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放:从世界经济危机看社会主义前景

更新时间:2010-01-21 03:27:22
作者: 高放 (进入专栏)  

  是议会第四大党,成为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最有实力和影响的共产党。日共是争取在日本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它在议会、尤其是地方议会中有一定的席位。以往受“左”的思想影响,认为日共的议会和平过渡路线是修正主义。现在看来,日共是务实的积极的探索。21世纪初以来,在资本主义世界已有三个国家的四个共产党通过合法斗争、议会竞选成为执政党,这是值得重视的新动向、新进展。摩尔多瓦共产党在2001、2005、2009年三次议会大选中取胜,党主席沃罗宁连任两届总统后改任议长,新一届总统由女共产党人齐•格雷恰尼担任。作为欧盟成员国的塞浦路斯在2008年2月议会大选中塞浦路斯劳动人民进步党(成立于1926年的塞共于1944年改为现名)获胜,党中央总书记季•赫里斯托菲亚斯出任国家总统。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和尼泊尔共产党(联合马列)在2008年4月制宪会议竞选中分别成为议会第一大党和第三大党。尼共(毛)主席普拉昌达于8月出任联合政府总理,今年5月初他辞职后由尼共(联合马列)总书记马•库•尼帕尔任联合政府总理。这三国四个共产党执政,就是在资本主义国家进行和平改良、不断改良的有益试验。社会党和其他政党执政时的进步政策也有利于推进和平改良和不断改良。联合国和各种进步的国际组织可以作为逐步推进世界改良的重要平台。

  

  三、当今世界社会主义各自推进、兼程并进的态势

  

  当今世界社会主义不仅有共产党这一家,共有大、中、小各三家,一共九家,这也说明当今社会主义的影响更大了。共产党的科学社会主义是第一大家,社会党的民主社会主义是第二大家,民族社会主义是第三大家。有人认为,民族社会主义现在已经衰落了,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非洲民族社会主义很盛行,现在实际上只有两大家,即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我看未必这样。现在拉美有十个左翼政党执政的国家,除古巴共产党信奉科学社会主义以外,其他如委内瑞拉、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巴西、尼加拉瓜等等都表明要实现社会主义。拉美这些执政党有的主张“21世纪社会主义”,或印第安社会主义、劳工社会主义、桑地诺主义、民众主义、人民参与社会主义,大体上都可以划为民族社会主义。因为它们主要都是反对美国干涉和剥削,维护民族独立,发展民族经济,促使民族振兴。此外,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社会主义、利比亚卡扎非的人民社会主义、叙利亚复兴社会党的社会主义,等等,我认为也都属于民族社会主义。当今世界社会主义除这“三大家”外,还有“三中家”,即绿党生态社会主义、托派第四国际社会主义、极左派共产党激进主义;另有“三小家”,即无政府社会主义、西方学者社会主义、空想社会主义。小三家影响很小,极左派共产党激进主义难以进展。总的看来,当代世界社会主义呈现出各自推进、兼程并进(发展中国家、前苏联东欧地区国家和发达国家这三类国家和共产党执政的五个社会主义国家都在探索社会主义)、和平渐进、携手共进的态势。我们应该以宽广的眼光来观察当代世界社会主义,还要善于团结、联合、借鉴、帮助其中大多数派别,不能唯我独社(社会主义),非我即资(资本主义)。

