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国际金融危机背景下中国社会稳定与政府信心

更新时间:2009-09-13 23:04:02
作者: 课题组  

   导致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增多, 流动性风险加大, 甚至陷入困境。这时人们的恐慌心理导致“羊群效应”的出现, 使得人们的行为极端盲目和过度反应, 推动金融市场一浪高过一浪的波动。信心危机和挤提, 引发银行业危机。银行业危机爆发后, 无力支付存款人存款, 导致个人和企业的破产, 引发资本市场危机和货币危机。而资本市场危机和货币危机又反过来加重银行危机, 形成恶性循环, 最终导致全面的金融危机。如果虚拟经济的进一步恶化使得实体经济的资金供应链条发生断裂, 金融危机可能演变为经济危机。一旦全面爆发经济危机, 在生产领域, 工厂生产的商品大量积压, 工厂纷纷减产或停产, 大批企业倒闭, 大量工人失业, 整个社会经济陷入瘫痪和混乱状态, 生产力遭到极大破坏; 在商品流通领域, 商业停滞, 商品积压, 物价急剧下跌, 商店纷纷倒闭。工厂减产或停产, 企业倒闭, 失业人群不断增加, 收入锐减, 部分人群甚至陷入生存危机, 社会整体购买力直线下降。这时市场信心严重受挫, 企业对市场信心不足, 投资欲望下降,企业开工率必然不足, 生产领域危机不断恶化; 消费者对市场信心不足, 有效需求进一步下降,商业领域前景暗淡。所有这些危机又会反向传导到金融领域, 个人和企业还款能力下降, 使得金融机构不良资产再次加重, 呆账激增, 金融衍生品种的问题进一步恶化。这又会影响银行对市场未来的信心, 信心不足, 又反过来使实体经济资金供应链断裂更为严重。这样就会出现金融危机出现, 而且呈现出互相加强的现象。

  从金融危机到经济危机的传导, 只是危机传导的第一步, 接下来则是经济危机向社会危机的传导。金融危机引发的社会问题, 将会在演变为经济危机之后, 最终演变为社会危机。当然这并非说, 在纯粹金融危机的阶段就不会产生社会危机。但在金融危机演变为经济危机之前, 其对社会生活的影响是很有限的。经济危机向社会危机传导的动力机制是失业问题。失业问题是一个经济问题, 更是一个社会问题。大量劳动力的闲置不仅是社会资源的一种浪费, 而且失业人员急剧增加, 将使居民收入难以形成稳定的增长机制, 并将扩大低收入人员的数量, 在很大程度上导致贫富差距迅速拉大。两极分化、贫困等伴随现代化过程中的社会问题因失业问题恶化而显得更加突出。在多数情况下, 过高的失业率会与贫困、犯罪率、社会动荡产生关联。因此, 失业问题的急剧恶化, 在社会保障制度不健全、人们心理承受能力较低的情况下, 很容易使经济危机演变为社会危机。

  社会危机最初的表现形式多为社会生活秩序的紊乱, 如有些人在危机发生后忍受不了生理和心理的痛苦而自杀; 社会治安日益恶化, 犯罪率上升; 工人罢工; 失业人群举行游行示威等。但是, 随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 在社会恐慌心理的推波助澜下, 社会生活危机可能会向政治领域蔓延, 导致政治危机。其原因在于, 当经济危机发展到一定程度时, 经济危机就演变成为信心危机。在社会普遍对市场失去信心的情况下, 这时人们自然会想到政府, 把拯救社会的唯一希望寄托于政府, 政府能否发挥人们期望的作用, 成为是否导致政治危机的关键。当然, 这里不是说政府直到这时才有所作为, 而是说民众这时会更加关注政府行为。一旦政府没能发挥应有的作用,民众就会对政府的合法性产生怀疑, 信任危机使政治危机一触即发, 轻者出现暴乱, 重者发生政变甚至战争。

