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郭世佑:在历史进步的背后——清末“新政”初期困境浅析

更新时间:2009-12-20 00:38:53
作者: 郭世佑 (进入专栏)  

  但在此后辛亥革命当中,他们的主导力量便表现得非常明白了。”〔16〕

  新政期间,既然资本主义的经济力量有了比较明显的增长,资本家阶级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阶级和社会群体以商会与市场为纽带而基本形成,那么,作为典型商品经济的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还要求有更多的自由空间,而经济上的自由发展又必须以政治上的自由和民主为保障,光靠高高在上的皇朝恩赐还远远不够,而且还不乏随意性和可塑性,没有比资本家阶级自身参与政权更令人放心。对于以精打细算为职业特征的新生资产阶级来说,此中道理也是无师自通的。基于此,他们借助于日俄战争对中国朝野的强烈刺激,有感于孙中山领导的一次又一次反清暴力斗争对清皇朝政治命运的预示与挑战,有感于启蒙思想家梁启超站在温和的君主立宪制蓝图与激进的民主立宪制蓝图变动区间的阵阵政治呼喊,正式提出了关于深化“新政”内容,切实实行君主立宪制的政治要求。如果说戊戌维新思潮兴起期间,这种政治要求还只能仰仗思想激进的康有为一伙爱国书生为之奔走呼号,先声夺人,那么,此时此刻已今非昔比。既然拥资上百万甚至上千万的资本家都已出现,他们的羽毛开始变得相对丰满起来,他们已经可以由自己直截了然地向当权者提出既利于自己,也利于皇朝,更利于国家的政治要求了〔17〕。 尤其是自1904年5月开始,状元出身的资本家张謇几乎就没有闲着,为君主立宪制而四处奔走联络。他先是为湖广总督张之洞和两江总督魏光焘代撰《拟请立宪奏稿》,继而受张之洞之托,北上联络直隶总督袁世凯,资本家阶级之于清朝政治体制改革阶级主体意识已开始向世人露脸了。

  教育体制改革的结局与影响尤其值得注意。“新政”期间的教育体制改革使中国近代教育在早期现代化的道路上迈出了非同小可的一步,但它也未必有利于维护清皇朝的专制统治。

  从社会变革与现代化的角度来看,“1905年废除科举制的决定无疑是革命性的”,这不仅“因为它体现出中国不加批判地就从经典标准转到了外国标准”〔18〕,而且因为它加剧了传统社会结构的分解与转型,其影响远远超出了教育改革本身。但对于一个百孔千疮的清皇朝来说,用迅速扩大留学生派遣规模与普设新式学堂的办法来填补因科举制的废除所出现的传统教育体系的空白面,这未必是一种好事。因此,L·T·怀特的分析显得更加深刻:“随着科举制的废除,整个社会失去了作为自己特色的制度。……终止科举制度的行动,斩断了2000多年来经过许多步骤而加起来的社会整合制度的要基。这个行动逐渐呈现出来的事与愿违的后果,远比推行这一改革的士大夫在1905年所明显预见到的那引进后果来得严重,舵手在获得一个新的罗盘以前就抛弃了旧的,遂使社会之船驶入一个盲目漂流的时代。”〔19〕

  固然,清皇朝公布的《奏定学堂章程》仍以忠君和尊孔为先,强调“中小学堂宜注重读经以存圣教”,还规定学生每日读经的时数与字数,学堂仍设君主牌位与孔丘牌位,而问题在于,既然要求“中学堂以上各堂必勤习洋文”,既然要求“参考西国政治法律宜看全文”,承认“外国之所以富强者,良由于事事皆有政治法律也”,既然要求“各种科学同时并讲”〔20〕,既然对中外差距耳闻目睹,怀抱切肤之痛的留学生纷纷归国,那么,对于那些易于接受新思想、新事物的青年学生来说,所谓“不准予闻不干己事;不准干预国家政治及本学堂事务;不准离经叛道,妄发狂言怪论,以及著书妄谈,刊布报章;不准充报馆主笔及访事人;不准私自购稗官小说谬报逆书;不准联盟纠众,立会演说及潜赴他人党会”〔21〕等条规,只能吓唬那些地处偏僻,风气未开之区的青年学生。即使是在参与制订上述禁令的张之洞身边,他所自鸣得意的武昌两湖书院和文普通学堂就曾是培养第一流的反清革命家黄兴和宋教仁的摇篮。黄兴还是由湖北当局选派留学日本的。宋教仁在武昌文普通学堂求学期间,就读完了被称作“鄂省学堂……人人秘手一册,递相传播,皆欲奋起”的反清读物《革命军》、《猛回头》和《警世钟》〔22〕,常与同窗好友田桐等人倡谈时事,交流反清思想。留日归来的吴禄贞担任武昌文普通学堂教习期间,更是以学堂为基地,撒播暴力反清的思想火种。后来,他的名字就同湖北反清革命运动的光荣历史紧密相连。