  科学社会主义要与时俱进,向前发展,不能教条式理解,墨守成规,一成不变;科学社会主义可借鉴民主社会主义,但是不能倒向民主社会主义,不能并到民主社会主义。在发展世界社会主义方面,我认为现在主要还是应该注意纠“左”防右,纠正长期以来“左”的观点。同时,要防止转向右的观念。现在社会主义队伍里,还有一支是极左派共产党。像美国,除了美国共产党之外还有美国革命共产党。美国这两个共产党,对待这场经济危机的态度很清楚。美国共产党1920年成立,现在只有大约5千党员,它自己不单独提出总统候选人,号召党员、工人投奥巴马一票,支持奥巴马政府的各种政策。美国革命共产党,是1975年受我国“文革”当中极左思潮的影响成立,美国革命共产党的人员更少,党员可能不超过1000人,但是活动能量颇大,在美国很多城市都开设有革命书店,跟群众有一些联系。美国革命共产党是信奉毛泽东主义的,我2000年到美国访问的时候,专门到革命书店找他们,跟他们交谈过。美国革命共产党认为,在美国可以搞暴力革命,他认为提毛泽东思想太低了,思想人人都有,主义不是人人都有,应该提毛泽东主义。我反问他们:毛泽东主义的精髓是什么?他们说精髓是游击战、持久战。我又问:你们在美国搞游击战搞得起来吗?他们说搞得起来,在美国枪支可以随便买。但是我说你们不能随便攻打白宫呀!他们说时候没到,等着吧!时候到了就可以了。所以美国革命共产党是抵制美国总统选举,目前反对奥巴马政府的各种改革措施,积极鼓吹革命。美国200多年来从未发生过任何一次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我认为今后也难以发生。还有印度共产党(毛派),也是主张搞暴力革命,但是很难成气候。印度现有四个共产党,即1920年成立的印共、1964年从中分出的印共(马)、1969年另建的印共(马列)和2004年再建的印共(毛)。前两个党力量大,印共(马)有近100万党员,是资本主义世界最大的共产党,印共也有约50万党员,这两个党主张参加议会民主选举,争取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印共(马)已在三个邦执政,有的甚至已六次连选连任,廉洁奉公,绩效显著。后两个党力量小得多,主张暴力革命,多年从事武装斗争,难有很大进展。印共(毛)约有万把人的游击队,分散在全国28个邦的12个邦之中活动,时常袭击警察局、火车站等地,今年4月22日还在东部地区暂时劫持了一列载有500名乘客的火车,以显示其实力。实际上没有多大实力。我国国内也还有“左”的思潮影响。有一些人要推行毛泽东主义,要为“四人帮”平反,要搞第二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有的人发表文章,宣扬“当今世界,主要矛盾是帝国主义与世界人民之间的矛盾”,“在对抗性矛盾占主导地位的世界里,无法实现人与人之间的和谐关系。”⑦这是明显不同意党的十七大关于构建和谐世界的方针,言外之意似乎是还要建立全世界反美统一战线,继续进行世界人民革命。

  另外一方面,我们也要防止右的观念。右的就是社会民主党的,民主社会主义还有市场。2007年,有一位老同志在《炎黄春秋》第2期发表一篇影响很大的文章,文中提出: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主张中国未来的方向是民主社会主义。2007年5月31日《南方周末》发表我的长篇文章,讲《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的百年分合》。我论证了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原来是同根、同源、同义、同党,到19世纪末才形成党内左右两党,一战后又变为对立的两类政党,即共产党与社会党,当今这两类政党要合作,但不是要合并。因为当今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虽然有一些共同点,但是仍有原则区别。那篇主张民主社会主义的文章在社会上之所以有很大影响。我认为是因为社会主义民主不足,很多人误以为那篇文章讲的民主社会主义就是对的。我认为不是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而是只有社会主义民主才能救中国。我们要大力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才能防止民主社会主义的蔓延。

  民主社会主义至今还有很深的社会影响。中国亚太经济发展研究中心有一位高级研究员写了一篇文章,题为《中国民主科学社会主义》,文中提出中国要实行民主科学社会主义。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把民主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搅混在一起,副标题是通向和谐社会之路。内容讲政治上奉行有序民主,经济上走科学发展之路,文化上创建民族、科学、人民的和谐文化,党建方面提出来要重建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新的中国共产党。怎么样重建呀?是把现在的党推倒了重建,还是促进现在的党通过改革重建呢?作者没有讲明,但是底下有一段话,把他的观点和盘托出。他前面讲了民主科学社会主义,后面接着说:“国际民主科学社会主义正日益发展成世界进步的主流力量。近10多年来全世界社会民主党由80多个发展到150多个,拥有3000万党员, 2亿信奉者和支持者。民主社会主义思想和邓小平理论在许多方面是一致和相通的。80年代邓小平曾对国际社会党人说:‘我们都是左翼’,民主社会主义和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理念也是相吻合的,目标是相同的,胡锦涛总书记和国际社会党人也有广泛友好交往,中国共产党可借鉴民主社会主义的一些理论和实践,来丰富自己的思想体系。中国民主科学社会主义也可称是国际民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⑧我认为,该文提出“中国共产党可借鉴民主社会主义的一些理论和实践”,这是对的;但是把民主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整个混为一谈则是不妥的。邓小平理论和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理念都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与当代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新发展,当前中国是处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而不是国际民主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一位高级研究员可以发表自己的独立见解,然而把全文不加删节地收入这本名为《求是先锋:领导干部在改革开放新时期的理论与实践》的大部头汇编中,这是对领导干部的误导。

