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页 文章阅读 登录

高锋:美、日、欧经济实力对比的新动向

更新时间:2009-07-24 11:34:33
作者: 高锋 (进入专栏)  

  

  近年来美国经济迅速发展,国际竞争能力大大改善,科技领先地位加强,在与欧、日综合国力竞争中地位不断加强,这一动向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一

  

  美经济地位相对加强的主要表现是:

   (一)经济回升较快,人均产值继续领先

  1993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增长3%,今年可望达到3.7%。而日本去年仅增0.1%,西欧则出现0. 3%的负增长。今年日、欧经济估计只能分别增长0. 5%和1.6%。明年三方经济增速接近,差距可望缩小。德、日人均产值近年虽有较大增长,但美国继续领先。按购买力平价方法计算,美1992年人均国民产值2. 32万美元,德、日分别为2. 04万和1. 97万美元。

   (二)出口恢复领先地位

  自1985年以来美国出口年增约9%,远远超过日本的6. 6%和德国的4.2%。自1989年美恢复其世界出口第一大国地位,去年又超过德、日重新夺回制成品出口第一大国地位。美国近年来技术贸易连年有约近200亿美元的顺差,而日、德则多为逆差所困扰。

   (三)国际竞争能力又有加强

  美在计算机和计算机软件领域内的领先地位继续强化。美个人计算机所占国际市场份额由1985年的59%上升到1992年的70%,去年又有扩大。美在电脑软件国际市场上领先地位更加突出,1992年即占有75%,而西欧和日本仅分别占有20%和4.3% 1993年美国又从日本手中夺回了半导体芯片和芯片制造设备的世界领先地位。同时美在汽车、钢铁等传统产业内也重振雄风,而日本正在从制造业“世界冠军”的宝座上跌落下来。

   (四)经济结构改革进展较快

  近年来美国积极改革经济结构,大力采用新技术,使美制造业劳动生产率在1980年到1992年间提高了60%,同期日本提高49%,欧共体44%。自1985年来美生产成本年增1.1%,日本1.7%,而欧洲年增加2. 5%,结果是美制造业生产率在比日、德分别高出17%和21%的情况下,其劳动成本却比它们分别低20%至30%。美服务业领先地位更加突出,其商业零售效率是日本之两倍,电信业效率是德国的两倍,银行效率比德国高三分之一,而且这种差距还在扩大中。

   (五)金融地位得到改善

  东京股票交易所八十年代后期曾是世界最大股市,但1990年日本泡沫经济崩溃后其股价总值下跌一半以上。后来虽有所恢复,但到1993年才达3万亿美元,占世界股值之21%。而这期间美股份总值却由1988年的2. 8万亿美元(占世界股值之29%),上升到1993年的5. 2万亿美元(占37%),从而再次占据了国际金融界的主导地位。随着实力的增长近两年间美在国外净购股份178亿美元,其中仅在日本净购额即达96亿美元,而同期外国在美净买股票仅63亿美元。日本在接连大量售出其在美资产的同时还大大减少了其在国外投资。1993年美国企业在外直接投资500亿美元,居世界第一位。日本企业对外直接投资则降到其八十年代中期对外投资处于顶峰时总额之十分之一,并因此退居第三位。

   (六)在高技术领域内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

  美国在研制高清晰度彩电方面后来居上,其制式已为国际社会所接受。一旦推广,将使日本在彩电市场上的支配地位不复存在。在对下个世纪经济增长和竞争能力有决定性意义的信息和通讯业方面美国更是捷足先登,并在利用电脑技术改造传统产业的同时,推出了信高速公路计划,率先加快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迈进步伐,从而在21世纪各国综合国力竞争中夺得了有利地位。整个八十年代美投资1万亿美元于信息设备。目前美全国拥有电脑上亿台。其中40%与各种网络相联结,从而为其发展信息高速公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而日本人均电脑占有量相当于美之三分之一,其电脑与数据库联网量仅及美八分之一。美在计算机网络方面起码比西欧领先两、三年,而比日本可能领先10年。

