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袁伟时:从新文化运动的争议看中国人文社会科学

——2009年3月28日在深圳市社会科学院的报告

更新时间:2009-08-03 13:06:42
作者: 袁伟时 (进入专栏)  

  想提醒中国人吸取历史教训,避免中国社会再度动荡,但没有注意到历史实际。

  法国大革命伴随恐怖,原因在哪里?首先看法国大革命和英国革命差别在哪里?1793年的雅各宾专政光是在巴黎就杀了17000人,另外一个数字是全国40000人被杀,当时法国的人口2600万。英国革命过程相砍相杀,从1640年革命爆发到1688年光荣革命整整花了38年,20多万人丧生,当时英国人口是450万。无论杀人的绝对数还是占人口总数的比例,都远远超出法国大革命。朱学勤教授认为接受英国传统就不会出现人类的灾祸,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英国革命同样是血腥的。

  一个是历史实际,再一个是进入到理论层次,值得中国的人文社会科学学者深入思考。为什么很多人类文明的成就、正确的原则,结果带来的是恐怖。法国大革命有《公民权和人权宣言》,但是随之而来的是血腥屠杀,假自由的名义剥夺自由。这不是由于他的原则不对,启蒙者的主张不对,而是另有原因,我们需要作出答复。

  雅各宾专政原因在哪里?一种政治势力的理想对,但是道路不对,会带来很大的灾难。任何民族都有从野蛮到文明的过程。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从野蛮到文明标志在哪里?

  英国光荣革命以后走向文明,它的标志是1689年以后,实行法治了,不再诉诸革命解决社会矛盾和冲突。但是不能因此就掩盖英国革命残酷的一面。

  法国1789年革命,社会一直稳定不下来,到1799年拿坡仑专制结束了这个混乱的局面,但是整个国家还没有稳定下来,一直到1870年后才稳定,花了80多年。这是经验积累过程,也是摸索国家机关如何合理建构的过程。不论法国和英国,如果权力不受到制约,肯定带来灾难。雅各宾俱乐部,克伦威尔,拿破仑都有不受限制的权力。

  中国从辛亥革命算起,进入了革命和战争时期。稳定是从文化革命结束后开始的,跟法国所花的时间差不多。这些需要我们在学术上作出回答,原因在哪里?在我看来,所有的国家逐渐告别野蛮、转化为现代社会都是长期复杂的过程,成功与否的标志在于那个国家能不能确立法治;所有的社会矛盾、民族的冲突要通过法治途径解决。人有反抗压迫包括革命的权利,在历史的一定阶段是合理的,但回过头来总结历史经验,以后解决矛盾不能再走那条路。

  

  [1]《孟子·滕文公下》。

  [2]道格拉斯·C·诺斯:《经济史中的结构与变迁》,上海三联书店1994年版第166页。

  [3]哈耶克:<自由社会的秩序原理>,哈耶克着、冯克利译:《经济、科学与政治——哈耶克思想精粹》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91页。

  [4]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毛泽东文集》第四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北京版第27页。

  [5]转引自阿兰·艾伯斯坦:《哈耶克传》代序第6页,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3年北京版。

  [6]哈耶克:<自由社会的秩序原理>,哈耶克着、冯克利译:《经济、科学与政治——哈耶克思想精粹》江苏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392页。

  [7]弗里德里希·希尔着,赵复三译:《欧洲思想史》,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373、374页。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497.html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