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刘绪贻:应尊重创建者自己对马克思主义的看法

更新时间:2010-01-23 18:57:37
作者: 刘绪贻 (进入专栏)  

  

  马克思主义或者马列主义究竟是不是永远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什么才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或者马列主义,历来是有争论的。这种争论的胜负影响极大,不仅牵涉到个人而且牵涉到国家、民族的命运。19世纪中期以来,世界历史上这样的事例历历可数。我这篇短文不准备讨论这些复杂的大问题,只想探索一下马克思主义或者马列主义的创建人,是怎样看和怎样对待他们的学说的;同时说明,人们在研究和运用马克思主义或者马列主义时,绝对应该尊重这些创建人自己的看法和态度。

  

  (一)

  

  马克思主义本来就是发展的科学,它认为自然界、社会和人的思想始终处在不断的运动、变化、发展之中,世界上根本就没有永远不变的真理。马克思主义之所以有生命力,不是因为它的创始人具有可以超越历史局限性和地区局限性的能力,而是因为它是隨着历史的前进和地区的变化而不断发展、演变的理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担心人们把他们的学说当作教条,对这种道理反复作过说明。

  《共产党宣言》发表后25年,恩格斯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中说:“由于最近25年来大工业已有很大发展而工人阶级的政党组织也跟着发展起来,由于首先有了二月革命的实际经验而后来尤其是有了无产阶级第一次掌握政权达两个月之久的巴黎公社的实际经验,所以这个纲领现在有些地方已经过时了。”在1891年出版的《雇佣劳动与资本》单行本导言中,恩格斯又说: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第一分册出版(1859)以前发表的那些著作中,有个别地方与他在1859年以后写的著作中的论点不同,并且从较晚的著作来看,有些用语和整个语句是不妥当的,甚至是不正确的。”[i]

  恩格斯认为:“正确的理论必须结合具体情况并根据现存条件加以阐明和发挥。”[ii]他对《资本论》就是如此。他在赞扬了《资本论》的伟大成就后指出:“贯串于全书的历史的见解,使作者不把经济规律看成永恒的真理,而仅仅看做某种暂时的社会状态的存在条件的表述。”[iii]所以,恩格斯在整理《资本论》第2卷和第3卷时,都根据资本主义的新发展作了修正和补充。仅以第3卷而论,他就写了60多处注释、插语和增补章节,并加了两个重要附录:《价值规律和利润率》、《交易所》。他还告诫读者,不要期望在《资本论》中找到什么“真正社会主义的秘密学说和万应灵药”,也不可能在书中看到“共产主义千年王国”是什么样子,“谁期望得到这种愉快,谁就大错特错了。”[iv]恩格斯为什么这样慎重呢?因为他是有切身体会的。在1867年出版的《资本论》第1卷中,马克思提出了他也认同的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理论,并且认为,这种基本矛盾除了通过无产阶级革命、炸毁资本主义外壳以外,没有其它办法解决。但经过多年的革命实践和理论研究,到他整理、编辑《资本论》第3卷时,他认识到《资本论》第1卷中的那些理论,是根据1867年以前的资本主义社会的情况总结出来的,在当时是正确的。但现在资本主义社会的情况变了,那些理论已经不适用了。1893年,由于德国社会民主党所得选票逐年增多,恩格斯说:“如果选举到1895年才举行,那么我们将会得到三百五十万张选票。全德国的选民是一千万,其中参加投票的人数平均是七百万。如果在总数七百万选民当中有三百五十万选民拥护我们,德意志帝国就不能再像这个样子存在下去。”[v]工人阶级通过议会道路掌握政权成为可能。恩格斯甚至预言,德国社会民主党到19世纪末就可能担负起管理国家的使命。这就预示看,资本主义可以向社会主义和平过渡,不需要炸毁资本主义的外壳了。《资本论》第3卷否定了第1卷的结论。既然由于资本主义社会情况的变化,1894年出版的《资本论》第3卷可以改变1867年出版的《资本论》第1卷的结论,那么再过一定年限,资本主义社会情况又有变化,《资本论》第3卷的结论不是又要改变吗?因此之故,恩格斯劝说人们不要在《资本论》中去找“真正社会主义的秘密学说和万应灵药”,乃是一种非常诚实而绝对应该遵守的告诫。