  美经济实力的上述变化,引起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研究院和日内瓦世界经济论坛在最近发表的世界各国竞争力调查报告中把美国名列榜首,而自1985年以来长期蝉联冠军的日本在新加坡之后名列第三。德国在香港之后居第五位。一些外刊还把昔日用来称赞日本的颂词“旭日东升”(RISINGSUN ),改为“山姆中兴”(RISINGSAM)来描绘这一变化。

  

  二

  

  美国经济五、六十年代居于世界支配地位,七、八十年代随着日、欧特别是日本的崛起而相对衰落,但到九十年代又再现雄风,从而完成了一个“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的发展过程。其原因虽然是多方面的,但事物发展的根本原因在于事物的内部,在于事物内部的矛盾性。美、日、欧三方经济态势优劣易位之关键在于三方之内部,在于三方政府的政策、各自的经济结构、文化特性等因素的变化和发展,其中最重要的是:

   (一)美政策调整较为得力

  冷战时期激烈的军备竞赛,消耗了美国大量的资源,使美在一些领域内日渐落后于欧、日。但八十年代后期国际形势的缓和特别是冷战的结束,使美地位大有改善。克林顿上台后把振兴美国经济作为其政府政策的中心环节,并在大规模裁减军费的同时,放弃了耗资巨大的星球大战计划,克针对里根时期轻财政重货币政策所留下的后遗症,把削减政府财政赤字,提高企业国际竞争能力、发展信息高速公路等高技术产业作为其复兴美国经济计划的核心,在推动亚太经济合作、完成关贸总协定谈判、落实北美自由贸易区建设的同时,大力推行经济外交,从而为美国经济发展创造了前所未见的有利条件。

  日本却因政府政策失措,造成“泡沫经济”破产,金融界负债累累,企业界元气大伤,投资急剧下降。加上国内政局动荡不定,使其经济在由出口导向型向内需导向型转化过程中困难重重。德国为了吞并东部的政治需要,不惜以五、六倍的高价兑进东德马克,之后又每年投入1000多亿马克改造东部企业。造成国内物价上涨,利率长期居高不下,不仅使本国经济结构改革困难加大,而且拖延了欧洲经济复苏的进程。

   (二)新科技革命的影响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美国科研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2.8%)虽稍低于日本(3.1%),但高于欧共体(2%),而其经费总金额却超过日、德、英三国科研经费总和,其科技人员总数超过日、德、英、法四国总和。加上其发达的大学科研体系和源源不断的外来人材,使美国新成果、新发明和新技术层出不穷,并得以借信息革命之东风,在大力改造传统产业的同时开始兴建信息高速公路,在人类由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过渡的第三次浪潮中抢占了制高点,恢复并加强了其在世界经济大部分领域内的领先地位。

  日本科研经费虽然也不少,但其80%以上来自私人企业,因而长期重技术开发,轻科学研究。日科学家发表的论文仅占世界科学论文总数之8%,远远低于欧共体的28%和美国的36%。在过去三十年中,日本靠开发别国发明的录相机、存储芯片和数控机床等取得了巨大成功,但在接近世界先进水平后再也无法靠模仿或开发它国科研成果前进。加上日本官僚机构重重,使电脑技术难以推广,信息高速公路的雏形思想虽然产生于日本,但最终只能为美国先用。欧洲虽也有发达的基础研究,但其将科研成果转化为商品的机制和能力较薄弱,而且缺乏美国企业家所特有的冒险精神。加上其国家众多,政策和资金协调困难,因此在三极竞争中欧洲处于不利地位。1987年以来美新技术发明专利申请增加了30%,日本增加了8%,而西欧没有增加,也说明三方在这一竞争中的不同态势。

