线性发展模式”之上,有一个纵轴——“精神境界模式”,底层是生存境界(李泽厚的吃饭哲学),中间层是艺术境界,所以要琴棋书画,要主动地寻找人生有意义的东西,而不是把网络变成一个满足于泄愤、泄欲,或者是下半身写作狂欢的平台。最高层是天地境界,达此境界的人,无论基督教也好,儒道释也罢,对他而言都不是认知对象,而是心灵的感召。真正高明的人,无论是用毛笔写作,用钢笔写作,用电脑写作,还是用网络写作,最终都要通过写作达到某种精神境界。对自己来说是与他人与人类的沟通,对民族来说是要展示一个民族的优势。我们是欠发达国家,尽管曾经辉煌过,但是在全球化时代,中国文化实际上已经被不断边缘化。今天每一个有良知的人都应该有一份担当。因此,网络对电视的一种监督机制和文字对图像的批判机制,当不可忽略。

  

  四 建立中国电视生态文化批评体系

  电视文化批评的意向性应倡导“理性的思考,建设性的批判”。由于电视是一个涉及面最广、受众最多,带有大众运动性质的一种文化形式,因此在理性的思考中,必然因受过分感性的干扰,在建设性批判方面可能会遭遇到体系性不严谨的指责。这些都是思想批判过程中的问题,可以逐步地加以解决,相信新世纪电视文化批判会成为文化批判的最重要形式。

  电视文化批判关键词是电视和批判,底蕴是文化。没有文化的电视无批判可言,没有批判的电视在文化当中将随风飘去。所以批判是生命,文化是精神,电视是载体,通过这个载体传播的是批判和文化,人类才可以从沉沦走向提升,才可以从西方中心走向东西互动,才可以从文化单边主义走向文化多元互动,愿电视文化批判成为思想者的家园,成为爱思想的人的家园。

  新世纪的电视批评,应从总体批判走向分类批判,从一般性的讨论变成前沿专业的讨论,从三七开的评定变成更尖锐和推进式的争鸣。明确地说,分类批判指的是将电视批判分成三个部分:一是电视新闻批判,二是电视文化批判,三是电视文艺批判。电视新闻批判:对新闻中的主持人的风度,新闻的基本态势,中西对话当中的中国形象提出尖锐的批评;电视文化批判:对跨国的重大问题和争端提出批评,对当下的文化现象症候提出批评;电视艺术批判:对当前的各种电视剧中的平面化现象、调侃性现象、虚无化现象和国骂化现象加以批判,同时对中国电视平台上张扬的音乐艺术、先锋艺术、流行艺术、时装艺术、大地艺术、生态艺术加以专业的分析批判。这样,电视批判才会深入中国文化艺术神经,才会真正走向精神生态。

  电视批评主体是人文知识分子,并包括广大民众中具有关注文化发展、文化陶冶力量的群体,同时还包括政府部门的分管电视和电视方面的从业人员。人文知识分子是批评的重要部分,他们的批评将依据的是优劣原则、精神原则和价值原则,当然也有一部分批评家成为一种只说好的“面子批评家”,提不出真正的建设性意见,也不敢对媒体当中的不良倾向、不正常倾向加以批评,这是需要提起大家注意的。

  电视批评客体包括电视、电视作品以及受众群体,批判电视的运作、作品的文本阐释,以及受众研究。在我看来,电视文本分析是第一重要的,它是分析的基准,也是分析的原点。如果仅仅是进行一些现象的罗列,望文生义的分析,跟潮式的伪问题,将使得电视文化价值更加平面化。相反重视文本分析、文本细读、文本阐释,解读其中的微言大义,探索里面所蕴含的落叶知秋的寓意,对其中的世俗化倾向的防微杜渐,才可能拓展批判的文本视野空间,形成良性的批评循环。

