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古希腊哲学与中国古希腊哲学研究的讨论

更新时间:2010-02-01 09:17:33
作者: 吴飞(北京大学) (进入专栏)   李猛 (进入专栏)   吴增定    

  

   社会学视野网编者按:本文稿根据2009年6月20日在北京大学外哲所举行的“国内古希腊哲学研究现状和发展”研讨会的录音整理而成的,录音文稿由世界哲学论坛整理,标题为本网自拟。本次研讨会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系聂敏里副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吴飞副教授等学者发起倡议,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所《世界哲学》编辑部主办。本网曾零星发布了几个学者在这次会议上的演讲。这次发布的是该研讨会所有学术演讲的完整版,以飨读者。

  

   吴飞:请大家安静一下,我们现在开始了!因为两个邀请函大家都收到了,所以大家应该清楚这次会议大体的目的和安排,所以我就不多说。首先我们先很快速度的自我介绍一下,就是一两句话,然后我们就进入正题,从李河老师这开始。

   李河:我是李河,现在社科院哲学所,《世界哲学》主编,今天来很高兴。

   吴天岳,北京大学外国哲学研究所。陈德中,《世界哲学》主编助理。王双洪,北京社会科学院哲学所。黄群,中山大学哲学系。谭立铸,中国天主教神学研究中心。成官泯,中央党校哲学部。吴增定,北京大学哲学系。先刚,北京大学哲学系。李猛,北京大学哲学系。朱清华,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聂敏里,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吴飞,北京大学哲学系。

   吴飞:好,我们现在就开始,第一个本来请靳希平老师致辞,他因为今天正好有事,来不了,我们请李老师先给大家讲几句。

   李河:不好意思,占个先。本来我是说请靳老师先来先讲,靳老师不来。让我们来先讲,我讲的意思就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吧,我们连票友都说不上。但是希腊哲学这本经可能是哲学当中最难念的。所以我是说我们这个《世界哲学》参与这个活动确实有一个想法。

   首先一个简单的说法,就是我们这个会的缘起,最开始跟聂老师,我们去年开会交换过几次意见。《世界哲学》我们接手做起来也是想做成研究性的刊物,从现在做了几年看,对我们《世界哲学》,有人开玩笑说,是当代世界哲学,缺古典的部分,特别缺希腊的和中世纪的。这倒不是我们自己不努力,我们倒也是用各种方式,也随机的约了一些作者谈。但是整个希腊,整个中世纪,我们整体上觉得轮廓和地图不清楚,一个是外面的研究状况不清楚,一个是国内,国内三四十岁的中青年的研究地图不清楚,所以这个情况需要改善。

   在这个情况下,聂老师和我们聊了好多回,特别感觉我们现在国内,因为新的中青年,有的从外面回来,有的刚博士毕业,读书时间太长,最后工作时间也没几年,所以大家确实需要沟通。弄不好的话,我们开玩笑就说,这叫自言自语,每个人在自己的专业方向上都谈的很热闹,好像也有一个集体,但好像不是个真的集体。所以出于这么一个考虑,一个是从现状,一个是从我们的需求,我们觉得有必要起动这样一个会。起动这个会,其实要说很早就可以起动,最主要就是钱的问题。现在聂老师是自己慷慨解囊,用自己的项目经费来资助大家来开第一次的会,我觉得这个是,用靳老师的话说,这是功德无量,做的这么一个事情。

   最开始商量做这次会,是想方式非常自由,就是一个漫谈,然后就是谈大家都在做什么。后来,经过几轮的交往以后,包括和吴飞老师,现在形成了五到六个话题,但我估计今天上午是不是时间可能也是够紧张的,所以也还是希望时间不够的话咱们中午或者中午吃完饭以后继续开,咱们根据情况来定。

