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锋:尼古拉斯亲王号大副出走记

更新时间:2009-07-24 11:48:03
作者: 高锋 (进入专栏)  

  

  1999年夏天,我在担任中国驻瑞典哥德堡总领事时,处理了一起中国大副离船事件。当时接到瑞典警方电话,说离哥德堡市80公里的港口维市停着一艘中国货船,船上的大副要求警方协助其与领馆联系,帮助他返回中国。

  经请示国内,我和副总领事当即驱车来到维市,会见了警察局长。局长告诉我们:“7月25日的深夜下着大雨,我局巡警发现一人在市郊高速公路上行走。你们知道高速公路上是不允许步行的。经询问得知他是中国海员,想去中国领事馆。因为天气不好,他又没有任何证件,警察就把他带回到这里来了。据该人叙述,他是尼古拉斯亲王号货轮的大副,姓H,该船船长参与了非法移民活动,他担心自己会因此受到牵连,就下船要向中国领馆报告,但由于天气不好迷路了。现在H就在里面,他留在我们局里是自愿的,如果想离开随时都可以。”说着他把话题一转,问道:“不过,H说这船上有非法移民,你说这可信吗。”我听了一愣,当即说:“我对此一无所知。你们是否已经上船检查过了?”“没有。因为这是艘外籍船,船主是希腊人,挂的是塞浦路斯旗,而船长船员却是中国人。他们的目的地是美国,因此我们无权上船检查。这件事比较敏感,因此我们对新闻界还一直封锁着消息。”

  我对警方及时向领馆通报情况表示感谢后,希望与H面谈,以便确定他的身份和国籍。说如果他真是中国人,我们可以按中国法律处理。在警察的陪同下我们在拘留所与H见了面。

  “我们是中国总领馆的,听说你是中国海员,特地来看你。”我对H说。

  H见到我们,显得很激动:“我是尼古拉斯亲王号的大副,我遇到了麻烦,本来想去找你们,没想到被弄到这里来了。我原来是航运学校的老师,为了获得航海经验,与中国海事中心签了合同,到尼古拉斯亲王号当大副。不料6月初,船开到海南岛附近海面后,船主代表以装货为由,让我们偏离航线,深夜在海上与一只木帆船相靠接。100多人从那儿一拥而上,要随我们去美国。船长开始说他被绑架了,后来又说船主答应,把人送到目的地后,每个水手都有重奖。我听说偷渡者被送到目的地后,常发生海员被蛇头和黑社会灭口的事,因此决定尽快离开该船。但一路上他们盯得很紧,直到前天船长和船主代表都上岸办事了,我才得到机会跑下船。听说中国领馆在北边,我就沿着公路冒着大雨向北跑,一心想去找你们,却没想到被警察抓到这里来了。”

  “你的事警察已经给我们讲过了,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证明你的身份。你的护照在哪里?你有能力支付回国机票吗。”我问H说。

  “我没有护照,唯一能证明我身份的是我的海员证,但一上船就被船长收走了。我还有一些钱和一只箱子在船上,只要你们帮我要回来,买机票没问题。”

  我们又询问了一些细节,特别是船长的情况后,就叮嘱H把事情经过写下来并等候消息。随后我们去与警察局长商量:“情况我们大体上搞清楚了,H说他是中国人,但他的海员证却在船长手里,我们准备找船长要证件,以便核实他的身份。”我担心那个船长耍赖,扣着证件不放,接着又说,“您能否派个警察协助一下?他只要在岸上等着就行。有辆警车停在船下,事情也许会好办一些。”警方可能也想尽快结案,因此他痛快地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们开车跟着警车来到港口。当我们沿着船舷登上这艘万吨巨轮时,有一个海员在梯口㳟候着。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很快地找到了船长。这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人,中等身材,在一身船长服的衬托下还显得满精神。但从闪烁不定的眼神里看得出他内心的紧张。

  在相互进行了自我介绍后,我说明了来意:“从当地警方我们得知贵船有名大副因家中有事要求回国,于是特地从总领馆赶来处理此事。但因他没有海员证,使我们无法确认他的身份,希望船长能够给与协助,提供他的证件。”

  “这个大副是个海运学校的教师,不适应海上生活,因此一开船就要求回家。但按规定船上没有大副,不能航行,因此我一直没同意他的要求。没想到他竟不辞而别。现在弄得我们进退两难,请总领事帮助与警方疏通一下,让H先回来,到目的地后再回家。”

