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行霈:鸽哨声歇——沉痛悼念王世襄先生

更新时间:2009-12-02 23:58:11
作者: 袁行霈 (进入专栏)  

  

  惊闻畅安先生仙逝的噩耗,悲痛不已!

  畅安先生是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我从1999年入馆以来,向他请教的机会多了,对他的为人和学识也增加了更直接的感受。但要将他一生的贡献写出来,却又深感力不胜任,他的学术领域实在太广了,并非如我这样的后辈所能为。悲痛之余,还是想说说自己的心情。

  畅安先生对明式家具的独到研究,早已得到国内外学术界的公认,毋庸赘言。我想说的是他的研究成果带动了古典家具这个行业的兴起,为中国经济的发展作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他的《明式家具研究》、《明式家具珍赏》出版之前,人们对这一部分珍贵文化遗产的价值还缺乏足够的认识,那些遗存下来的古典家具没有受到重视,新制的仿古家具很少。正是由于他对明式家具的研究和鉴赏,才在社会上带动了一场复兴古典家具的热潮。目前,不仅老的古典家具成为收藏的热门,价格节节攀升,不知翻了多少倍,而且新的仿古家具行业也蓬勃发展起来。在许多地方都可以看到古典家具所营造的浓郁的中国文化情调。制作古典家具的工厂、出售古典家具的商店随处可见,那些家具店的老板在介绍他们的产品时无不标榜畅安先生,还常常看到老板的桌子上摆着畅安先生的大作。我觉得他们几乎将畅安先生当成了自己这个行业的“守护神”一般供奉着。我查不到这个行业究竟有多大的规模,更不知道其在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例、其出口所带来的经济效益,以及其所带来的就业机会有多少,但可以推测数字是惊人的。可以毫不夸张地说,畅安先生的看似无关紧要的学术研究,为国家作出了重大的贡献,也为人民造了福。至于古典家具热的文化意义,对提高人民大众审美水平所起的作用,就更无法衡量了。

  社会上流传着一种对畅安先生赞美的说法,说他是“玩家”“玩出了学问”,这不无道理。他在给北大附小(校舍即畅安先生的祖产王家花园)的题词中也说自己当年“玩物丧志,业荒于嬉”,并告诫学生要好好学习。但是如果真的以为他是在“玩儿”,恐怕就不准确了。这个“玩”字应当理解为《文心雕龙·知音》中使用过的“玩绎”,“绎”释为推求,就是研究的意思。玩而绎,绎而玩,这是一种艺术的、学术的,乃至人生的境界。其实也就是以“鉴赏”的态度对待自己的研究对象,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乐此不疲,这也可以说是一种敬业精神吧。由此可以看到畅安先生是一位多么可敬可爱的性情中人。“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论语·雍也》)畅安先生就是这类“乐之者”。他爱好的是中国文化,物质的与非物质的,有形的与无形的,他为保护和弘扬中国的这份文化遗产竭尽终生之力。他的每一部书,都有很高的学术性,也有很高的鉴赏性,能把这两者完美地结合起来的学者并不多。畅安先生的可贵,他之所以特别使人爱戴,这正是一个重要的原因。

  2000年我们一起乘飞机到郑州参加全国文史研究馆工作会议,座位紧挨着,一路之上几乎都在聊鸽子,他惋惜中国的观赏鸽快要绝种了。他编著了《明代鸽经清宫鸽谱》和《北京鸽哨》,其中的插图十分精美,看了他的书我才知道中国美丽的观赏鸽竟有那么多种类,鸽哨的制作竟然如此精美。那次我还向他请教有关明式家具的问题,他谦虚地说现在已有人对此进行了新的研究,在式样上也有所创新,自己的知识已经陈旧,应当与时俱进。一位具有开创意义的大家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我这后辈更加敬佩。那次郑州之行,畅安先生见到不少养鸽的朋友,心情很愉快,我也为他感到高兴。

  畅安先生自1994年进入中央文史研究馆,15年来参加了许多文史馆举办的社会活动,也为文史馆留下一些书法作品,他的一件条幅自书诗至今还悬挂在会客室里。在此期间,他荣获荷兰2003年“克劳斯亲王奖最高荣誉奖”,此次评奖的主题为“工艺的生存与创新”。因为他的创造性研究已经向世界证实:如果没有王世襄,一部分中国文化还会处在被埋没的状态。颁奖典礼是在荷兰使馆举行的,那天王世襄先生依然是一身中式服装,一举手一投足都透露出承载着中国文化的大学者所特有的从容与潇洒。他用流利的英语读了事先写好的答辞,并以他所珍藏的四枚鸽哨相赠。事后又通过国务院将他获得的10万欧元奖金(约合一百万元人民币)全部捐赠给中国希望工程,在福建建立了一所“中荷友好小学”。我知道这整个过程,参加了那次典礼,为他的风采以及高尚的人格所倾倒。

  国务院领导对畅安先生十分关心,今年给与副部级医疗待遇,使他在住院医疗期间得到更为完善的治疗和护理。这件事显示了政府对馆员的重视和关心。文史研究馆是统战性、荣誉性机构,以敬老崇文为宗旨。文史馆以畅安先生为荣,每当有人问起我文史馆是什么机构时,我只要举出包括他在内的几位馆员的姓名,人们马上就明白了。畅安先生以95岁高龄辞世,乃是我们的一大损失。刚才取出他的《明式家具研究》和其他几部书,摩挲之际,仿佛又看到他的笑容,他所喜爱的鸽哨声仿佛又回荡在耳际。万般感慨,催我写下这篇短文。言不尽意,恐不能表达我的敬意和悼念之情于万一。

  

  2009年11月30日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1036.html
文章来源:光明日报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