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贺来:辩证法的命运与中国现代性的建构

更新时间:2010-03-05 14:09:09
作者: 贺来  

  但正如前面指出的,“主观辩证法”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实现与“客观辩证法”的统一,而“客观辩证法”所遵循的是如同科学主义解释模式一样的必然性运动规律,可见,在这一解释模式中,隐性的总体性逻辑仍然在起着支配作用;实践人类学的解释模式虽然强调感性实践活动的创造性与人的全面发展的价值目标,但是,在“实践”背后仍隐含着深深的总体主义情结,例如,一方面,矛盾被理解为内在于实践活动的根本环节,另一方面它旨在终结矛盾,通过实践活动,实现人与物、人与人、人与自身等一切矛盾的统一。再如:一方面,发展被理解为通过实践活动所实现的人与社会的自我发展,但一方面它认为这种发展过程体现着某种客观的“规律”和“法则”,这使得发展必然失去其自由与开放的创造性质。这些表明,虽然辩证法的三种解释模式在内容和指向上有着重大差别,但同时又程度不同地分享着共同的基本前提,那就是它们都没有彻底摆脱总体性逻辑的形而上学阴影。

  辩证法所蕴含的这种总体性逻辑必然影响它对现代性的论证并赋予现代性以整体主义的独断气质。这集中体现在:第一,现代性进程被理解为朝向某种既定的终极目标发展的内在进程,而人与社会发展的每一个阶段被视为通向这一终极目标的必然环节,所有的矛盾与曲折,最终是为了某种终极的目标的实现,当人们说“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时,在深层所表达的正是这层信念。这种信念是辩证法总体性逻辑的题中必然之义;第二,既然现代性是这样一个总体性的进程,那么,真正意义上的个人的自由及其权力在此过程中必然面临这种总体性逻辑的挤压而难以获得其应有的独立空间,这并非说在这种现代性的论证中缺乏“个人自由”的话语,事实上,在“主体性”和“实践人类学”的解释模式对现代性的论证中,人的地位和尊严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但是,在总体性逻辑支配之下,“人”实质上成为了完成某种历史目的而存在的“大写的人”,在这种“大写的人”的阴影下,感性的、作为专名的“个体”被抽象成模糊不清、无足轻重的空幻存在,这是总体性逻辑的必然后果;第三,在总体性逻辑的支配之下,现代性将失去自我批判的精神,失去容纳异质性因素与“他者”的空间,其结果现代性有可能成为一种绝对的权威话语而面临失去活力、陷入僵化和封闭的危险。总体性逻辑是拒绝对自身进行前提性的自我批判的,它关心的是由这一逻辑所支配的社会历史进程的实现与完成,而这一进程所可能存在的内在矛盾和缺失等等则处于其视野之外;同时,这一总体性逻辑既然是“总体性”的,就意味着它视自身具有“至大无外”、“至小无内”的完备性与自足性,在此逻辑支配之下,一切异质性与“他性”都必然被视为虚假之物而遭到排斥与清冼。这一点,现当代哲学家,如阿道尔诺、福柯、德里达、列维纳斯等曾从多方面作过深刻的批判。

  限于篇幅,以上我们仅只是对辩证法所隐含的总体性逻辑及其对现代性论证的影响作了十分简要的讨论。回顾现当代中国的现代性进程,这种总体性逻辑曾经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对此进行反省,无论对于进一步推动辩证法的发展,还是深入反思中国现代性课题,都是十分重要的理想任务。在我们看来,这一思想任务的推动有赖于思想视域的转变,其核心是实现从“形而上学”向“后形而上学”思想视域的转变,对此,笔者曾在另文作过专门探讨[12]。

  

    --------------------------------------------------------------------------------

  [1]李博:《汉语中的马克思主义术语的起源与作用》,294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版。

  [2] 本文的“辩证法”,所指的是主要是近代以来的辩证法,尤其指黑格尔以来的辩证法理论。

  [3] 哈贝马斯:“现代性的概念”,收入《后民族结构》178页,上海人民出版社,2002年版。

  [4] 伯瑞:《进步的观念》引言,7页,上海三联书店,2005年版。

  [5] 哈贝马斯:《后民族结构》,180-181页。

  [6] 黑格尔:《哲学科学全书纲要》,17页,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2年版。

  [7]利奥塔:《后现代状况》,2-3页,三联书店1997年版。

  [8] 黑格尔《哲学科学全书纲要》,30页。

  [9] 哈耶克:“黑格尔与孔德”,见《科学的反革命》,译林出版社,2003年版。

  [10] 黑格尔:《小逻辑》,79页,商务印书馆,1987年版。

  [11] 对于辩证法与形而上学之间的复杂关系,请参看贺来:《辩证法的生存论基础》(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5月)第二章的详细论述。

  [12] 请参见贺来、刘李:《后形而上学视域与辩证法的批判本性》,载《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2007年第2期。贺来:《辩证法与现代性课题》,载《学习与探索》2007年第4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xiaolu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2075.html
文章来源:哲学在线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