  1917年4月,列宁告诫那些“只会无谓地背诵记得烂熟的公式”的人们说:“现在必须弄清一个不容置辩的真理,这就是马克思主义者必须考虑生动的实际生活,必须考虑现实的确切事实,而不应抱住昨天的理论不放。”[vi]1916年上半年列宁写《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即《帝国主义论》)时,世界上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只是一般垄断资本主义或私人垄断资本主义,但隨着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进展,国家干预经济生活日益广泛而深入,到1917年12月,列宁根据这种情况指出:“发展成帝国主义即垄断资本主义的资本主义,在战争的影响下变成了国家垄断资本主义。”[vii]情况变了,他担心人们死抱住他在《帝国主义论》中的理论不放,于是在1920年7月6日为该书写的法文版和德文版序言中说:“本书的主要任务,无论过去或现在,都是……说明20世纪初期,即第一次世界帝国主义大战前夜,全世界资本主义经济在其国际相互关系上的总的情况。”这就是说,《帝国主义论》一书并不能说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及其以后的世界资本主义发展的情况。可叹的是,尽管列宁作了这一说明,但后人不肖,不仅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后,甚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直到现在,仍然有人认为《帝国主义论》中的论点丝毫也不能改变。这就必然误将《帝国主义论》看成永远不变的真理,而犯教条主义的错误。试举一例。帝国主义是垂死的资本主义,这是《帝国主义论》的基本理论,至少是它最重要的基本理论。这种理论是否永远正确呢?我们认为,至多也只能说它直到1929-1933年资本主义世界空前严重经济大危机为止是正确的。[viii]但从1932年瑞典社会民主党上台后执行的政策,1933年起美国罗斯福总统实行的“新政”,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按照凯恩斯主义陆续实行的内政政策,都是列宁所称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欧、美学者一般称为“福利国家”。这种国家垄断资本主义,与列宁在一战期间看到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性质是不相同的。列宁在一战期间看到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是类似于后来德、意、日实行的法西斯主义式的军事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这种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对内专制独裁,对外侵略扩张,失道寡助,是资本主义垂死前的回光返照,必然导致资本主义崩溃。福利国家式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则与此不同,它是在保存资本主义民主前提下,局部改变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内部的生产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节制资本,改善中、小资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政治经济处境,以适度减轻资本主义基本矛盾作用,缓和阶级斗争,缓解生产关系对生产力的束缚。从二战后世界资本主义发展的情况看,这种国家垄断资本主义,却使资本主义起死回生。“从1950-1969年,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工业生产年平均增长率都比较高,美国为5.4%,日本为15.45%,法国为5.75%,联邦德国为8.6%,英国为3.15%,意大利为8.4%。”[ix]另据有关资料统计,“从1948-1976年,资本主义世界工业生产增加了3倍以上,年平均增长率达到6.6%。”[x]70年代中期以来,虽然出现难以对付的滞胀危机,有的国家还出现高预算赤字和贸易赤字,但大体上说,1976到1987年美国、日本、西欧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除美国在1982年有所降低、西欧在1981年增长为零外,其余各国历年都是在低通货膨胀下保持低速增长的。1988年还是近几年来增长较高的一年。到20世纪最后10年,美国还出现最长经济扩张周期(从1991年到2001年3月),西欧2000年国民生产总值增长3.4%,日本虽跌入“失落的十年”,年均增长率仍达1.75%。不仅如此,这种国家垄断资本主义还改变了这些国家的阶级论结构,使它们的中产阶级在二战后逐渐占总人口的多数,最富的和最穷的都只占少数;而且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的人,通过社会保障制度,可以维持最低生活水平。因此,二战后以来,这些国家的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运动都逐渐进入低潮,社会上不存在有份量的要求推翻垄断资本主义的力量。按照美国著名经济学家约翰·加尔布雷思的说法,资本主义制度现在已经被包括工人阶级和工会在内的人们接受了。[xi]由此可见,直到20世纪末,资本主义仍处于相当稳定的发展时期,资本主义“垂死论”早就过时了。目前虽然出现了严重的金融危机,但人们还很难看到福利国家式的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垂死形态。