  综上所述, 金融危机到社会危机实际传导过程的发生, 不仅取决于危机本身演变的规律, 也取决于人为的应对与干预。因此, 上述的传导过程有可能不会完整地发生。这要取决于如何应对和人为干预。如果能够通过人为的干预, 成功地阻止金融危机向经济领域或由经济领域向社会领域蔓延, 就一定能避免社会危机的发生, 从而保证社会稳定。但这里要说明的是, 即使金融危机蔓延到社会领域, 也不一定就会产生社会危机。这是因为可能有第三方因素(如文化) 的作用,使得金融危机不一定能引起社会危机, 造成社会动荡。例如, 在美国, 竞争性个人主义文化传统, 把个人的成功与失败归因于自身的努力与能力, 并认为自由市场是检验这一努力与能力的场所。此种文化传统造就了人们普遍的观念, 即穷人自己应该为他们所处的不幸境地负责。[ 12 ]53因此, 即便是在20世纪30年代和20世纪70年代两次经济大萧条时期, 危机造成成千上万的美国人失业, 也没能造成大的社会动荡。

  我们这里强调的是, 要避免由金融危机引发社会稳定问题, 最好的办法是不让它向社会领域蔓延。通过分析发现, 金融危机到社会危机不仅需要经过一系列传导过程, 而且在此过程中, 信心危机是推动金融危机传递和扩散的重要变量, 信心危机导致恐慌心理, 而恐慌心理在危机传导过程中起着推波助澜的作用。[ 13 ]138如果能重建市场信心, 消除恐慌心理, 就有可能阻止危机的蔓延。由此可见, 金融危机发生以后, 重树民众对市场的信心是阻断金融危机向社会危机传导和反向传导的又一关键。但问题是, 在金融危机的背景下, 市场本身没有能力使民众自动恢复市场信心。历史重任自然落到政府的肩上, 而政府要重树民众对市场的信心, 必须先让民众相信政府自身有能力帮助他们走出困境, 也就是说, 政府如何首先树立民众对自己的信心。民众只有对政府充满信心(我们称之为政府信心) , 才能恢复对市场的信心, 从而才有可能避免金融危机对社会稳定产生的冲击。我们认为, 提升政府信心要从政府执政理念和政府实际行动两个方面加以思考, 即在执政理念上, 政府要做到: 我们的政府是人民的政府、一个值得民众信赖的政府; 在行为层面上, 政府要能在应对金融危机中有所作为, 从而使民众相信: 我们的政府是个有能力的政府、是民众能够信赖的政府。

  

  四、提升政府信心的对策选择

  

  应对国际金融危机, 维护社会稳定, 除了要采取有力措施解决由金融危机引发的一系列社会问题以外, 树立政府信心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要树立民众对政府的信心, 政府就必须在社会中树立起能够使得人民相信的形象, 使得民众相信, 政府有能力而且确实是在竭尽全力地带领人民克服困难、摆脱困境。具体来说, 政府必须在执政理念和行为两个方面塑造新形象:

  (一) 塑造值得人民信赖的政府形象

  市场失灵引发的危机足以毁灭人类。危机促使政府对市场进行强力干预, 以减小金融危机对经济运行的影响。然而, 政府干预经济, 遏制经济衰退趋势, 主要目的在于保持社会稳定, 只有在社会稳定的前提下, 市场经济的自我修复能力才能发挥。因此, 应对金融危机, 不是要政府重新回到计划经济老路, 也不需要一个全能型的政府, 而是需要一个仍以市场为导向的有限政府。这时特别需要一个注重提供公共服务的政府, 政府工作以人为本, 关注民生。越是遇到经济危机, 政府就越要将其工作的重心放在更好地为民众提供公共服务上。中国政府以“保民生”作为救市计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明确提出扩大社会保障的覆盖面, 中央政府增加了财政投入。2009年国家推出了新的医疗保障制度的改革, 解决广大民众“看病贵”和“看病难”问题。政府这一系列惠民政策, 很好地起到了凝聚人心的作用, 有利于在出现危机时促进各阶层合作。

  同样, 在金融危机期间, 受经济衰退的影响, 社会底层群体, 特别是失业人群的实际生活水平下降, 有些人连基本生活也难以保障, 这些弱势群体不仅面临巨大的经济、生活困难, 而且还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不论从公平的角度, 还是从消除社会安全隐患的角度, 这时社会最需要一个能够为弱势群体提供最基本的生存条件的政府。解决就业问题和困难群众生活问题应成为金融危机爆发后政府的首要任务。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就农民工就业问题专门出台了相应的政策措施, 如鼓励和支持企业不裁员或者少裁员, 对找不到工作的农民工提供技能培训, 增大对他们创业的财政和金融支持力度, 等等。为解决大学生就业难问题, 政府鼓励高校毕业生到基层和艰苦地区工作, 鼓励高校毕业生自主创业和灵活就业, 鼓励各类企事业单位特别是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事业单位聘用高校毕业生, 并为其提供便利条件和相应服务等。政府在经济危机时期将“经济福利转向社会中那些缺乏政治、经济资源支持, 处于劣势境地的人们”, 必将极大提高民众对自己的信赖程度, 提升政府信心。