  清皇朝连国内新式学堂的学生都无法一一牢笼之,欲期出洋留学生成批地培养成效忠清廷的奴才,那就如同“蜀道之难”了。留学生中象曹汝霖、金邦平那样公开的效忠者只是极少数。况且,曹氏等人也并非传统专制政体的吹鼓手和殉道者,而是君主立宪纲领的呼应者和清廷预备立宪的敦促者。年轻学子无论是受官方外派,还是自费出洋,大都怀抱报效国家之念,潜心探索救国之道。当他们目睹日本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发达,国力强盛,中外差距越拉越远的严峻事实时上下求索,左右对比,一致认为君主专制主义乃导致祖国积贫积弱的总根源。他们要么希望清皇朝尽快着手政治体制改革,实行君主立宪制,要么主张通过暴力把君主专制制度连同清皇朝一同粉碎,以民主立宪制重建家园。梁启超也算是明人不说暗话,他在1902年就提醒“当道者”:“欲闭关,则宜闭之于举国无一洋人之时;欲窒新说,则宜窒之于举国无一思想之际。而今晚矣!诸君欲行伪改革,而不能不求人才相助也,于是乎派学生于外国。凡人之思想,莫患夫长困于本社会,苟使之入他社会而与之相习,则虽中下之材,其思想亦必一变,今吾青年之在海外者已千余人矣。拔十得五,则其力已足动全国之思想界而有余。”〔23〕

  改革是时势所迫,不改不行。改革使腐朽的清朝统治者困难重重,不乏风险。这也是一种两难抉择。“然当过去已去、将来未来之际,最为人生狼狈不堪之境遇。譬有千年老屋,非更新之,不可复居。然欲更新之,不可不先权弃其旧者。当旧者已破、新者未成之顷,往往瓦砾狼藉,器物播散,其现象之苍凉,有十倍于从前焉。寻常之人,观目前之小害,不察后此之大利,或出死力以尼其进行;即一二稍有识者,或胆力不足,长虑xì@④顾,而不敢轻于一发。此前古各国,所以进步少而退步多也。故必有大刀阔斧之力,乃能收筚路蓝缕之功。必有雷霆万钧之能,乃能造鸿鹄千里之势。若是者,舍冒险末由。”〔24〕这是在逃钦犯梁启超出的主意,也是清朝统治者别无选择之途。“新政”的最终结局究竟如何,将主要取决于清朝统治者在稍后的政治体制改革即“预备立宪”中,拿出诚意和魄力来刷新自己的形象,取信于民,取信于社会,一同渡过难关。

  毫无疑问,政治体制的改革是最令专制统治者头痛的事,也是他们最不情愿的事。它意味着要改到专制统治者自己头上,要在权与利两个方面向人民作出前所未有的让步,甚至需要作出某种牺牲。其中并没有什么十分复杂的理论问题,主要取决于专制统治者的决心、态度以及具体操作方法。“预备立宪”的具体操作将如何,资本家阶级与新士绅、新知识分子乃至部分新军官兵或拭目以待,或热心鞭策,以孙中山为首的反清志士则为了杜绝君主制的存在而频频向专制皇朝发起了武装进攻,试图通过暴力来完成近代政治革命的历史使命。

  

    注释:

    〔1〕王照《方家园杂咏纪事》。

    〔2〕陈夔龙《梦蕉亭杂记》。

    〔3〕《清末筹备立宪档案史料》上册,中华书局1979年版,第360页。

    〔4〕赖德烈:《中国人:他们的历史和文化》,转引自《外国资产阶级是怎样看待中国历史的》第2卷,商务印书馆1961年版,第208页。

    〔5〕陈天华《猛回头》,《陈天华集》,湖南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第31—35页。

    〔6〕〔7〕《汪康年师友书札》(三),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版,第3013、3012页。

    〔8〕《清朝续文献通考》,卷219,第9658页。

    〔9〕《论中国学务》,《外交报》第273期。

    〔10〕《请看四五名学生之学堂》,《盛京时报》1906年12月23日。

    〔11〕〔13〕〔14〕胡思敬《国闻备乘》。

  〔12〕陶湘致盛宣怀函,1904年11月至12月,盛宣怀档案资料选辑之一《辛亥革命前后》,上海人民出版社1979年版,第14—19页。

    〔15〕梁启超《上涛贝勒书》,《近代十大家尺牍》,转引自丁文江、赵丰田编《梁启超年谱长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3年版,第505页。

    〔16〕王亚南《中国官僚政治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1年版,第155页。

    〔17〕还在1900年1月,当慈禧决定立端王载漪之子溥@⑤为“大阿哥”,为废除光绪帝做准备的消息传到江南时,上海电报局总办经元善等人就通电表示反对,签名者多达1231人。他们还发表“布告各省会启”,提出“如朝廷不理,则请我诸工商通行罢市集议”。(《己亥建储纪事本末》,《清议报全编》卷21)其架式与份量已非1895年“公车上书”的实际场面可比。

    〔18〕〔19〕[美]吉尔伯特·罗兹曼主编《中国的现代化》,中译本,江苏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393、335—336页。怀特先生还说,必须把1905年“看作是比辛亥革命更加重要的转折点”,科举制的废除,“这一变革对于政治结构的重要意义与1949年共产党人的胜利难分高下”,此论显然还值得斟酌。

    〔20〕〔21〕《奏定学堂章程》。

    〔22〕居正《梅川日记》。

    〔23〕梁启超《敬告当道者》,《饮冰室合集·文集之十一》,第32页。

    〔24〕梁启超《过渡时代论》,《饮冰室合集·文集之六》,第30—31页。

    字库未存字注释:

    @①原字为氵右加恬

    @②原字为匡右加力

    @③原字为月右加俊的右半部

    @④原字为谷右加阝

    @⑤原字为亻右加隽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204.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