  电视批评走向电视生态批评表明当代中国电视界的精神自觉。电视批评与电视批判的概念各有所重,电视批判更注重的是电视文化批判,是一种文化研究的视野,电视批评更关注电视文艺批评,而“生态批评”必然成为当代电视文化批评的热点。主要基于以下原因:学界有人认为:全球化特别是工业现代化带来严重的生态灾难,使得当今世界处于四大冲突引发的四大生态危机之中:一是人与自然的冲突,引发自然生态危机;二是人与他人的冲突,引发社会生态危机;三是人与自我的冲突,引发精神生态危机;四是人与文明的冲突,引发文化生态危机。这是非常到位的说法。如今学术界达成的基本共识是:在自然生态方面,诸如全球化地征服自然,使生态失衡,森林毁灭,水土流失,资源枯竭,空气污染,河流污染,海洋污染,物种退化,生化武器危害生命,克隆人类危及人类尊严和生存。在社会生态方面,全球化地掠夺与剥削、倾销与榨取、欺骗与侵蚀,加剧了贫富分化而生态灾难危机四伏。在精神生态与文化生态方面,自然生存危机带来精神危机和文化危机的连锁反应,人性扭曲,道德沦丧,心态失衡,现代人产生异已感、被抛感、孤独感、荒原感,失去终极关怀;工业文明与宗教文明在全球化冲突中暴露出反生态性质,导致垄断、腐败、战争、恐怖、迷信与堕落,形成一种殃及全球威胁人类的生态大灾场。面对如此严重的生态灾难,人类迫切需要重建生态文明,生态文艺与生态批评在全世界勃然而兴。[④]

  生态批评不在于具有过去的纯西方理论输出的单维性,也不再具有西方文化霸权的中心性,它是吸收了东方文化精神以后的东西方文化整合的人和自然和谐的一种文化批评方法。因此,它具有包容性、整合性和可持续发展性,也许这种东西方文化的整合会产生新的批评方法,才能正确的描述人类的基本思想的互补性和彼此话语沟通性,在这方面我更欣赏那些为文化生态批评提供中国编码的学者,他们的思想将成为人类的共同财富。在我看来,生态文化批评在国内分成了两路,一种是老一代的批评家将生态学的思路引入文化研究方面,强调人和自然的协调和谐;二是更年轻的一批学者提出的文学生态批评论和电视艺术批评论,显示了年轻一代批评家的精神风采和深远的目光。尤其是他们对中国文学、电视意识中的一些文化现象的个案分析,应当为文学界和电视界重视。[⑤]

  电视批判应该在两个方面成为中国电视文化的名牌产品:一是树立一批电视批判著名学者,通过他们的声音使强大的媒体获得一种批判精神,使广大的民众认可学者的声音;二是出现一系列重要的电视文化节目,当央视的栏目从15个频道扩展到未来的50个频道时,如果丧失了电视批判的声音,丧失了学者思考的加入,丧失了有境界的有文化深度的声音,那将只是做大而没有做强。要做强,精神的力量是不可忽略的,学者群体的力量是不可忽略的,东方的声音和立场是不可忽略的,前沿的思想更是不可忽略的!电视批判应该寻找到自己更多的理论武库,其中最可关注的是电视生态批评,这不仅是世界学术前沿,也是中国学者可以同西方进行平等对话的最好方式,更是东西方文化走向整合的一个契机。

  总体上说,网络批判和电视批判作为当代人们的媒体有其共性,但是也有其个性或者差异性。电视依据的是图像,图像具有现实的丰满性、快捷性;网络主要依据的是文字,而文字具有精神的深拓性和意义的准确性,它们只能互补才能达到图文互动。进一步说,网络电视表明国际文化的普世性走向,其中隐含着国际文化资本的运作和国际文化话语权力的运作的战略性。在西方普适化的价值体系中,在西方传入中国的电视与网络文化中,中国立场和价值怎样体现,这实在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重要问题。在我看来,电视文化也罢网络文化也罢,都是现代工业文明带来的媒体平台,严格意义上说它是西方技术传入中国的结果。但是在这个技术平台上我们应该不仅仅运载着西方的精神、西方的思想、西方的文化、西方的艺术,如果那样将使得全球化等于全球同质化。相反,全球化应该是一个尊重差异的过程,只有突出在公众平台上的东方思想、东方精神、中国艺术和中国文化,才可以同世界其它文化形成互动对话,形成彼此对差异性文化“和而不同”的尊重。

  

  --------------------------------------------------------------------------------

  

  注释:

  [①] 参王岳川著《二十世纪西方哲性诗学》,北京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

  [②] 参王岳川著《后殖民主义和新历史主义文论》,山东教育出版社,1999年版。

  [③] 参王岳川著《发现东方》,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3年版;王岳川著《中国文化身份》,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④] 张皓《全球化语境中的生态批评》。

  [⑤] 可参陈敏豪著《生态文化与文明前景》1995,徐恒醇著《生态美学》2000,鲁枢元著《生态文艺学》2000,李文波著《大地诗学:生态文学研究绪论》2000,余谋昌著《生态哲学》2000,雷毅著《生态伦理学》2000,李自然著《生态文化与人》2002。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zheny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343.html
文章来源:一宁网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