   希腊哲学整体情况,因为我们有的时候也看一些情况,确实80年代在当时有了一些起码的翻译,还有大家做一些工作。90年代就明显了,《亚里士多德全集》,还有一些东西。但是那时候翻译介绍比较多,还有在90年代相当一批人,就是今天包括在座的,很多人现在都出去了,或者在各个地方专门的学习。2000年很可能在将来看希腊哲学和古典哲学研究会是一个坎,会是一个变化的点。就是2000年以后,一个就是咱们在国内知道刘小枫这个派,整个经典全是这一块引入的,确实推动很大。那么另外一个,年青学者海外归来,我们自己看,因为下期我们在组一个稿子,作者叫陈伟,他现在在图宾根。我刚才看有文章,第二个先刚,第二篇也在讲图宾根学派,就是德国一块有学成的归来,包括美国咱们李猛,美国这边的芝加哥社会思想委员会的,我们原来就久闻大名,甘阳去了是开花没结果,李猛这个结出果来了,包括从哈佛这边过来的吴飞。这样的一批年青人重新投入希腊哲学的研究,所以在中国讲汉语的希腊哲学研究,我想今后的5年、10年,可能状况很不一样。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确实认为《世界哲学》这个时候如果能够参与进来,能够起到一点点自己的作用,也是正当其时。

   希腊哲学,我个人是外行,原来是非常功利主义的用了一些,包括那个谈魔法问题,个人兴趣再私下谈。但是,希腊哲学的东西,从我现在看,我觉得有两点,在当前,一个是咱们注疏,注释还有做疏解,内容表现有语言的功夫,有非常坚实的文本功夫,这块2000年以后确实给人印象很深刻。那么还有一个就是思想重建,就思想重建最重要的含义来说,其实我们大家都明白,这过去的东西其实都对我们很多是未来的东西,已经过去的也就是即将到来的,所以它有当前性。

   希腊哲学这块,我想,无论是在当前政治哲学研究,包括古今之争,包括当前的分析哲学,宋继杰他们谈的,他马上提供了几篇文章,就从分析哲学谈巴门尼德的意义理论,高尔吉亚的语言观。我就觉得那种文献的功夫和思想是重建的意识,现在看起来真的是不一样。所以,从这点来看,希腊哲学确实它有当前性。另外就是成官泯说的,其实我们中国哲学,其实我自己就说是中国传统思想,一般选择这个用法。这个东西要讨论的话,希腊哲学研究,特别是说汉语的希腊哲学研究会对中国哲学的研究,可能提供一个非常好的一个技术性的语境。

   所以我是觉得,这个是《世界哲学》希望在这当中听大家聊,第一个了解地图,第二个argument,希望能够了解出来,这样对我们今后组织话题可能特别有好处。今天这个会很短,希望能提高效率,但是我希望再短也有几个切实可行的目标才好。这个希望这第一次能实现。第二个我们希望在这个会议之后,将来大家能够讨论,是不是形成一个可持续的能够做起来的论坛?这个论坛当然是一个同仁共同体的这样一个方式了,有了论坛就更好。而且,我们也希望在这个论坛的基础上,如果条件合适,就看大家的意见了,是不是形成一个将来能够涵盖国内主要的希腊哲学研究的单位和个人,形成一个比较重要的希腊哲学评估机制,这个评估机制可以以奖金的方式,征集论文,然后年度奖金,以这样的方式来做。这个东西,其实《世界哲学》还是个利益动机,这样的话,将来在希腊研究,或者是在中世纪研究方面选择稿件的判断问题就解决了,就由学术共同体内部去做,这个其实是最好的方式。

   另外《世界哲学》现在有个专家委员会,现在的专家委员会是跟大家学的,别人有我们也有,都是大轰轰的,但是将来我们希望我们的专家委员会,会有专门的希腊哲学的专业委员会,然后列在《世界哲学》上。现在分析哲学专业委员会有了,而且在我们的促成下,陈德中在这上跑了很多。现在分析哲学洪谦奖金已经做起来了,以前的那个熊伟奖金,我们受益的,包括张小星,他们这个论文现在我们发在了青年哲学论坛的栏目,反响也很好。《世界哲学》以这种方式通过这样的论坛,推动整个希腊哲学的发展,使大家不仅有学术个体,真正把这个学术Community这个东西做出来,就是这么一个想法。

   吴飞:今天我们这个论坛大多数参加者都是年纪比较轻,所以说是这个李河老师不仅仅是《世界哲学》主编的身份,而且是我们这里唯一的长辈来指导我们。而且李河老师给我们指明了方向,发现我们做的这些还是有很大希望的,而且不光是在学术的希望,还有金钱上面的希望。好,我们下面开始主题的研讨。刚才李河老师说了,因为我们上午的时间确实比较短,最后我们还要谈一下哲学论坛的事宜,因为我们也希望把它进行下去,使它成为一个持续的古希腊论坛,最后再来谈。前面我们时间非常紧,希望大家的发言都是比较紧凑,把问题都充分讲出来,但是语言尽量精炼。