  除“垂死论”以外,《帝国主义论》中的许多论点都早已过时,我发表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学术季刊》1991年第1期上的“列宁帝国主义理论的正确性及时代局限性”一文中,曾作过比较详细论述,这里就不重复了。

  

  (二)

  

  马克思主义或马列主义不仅是发展的科学,时代变了,它的某些内容可能就不正确,需要发展,需要改变。再者,由于自然界、社会和人的思想非常复杂,而且愈来愈复杂,不容易完全认识清楚,马克思主义或马列主义在其产生时,可能有的内容就不正确。列宁就说过:“马克思、恩格斯在估计革命时机很快到来这一点上……有许多错误,而且常常犯错误。”[xii]马、恩不仅在估计革命到来时机方面犯错误,他们在判断革命首发地区上也犯错误。比如,恩格斯在1847年末写的《共产主义原理》中说,这种剝夺者被剝夺的革命,亦即“共产主义革命发展得较快或较慢,要看这个国家是否工业较发达,财富积累较多,以及生产力较高而定。因此,在德国实现共产主义革命最慢最困难,在英国最快最容易。”[xiii]后来的事实证明,恩格斯的这个估计显然是错误的。共产主义革命首先不是出现在工业较发达、财富积累较多、生产力较高的英国,而是出现在工业、财富积累、生产力较落后的俄国。即使有人把1871年生存了两个月的巴黎公社搬出来,也不能为恩格斯的估计错误辩护,因为1871年的法国,其工业、财富积累和生产力,都赶不上英国。

  近些年来,有些学者不承认俄国十月革命(在一个落后的资本主义国家的革命)是马、恩论述的共产主义革命。即使如此,也不能认为恩格斯的估计正确。仅举一例。1929-1933年,美国的工业、财富积累和生产力是全世界资本主义国家中最高的,当时面临空前严重经济危机,按照恩格斯的论点,它就应该发生共产主义革命,炸毁资本主义外壳。但是,1933年罗斯福总统上台后实行的“新政”,却基本上克服了这次空前严重的经济危机,挽救了美国的资本主义制度,并没有出现恩格斯说的共产主义革命。这个活生生的历史事实,难道还不足以证明恩格斯《共产主义原理》中的理论是错误的吗?

  列宁说马、恩在估计革命到来时机上常常犯错误,其实他自己也是如此。1916年初,他根据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指出:“在西欧和美国,现在摆在日程上的是无产阶级为打倒资本主义政府,为剝夺资产阶级而进行革命斗争。帝国主义把群众推向这种斗争,因为它使阶级矛盾大大加剧,使群众的处境无论在经济方面或政治方面都日趋恶化。”[xiv]1919年,列宁又说:“资产阶级民主和资产阶级议会制已开始崩溃。”[xv]这些判断,历史事实不都已证明是错误的吗?列宁不仅在估计革命到来时机上犯错误,他在《帝国主义论》中对一战前夜垄断资本主义的论述也有不确切的地方。日本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大内力在肯定这部著作重大意义的同时,也指出它的几点缺陷。

  1、列宁论述自由资本主义向垄断资本主义亦即帝国主义的过渡,是以生产关系的变化、即生产与资本的集中或私人资本家竞争转变为集体资本家垄断为尺度的。实际上,生产和资本的集中虽有程度的不同,但都是资本主义社会常见的现象,并非19世纪末欧、美社会的特点。为什么到19世纪末生产与资本的集中才导致垄断呢?大内力教授根据另一日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宇野弘藏的理论,认为只有发展到产业结构以现代钢铁业(不是以搅拌法为基础的手工业生产的钢铁业,而是以西门子-马丁、贝氏、托马斯等炼钢法为基础的钢铁业)为中心产业的19世纪末的生产与资本的集中,才必然导致垄断。这也就是说,只有生产力发展到这样的水平时,才必然导致垄断。因为这种新钢铁工业以及由它引起的铁路业、机器制造业、造船业等,都需要巨额投资,个人企业难以承担,不得不采用股份公司制。在此基础上形成的生产与资本的集中,才逐渐形成垄断。而《帝国主义论》中论述形成垄断原因时,却忽视了这种生产力变化的原因。

  2、在《帝国主义论》的第3章中,(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396.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