  总的看来,现在社会主义在世界上的威望增长了。2009年4月18日《参考消息》登了美国《华盛顿邮报》4月15日的一段报道,讲到美国人在选择社会主义的同时,认为“全世界的社会主义者和社会主义政党基本都支持有社会主义色彩的资本主义”(这里所说的“有社会主义色彩的资本主义”也就是我所讲的社会资本主义),它包括三个内容:即“对资本的管理更严格,工人拥有更多的权利,公共部门扩大化,提供私人部门无法提供的职能”。这就是当今美国人所讲的社会资本主义发展的三个方面的要点。在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这篇报道里,也提到“社会资本主义”。文中说:现在很多美国年轻人开始青睐社会主义了,“20多岁的人比30多岁的人,对社会主义———或者社会资本主义———态度更开放,不仅仅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苏维埃的威胁,而且因为在放任政策和华尔街金融化的巅峰时期,经济一直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少利益。”现在美国有人认为,“奥巴马正在带领美国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这个观点是不对的,奥巴马的很多措施,包括国有化的措施,是旨在维护资本主义,挽救资本主义,决不是奥巴马带领美国走社会主义。但是不可否认,奥巴马挽救资本主义的这些措施,客观上有利于美国社会主义因素的增长,今天美国通往社会主义也是逐步改良,不可能像美国革命共产党所主张的那样,等到时机成熟,可以开展游击战、持久战攻打白宫,夺取政权。美国爆发的这场世界经济危机颇大程度上是由于推行新自由主义所崇尚的“小政府、大市场”的方针引起的。奥巴马政府现在加强政府调控,我认为是要改变为采取“中政府、大市场”的方针,以扼制资本主义的恶性循环。贝拉克•奥巴马的姓名是有深层涵义的。奥巴马的父亲原是非洲肯尼亚人,奥巴马在斯瓦西里语中意为祝福,贝拉克则意为弯曲。贝拉克•奥巴马顾名思义,是一个能屈能伸、善于妥协、能给予幸福的人。是否如此,有待实践验证。他是平民出身,又属黑人族裔。奥巴马新政在美国有越来越多年轻人青睐社会主义的推动下,也许可能比之罗斯福新政更能取得一些成效。从这场世界经济危机中我国应当吸取的一条经验就是要加强我国社会主义政府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调控。但是不能回到苏联社会主义模式的“大政府、小市场”。苏联模式的“大政府”是国家垄断统治的政府,“小市场”是只限于消费品市场。我国也应该采取“中政府、大市场”的方针。社会主义政府应是服务管理型政府,而不是垄断统治型政府。社会主义政府要加强对社会主义大市场的调控,大力防止官商勾结,尽力减少官员腐败和社会贫富两级分化,避免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危机对我国的冲击。

  总之,我们要坚持科学社会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不断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这个过程中,要继承资本主义的文明成果,更要防止资本主义的各种弊端,可以借鉴民主社会主义和各种社会主义流派中有用的东西,还要发扬民族优秀的文化传统。各国都建设各具本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特别应该做出表率,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是关键,只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全面建设好了,就会对促进世界社会主义发展起良好的作用。

  

  注释:

  ①②《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24、626页。

  ③④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696、697、386页。

  ⑥高放:《社会主义在世界和中国》,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版,第185-187页。

  ⑦见《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08年第11期,第27页。

  ⑧该文刊登在《求是先锋:领导干部在改革开放新时期的理论与实践》,中央党校刊编,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年10月出版,全书1619页,该文在第811-814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353.html
文章来源:《科学社会主义》2009年第3期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