   我们第一个议题是“国内古希腊哲学研究的传统与未来”,主题发言是人大的聂敏里老师。这个评议换了好几个,本来准备请靳老师,但是后来靳老师来不了,后来定的是谢文郁老师,但是谢文郁老师昨天晚上比较兴奋,所以今天来不了,那么最后换的是由李猛来评。我们基本上定的是发言是10分钟,评议5分钟,然后后面有10分钟的讨论。总体上一个主题是25分钟。下面请聂老师来。

  

   一、国内古希腊哲学研究的传统与未来。

  

   主题发言:聂敏里,评议:李猛

   聂敏里:我大概谈一下我的观点,争取抓紧时间。

   我准备说以下两点,在问题域中的古希腊哲学研究和学术传统中的古希腊哲学研究。我相信,关于国内古希腊哲学研究的传统未来,可以通过这两点以某种特殊的方式予以表明。

   首先是在问题域中的古希腊哲学研究。问题意识是一切深入而严谨的学术研究领域,只要研究不是随意的或者盲目的,那么它一定是在一个明确的问题意识指引的下所进行的研究。这个研究起于某种特殊的现实关怀,它以研究的方式锲入到它所关怀的现实中去,正是在这里,它是受到针对于现实的明确的问题意识的引导的。而这个问题意识越是明确,也就意味着它对现实的锲入越是深刻,同时,这样的锲入也就立即展现为一个范围明确的问题域。显然,只是在明确的问题域中我们才可能展开同他人思想的明确的对话。这是针对于相同问题的,从问题的不同侧面、不同层次所进行的对话,这样的围绕问题的思想对话越是卓有成效地展开,它也就越是使问题域本身展现为丰富的层次和复杂的结构。而在这里,思想对话属于诠释学的空间的和时间的因素也就特别地显露了出来。也就是说,在这里问题的历史的层面和不同地方性传统的层面就显露了出来。从而,从特定问题意识出发的问题域就仿佛一束光,必然会把属于特定历史时期、特定地方传统的思想照亮出来,而原因就是它们对于问题本身具有特殊的思想意义。

   我讲这个一般性的东西,既是要表明我们传统的古希腊哲学研究缺乏明确的问题意识,也是要表明我们当前和今后的古希腊哲学研究需要更为深入和明确的问题意识。那么这样的话,就要谈到问题意识本身,就是关于古希腊哲学的问题域本身。那么就当前的现实来说,我们需要深化和明确的,围绕古今的问题意识。古代的和现代的,古代性和现代性,保守主义和启蒙主义,自然主义和历史主义,预定和谐与无限进步等等。正是这样一些本身只能是现代产物的问题,仿佛一束光,将古希腊哲学作为古代思想的某种典型,以格外富有思想意义的方式照亮出来。成为我们需要与之对话、与之交流,对他进行反复审视,以及由此对照能够对于我们当前现实处境有所说明,有所澄清,有所启发的特殊的思想史时期。

   一个人越是最深的契入现代,他也就是越是被这样的一些问题所牵引。一个人也可以不明确地意识到这样一些问题而进入对这个问题域的这样一种形式的思考之中。但是,无可辩驳的是,他在根本上是被这样一些问题以这种或那种方式所触动、所推引,而投入到对古希腊哲学的这样一种思想审视和对话之中去的。

按照这样一种方式阐明,显然,古希腊哲学就以格外富有意义的方式呈现出来。我们说古希腊哲学具有现代因素,尤其是处于剧烈社会变革时期的古典古希腊哲学,由于特殊的历史条件,他的理论理性的方面得到了较为充分的发展,从而形成了西方思想的科学传统。但是我们又不能将这个方面做无限的夸大,例如我们不能将古代科学和现代科学不加严格区别的等同起来。因此,在总的思想特征上,古希腊哲学仍旧属于古代思想的范畴。所谓总的思想特征,(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黎振宇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608.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