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信力健:“堵嘴门”式的民主应该鼓励吗

更新时间:2010-03-09 09:57:18
作者: 信力健  

  

  本月6日,社会福利和保障界的分组讨论上,全国政协委员李顺桃因为花了20分钟讲“大好形势”,再花20分钟讲“乱吐痰”,而遭到另一全国政协委员黄文仔的“当场叫停”,被网络热议为“堵嘴门”。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赵启正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支持黄文仔委员的行为,认为如果一委员说了太长时间,又说得不好,其他委员可以提意见,因为“大家都有发言的权利”。

  一般来说,开会的形式总是千篇一律,无非是某某作了报告,大家进行了热烈的审议,大会最终开成了团结、民主、务实、鼓劲的大会,选举产生了新的主席,云云,都是一些耳熟能详的话语。稍许特殊一点的是,有的以大会名义向退下去的上届领导人发出致敬信以示表彰和慰藉之意,使人想起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致敬风潮,觉得有些别扭。政协之所以区别于人大,更多是因为需要政协发挥参政议政的作用,发挥监督正度政府的作用,如果政协也演变成为一味唱颂歌、走过场,那么政协会议的存在就毫无意义。比如今年会议上,就出现不少因会议的沉闷和刻板,缺乏不同意见的交锋和热烈的讨论,提交审议的报告缺乏新意和自己的亮点,甚至报告分成几个部分也与执政党的报告大体雷同,选举没有应有的悬念和紧张气氛。简言之,极度民主的感觉。

  作为民主党派团体的政治协商会议不民主,这似乎有点不合逻辑。我国的民主党派从称谓上来说大约起源于上世纪四十年代,除了共产党和国民党,其他若干与共产党比较靠拢的党派就开始自称或被称之为“民主党派”了,首先是因为这些党都以“民主”为本党旗帜,实际上又因为无有刀枪,只有一张嘴,形势比人强,自然更容易接受“民主”的观念,并以“民主”为宗旨和与专制当局斗争的利器。当专制和独裁加诸于身的时候,人们喊出要求“民主”的声音,但不等于说这时的人们自然而然地已经树立了民主的理念。所以时隔六十年之后,我国的民主党派的党内民主与执政党的党内民主一样,需要作为一个重大问题加以重视,并有切实的改进。

  即以换届选举大会来说,对会议报告的审议应当有不同的声音,也太不可能是“一致通过”;对于新领导人的选举,应当给予普通代表提名权,然后充分酝酿讨论,应当有“自报公议”的竞选尝试,而不是由大会主席团统一提名,更不是规定等额选举;中央领导机构的设置应当贯彻精简效能原则,利于党内民主的实践,比如有些民主党派全体党员不过两三万人,是否也要设立一百多人的中央委员会,铺上那么大的摊子,不便于议事和行使中央权力,很值得研究。概言之,党内民主首先体现为党内不同声音的充分表达,正与个人意志一统天下的统一性相对,没有这种不同声音的充分表达和保证这一表达权的制度和程序,就没有党内民主。

  尽管从现状来看,民主党派的党内民主确有许多问题。但总体上民主党派推行党内民主有比之执政党更为有利的条件,最重要的不同是执政党的会议代表中官多兵少,民主党派的会议代表中官少兵多,后者与前者相比,有着更多的民主诉求,这是民主党派推行党内民主最为坚实的基础和条件。

  因此,中国的民主党派应该在发挥民主方面有所建树。半个多世纪以来,民主党派附执政党之骥尾与之同行,现在有一大批新人走上了党的领导岗位,年富力强雄姿英发,正应开拓进取,在党内民主的大力推进方面有一番作为,推进中国的民主与法治进程。力行党内民主对相关民主党派而言,实质上也是对党自身由内而外的改造和革新,其深刻内涵是,“民主”将决不仅是党的口号和旗帜,而是自觉践行并为之不懈奋斗的理念。或者这是作为参政党的中国民主党派的历史使命。

  《韩非子•喻老》记载:“楚庄王莅政三年,无令发,无政为也。右司马御座,而与王隐曰‘有鸟止南方之阜,三年不翅,不飞不鸣,嘿然无声,此为何名?’王曰:‘三年不翅,将以长羽翼;不飞不鸣,将以观民则。虽无飞,飞必冲天;虽无鸣,鸣必惊人。”但愿中国的民主党派在政治协商会议上能够出现更多的一鸣惊人,即使是“雷语”,即使是“对立”,有争论怎么也会比沉默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200.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