  我当即回答说,“H已经铁了心,不想干了。现在他在瑞典警察手里,谁也没办法把他弄回来。这点你也知道。现在警察正在船下面等着,你把证件交给我,等他走后,我可以帮你向警察说说,让他们早日对你放行,否则事情就难说了。至于以后航程,只有靠你自己想办法了。他还有点行李和钱,也请你一块交还。”

  船长看看没法拖延,只好叫人从他卧室里搬来个纸箱子。他打开箱子,从一大捆证件中把H的海员证找出来。随后他叫人取来了H的手提箱和衣服,一起交给我们。我看他还不那么坏,就接着说,“听说你船上有些名堂,希望你好自为之。途中有什么事可以找我们使领馆帮忙。我提醒你请注意认真履行合同,善待船上的海员。你也知道只有依靠他们,才能会一路平安。请问你们最终目的地是哪里?”

  他犹豫了下说:“我也不清楚,得听公司的通知。”看他不想说实话,而我们的主要目的已经达到,就告辞下船了。

  回到警察局,我出示了H的海员证,说:“现在他的身份搞清楚了,他可以跟我们走了。”我接着向局长说,“在你们的合作下,现在H的问题算解决了。船长还算肯帮忙,这船的货物也装完了,他们要去美国,是否可以让他们尽快上路,”局长说,“那当然,我们会很快放行的。”

  我们带着H开车回到哥德堡,将他安顿在一家价格便宜的船上旅馆里,并为他订了第二天的民航班机票。晚饭后,我和另外一个领事按约定的时间到旅馆来看H,但他不在房间。我正在着急时,从后面传来了一句问话:“是总领事吗,”我回头一看,H西装革履,与在拘留所见判若两人。我把机票交给H,并向他介绍了有关情况,说,“这里离机场20多公里,坐出租车半个小时就到了。你乘机到斯德哥尔摩,在那里不出机场,等两个小时后,换乘中国民航,8个小时就可直达北京。”

  H对领馆的帮助一再表示感谢:“我自从上了贼船,天天担惊受怕,不知哪一天会死于非命。我最后下定决心,冒雨逃出虎口,不想又落入洋警察手里。我向他们讲了非法移民的事,说100多人在船上货舱里吃不上饭,喝不上水,过着非人的日子,我以为他们会采取紧急措施,把那些人救出来。不想,他们只是一般性地问了下,就不管了。这些洋人天天讲人权,但对船上那些中国人的死活却根本不想过问。这几天我夜里不敢入睡,不知会发生什么事情。总算老天有眼,让我遇到你们这些好人,让我能够重新与家人团圆,真不知怎么感谢你们!”看到这个五尺多高的汉子激动得满脸热泪,我不禁也有些鼻子发酸,忙说:“你别客气,这是我们的工作。领馆就是要保护中国公民的。我也挺佩服你敢冒险向领馆、向政府报信。希望你回去后继续配合政府打击那些蛇头,帮助那些受骗上当的人们能重返故土。你到家后给我们来个信,也让我们放心。”

  但在他离瑞的当天,当地报纸就发表消息说,尼古拉斯亲王号轮船今日离开维港,停留期间船上大副离船并要求回国。据该报称,该船上有中国非法移民上百人,要前往美国。目前该船已经前往立陶宛。我气愤地想,他们不是说要保密吗,怎么这么不讲信用!

  事过一个多月后,当地报纸又报道说,瑞典警察在得到H报告后立即通知了立陶宛和美国当局。立陶宛警察上船检查后没有发现疑点,只好放行。尼古拉斯亲王号到达美国东海岸后,警方一再登船检查,直到第三次才在一个焊死的货舱里发现了132名非法移民,其中有19名儿童。由于长时间生活在阴暗的底舱里,他们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为了此行,他们平均每人向偷渡组织者支付了40万人民币,好多人为此还借了巨债。现在他们面临的是被审讯后遣返的命运。而船长和7名船员已被拘留,据称他们是受人胁迫才同意这些人上船的。

  后来,美国当局还通过外交渠道要求与H进行接触,想寻找人证对船长提出指控。但H回国后为了躲避蛇头的报复,早已隐姓埋名,不知去向。但是,他信守承诺,到家后不久就发来文传,向总领馆表示感谢。

  

  原载《当代世界》,2002年11月。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316.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