  金融危机之下, 最需要一个诚实守信、公开透明的政府, 需要一个能与民同舟共济的政府。危机带来的不确定性超乎危机本身, 给普通民众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也是超乎寻常的。由于政府自身的特点和优势, 政府拥有大量的信息, 成为社会上最大的信息源。政府开诚布公, 可增强政府在公众中的凝聚力和美誉度, 有利于塑造诚信形象。另外, 加强政务信息公开, 一方面可以使民众对政府应对危机的决策理解、认同和支持; 另一方面, 应对危机并非是政府可以独自完成的, 需要多方共同努力、共渡难关。政府信息的公开透明, 有利于社会公众和团体发挥他们的主观能动性。知情权的落实, 为公众参与创造了前提条件。从这个角度看, 人民的信心显然来自政府的透明, 来自政府官员与人民的坦诚相见, 来自政务信息对公众在法律规定内毫无保留、毫不掩饰的公开。这样, 民众才会确信政府跟自己站在一起共渡难关, 才会对这个国家的前途和未来充满信心。为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 国务院在去年年底出台4万亿元投资计划。国家发改委在新闻发布会等公开场合多次介绍4万亿元投资计划。2009年5月21日, 国家发改委在其网站上再次向社会公布了4万亿元投资构成, 并特别详细介绍了新增中央投资项目的进展情况。这些信息的公布对于增强政府诚信度, 起到重要的作用。

  (二) 塑造人民能够信赖的政府形象

  危机来临之时, 要使民众不被危机吓倒, 政府首先要做到自己不被危机打倒, 并能向民众传达一种信息: 政府有能力也有决心带领他们克服各种困难、走出困境。政府的自信是鼓舞士气、减轻危机导致的社会心理恐慌的重要力量。有了政府的自信, 再加上政府自强不息的实际行动,民众才会对未来抱有希望。当然, 并不是要政府盲目乐观, 自信是要建立在坚实的基础之上。在中国, 经过三十年的高速增长, 中国政府是有能力带领全国人民克服困难、战胜危机的。正如温总理所说: “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面和长期向好的趋势没有改变。我们完全有信心、有条件、有能力克服困难, 战胜挑战。”因此, 要通过各种途径将这些信息传达给社会, 将一个自信的政府形象展现在民众面前, 从而提高民众战胜金融危机的勇气和信心。媒体坚持正面宣传,在强调危机严峻性的同时避免过分夸大和过度悲观言论, 防止悲观情绪在社会中蔓延, 从而影响人们的需求心理。各类报道要多作危机应对性措施的宣传, 要鼓励人民在经济危机下采取正确的生活消费方式, 合理规划生活目标, 疏导有关弱势群体的情绪。

  在应对金融危机时, 时间是一种非常稀缺的资源。当危机来临之时, 如果政府能迅速采取有效行动, 就可以增强民众的心理承受能力, 减轻因危机引起的心理恐慌。高效率是现代政府重要的价值取向之一。行政学的创始人威尔逊(Wilson W) 曾明确提出: “行政学研究的目标在于..尽可能高的效率。”[ 14 ]同时, 效率是评价政府管理活动的一个重要标准以及衡量政府管理活动是否奏效的重要尺度。在金融危机背景下, 效率是政府获得民众信赖、提高政府公信力的重要途径。这时政府不作为或行动迟缓, 均有可能导致民众心中产生怨恨并迁怒于政府, 甚至造成不可挽回的政治后果。冰岛哈尔德政府就因处理本次金融危机不力而被迫集体辞职, 成为被这次金融海啸呑没的第一个政府。这次金融危机向中国袭来之际, 中国政府迅速做出反应, 宏观经济政策作了快速调整, 从“一保一控” (2008年7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 转向“保增长” (2008年12月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 , 并推出规模高达4万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 包括积极的财政政策、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减税等多方面的措施, 来逆转经济过快下滑的趋势。这一举措不仅受到国内外广泛的好评, 而且从目前实施情况来看, 效果显著, 有力地遏制了经济下滑的势头。(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30257.html
文章来源:吉林大学社会科学学报 2009.4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