   (三)美经济灵活性、适应性较大

  美国实行自由主义市场经济,国家对经济干预较少,企业的存在和发展全靠各自竞争能力。美职工流动性大、组织程度低,其企业因而灵活性大、适应力较强,更易于实行“重新设计”、优化组合。为了提高企业效率,美500家最大公司职工由1979年的1620万减为1993年的1150万人,5年里美钢铁业裁减了60%的职工,并在劳动生产率提高120%的情况下把工资总额压低了近20%。十年间美数千万人因经济结构变革而更换了工作。这在实行社会市场经济的德国和搞终身雇佣制的日本是难以想象的。

   (四)敢于正视日本挑战

  八十年代初,美国制造业面对日、欧特别是日本挑战连战连败使美国这个超级大国倍感屈辱。美国企业在认真学习日本长处的同时都确立了“不要再败给日本”的目标。1992年克林顿之所以能够击败布什,就是因为其振兴美国经济的主张反映了人民愿望。经过十多年举国一致的艰苦努力,日本式的严格管理制度不仅渗透到美国工厂,而且扎根于美工人之中,帮助美在汽车、钢铁、半导体和半导体制造设备等一系列领域赶上甚至超过了日本。而日本却因八十年代的竞争优势,盲目自负,未能及时认识到信息产业所产生的小型化和数字化的意义,因而错过了八十年代后期的信息革命浪潮,与美国产业差距越拉越大。

   (五)美元贬值的影响

  自1985年西方国家协议压低美元汇率以来,美元对日元比价已由当时的1:238. 5,降到目前的不到1:100,美元对德马克也由同期的1: 2. 94降到日前的约1:1.55。美国商品国际竞争能力因此而提高一倍以上。八十年代中期日本汽车平均比美国车便宜1000美元,但因日元不断升值,日本车比美国车目前平均贵1500美元。美国出口自1986年来增长一倍,除了其质量上确有较大改进外,美元贬值也起了重要作用。

  

  三

  

  各种迹象表明,上述情况特别是美国的一些结构性优势还在继续发展中。在今后若干年里美国经济可能会继续领先日、欧。这虽然不会从根本上扭转多极化的历史性趋势,但必将会进一步加强美国作为唯一超级大国的实力和地位。在多极化的历史长河中,在一个阶段内可能会因此呈现一种“一超多强”的局面。

  自然,我们研究矛盾时不仅要看到矛盾的主要方面,而且也要看到矛盾的次要方面。近年来美国经济发展的主导方面虽然是好的,但美国经济长期积累下来的高债务、高赤字等痼疾才刚刚有所缓解。美国贫富差距再次拉大的趋势还在发展。美劳动人民对其实际收入近20年来下降20%,而又未能从目前的经济增长中获得应有的份额极为不满。在日前举行的中期选举中执政的民主党因此失去了对国会的控制,从而大大加重了克林顿政府对经济进行宏观调控和实行其医疗保险和社会福利制度改革计划的难度。

  正如战后日、欧特别是日本的崛起曾极大地刺激并推动了美国复兴一样,上述发展也必将推动日、欧采取相应措施。西欧在加快欧盟建设的同时,正在抓紧调整社会保险和劳动制度,推动其经济结构改革和高技术产业的发展。日本政府接连四次提出“经济综合对策”,在增加公共投资的同时制定了日本自己的信息高速公路计划,并由首相亲自挂帅推进实施,以对付美国的挑战。因此,目前美在三方综合国力竞争中的新态势是相对的、暂时的,而且又是不稳固的。它非但不会终止三方的综合国力竞争,相反只会使它们之间的矛盾和竞争不断加剧,使三方间的经济摩擦时起时伏、不断发展。

  看来,冷战结束后世界各国间的经济利益和经济实力之争正在取代东西方矛盾成为主导国际形势发展的主要因素。但在当前各国经济相互依赖程度不断加深情况下,只要美国继续把振兴经济作为其“国内政策与对外政策的中心”,估计这种矛盾一般不会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世界经济在这些矛盾和摩擦推动下将会继续有所发展。

  

  原载《国外经济体制研究》,1994年12月第19期。


爱思想关键词小程序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m.aisixiang.com)
本文链接:http://m.aisixiang.com/data/2931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
收藏